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44 我头上长角吗

作者:阿琐

  眼下正值暑天,稍稍一动就浑身烦躁,岚琪拿了自己的帕子,上前为儿子擦拭额头上的汗,温和地说着:“大热天的,你别中暑气,练功服不急在这一会儿,屋子里又闷。(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禵却仰着脑袋说:“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我可不能偷懒。”更急于表白,“额娘,我骑射比十三哥好,我念书也不差,为什么我不能随驾东巡去?”

  岚琪没有回答,摸到儿子衣领都湿透了,便唤宫女去拿十四阿哥的衣裳,可小家伙却往边上一坐,耷拉着脑袋说:“额娘,我想去东巡,我知道您不会替我去求皇阿玛的,我自己去求好吗?可您不能动气。”

  儿子聪明,对自己的脾气摸得很透,岚琪自觉不必多说什么,只道:“你若能求得阿玛带你一道去,额娘当然不会动气,可皇阿玛不带你去一定有他的道理,但你一心想去,天大的道理在你眼里都不算事,你若懂事,也不需要我们解释什么。”

  “那我……”胤禵站起来,稍稍胆怯了一下,但心里实在不服气,还是说,“我这就去问皇阿玛为什么,额娘您不能拦着我。”

  岚琪往边上让开些,抬手说:“去吧,不过这样一身汗,见了你阿玛还没开口,就该先挨一顿训,要去就换了衣裳再去。”

  等十四阿哥洗漱干净换了衣裳,便兴冲冲带着小太监跑去乾清宫。正好十三阿哥从前头延禧宫回来,瞧见弟弟往外走,不知他要去哪儿,但急着先来禀告岚琪,骄傲地说:“额娘答应跟我们一道出门了,我说要带敦恪骑马去,妹妹缠着要出门,到后来都要哭了,额娘总算点头了,还是妹妹有办法。”

  岚琪笑着道:“那额娘就把她们交给你照顾,一路上车马仪仗乌泱泱绵延数里路,前后照应说句话都难,你和哥哥们骑马前后走动时,多看顾一下你额娘和妹妹。”

  “是。”胤祥正气地答应下。

  岚琪摸摸儿子的脑袋说:“胤禵的脾气有哥哥一半好,额娘就放心了,他像头小牛似的总爱横冲直撞。”

  胤祥却说:“十四弟聪明胆大,皇阿玛很喜欢,我羡慕他,可我不管怎么努力,就是不如弟弟好。”

  岚琪温柔地宽慰他:“你们各有所长,额娘眼里胤祥就是最好的,现在你们还是孩子,能让额娘安心省心的才是好孩子。说实在的,把你弟弟留下,额娘也不放心。”

  这边母子说话的功夫,十四阿哥已兴冲冲跑来乾清宫,傍晚时分暑气将散未散,正是闷热的时候,胤禵着急要门前的太监去通报,里头的人迎出来说:“十四阿哥等一等,皇上正在和太子、四贝勒、八贝勒说话呢。”

  “既然是哥哥们,我有什么不能去的?”胤禵一向受阿玛喜爱,平日里若有事,进出乾清宫十分容易,今天更是有要紧的事要来商量,却吃了闭门羹。可正因皇帝吩咐过不能让任何人打搅,这才把十四阿哥阻拦下。

  胤禵不服气,冲他们道:“你们再去通报皇阿玛,皇阿玛若不见我,那我自然就走。”

  这边太监竭力应付着十四阿哥,梁公公那儿又不能通报进去,幸好僵持不过小半个时辰,书房里终于散了。胤禛和胤禩一道出来,见梁公公正皱眉头和小徒弟说话,随口问:“这是怎么了?”

  梁公公忙上前道:“请问四贝勒,皇上是不是还在与太子说话,这会儿奴才可否进去打搅?”

  胤禛摇头:“自然不能,什么事?”

  梁公公便说十四阿哥等在外头要见皇帝,听说缠了很久,胤禛脸上不好看,与八阿哥一起出来,果然见十四弟在门前晃悠。

  天气闷热,胤禵急得脸上通红,才换清爽的衣裳,又透出一片汗渍,见到哥哥们出来,立马推开守在门前的太监,跑过来就问:“我能见皇阿玛了吗?”

  胤禛却冷着脸道:“见了我和你八哥,就这样打招呼?这里是什么地方?”

  十四阿哥一愣,他知道哥哥恪守礼仪规矩,见哥哥脸色不好看,一时不敢顶嘴,忙躬身向兄长行礼,便听八阿哥在一旁温和地说:“你急着找皇阿玛什么事,皇阿玛还有要紧事与太子说,恐怕还有些时候,不如明天再来。”

  梁公公也在边上说:“还有一刻钟,皇上要召见工部几位大人,人都在外头候着了。”

  十四阿哥白了梁公公一眼,虎着脸不高兴,胤禛见他如此,更加不高兴,严肃地说:“这里是你胡闹的地方吗,额娘知不知道你来这里,还不赶紧回去。”

  胤禵顶嘴道:“额娘当然知道我来了,额娘让我自己来问皇阿玛,为什么我不能跟着去东巡。”

  胤禛皱眉:“我和你八哥也不去,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不让你去就在书房好好念书便是。”

  弟弟哪里肯服气,大声说:“四哥你不想去,和我什么相干?”

