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36 皇帝不好下手

作者:阿琐

  且说皇帝的妃嫔中,选秀入宫后,直接晋封贵人者极少,如孝懿皇后、温僖贵妃几位直接在妃位的自然另当别论,除此之外几乎都只在答应常在的位置,甚至十几年不曾动一动。(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如今中宫虚悬,皇贵妃、贵妃之位皆空缺,看得出来皇帝虽不理后宫之事,却一手掌控者妃嫔们地位的高低,这些位置之间的尊卑差别,便是他用以控制后宫,乃至朝廷的手腕之一。

  而今新人进宫,年纪轻轻的和贵人免不了惹人瞩目,可是她十四岁年纪,即便生得娇俏脸蛋,宜妃那句话也丝毫不差,分明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和贵人与温宪公主一年里生的,公主还是在祖母和母亲膝下撒娇的小姑娘,再看一样年纪的和贵人,实在是都没法儿把她当正的宫嫔。要说早年几位也年轻,可那会儿她们自己都还年轻着,今非昔比,看待人的眼光早就不同了。

  从前孝昭皇后曾感慨,新人们一代比一代强,如今想来,倒是因为当年的她太年轻不知如何应对,而眼下岚琪、荣妃她们都在四十岁上下,历太多的事,积攒下无数人情世故,再应对这些花儿朵儿似的,聪明又机灵的新人们,不过是顺手捏来的事,她们想要在几位娘娘眼皮子底下玩花样,还真不容易。

  此番新人居住的地方都是荣妃与岚琪安排,唯一和贵人是皇帝特地提出来,要她随佟妃居住。岚琪心中猜想,也许皇帝想借和贵人之后的境遇,给予佟妃晋升的契机,这一次原说要大封后宫,最终却未成行,她隐隐听说朝廷上一些事影响了皇帝的决定,若是关乎朝政,岚琪就不该多过问,既然玄烨说不封,那就再等一等。

  新人拜见,太后说的话几十年如一日,众妃接受叩拜后,也不过说些体面客套的话,若是在自己殿里,或许宜妃这般的还会给新人下马威,在这里碍着太后的面子,都端得稳重大方。

  不久众人散去,新人侍立在门外,等诸位娘娘先行,岚琪因留下与太后说话,出来得迟一些,早早打发环春请她们先回去。可等她再离开这里回永和宫,却见储秀宫的轿子等在半道上,娇俏的和贵人站在一边,见到她就对轿子里的人说话,佟妃从轿子里下来,走来与她说:“到姐姐屋子里坐坐可好?”

  “傻不傻,你做什么不先过去等我,在这儿等着吓我一跳,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岚琪玩笑着便答应,与佟妃一道往永和宫走,转身间不意地看了眼和贵人,小姑娘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根本没发现德妃娘娘正看她,照着宫殿各处直打量,仿佛对一切都新鲜好奇。

  她不免心中笑,当初自己进宫做宫女,跟着首领太监往内宫走时,也是对一切都好奇。眨眼到了今天,自己是过得风生水起,可宫里有太多的人,刚进门时都有这清澈明亮的眼睛,却不用过多久,就开始渐渐死寂,端嫔说现在陈常在死气沉沉,差不多就是这般状况,而和贵人进门时一身荣光优于众人,往后能不能顺利,谁也无法预料。

  进了永和宫的门,和贵人再向佟妃和德妃娘娘叩拜,她们说了几句叮嘱的话,因实在年纪不合说不到一起,佟妃又有体己话要对岚琪说,就打发和贵人去和温宸公主说说话。小宸儿来带她走时,一个妃嫔一个公主站在一起,瞧着就是俩姐妹的模样,岚琪和佟妃都无奈地笑了,等屋子里没有外人,佟妃才道:“我刚进宫那会儿也是这样吧,姐姐们看着我的感觉,和我如今看着她的感觉是不是一样?”

  岚琪笑道:“不一样,我想皇上看你们,也一定不一样。”

  佟妃点点头,便开门见山说:“这是我第二次在宫里带一个人住着,我就怕再出一个平妃那样的人,皇上一进门就给她封了贵人还赐了封号,之后的恩宠是不会少了。虽然皇上这些年也没真正冷下我来,但咱们之间淡淡的,我不盼着他来,他也不会时时刻刻惦记我,但往后这个和贵人若是像昔日密贵人、陈常在那样得宠,我的储秀宫就热闹了。”

  “那是必然,或许皇上就是怕妹妹你太闷了。”岚琪静静听着。

  “本以为是姐姐你的主意,想来与你说别把新人放在我那儿,我不怕寂寞,只怕不够清静,没想到却是皇上的意思。”佟妃长长一叹,“皇上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奢求他多偏心我,别欺负我就好了。”

  岚琪忙笑:“怎么就是欺负了,皇上知道可要生气的。叫我看这个和贵人未必住得久,贵人往上就是嫔,到时候就不会跟你一道住,可皇上大概是想你们有些姐妹情分,将来好互相照顾。这里头要怎么做才好,全看你自己。若你实在觉得皇上欺负你,总还有我偏心你呢,要是与她合不来,姐姐立刻就想法儿把她迁出去。”

  佟妃软软一笑,撒娇似的说:“这会儿就迁走不成么?”

