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51 没人会为你掉眼泪

作者:阿琐

  那些亲兵侍卫可能本就不愿搀和这种事,一声令下已纷纷收拾兵刃要离开,三福晋愈发慌了,但听德妃冷声道:“方才你们拿刀剑指着公主,不论你们知道或不知道她们的身份,传扬出去,姑且不说你们蓄意挑起朝廷与喀喇沁的矛盾,对公主不敬就已是死罪。(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本宫本意息事宁人,可你们之中若有人喜欢到处说,反正赔上的是你们自己的性命。”

  众人面面相觑,岚琪见他们动摇,心下一定,转而吩咐舜安颜:“你把他们带走,把公主们也带走。”

  “额娘……”温宪急着要辩解似的,却见母亲从马上下来,冷静地说,“你和姐姐先回去,明天你们就要分开了,再好好说说话。”

  “温宪,我们走。”端静更懂事些,明白此刻不宜纠缠,就吩咐她身边几个喀喇沁侍卫跟着一起离开。

  除了跟随德妃而来的皇帝亲兵,其他人都散了,舜安颜跟着诚郡王的人走了一段路,似乎还有别的话叮嘱或询问,半程后才折回来,却见德妃只身与诚郡王福晋站在那里,随她而来的人则牵着马侍立在原地。

  秋风萧索,此处野草丛生,茂密处有及膝高,风过浪起,一阵一阵蔚为壮观。岚琪眺望远处景色,与三福晋道:“你们自小养在京城,极少见这般景象,难得出来一趟,该好好看看各处风光,增加阅历开阔心胸是不是?”

  三福晋虽然嚣张,可她不傻,德妃这样好好说话,她安静地听着便是,不论如何她不能顶撞德妃,可没想到努力谦恭的她,被娘娘下一句话就激怒了,耳边只听得说:“不过你这样的人,心胸狭窄,怕是一辈子也开阔不了了。”

  这句话是岚琪说的,说时目色清冷,三福晋果然猛地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着她,岚琪:“正视自己,就让你这么不堪?”

  三福晋咬牙切齿,已是豁出去了,冷哼着:“娘娘身为长辈,与臣妾说这样的话,不堪的是您吧。”

  岚琪笑:“不错,此刻你还能说这种话,倒是一份骨气了。可你知不知道,有性命才有骨气。”

  “娘娘这话,臣妾可听不明白。”三福晋声音微微颤,惶恐地朝四周望了望,她的人已走远了,德妃若真要在这里杀她,也不难。可是至于吗,为了几句口舌之争就要杀她?她急着辩解,“是温宪把臣妾骗来这……”

  “事实真相,重要吗?”岚琪朝她逼近一步,冷声道,“从你进门起,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有多少是真的,眼下一句话你就想较真,那过去种种不如一并清算清算?”

  三福晋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明明今天她才是受害者,若非自己聪明一些察觉到这两天好像被人盯着了,说不定她真着了温宪她们的道,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本以为能反扑,让侍卫好好教训温宪,可是德妃突然来了,更连一句辩解的话都不听。

  岚琪神情严肃,口中道:“今天的事,你要是到处去说,往后就再也别打算张嘴说话,不信大可以试一试。不要以为一直以来你做的那些勾当说的那些话,真就没有人和你计较,你信不信,便是此刻你在这里身首异处,都不会有人为你掉一滴眼泪。这宫里宫外,就没人想和你扯上关系,才不来管束你理会你,可你自鸣得意,什么都看不清。”

  三福晋被逼急了,也顾不得了,竟嚣张地说:“德妃娘娘,臣妾可是皇上钦封的皇子福晋。”

  岚琪颔首:“能封,自然也能废,我问你,这会儿若回去说这件事,除了你的父母,你倒是数出一两个能为你说话的人来,让我听听。”

  “额娘她……”三福晋才开口,不知是被风扑了,还是真说不出话,竟半张着嘴一动也不动,眼珠子不安地转悠着,好半天一个人也说不出来,即便是她能想到的,都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喽喽,连开口的资格都没有,还谈什么帮她说一句话。

  甚至,她的丈夫都不能,三福晋自己最明白,他们夫妻到底过得怎么样。至于婆婆,更不要指望,她早巴不得有人能替换了自己。

  岚琪冷声问:“没有?”

  三福晋已是双眼通红,别过脸去不看德妃。

  岚琪再道:“今天的事,离了这里一笔勾销,因为你是胤祉的妻子,弘晴的额娘,我不愿伤你。如今胤祉已是郡王,前途无量,从前你看不起他,如今你该知足了吧。就算不知足也没得选了,为什么不安分一些,据我所知连你的父亲都不愿和你相见,把自己逼到这份儿上,你何必呢?”