  这句话嚷嚷得大声了,皇帝在里头一定会听见,胤禛不免动了气,拎起弟弟的衣领就把他往外带,小家伙张牙舞爪地乱蹬要挣扎开,到了乾清宫外头,眼看着要被哥哥扔出去,八阿哥上前拉开了他,好声道:“你太胡闹了,在皇阿玛门前嚷嚷?”一面则对胤禛道,“四哥先去忙,我带他等一等,既然十四弟想问个明白,或许皇阿玛那儿也有话说的。”

  胤禛无暇发怒,父亲刚交代了差事,胤禩这一说反而冷静了,喝令弟弟不许再胡闹,便匆匆往宫外去办差,这边胤禵扯着自己歪了的衣领,很不服气地说:“总是那么凶,等我再大些,就不用怕他了。”

  胤禩听着好笑,拍拍弟弟的脑袋说:“那你快些长大,可你再大也是弟弟,做弟弟的当然要听兄长的话。”

  胤禵哼哼着:“四哥就对我凶,对十三哥就像八哥你这样好脾气了,难道我头上长角,他怎么老不待见我。”

  八阿哥大笑,让他安静等一会儿,很有耐性地陪着等,一直等到太子退出来。太子见他们在门前,听说十四是为了不能东巡去不高兴,随口玩笑:“原来是你们在吵闹。傻小子,二哥我可是哪儿都没去过呢,你个小不点儿,着急什么?”

  太子撂下这句玩笑就走,梁公公这边派人请工部几位大臣进来,那边去禀告皇帝十四阿哥求见。

  皇帝果然没空闲见儿子,知道是为了东巡的事,让梁公公传话说,叫胤禵留在宫里好好念书,他会留下课目,等东巡回来就要考他,若是考得好,明年开春有奖赏,让他回去问额娘奖励什么。

  十四阿哥那里肯服气,还是要硬闯,胤禩不免拉着他训斥:“你是真胡闹了,不怕挨打?”好说歹说把弟弟送回了永和宫,岚琪知道八阿哥来,本想留他喝杯茶,胤禩客气地道了声安,就告辞了。

  小家伙在屋子里气哼哼的,好容易被允许去问为什么,结果连父亲的面都没见着,岚琪在旁看着他,心想不知不觉这孩子怎么就成了这样的个性,可玄烨喜欢小儿子,就因为他眼里皇阿玛是阿玛,而不是皇帝,比起他的兄长们,他的率性反而更像是个儿子。

  要说玄烨做皇帝快四十年,对九五之尊的崇高早就麻木,小儿子受宠,一定是让他感觉到了做父亲的滋味,这里头父子间的微妙,还真不是旁人教得来,兴许就是他们父子的缘分。

  十四跑出去时,温宪和温宸正好从宁寿宫回来,刚才就听说弟弟跑去乾清宫找皇阿玛理论,这会儿听底下小太监说被四贝勒撞个正着还动了气,温宪在边上煽风点火说:“你傻不傻,跟他顶嘴还有你的好,他没揍你就是你运气了。你等着,姐姐明日帮你去求皇阿玛,再不济,咱们求皇祖母呀。”

  她得意洋洋地说着,却被妹妹拽了几下,顺着妹妹指的看过来,额娘一脸严肃像是训人了,小宸儿拉着她悄声说还是走吧,温宪冲额娘贼兮兮笑,抛下弟弟就跑了。

  胤禵却记着刚才的话,追到门前喊:“姐姐,咱们这会儿就去求皇祖母可好?”

  可是姐姐们一溜烟就跑不见了,他站在门前发脾气,只听母亲在身后道:“胤禵你过来,额娘跟你好好说。”

  宫外头,八阿哥回到自己的府邸,妻子一如既往等在门前,一见面就递过来帕子要他擦擦汗,胤禩心疼道:“那么热,你出来做什么。”

  “下人说你快到了,我才出来的。”八福晋一见丈夫就高兴,两人有说有笑地进门去,洗漱更衣时,八福晋见胤禩心不在焉,当着下人的面没多嘴,支开他们后才问,“宫里有什么事?你好像不太高兴。”

  胤禩笑道:“是我都摆在脸上吗?怎么你总是看得出来,难道我在外头也是这模样?”

  八福晋托着腮帮子笑:“应该是我了解你,外头人不都说八贝勒温厚,你岂会露出愁容给别人看。”

  胤禩点点头,慢慢说起十四弟的闹剧,他在乎的事皇帝那句话,此刻与妻子道:“连明年会有什么事,德妃娘娘都知道,让十四弟去问她就好,可见她在皇阿玛心里的位置,旁人轻易是及不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