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26 如梦一场

作者:阿琐

  岚琪茫然地望着他,玄烨伸出手让她握着孩子的臂膀,上头有溃烂的痘疹,也有些开始结痂,可是做父亲的丝毫不嫌弃,岚琪也没在意,只是她刚才没有察觉到,孩子的身体已不那么烫手,且女儿意识清醒,还软软地问着:“额娘,姐姐呢?”

  “朕当年照顾胤礽出痘,这样子大概就能好了,只是闺女比胤礽凶险了些,之后恐怕还要一阵子调理,你要辛苦。(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玄烨身上仿佛还带着大漠尘土,但脸上只有慈父的笑容,安抚她,“别害怕,女儿一定不会有事。”

  很快有太医赶来为公主查看病情,玄烨要退让开,才发现岚琪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拉她到一旁时,从她袖口里落出尖锐的点翠簪子,他心头一惊,沉声问:“你藏在袖口里做什么?”

  岚琪突然委屈至极,哭着道:“太后把我关起来,不让我看孩子。”

  玄烨不顾太医、宫女都在眼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冰冷的铠甲让岚琪浑身一颤,清醒地意识到皇帝正抱着自己,耳畔更有他最温柔的话语呵护自己千疮百孔的心,“我知道你一定会慌乱,无论如何要赶回来,便是小宸儿就此去了,我也要见她一面,还有你,我怕你会跟着女儿一起去。”

  有了依靠,岚琪死死支撑自己的信念顿时散了,仿佛连挺直腰背的脊梁都被抽去,在玄烨怀里绵软如缎,一切依旧如梦幻般,可她被抱着轻轻放到一旁坐下,丈夫的面容真真实实地在眼前,正含笑说着:“你回去好好睡一觉吃顿饭,养足了气力再来照顾孩子,朕还有些精神,陪她一会儿。朕不会把你关起来,这么多天了,要染上早染上了,是不是?”

  岚琪点头,完全没有了身为母亲的强大气势,想想自己还没被关起来的那几天,整个永和宫上下慌乱,全靠她一人支撑,现在玄烨一出现,她竟然只会掉眼泪。

  那边太医赶来伏地禀告,语带欣喜地说:“公主玉体正在康复,昨晚还急转直下,臣等都以为熬不过去了,今天实在是喜从天降,必定是皇上龙御归来,帝王气盛。”

  玄烨不屑地一笑,吩咐他们:“好听的话朕不稀罕,早些让公主康复,朕赏你族人三世免死金牌。”

  太医大惊,伏地连连叩首,玄烨则搀扶岚琪起来,送她到门前,淡定从容地说着:“照着朕说的去做,你若不听话,朕也只能把你关起来。”

  边上环春绿珠已赶来将主子簇拥着走,这些天太后为了防止她们偷偷把岚琪放出去看孩子,也不让她们近身伺候,主仆分开好些天,两边都惦记着,现在总算好了。几人赶紧把娘娘送回屋子里,有她们贴心的照顾,一切事又回到了原本的模样,当岚琪洗漱干净倒在床上时,在玄烨给予的安心和汤药的作用下,还有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了十来天,这一觉酣甜深沉,等她恍然醒来时,竟已是当日的深夜。

  环春听见动静掌着蜡烛进来,伏在榻边说:“皇上吩咐过,您若醒了,让您继续躺着歇息,明儿一早再去看公主。”

  岚琪虚弱地问:“小宸儿还好吗?”

  环春欢喜地点头:“公主夜里吃了半碗粥呢,太医说能进食更加是要好了,皇上是出过痘疹的,皇上照顾着不会有事,让您放心。”

  岚琪的心回到肚子里,但想起玄烨,似自言自语着:“可是他怎么回来了?”

  环春却道:“娘娘,皇上回銮是秘密,永和宫里的人都要缄口,今天一清早来的,当时出来伺候的人不多,看到的不多,而梁公公已过来打点了,那些本就不是我们宫里的人,他都给打发了。反正是叮嘱我们,暂时不能对外说,皇上可能过几天还要回去,咱们宫里的人,有奴婢看着您放心。”

  “果然是这样,等我见了他再问细的事。”岚琪翻过身,自己盖好了锦被,长长舒口气,“我这才是活过来了,要没有他,再没有孩子,我怎么办?”