  三福晋的气势越来越弱,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

  岚琪见她如此,清冷一笑:“今日该说的不该说的,言尽于此。我的耐心和容忍也到今天为止,往后但凡你再欺负我的孩子,欺负其他弟妹妯娌,或是对我出言不逊,对其他妃嫔出言不逊,我会好好照着祖宗规矩,为皇家清理门户。你心里明白的,能为你说句话的人几乎没有,可能取代你的人,比比皆是。往后,好自为之。”

  三福晋抬起头,想要狠狠地瞪眼前人,可才目光相交,她就败下阵来,德妃一句句话戳在她的心窝子上,没有半句怒气冲冲的责骂,也没煞有其事的搬出规矩家法,只是那么平静地说这几句简单的话,她的心都凉了。

  岚琪没再理会她,转身朝舜安颜这里走来,舜安颜见娘娘过来了,忙上前迎接,一面把刚才的事大致作了解释。

  似乎是温宪公主和端静公主蓄谋把诚郡王福晋骗到这里,当然是要教训她吓唬她,可是福晋倒也警醒,加之诚郡王以为自己要护送德妃母女回宫,就把身边的亲兵留给了妻子之后一路保护照顾她们母子,方才十几个人便是听福晋调遣,今天是奉命暗中跟随福晋保护她,没想到真的遇上了这种事。

  岚琪不以为意,上马慢慢往回走,舜安颜索性为娘娘牵马,但听娘娘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舜安颜忙道:“臣奉命明日护送娘娘和公主回京,去向公主禀告时,发现公主出门了,而诚郡王手下的侍卫也跟出去不少人,心中有些奇怪,就尾随来看,果然是出事了。”

  岚琪再问:“你怎么没有直接去带她们回来,反而来搬救兵?”

  舜安颜稳重地回答:“三福晋必然不会真伤害了公主们,而事关朝廷和喀喇沁部落,臣不能擅自行动,臣没有能力喝止他们息事宁人,唯有向皇上或娘娘请命,但回来时皇上正与大臣商议急事,无奈之下,才求了娘娘。”

  岚琪笑:“这下公主要怪你来找我告状,又怪你明知她身处险境却不出手相助。”

  舜安颜却是将严肃紧绷的脸松下来,自顾欢喜地一笑:“只要公主安然无事就好。”

  牵马的少年郎,是岚琪看着长大的,昔日孝懿皇后定下娃娃亲,大家只是一笑了之,没想到俩孩子青梅竹马地长大,真是日久见深情。玄烨与她提过几次,彼此都中意撮合小两口,只是温宪脾气大有主意,还不知她到底怎么想,就怕她眼里只把舜安颜当幼年玩伴,那晚听见女儿肺腑之言,她也算是安心了。

  眼下秋天日短,岚琪和皇帝策马归来时就在傍晚,这会儿再悠哉悠哉骑马走回大营,天色都黑了。从那里回来的路不短,三福晋如今没人护送,娇生惯养的人,这一下不知几时才能走回来,足够她吃些苦头。但岚琪想了想,还是派人沿途去找一找,说只要远远看着她就行,不必相助。

  皇帝依旧在与大臣们商议国事,岚琪不必前去禀告发生了什么,便先回自己的营帐,温宪和端静在里头早就等急了,而布贵人在一旁,就看到俩孩子在门前徘徊,问她们出了什么事,又一个都不肯说。

  温宪乍见额娘回来,刚想扑上来撒娇,心里一害怕,还是躲在了姐姐身后,端静怯怯朝德妃娘娘行了礼,岚琪疲倦地在坐下歇息,布贵人凑到一旁问:“怎么了?她们都不搭理我。”

  岚琪摇头:“改日再与姐姐说,我累了,没什么要紧事。姐姐带端静歇着去,虽然你还要一路跟去喀喇沁,可是相聚的日子也不多。”

  布贵人知道岚琪的脾气,不再问,带着端静要走,温宪这会儿胆子小了,拉着姐姐要一道走,岚琪瞪她一眼,她才站定了不动。

  屋子里一时静了,环春绿珠打水来侍奉娘娘洗漱更衣,温宪就傻站在一旁,环春向公主使眼色让她上前来伺候,却被主子察觉,冷声说:“就让她站在那儿,若不然就站到外头吹风去。”

  好半天娘娘这里收拾妥帖,大帐那边皇帝传话来问娘娘是否过去,另一个消息则说,三福晋总算自己走回来了,诚郡王急得就差派兵去找了,这会儿福晋正和诚郡王一道在荣妃娘娘帐子里说话。

  岚琪这才看了眼女儿,吩咐她:“到荣妃帐子里去,给你三哥赔不是。”

  温宪登时眼睛瞪得大大的,冲口而出:“我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