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49 最最幸福的女人

作者:阿琐

  星河笼罩,看久了不免眼晕,岚琪惦记孩子们在营帐中,便就要回去。(子午坊 www.ziwufang.com)马匹牵来时,玄烨瞥见岚琪用手托着她自己的腰,关心地问:“是不是刚才跑得太急,颠着腰了?”

  “是有些不舒服。”她点点头,说道,“一会儿骑马,咱们慢些跑可好?”

  玄烨索性把缰绳甩给了侍卫,吩咐他们跟在身后,指了指远处灯火道:“也不是太远,走回去吧,怕是再骑马真要把腰伤了,你本就有旧伤。”

  “好。”岚琪才答应,玄烨却牵起了她的手,她本有些拘谨,但见侍卫们眼睛如鹰地盯着周遭动静,压根儿没来瞧帝妃做什么,这才渐渐放轻松,与玄烨并肩往回走,而身边有了火把引路,果然方才那银河环绕的神秘消失了,但依旧可见漫天繁星,两人踏着星光一路说笑,方才骏马飞奔的好长一段路,不知不觉就走回来了。

  这样一走,活动了筋骨,坐车积累下的疲倦散了不少,玄烨很想让岚琪陪他回大帐里去,可人家已行礼要退下,说温宪夜里还要吃药,她不放心。

  皇帝默然答应了,立在原地没走,正呆呆看着岚琪往她的帐子去,眼前的人突然又折回来,扬着脸与他道:“这一路来回,往后的日子可不许再与别人看星空。我在禁城里望天时,要是碰巧您也望着天,咱们隔开多远都能一起赏月观星,可要是您再这样哄别人,臣妾不就是多余的了?”

  玄烨笑语:“那你今晚别走了。”

  岚琪摇头道:“今晚不成,明天温宪若好些,咱们分别之前,臣妾每天陪着您可好?”

  玄烨咕哝着:“说得朕不在乎孩子似的。”

  “您要是不高兴,臣妾真就哪边都放不下,孩子、太后再加上您,怎么就没有人来疼臣妾?”岚琪别过脸,委屈地说,“别人家出门是跟着游山玩水,臣妾却是操不完的心。”

  皇帝听得心疼,已是凑上来,仗着此处没有旁人能随便走过,大胆地在岚琪面颊上一吻,好声哄她:“是朕不好,你总该高兴了吧。明日温宪若好些,咱们一起各处去瞧瞧,等端静夫妻俩来后,再派人送你回去。”

  “那还差不多。”岚琪终于展颜,冲玄烨甜甜一笑,这次是真要走了。

  回到营帐时,女儿正睡熟,环春说小公主在佟妃娘娘帐子里,和贵人不久前过来禀告并想请安,说今晚她和佟妃娘娘会照顾公主,只是娘娘还未回来,和贵人让环春代她问候一声。

  岚琪很放心,洗漱之后,该是温宪吃药的时候,把孩子催醒后,见她气色好,又让喂了半碗粥,这孩子每天呕吐,再下去没病死,就该饿死了。

  而生了病的混世魔王成了温顺的小猫,只会窝在额娘怀里撒娇,吃了药吃了饭,一时还不能入睡,母女俩便依偎在一起说话。温宪听说要在这里停留几日等端静姐姐来,坚持要继续赶路的决心终于动摇了,何况她不小了,皇阿玛的新人就与她一般年纪,而宗室里好些郡主格格嫁人也很早,在她这个年纪就做了额娘的也不在少数。可她什么都不能为母亲做,还在给额娘添麻烦,只是个会撒娇的公主,眼下自己身体不好,真不愿再拖累额娘为她操心。

  可岚琪却从未觉得女儿年纪不小了,在她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女儿还能和自己依偎着撒娇,就是她的福气。自然不愿孩子有病有灾,若能健康长寿,即便天南地北地分离,她也能承受。

  “额娘,环春刚才说,您跟皇阿玛骑马看星星去了?”冷不丁的,温宪问起这个来,贼兮兮地笑着,在岚琪耳边轻语,“皇阿玛怎么没把额娘留下?”

  温宪早在知人事的年纪,岚琪伸手在她额头上轻弹,笑骂:“胡说什么,赶紧歇着,额娘已累坏了。”

  “皇阿玛是不是要怨我了,这一路我都缠着您。”

  “你再胡说,我可要收拾你了,多大的人了,学得没正。”

  女儿却坏笑:“就是大了,才晓得什么是没正,额娘您害羞了呀?”

