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21 帝王最无情

作者:阿琐

  “她怀孕的消息传出之前,是不是还好好的?”端嫔已记不大清,这些日子来不爱搭理陈氏,正好她也闷在屋子里不出门,自己渐渐就把后院的事忘了,这会儿提起来才想到,陈氏这疑似失宠的日子,好像有一阵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布贵人笑道:“就是怀孕的事儿之后,皇上对她大不如前了,娘娘您自己那会儿,还有我和戴妹妹有身子那会儿,皇上就是不来瞧瞧,也隔几天会派人问候或送几件东西吧,就算皇上自己忙碌想不到,身边李公公也会替皇上张罗,总不见得是如今梁公公没这份心思。”

  端嫔若有所思,轻声道:“照这话说,那就是失宠了,那天她在乾清宫说什么了?”

  这里头的事,果然只有皇帝和陈常在自己知道。这么些日子被冷落以来,陈常在渐渐想明白,是自己想要博得皇帝喜欢垂爱的心思被误解了,或者说本来就是她错了。

  人的心思果然是会变,从前没伺候在圣驾旁,她觉得恩宠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自己在宫里过得好,家里太太平平就好。可眼看着王官女子香消玉殒,一道来的人只剩下她了,钟粹宫里的姐姐们年纪相差那么大,时常话说不到一起,那种磨人的寂寞孤独和彷徨无助,唯有在皇帝身边才得以排解。

  她觉得自己爱上了皇帝,一心一意就想在他身边待着,可她没有资格得到这样的恩宠,也不敢像密贵人曾那么招摇,于是只是一点一滴地花些小心思哄皇帝高兴,平日里的细心温柔的确能得到皇帝赞赏,偏偏这一次隐瞒了身孕的事,等她喜滋滋告诉皇帝,满心以为皇帝会和她一道喜悦,偏偏当时当刻她就感觉到皇帝的怒意。显然皇帝不喜欢工于心计的女人,就连自己什么也没算计,只想让他高兴给他一个惊喜的心思也被否定了。

  爱上了,才知道,帝王最无情。

  这会儿宫女们将内务府新送来的衣裳替换下之前的衣服,戴贵人还在一旁张罗,笑着说:“妹妹身量变化也不大,之后也小心些,不然养得太胖了,生完了孩子再清减很辛苦,皇上那儿还要你伺候的。”

  但是戴贵人说这些话,却没听见应答,转身看陈常在,她正目光凝滞地发呆,戴贵人又喊了声妹妹,陈常在依旧没反应,只等她的宫女也着急了,过去推了自家主子,陈氏才缓过精神,讶异地看着戴贵人:“贵人姐姐还在呢?”

  “你以为我和布姐姐一道走了?”戴贵人坐到一旁,细细看了陈常在的脸颊,笑着说,“这几天越发好看了,美人就是美人,怀孩子前你自己还像个孩子,现在眼眉更开更添几分韵味。”

  陈常在却垂下眼帘,手覆盖在已开始隆起的肚子上,淡淡一笑说:“姐姐们都是绝色,长得好看在宫里,也不稀奇的。”

  戴贵人摸一摸自己的发鬓,且笑道:“我都有年纪了,你这会儿大时,说好看还成。”

  可是冷不丁的,陈常在突然问:“贵人姐姐,您喜欢皇上吗?”

  “喜欢?”戴贵人平常怎会把这种话挂在嘴边,突然被这样问,脸上都红了,她们几个在钟粹宫的宫嫔,端嫔娘娘还有和皇上早年的情分,是和荣妃一样最早跟在皇帝身边的女人,可她和布贵人,真就是一夜承恩雨露之情,一辈子和皇帝说的话,大概都不及永和宫里一天的话。感情这回事儿,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不喜欢,也许意识里自己是皇帝的女人,就应该喜欢皇帝。

  “我就是好奇一问。”陈常在努力笑起来,可是眼角的泪水却欺骗了她心里的念头,声音也哽咽了,“就是现在想起皇上来,心头就痛得直想哭,我明明是喜欢皇上的,怎么会这么苦?”

  戴贵人听得呆住,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她不是能说会道的人,这上头还不及布贵人,只有劝她:“你是不是怀了孩子胡思乱想了,傻妹妹,你安安生生在这里,我们总会照顾你的。”

  说着不免觉得她可怜,之前的事本来也没什么了不起,这么久日子住在一起,陈常在到底是个安分的人,端嫔娘娘恼她欺瞒固然不错,但她们若抱团冷落她,多少有些欺负人。

  那之后戴贵人将这几句话告诉了端嫔,端嫔唏嘘道:“莫说是我如今对她有偏见,她说什么话我都要多想,可谁知道她是不是利用你心善,在我面前说,回头再去永和宫说,德妃娘娘那儿耳根子软,若是觉着陈常在可怜,劝着皇上对她留心些,她不就达成目的了?”

