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20 兄弟生隙

作者:阿琐

  惠妃听说儿子表现优秀,心中自然高兴,但在八阿哥面前有所收敛,仍是道:“你皇阿玛时常夸你最能干,假以时日必定比你的哥哥们更加器重你。(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说着便问八阿哥家中好不好,感叹八福晋前几日又送东西进来给她,倒是真心乐呵着说,“如今我也享儿媳妇的福了。”

  且说八福晋自进门后,惠妃才晓得被儿媳妇孝敬是什么感受,大福晋那儿是没指望的,可养子的媳妇却十分会做人。或许也是隔了一层肚子的关系,惠妃对八阿哥和他的福晋本身就没多幻想要求什么,八阿哥是她将来用以辅佐大阿哥的棋子,这孩子家庭如何夫妻如何,将来子嗣如何,惠妃都不上心。可就是不上心的,往往带来出人意料的结果。如今八福晋宫里宫外吃得开,对惠妃又十分孝顺,反叫她长春宫十分有脸面。

  而八阿哥性子一向如此,宠辱不惊、温润如玉,所有人眼里,仿佛从他懂事起就是这模样,却不知他真正如脂玉一般,看似绵软细腻的外表下,有坚硬冰冷的心,又甘愿历打磨,让自己更加熠熠生辉。

  母子俩没有说特别的话,八阿哥从惠妃屋子里退出来,还看到袁答应站在庭院里,养母就是这样,明明气得把人家都罚站了,可是半句为什么都不会对他说,而即便大阿哥对这一切都不上心,若是见了面什么都会对他讲,这其中的区别八阿哥很明白。也许他不该对养母有太多的要求,但他自问尽到了儿子的责任,为何养母却不能一视同仁地对待他。八阿哥偶尔会想,倘若惠妃待她,如孝懿皇后待四阿哥,如德妃待十三阿哥那般,自己是不是会很不一样。

  离宫的路上,不久就看见四阿哥在前头走,八阿哥怔怔地望了会儿兄长的背影,方不急不缓地跟了上来,胤禛见弟弟过来,便笑道:“今日你讲的故,出处是哪里的,你讲得那么好,我当时真担心皇阿玛会问我们,我可一点儿都不知道,就怕被皇阿玛问到却答不上来,要挨一顿训。”

  八阿哥不敢骄傲,谦卑地说:“不是深奥的学问,四哥必然记得,只是一时半会儿没记起来,回头我把书送到您府上去。”

  胤禛笑:“你不必特特跑一趟,我这几日都不大在家里,你让福晋送来就好,她们妯娌很谈得来。”

  八阿哥欢喜地说:“您弟妹一直在家说四嫂好,五哥府里也时常念叨,咱们兄弟里头,四嫂最有长嫂的风范。”

  胤禛倒是看他一眼,摇头笑:“他哪儿称得上长嫂风范,如今怀胎养身子,更加不理事的,又嫌日子闷得慌,盼着妯娌几个过去说话解闷。”

  兄弟俩这一路往宫外走,说的都是家长里短的闲话,胤禛心里则一直在想,为什么八阿哥会帮九阿哥去皇阿玛面前说那些话。他所知道的,是八阿哥那番说辞,只当九阿哥也看到了太子,而八阿哥是听九阿哥说了才知道,却不知是八阿哥自己撞见太子,但即便他弄不清这里头的关系,这两个弟弟奇怪的表现已让他梗在心里。他完全没想到十一弟是因为如此荒唐的缘故死去,对于他而言,曾亲历最疼爱的弟弟死在面前的痛苦,胤禛无法想象他们兄弟几个,这几日又已能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可他至今想起胤祚,仍旧会心口刺痛。

  如此一来,胤禛不由自主想疏远这几位兄弟,即便面上依旧和气亲热,心里早就隔了很远了。

  此刻永和宫内,底下太监来禀告,说四阿哥离宫了,路上和八阿哥一道走出去,岚琪听了没动声色,倒是环春嘀咕:“奴婢每回看到八阿哥,心里就觉得怪怪的,这次的事把八阿哥也牵扯进来,现在提起他来,心里更加觉得奇怪。”

  岚琪笑道:“八阿哥哪里奇怪?”

  环春道:“就是从前想,这孩子怎么能那样好,性子好脾气好,脑袋瓜子聪明又不会骄傲自满,总之方方面面没有一处是不好的,孩子也不像个孩子了,您看咱们十三阿哥,即便性子温和好脾气,可调皮起来,您还是气得要揍人不是?”

  岚琪嗔怪:“好好说着,怎么提起我揍人来了?”

