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38 自食其果

作者:阿琐

  几位阿哥福晋,本是从裕亲王府散了过来,大福晋往另一处走,而她们正巧路过四阿哥府,因今日聚会唯独四福晋没到,三福晋便好奇心重想来瞧一瞧。(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彼此之间早就有传说,知道四福晋如今一心一意为了孩子,对宫内长辈也有过失礼的事,早不是昔日人人称颂的好儿媳,现下最讨长辈们喜欢的,是五福晋她们几位小的,对八福晋品行更是众**赞。

  此刻门前几个奴才拦不住她们,一边往正院里送消息,一边努力阻拦,但几位福晋都是女眷,她们真要往前走,没人敢动手去拉扯,就这样一路到了正院门前。三福晋刚要开口嚷嚷,门前晃出娇小的身影,甜甜地有人喊着:“伯母、婶婶。”

  是念佟从里头出来,晃晃悠悠跑到几位伯母婶婶面前,三福晋再厉害,也不至于对孩子凶,念佟拉着她的手,便弯腰把孩子抱了起来,顺口问:“你额娘呢?”

  话音才落,四福晋面色平和地从里头出来,三福晋往她身后探了探脑袋,心里发笑,嘴上道:“难得见你出来迎我们,难道院子里有见不得人的事?咱们妯娌之间有什么可瞒的,你教训小妖精我们还叫好呢。”

  毓溪从容道:“念佟自己跑出来,怕她给姐姐妹妹们添麻烦,我才出来看一眼,哪里是阻拦你们进门。既然来了,就在府里用膳吧,四阿哥到九门军营去住了,咱们能自在说话。”

  三福晋:“我们可不好妨碍你教训人。”

  毓溪淡淡:“已教训好了,难不成为了嫂嫂想看热闹,我把人提溜来再教训一顿?”

  见四福晋不否认,且满不在乎的模样,三福晋觉得几分没趣,而来了不能立时就走,便抱了怀里的念佟,哄着孩子大摇大摆地进了门,见门内一切安好,并不似先头听说那样打打杀杀,转身促狭地问弟妹:“你怎么教训她的?她犯了什么错?”

  毓溪从她怀里把念佟抱下来,平静地说:“只是一些家常琐事,教训了几句让她回屋子反省去了,怎么三嫂这样在意?”

  五福晋几人忙过来拉开三福晋,与四嫂岔开话题闲聊几句,众人坐下喝茶,说说裕亲王府里的趣事,因天色渐暗都要赶在日落前回家,便早早就散了。

  几位福晋一离开,毓溪面上的神情立刻黯淡,亏她刚才接待客人那样平静,实则先头的怒意根本没消散,只因不想在人前丢脸才让人把宋格格带走,这会儿没了外人,青莲正要问福晋晚膳想用什么,却听主子吩咐她:“你带人把家法送到宋格格院子里去,二十杖一下都不能少,还欠了十七杖不是?”

  原来之前才摁下宋氏要打,打不过几下外头就说福晋们到了,毓溪立刻把鬼哭狼嚎的宋氏带了下去,这会儿好好的众人以为事情该过去了,没想到一直对下宽厚的福晋竟如此较真,那冷着脸吩咐再带人去打宋格格的神情,委实把青莲吓着了。果然坏脾气的人能摸得着底,而平时不声不响温和的人,才不晓得她发起狠来有多厉害。

  宋格格那儿虽然不服气,三棍子也把她打懵了,本以为有客人到她捡回一条命,谁晓得趴在屋子里屁股上的疼痛还没完全散去,家丁又提着刑具长凳冲到她自己屋子门前来,几个粗壮的嬷嬷不由分说把她从榻上拎出去,等挨了两棍子她才醒过神,可这一次不论她怎么尖叫求饶,身上的棍子都没停下来。剩下的十七杖每一棍都结结实实打在身上,等打完了摁着她的人松开手时,宋格格已昏厥,软绵绵地从长凳上跌了下去。

  这件事把府里所有人都吓住了,四阿哥离宫建府至今,头一回在家里动大刑,竟是责打四阿哥的侍妾,而且宋格格这大半年春风得意,连下人们都比从前更尊敬她,福晋竟然直接赏下二十臀杖,宋格格往后在这府里,还能有什么脸面。

  西苑里李侧福晋听闻消息,唬得抱着弘昐一言不发,丫鬟巧珠伏在她膝头说:“咱们往后别招惹福晋就是,今天宋格格也太过分,自己跑去军营还打着福晋的旗号,奴婢觉得四阿哥没给宋格格看脸色,该是看在福晋面子上吧,可心里一定不知怎么埋怨呢,估摸着福晋也是想到这些,才发了狠。”

  李氏面色清冷,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孩子,轻声呢喃着:“希望她别吓着念佟。”

