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53 一母同胞

作者:阿琐

  太子妃倒是一怔,尴尬地笑着:“我不曾留意过,难道觉禅贵人她在宫里过得不好吗?”

  胤禩慌忙道:“臣弟的话说得不恰当,臣弟是想,如今我离宫去了,难得进宫必然要向惠妃娘娘请安,对觉禅贵人的问候反而比从前更少,不敢劳烦太子妃多多费心,是您好心要为臣弟做什么事,臣弟一时心急就这样说了,只是一番孝心,实在是……”

  太子妃笑道:“八贝勒从来机敏聪慧,这会儿的话却结结巴巴词不达意,看来真是我吓着你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也罢,你的心意我懂,哪怕一两次也好,我会为你留心好觉禅贵人的事,而今晚这事儿,我就信八贝勒会替我和太子保守秘密。”

  胤禩心中一定,果然被他敷衍过去了,拜谢过太子妃,匆匆离了毓庆宫,回到阿哥所的住处,竟是一夜未眠,隔天借口德妃娘娘要回京的事离宫,却是径直回到家中,想舒口气。

  八福晋好些日子不见丈夫,看胤禩憔悴又疲倦,本想安安静静地伺候在他身边,可丈夫却对自己说了昨晚的事,八福晋冷静听着,半晌道:“说起来也不过是太子有些不检点,又不是什么大事。”

  胤禩忙道:“昨天一见太子妃,我就冷静了,果然你我心意相通。可她偏要为我做件事,好彼此扯平些,我就知道他们必然是防着我的。乾清宫里的一切,毓庆宫里的一切,我昨晚那样安排,能瞒得住侍卫太监和宫女,却绝瞒不住千里之外的皇阿玛,我们兄弟几个打小就知道,毓庆宫里的一举一动,全都在皇阿玛眼里。”

  八福晋点头:“这事儿既然被你撞上了,太子必然要疑你会告诉旁人,未免皇上兴师问罪,说不定会主动向皇上认错,现在你敷衍了太子妃的事,是让她多多照拂额娘,那将来就算皇上找你问话,你也没有不能说的,不过是一片孝心。”

  胤禩欣喜于妻子的冷静:“皇阿玛之后若是来问我,必然是已先问过太子,到时候我不如死咬着说不知道,作为兄弟,我要对太子忠心,才是手足情深。”

  八福晋只是担心地问:“那皇上会不会觉得你对他不忠心。”

  胤禩道:“我们是父子,他是天,对父亲没有忠心不忠心之说,我相信他更看重的,是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手足情深亦是孝道。”他说着话,眉头紧锁,显然还在思量更重要的事,忽然心中一个激灵,但问妻子,“我这样多虑,会不会叫你害怕?”

  八福晋且笑:“我在安亲王府十几年,哪一天不是这样对付着他们过的,你我都没有恶意,只是不想被人利用被人欺负,我不容易你更不容易,我做什么要害怕你?反而想对你说一声,你辛苦了。”

  胤禩心中一暖,之后则提醒妻子,德妃数日后就要回宫,让她记得进宫去问候。

  而此刻,德妃娘娘早已在回程的路上,这天一大早,便由舜安颜带侍卫护送,各地衙门时当地会再安排接驾送迎,大队人马依旧跟着圣驾,德妃带走的人,仅仅够周全她们母女的安危。实则明着如此,皇帝暗下派出的兵马,没有人知道有多少。

  因小宸儿舍不得与姐姐分开,最终是德妃带一双女儿折回京城,而温宪公主果然一上马车走不多远,就开始晕晕乎乎绵软无力,幸好这是往京城回去,若是继续往喀喇沁走,这孩子要吃更多的苦头。温宪也不敢再嘴硬她挺得住,一路颠簸往京城赶,数日后将近京畿时,前方有人马赶来,是四阿哥带人来接母亲了。

  “你这算不算擅离职守?”岚琪见了儿子,心中甜暖,可忍不住关心他的差事。

  “若是不能让额娘安然回家,皇阿玛才要真正发脾气。”儿子见母亲和妹妹都安然无事,久悬的心放下来,可母子俩一个脾气,胤禛也忍不住嘀咕,“皇阿玛怎么就把您这样送回来了,这路上有什么闪失怎么好,还不如让我去接您。可我左右等不到旨意,只有这点路还敢跑出来。”

  说话间,胤禛去看了温宪,见妹妹小猫儿似的窝着一动不动,忍不住逗她:“我们的混世魔王,这是怎么了?”