  岚琪笑道:“你对万岁爷撒娇去,和我说不管用,要么你们俩这会儿回去就打一架,打破了头我就好帮你办事了。”

  这些当然都是玩笑话,佟妃也知道岚琪不可能立刻帮她兑现,来不过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好让自己心里有个依靠。中秋时见了父亲,说道她的贵妃位迟迟没下来,父亲让她多少在宫里做些有建树的事,可她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脑筋也不够聪明,粗的细的都做不来,在宫里活到今日,全靠皇帝的赏赐。

  隔壁温僖贵妃如何飞蛾扑火香消玉殒,她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心里想好了,对付阿玛是一副态度,转回身在宫里怎么过日子,自己舒服才好。可这才隔了几个月,突然就有事儿了,一个“和”字多好的封号,却不晓得这个人能不能合得来。

  岚琪和佟妃说罢了话一道出来,本想让宫女去请和贵人,没想到出门就看到她,正大大咧咧地掀起裙摆,露出里头的底裤,踩着花盆底子就跟小宸儿一道对踢毽子,娇小的身子活泼灵敏,脸上那玩得高兴了才浮起的红晕,越发衬托出俏丽容颜,但这漂亮脸蛋实在太稚嫩,她听见佟妃在边上说:“怎么看都是个孩子。”

  此时有人去提醒娘娘们来了,和贵人唬了一跳,赶紧整理好衣袍迎过来,小宸儿则没那么多规矩,手里拿着孔雀羽的毽子花蝴蝶似的飞来额娘身边,娇滴滴地说:“和贵人可厉害了,额娘,和贵人踢毽子比您厉害,往后让和贵人陪我玩儿可好?”

  “和贵人要伺候皇阿玛的,哪儿能陪你玩?”岚琪嗔怪女儿不懂事,可又客气地对瓜尔佳氏说,“我们小公主别的本事没有,踢毽子在宫里可找不着能让她尽兴的对手,你和佟妃娘娘若闲着,就来永和宫坐坐,帮我陪陪公主。”

  和贵人脸上红扑扑的,说话声儿清脆明亮,模样长得娇俏,言语气质却没有扭捏之态,虽然掩藏不住面对高位的胆怯,但天生爽快的性子,也大大方方展露在人前,岚琪在宁寿宫里未仔细看过她,这会儿却觉得这个年轻的小贵人,至少不该是让人讨厌的人。

  佟妃带着和贵人离去,两人走到门前,和贵人正请娘娘小心脚下台阶,后头传来公主娇柔的声音,转身便见温宸公主跑来,笑眯眯地把手里的孔雀羽毽子塞给了和贵人,大方地说:“这个毽子送给您了,您可要记得来永和宫陪我玩儿呀。”

  和贵人不置可否,捧着毽子看了看佟嫔,又看了看公主,里头德妃娘娘的身影早看不见了,佟妃便在一旁说:“只是个毽子而已,你收下吧,往后咱们闲着了,就来陪小宸儿玩耍。”

  “是。”和贵人欣喜万分,高兴地谢过公主,之后一路跟着佟妃娘娘回去,满身阳光灿烂,刚进宫的胆怯全都散了。回到储秀宫东配殿,小心翼翼把公主送给她的毽子收藏好,不多久佟妃叫她过去喝茶,便大大方方地去了。

  因为公主的善意,才进宫的年轻贵人消散了对于宫廷的恐惧,可佟妃带着她这么走一遭,却叫宫里其他人起了猜忌。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是皇帝让和贵人随佟妃居住,这位明摆着将来最尊贵却又在宫里时不时让人忘记她存在的佟妃娘娘身上突然有这么显眼的事,免不了让人觉得奇怪。

  女人们三三两两私底下一分析,都觉得必然还是永和宫在背后捣鬼,她不便将新人摆在自己身边,又想控制住皇帝的新宠,其余四妃之中能让她摆布的,只有佟妃一人,与其说是吧和贵人摆在储秀宫,不如说还是摆在了她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可偏偏所有人都想复杂了,这里头就没岚琪什么事,新人入宫那晚皇帝照旧来永和宫,问起白天的事,听说女儿和新人玩得好,还嗔怪岚琪:“你是不是故意的,让她们看着像闺女似的,叫朕不好下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