  岚琪又气又好笑,把女儿摁下要她老实睡觉,丫头却黏糊糊又缠上来,霸道地搂着自己说:“我要跟额娘依偎着睡。”

  “你啊。”两人靠着慢慢躺下,她轻轻拍着闺女的背脊,温柔地说,“赶紧好起来,额娘看着你不舒服,心都要碎了。”

  温宪呜呜出声答应着,伏在额娘胸前,过了好久以为她要睡着了,却听孩子突然问:“往后我嫁人了,我的额驸会这样让我撒娇吗?额娘,我知道我被您和皇祖母宠坏了。”

  提起女儿出嫁,岚琪不免微微心酸,但这是好事,本该高兴才对,温宪年纪的确不小,估摸着就在这两年里该办下,便应着她的话说:“皇祖母一定会给你选个好额驸,选个天底下最疼你的人,皇祖母和额娘把你宠坏了,自然要找一个人来继续宠你,一辈子宠着你。”

  “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好些好事,投胎来做阿玛额娘的闺女。”温宪在母亲怀里笑着,可她的笑声渐渐轻了,不知怎么就悲伤起来,抬起头在昏暗的烛光下看着岚琪,软软地问,“额娘,我能跟您说心里话吗?”

  “小傻瓜。”岚琪温柔如水,揉着她的脸颊,“咱们不是一直在说心里话?”

  “额娘,我只想嫁给舜安颜,别的人都不要。”女儿过于直白的话,把岚琪怔住了,而她继续说着,“可我知道,咱们做公主的不比皇子们差,我们也背负国家和江山,我也愿意像姐姐们一样,为了安邦定国远嫁和亲。可是我一想到舜安颜将来要和别的女子好,我就不甘心,心里会痛。”

  “这都已会心痛了?”岚琪不知该欣慰,还是该难过,孩子真是长大了,过来人的她当然明白那心痛背后的情深意重,她的女儿已然情窦初开,是大姑娘了。

  温宪自小在宫里横行霸道,时常和宗室子弟玩在一起,比起姐姐们,心智开得早些,眼界也更开阔,她的姐姐们到出嫁前也不会对自己的爱情和婚姻有什么想象,可她却早早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规划,甚至芳心暗许,这是她们姐妹之间很大的不同。此刻她伏在母亲怀里说:“反正舜安颜将来的妻子,是我最最讨厌的人。”

  岚琪莞尔,又心疼又觉得女儿可爱,轻声问:“若要是你呢,你自己讨厌自己吗?”怀里的人颤了颤,没敢出声,岚琪便道,“你这辈子注定是受宠爱的,江山社稷和你什么相干,你既然要舜安颜做额驸,阿玛不会不答应。傻丫头,这天底下,还有你得不到的吗?”

  “以前说这样的话,会挨您的打。”温宪痴痴地看着母亲,小姑娘已高兴得晕乎乎,母亲却如珍似宝地搂着她说,“那会儿你小啊,可现在我的女儿能为他皇阿玛和江山着想,这么好的闺女,当然要给她天底下最好的额驸,我的女儿,要做最最幸福的女人。你是,小宸儿也是。”

  “额娘,我好快活呀……”怀里的人甜甜地笑着,总算能老实安静下来,听着她喃喃呓语的话,母女俩渐渐疲倦地睡去。

  隔天,终于不必再辛苦地上车颠簸赶路,所有人都歇了口气,而传说德妃娘娘要带着温宪公主先返回京城,竟也有不少人不堪旅途疲惫,想跟着娘娘一道回去,只是不好意思开口,生怕被人笑话。

  但想回去的人有,更多的则不想回去,因传说不知道皇上会派谁护送娘娘回京,数了半天都觉得三阿哥最合适,随驾的三福晋便立刻拉下脸,这事儿没个定数前,她心里是记恨上永和宫。

  万一真是三阿哥护送德妃回京,他们夫妻到底是分开好呢,还是把她也带回去好?她可是难得出远门,还很新鲜呢。

  这件事一直是传说,而那之后几天等待端静公主和额驸前来的日子,皇帝正好在大帐中处理朝政,温宪公主稍稍康复后,日夜都是德妃在那里伺候,荣妃几人则照顾太后,看管随行的妃嫔女眷,大家各司其职倒也安定。

  终于等到公主驾到的日子,那一日白天,女眷们在帐中相聚,皇帝则带着诸位阿哥和宗室子弟,与额驸及喀喇沁的贵族到附近打猎,夜里回来好燃起篝火炙烤,分食猎物。

  端静出嫁数年,从大姑娘长成了小妇人,草原日晒厉害些,白嫩嫩的闺女嫁出去,如今再见她,人是更加漂亮了,但麦色的肌肤让她像足了草原上的人。太后却很高兴,说她记忆里的族人们,都是这样的,更加盼着道喀喇沁她的公主府去瞧一瞧。

  这会儿,岚琪带着端静和布贵人一道去她的营帐,温宪还在静养中,娘儿几个说说笑笑,过一顶帐子,却听里头是三福晋的声音说:“为了她们走走停停,现在还要把胤祉也带回去,德妃娘娘母女几个,可真会折腾的。我就说四福晋怎么不跟着来伺候德妃娘娘呢,她可真是精明极了,一定是知道婆婆难伺候,索性不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