  这件事关起门来本不该为外人所知,可让三福晋撞见了,怎会不到处去宣扬,她们虽不知道宋格格是挨了臀杖,可不知道才能编得天花乱坠,等岚琪从青莲那儿获悉真相,不禁皱着眉头说:“她这是把气都撒在宋氏身上了。”

  环春在一旁道:“青莲说这大半年,四阿哥多半是在宋格格屋子里,难道福晋为了这种事不高兴?青莲不是说了,福晋一心一意照顾小阿哥,根本没闲暇伺候四阿哥。”

  岚琪长长一叹:“由着他们去吧,怪我一向太护着了,让他们以为这世道就该围着他们转,等一切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他们若还不能醒悟,我操碎了心也没用。你看荣妃撂下三阿哥府里的事死活不管,可他们小两口闹归闹,日子还是好好的不是?我总是摆出一副开明的态度,却不曾真正放手过。”

  如此,就连毓溪事后冷静下,担心婆婆会质问自己为何大正月里在家中打打杀杀,没想到什么事都没发生。而丈夫照旧住在九门军营里,不过是天天派人来问问她和孩子好不好,那以后就没打过照面,对宋格格挨打的事也只字未提。待到元宵时,宫里摆宴让她们进宫,毓溪觉得进宫尴尬,便借口身子不舒服,把李侧福晋独自送进宫里去了。

  李侧福晋进宫是带着念佟和弘昐,福晋的弘晖阿哥自然是不会放心交给她的,李氏又不敢胡说什么为嫡福晋和孩子找借口,德妃娘娘不问她,她就索性不提起来。之后因害怕三福晋那样嘴碎的人会对她刨根问底,整个宴会都跟在婆婆身旁寸步不离,虽然稳重,瞧着也是不够大气,哪儿像八福晋那样落落大方,如今每每进宫,太后都会让她陪在身边,喜欢得紧。

  可岚琪这个婆婆不干涉儿媳妇的事,自己这个做媳妇的,却让太后念叨了。太后总是为她考虑的,那日宴席后娘儿俩私下说话时,太后忍不住说:“你怎么教儿媳妇我不该管,可从前都说大福晋不好,三福晋不稳重,如今怎么都冲着毓溪去了?你可要为了胤禛想一想,皇阿哥的妻子可不只是生孩子养孩子用的,难道他们不明白?”

  太后教诲,岚琪洗耳恭听,答应太后她一定想法儿开解儿媳妇,可出了宁寿宫的门,却无奈地与环春叹:“你说毓溪那里会不会也怨我不管他们,怎么这事儿到头来,成了我的不是了?”

  环春忧心忡忡地问:“主子还是不管吗?”

  岚琪将心一沉,点头道:“不管,从前就是管太多了,他们不能一辈子指望我过。”

  主仆俩念叨几句,回永和宫时,屋子里还铺着白天各宫送来的元宵节礼,岚琪闲闲坐在一旁看着环春找人来收拾,不意瞧见一副绣工精致的袖笼,环春拿给她看,说道:“是觉禅贵人送的,贵人每年都送亲自缝制的物件,心意虽好,只是不稀奇了。”

  岚琪却摇头,指着袖笼的缎面说:“这料子不该是她有的,我也没有给过杏儿这么好的料子,宫里好些人都还没见过,我和荣姐姐通常看一眼,就直接送到宁寿宫给太后用,可也没见太后舍得拿来做什么穿戴。”

  环春笑道:“您总不会怀疑觉禅贵人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弄来的?贵人可是在延禧宫,连门都不怎么出的。”

  岚琪睨她一眼:“我何至于这样想她,但是这料子真是很稀罕,她从哪儿来的呢?”

  环春眼珠子一转,激灵道:“难道是惠妃娘娘送的?”

  岚琪摇头:“惠妃若和延禧宫有往来,你我早就知道的了。”说着心头一亮,笑道,“大概是八福晋孝敬的?八福晋虽然出身坎坷了些,到底是安亲王府的人,安亲王府如今虽不十分风光,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早年的荣耀也足够吃几辈子了,兴许是王府给了她,她又转赠给觉禅贵人。”

  环春道:“若真是如此,八福晋实在面面俱到,如今宫里没人说她不好的,就连八阿哥亲生的额娘,都这样尽心。”

  岚琪摸着顺滑柔软的缎面,轻轻叹:“并不是在乎几件东西,而是心意,儿媳妇都像八福晋那样做,谁会不喜欢?是我自己把毓溪他们宠坏了的,往后若是不能好,也是我自食其果。”

  每当心里有无奈的事,岚琪都会想依赖玄烨,但玄烨此刻却不在身边,好在元宵一过皇帝就该从五台山起驾回銮,盼着盼着就能见到他了。

  可是四五日后,宫外突然传进消息,说圣驾回銮的路上遭猛兽袭击,皇上龙体无损,但随驾的三阿哥受了重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