  环春笑道:“阿哥们都很怕娘娘呢,您一发脾气,个个儿都老实了。”

  岚琪却望一眼窗外永和宫的光景,感慨道:“这样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眼瞧着孩子们春笋般长起来,将来一娶一嫁,咱们这永和宫转眼就冷清了。”

  环春笑:“还有皇上呢,皇上可不会叫娘娘冷清。”

  “他是不会叫我冷清,宫里那么多的事。”岚琪这一句很不甘心,眼底浮起几分怨,但心情尚不算坏,对环春道:“这两年皇上要安排选秀了,这一回是大选,不比前几年从江南选几个汉家女子进来那么简单,这一次要从八旗中选秀女,这一年一年的,宫里总不缺年轻漂亮的人。”

  环春讶异地问:“怎么又要选秀了,奴婢还以为,宫里这几位就足够了。”

  岚琪笑出声,推她道:“这话你找皇上说去,叫他别选了。”

  然则选秀的事,太后念叨好些年了,并非是她非要给皇帝身边添新人,宫里的规矩就是如此,如荣妃几位早在四十的年纪,照规矩应该停牌子了,但是未免她这几位最有年资的妃嫔被底下人取笑,照着岚琪早先和皇帝说好的,到时候她们姐妹一道停牌子,所以一直没有正说过这件事,荣妃几人也不会提,毕竟是女人,哪个愿意真正承认自己老了。

  但眼下岚琪年纪也不小了,她几乎与康熙朝同岁,天增岁月人增寿,她再如何保养得当,年纪总摆在那里。宫里的规矩,年长了可就不能再伺候皇帝,总要有年轻的人进来,这是皇帝和岚琪都无法改变的事实,除非玄烨标新立异,可他早已有后宫佳丽无数,还学什么前朝皇帝不立后宫的专情恩爱,也犯不着到如今了,才正儿八说,不必新人伺候,不近女色。

  是以,比不得从前会有强烈的吃醋泛酸的怨,岚琪知道自己年纪渐长,身为永和宫主位的尊贵,身为如今实际掌握着后宫大权的尊贵,她都该大度看待这些事,而底下阿哥们将来府里也必然会有更多的侧室侍妾,儿媳妇们都会看着婆婆如何处事待人,她的一言一行,会影响很多的事。

  不过眼下选秀还只是太后念叨和皇帝应承的一句话,几时真正付诸行动,未有定数,皇帝对她说年初还有件事要办,眼下还在斟酌,岚琪没细问是什么事,可是看皇帝近来时常接见理藩院大臣,猜想和漠北漠南脱不了干系。

  同是这一天,启祥宫里好好的夜里来了客人,袁答应不知怎么跑来了,里头僖嫔听说立时出来看,但见她呆呆地站在院子里望着东配殿的方向。

  僖嫔带人走上前问她做什么,才见袁氏满面清泪,心中唬了一跳,但还是冷着脸说:“你又想来看密贵人?”

  袁答应摇头,慌张地抹去眼泪,对僖嫔道:“臣妾在近处散步,想来给您请个安,密贵人身子不好不见客人,臣妾知道的。”

  僖嫔才算定一定心,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想撵袁氏走,冷声说:“你还是少来启祥宫好,上回的事惠妃娘娘连我都责备了,几时密贵人身子好了,让她找你叙旧去,你就别来这里了。”

  袁答应恹恹一笑,行礼称是,木然地被身边的人带出去,宫女无奈地问她:“奴婢说罢,何必又来呢,回去又该教惠妃娘娘训斥了。”

  袁答应却凄惨惨地说:“我就是想这宫里还有什么人是能说说心里话的,只能想到她了,你说我做什么从前和她对着干呢,如今连唯一的姐妹也没了。”

  宫女倒是安抚她:“皇上近来身边没人伺候,就指望您了呢,现下陈常在也不去乾清宫了,您振作精神好好伺候皇上,若是再得一男半女,也不用看惠妃娘娘脸色。”

  袁答应精神一振,口中道:“可不是嘛,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

  正如宫女所说,如今陈常在已不去乾清宫,但不去是因为她怀着身孕不能伺候皇帝,可从前王常在有身孕时,皇帝隔三差五往启祥宫送东西,还时常亲自去看望她,那叫“宠”。而陈常在前阵子十分风光,但荣光突然黯淡,明明有了身孕是极值得骄傲的事,可皇帝把她送回钟粹宫后,就再也不管了。

  这晚内务府送新制的衣裳来,毕竟陈常在有一阵子风光,宫里人的热情还未淡下去,陈常在有身孕,每个月衣裳都要送新的来,好赶得上她肚子变大,好让她穿得合身。

  今晚送来这些,内务府的人到端嫔面前禀告后才退下,不久布贵人从后院过来,却对端嫔说:“还是那样死气沉沉的,看样子皇上对她突然这么冷下来,把她吓着了。您说她到底哪儿惹得万岁爷不高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