  温宪冲哥哥曲指做成虎爪的模样,软绵绵地说:“等我好了,看我咬你。”

  一家子乐呵呵地进了城,城内肃清道路,直接将德妃娘娘和公主送回宫中,太医早早等在永和宫要为公主诊治,而毓溪也带着李侧福晋和孩子们等在了那里。

  岚琪一进门就先听见念佟的声音,看到小丫头灵活地跑出来,后头弘晖蹒跚着从门槛上爬出来,结果没站稳一屁股坐了下去,念佟跑了一半听见弟弟哭声,折回去把弘晖提溜起来,但祖母已到了跟前,将他们一左一右抱着。

  毓溪匆匆向婆婆行礼后,便往温宪那边去,李侧福晋则留在这里看孩子,见一切妥帖,岚琪才安心回到寝殿洗漱更衣。不多久儿媳妇折回来,含笑禀告:“妹妹已睡了,太医说没有大碍,休养几日就好,但是妹妹的体质,怕是不适合出远门,往后还要多留心。”

  岚琪坐在镜台前,正梳头,环春见福晋跃跃欲试,便笑着将梳子递过来说:“奴婢也要去更衣呢,能不能劳烦福晋为娘娘梳头?”

  毓溪忙接过手,等环春几人下去了,才过来帮额娘抿头发,发髻已重新梳好,只需把细碎的散发抚平,再将珠钗玉簪一件一件戴上,她做得小心翼翼,待伺候好了,往镜子里看,不禁说:“额娘可真好看。”

  岚琪笑道:“已老了。”

  毓溪搀扶她坐到一旁,要侍奉茶水,一碗茶递到婆婆手里,怯怯地说:“额娘,这阵子我改了好些,我和胤禛好好的再也不闹了,您还会为了之前的事生气吗?您原谅媳妇,好不好?”

  “说得额娘好像恶婆婆一样。”岚琪且笑,让毓溪坐下,婆媳俩亲昵地说家里的事、孩子的事,外头念佟和弘晖的笑声不断,毓溪则忧心地说,“可是弘昐不大好,今天本想把他一起带进宫让您高兴的,可那孩子早晨起来又呕吐,小小的身子,用太医的话说,实在是熬日子。”

  说话间,外头一阵喧嚣,便听念佟娇滴滴喊着十四叔,果然见十四阿哥一阵风似的进来,毓溪起身到一旁去,胤禵毫无规矩上来就凑在母亲身边坐下,关切地问:“额娘一路可安好?”

  岚琪道:“你四嫂在呢。”

  毓溪忙笑:“自家兄弟,不必拘礼,额娘和十四弟说说话,儿臣去瞧瞧小宸儿。”

  看着嫂嫂离去,胤禵却说:“四嫂又是从前的模样了。”果然孩子看事简单,他们眼中的四嫂的确有过变化,岚琪不言语,儿子则继续说:“这些日子,四嫂时常派人问我好不好,还送了我西洋玩物,说我一个人在家闷了。”

  “长嫂如母,额娘不在时,你该听嫂嫂的话。”岚琪应着,却见儿子下巴上一抹伤痕,忙皱眉问怎么了,胤禵却满不在乎地说,“和谙达摔跤摔的,没事儿。”

  做娘的总是多心,扭着儿子的脸颊仔细看伤痕,可胤禵却躲开了,跑到门前张望了几眼,而后靠在额娘身边,轻声说:“额娘,我看到了不得的事。”

  岚琪心中一惊,但面上很镇定,故意嘲笑儿子:“大惊小怪,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事?”

  胤禵却蹙眉紧张地说:“额娘别笑我,是真的,我看到太子他穿着太监的衣服在宫里晃荡,您说他要做什么?”

  岚琪这才悬起了心,怎么又是太子,怎么他又把自己打扮成太监,太子他到底哪里不对劲,为何总爱做这神叨叨瘆人的事?

  胤禵继续说:“我怕自己看错了,偷偷跟着走了一段路,绝对是太子没错。”

  岚琪心中好无奈,唯有问儿子:“你告诉谁了没有?”

  十四阿哥正说:“谁也没说,本来打算跟八哥说的,可是那之后几天,他不大在宫里,我也碰不上他。”

  “你想对八阿哥说?”岚琪的笑容有些尴尬。

  “不然呢?”十四起先没觉得哪儿不对劲,但孩子很聪明,立刻读懂母亲的意思,笑道,“我倒是想跟四哥说,可是他不进宫,我也不能出去找他。”

  岚琪怕自己的话让儿子误会或多虑,忙岔开话题,一并把胤禛也否定了,叮嘱胤禵:“往后遇见这种尴尬的事,不论是四哥还是八哥,都不许你去说,你只能跟额娘说。”

  儿子不大理解,嘀咕着:“难道将来我离宫了,也要先向额娘禀告?”

  这句话却把岚琪问住了,慢慢沉下心,索性正地问:“你告诉额娘,你到底怎么看待太子和其他兄弟?”

  胤禵不假思索地说:“就是兄弟手足,还要怎么看待?”他顿了顿,笑道,“难道额娘是怕我跟八哥合得来,将来会不尊敬四哥吗?”

  岚琪不言语,儿子却说:“四哥和我可是一母同胞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