  戴贵人听得心里沉重:“她要是这样算计我,真是白瞎了我的好心了。”

  隔天三人与荣妃那边一起在永和宫说闲话,岚琪见布贵人和戴贵人时常窃窃私语,面上没问做什么,只等姐妹们散了,才留下布姐姐问怎么了,布贵人便说起昨晚那些事,苦笑着:“端嫔娘娘不高兴,说她是故意的,总之为了这次她隐瞒身孕的事,端嫔娘娘待她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如今怎么看都不顺眼。”

  岚琪不以为意地说:“她喜欢皇上也没错,总好过背叛皇上做出大逆不道的事。过两年再有年轻的进来,阿哥们进进出出可就要多多小心了,阿哥们或许不会荒唐,保不定有年轻的熬不住自己勾引上去,所以像她这样一心一意在皇帝身上,反而是好事。”

  布贵人笑道:“我可从来没有什么想到皇上,心门口就痛的感觉,她到底江南来的人,说句话都那么好听有意思。”

  岚琪笑而不语,心中却明白,若陈氏说的话是真的,那她的确是对皇帝动心用情了。自己早些时候一想到玄烨,就心痛得受不了,明明那么喜欢,得到的却是难以忍受的心痛,那患得患失的折磨,岚琪曾切身体会。但她不能对布姐姐这样说,毕竟这在自己和布姐姐之间,是尴尬的事。

  但不论陈氏怎么想的,这事儿几辗转到了岚琪耳朵里,还真让她上了心。陈常在有身孕的事她一直没多费心,因是钟粹宫的人,端嫔才是改为陈氏做主的人,端嫔既然恼她欺瞒,自己就该站在端嫔这一边,不过自己也会好奇,皇帝怎么把人说撂下就撂下了。

  当初王氏复起之前失宠,被扔到启祥宫受折磨,是因为她私通书信背叛了皇帝,难道这一次陈氏也做了类似的事,触怒了玄烨?可就连岚琪都知道,陈常在家里的书信,都是他父亲夹在奏折里呈送给皇帝过目后才给她看的,当初王常在的事多少有传回江南,那边如今越发小心翼翼,应当不会为了这种事。

  岚琪在别人面前,脸上或许藏得住事,对着玄烨时,多半能让他看出来,十一月初,三阿哥福晋顺利生下小阿哥,三阿哥府里总算也有了子嗣,且头一个就是嫡出长子,这让荣妃十分高兴,玄烨念着他们的情意,亲自来景阳宫送了给孙儿的礼物,与她一道分享喜悦。

  彼时岚琪也在一旁,喜悦之余惦记另外几个要生的,毓溪和七阿哥的侧福晋都好好的,倒是钟粹宫里那一位,让她有些担心,怕陈氏忧思成疾,回头伤了孩子。

  她怔怔发呆的功夫,就让玄烨看在眼里,之后在永和宫歇息时,就问岚琪:“毓溪是不是有什么不好?那天在景阳宫贺喜荣妃时,你好像不大高兴。”

  岚琪心中暗暗惭愧没能在人前收敛神情,兴许皇帝看见了旁人也能看见,一面敦促自己往后要更加谨慎,口中则笑着说:“毓溪很好,臣妾不担心,胤禛那么疼媳妇,好些事比臣妾还尽心,皇上安心等着抱孙子就是。”

  玄烨听说儿媳安好,也不再担心,反而笑着说:“有孙儿固然高兴,可抱孙子这样的话听着,真是显老。”一面就猴上来说,“朕最最稀罕,你给朕生儿育女那些年。”

  岚琪轻推他笑:“就算不是嫌人家老了,惦记那会儿也够狠心的,臣妾生孩子多辛苦呐。”

  “也是也是,世上安有双全法。”玄烨一笑了之,可回眸就见岚琪眼底滑过异样情绪,在她腰上掐了一把,问,“怎么不老实,你心里有事儿?”

  岚琪见他神情轻松,近来又无焦虑之事,便道:“是有心事,可有些多管闲事,臣妾问一问,就算生气了,明儿就忘了好不好?”说罢也不等玄烨应,已开口问,“皇上怎么把陈常在撂下了?臣妾怕是从前一样的事,难道她也和王常在一样和江南往来书信泄密皇家之事?”

  玄烨摇头:“没有,这上头她很老实。”

  “那为什么……”

  “朕不喜欢身边的人,时时刻刻算计着朕。”玄烨不耐烦地说,“她的身孕瞒了四个月,就算她自己知道没多久,一两个月总有吧?当初你怀胤禛,自己知道有身孕了,但为了照顾孝昭皇后,你忍耐下了。和她现在好好没事儿,瞒那么久一样吗?四个月也好两个月也罢,她看着所有人来来往往,她在惦记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