  环春静静地听主子呢喃了几声,见她似乎努力地要睡过去,便熄灭了蜡烛出来,看到梁公公手底下的人往公主屋子里送吃的,既然那边是梁总管派人盯着,她就不过去了。

  而绿珠本以为娘娘醒了要进膳,特地端了鸡汤来,环春却说又睡下了,让她们也都去休息,绿珠感慨:“幸好万岁爷来了,不然咱们永和宫真是要完了,主子哪里还得起再失去一个孩子,这一次公主若是殁了,娘娘恐怕也活不了,现在这样也是咱们的福气。”

  子夜过后,公主那儿也熄灯了,皇帝似乎就睡在公主屋子里的美人榻,梁公公跟环春说,当年皇上在乾清宫照顾太子出痘时,也是这样衣不解带地守在孩子身边,那会儿他还是跟着李公公的徒弟,没想到这么多年后,皇上会为了照顾一个公主,千里迢迢从战场赶回来。

  也许战争真的不严峻,也许他已距离京城很近,不论出于什么原因,皇帝为了一个女儿撂下八旗大军匿行回宫,这是谁也无法想象的事,可是在永和宫,在德妃娘娘身上,发生过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梁公公他们竟也觉得这没什么不正常的。

  环春则多嘴问:“听说太子没有向前线禀告公主出痘的事,难道是梁公公您送的消息?”

  梁总管示意环春别多嘴,只笑一声:“咱们就是个当差的。”

  隔天清晨,岚琪精神饱满地起了身,将自己打扮整齐,再饱餐一顿,等出门时已然容光焕发,只是脚底还有些虚浮,慢悠悠来看女儿时,他们父女正在说话。年幼的孩子有很强的生命力,昨天乍一眼还是奄奄一息的模样,今天已能睁大眼睛,双眸明亮欢喜地发出笑声了。

  岚琪走进门,正听见女儿说:“皇阿玛,我是不是要变成麻脸儿了,以后不能像额娘那样好看了是吗?”

  玄烨却拿起孩子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有他年幼出痘留下的疤痕,温柔地哄着闺女:“结疤的时候让额娘把你的手捆起来,再痒痒也不能挠,实在忍不住了,留下一点点疤痕,那就和阿玛一样了。你摸摸阿玛的脸,哥哥姐姐里,可没几个能和阿玛一样的,所以阿玛最疼小宸儿。”

  闺女却咯咯笑着:“我才不要和皇阿玛一样呢,我要和额娘还有姐姐一样滑滑的脸。”

  岚琪站在门前听,她上一次听见女儿的声音,是梦里温宸喊额娘,一面喊着一面就跟着胤祚走,她急得哭醒,却被关在屋子里连看一眼孩子都难。现在听见父女这样说话,只觉得若还是梦,那就让自己睡死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但这不是梦,玄烨很快就察觉到她在门前,招手示意她过来,把抱着女儿的位置让给了她,软软的温热的小家伙抱进怀里,即便她身上依旧满目疮痍,可感受到孩子生命的气息,温宸一见额娘就撒娇,之前那一声声催得肝肠寸断的额娘,此刻听来却满是生的希望。

  “你陪着孩子,朕要去歇一歇,过了今晚温宸若没大碍,朕明日一早就要走,后面的日子你好好照顾孩子,等朕回来。”

  玄烨面色镇定,一切都在心里,没有因为女儿的病弱和岚琪的委屈而慌乱,从他得到消息,决定快马回京起,所有的事都算计好了,哪怕是回来送女儿最后一程,送走了孩子,他还会再回前线。毕竟此番行为是给永和宫招恨的事,即便可能瞒不住,也不能太张扬地让所有人都知道。

  只要在他这儿,根本没这件事,那旁人要怎么传,他都不会动摇。

  岚琪没有纠缠多问,立时就请玄烨好好去休息,自己寸步不离地陪着女儿,等玄烨傍晚时分再来时,他身上的疲倦沧桑也散了好些。而温宸即便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也少有这样阿玛额娘都陪在身边的日子,更加娇滴滴得惹人怜爱。一家三口又安然度过一晚,太医终于说公主最危险的时候已过去,康复指日可待。

  而这时候,岚琪就该送玄烨重新离去,她亲手为他穿上护身的铠甲,金灿灿冰凉的甲衣坚硬沉重,岚琪心中暗暗祈祷这铠甲保护玄烨周全,皇帝却器宇轩昂神采奕奕地与她说:“等朕绞了噶尔丹的首级,就回来看你和孩子。结痂的时候你不能心软,把她的手脚捆起来,熬过那几天就好了,若是让她乱挠,将来可就不漂亮了。”

  岚琪一一答应,一路无声地送玄烨到门前,外头已有内侍卫准备好一切,皇帝怎么来的又会怎么离开,而各宫因为避痘极少有人在外头走动,现下禁城里不用设防都不会遇见人,再大的事儿也比不得命重要,永和宫这里公主一出痘,所有人都急着保命去了。

  分别在即,她不敢说任何担心的话怕影响玄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从容镇定,可还是叫玄烨看透心里,抓起她的手在手背轻轻一吻,笑着说:“别担心,朕平安回到大营,立刻给你送消息。”

  岚琪颔首,不愿痴缠,请他立刻出发,待望着玄烨迅速离去的身影,心中恍然,匆匆两日,如梦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