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12 臣妾有身孕了

作者:阿琐

  宜妃的哭闹并不能换回什么公道,皇帝说定的事,没有谁能轻易改变,岚琪静立在一旁看着玄烨摆脱宜妃的纠缠,看着玄烨冷漠地离开,可他走过自己身边时,相伴了二十几年,她敏锐地察觉到玄烨周身悲伤的气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是啊,他怎么会不伤心难过,好好一个孩子突然就没了,那是他的骨肉。

  “皇上,您别走……”宜妃哭倒在地上,和方才呆呆的模样判若两人,桃红也是哭得说不出话,只是手忙脚乱地搀扶她家主子,岚琪示意边上的宫女来把宜妃送回榻上去,她不知该上前去对宜妃说什么,人家失去了儿子,现在说任何安慰的话,都是空谈。于是索性出来料理十一阿哥的后事,问翊坤宫的人都有谁来过了,下面的人说皇上不让人来打扰娘娘,昨晚十一阿哥被送回来之后,除了几个太医就没别人了。

  “五阿哥还没进宫?”岚琪微微蹙眉,又问,“九阿哥在书房?”

  想到此刻唯一能安抚宜妃的就是她的骨肉,岚琪便做主派人让五阿哥和五福晋进宫,又去书房将九阿哥接回来。可见到九阿哥,那孩子整个人木雕似的,翊坤宫的人告诉岚琪,说早晨太医宣布十一阿哥殁了后,九阿哥就不说话了,撂下宜妃娘娘不管,照旧按时去了书房,后来皇上过来也没提起这事儿。

  因五福晋性子柔和,一进门就开始哭,岚琪觉得她没法儿哄宜妃,就打发她去宁寿宫陪着太后,这边内务府的人照规矩为十一阿哥料理后事,岚琪要来看一眼孩子收殓是否齐整,打从九阿哥屋前窗户底下过时,恰听见五阿哥在说:“昨晚你和十一去哪儿了?”

  岚琪只是不意地听了一句,没往心里去,径直过来看到可怜的孩子,含泪指挥内务府的人做好一切事,再退出来要去告诉宜妃时,却见九阿哥风一般跑了出去,但五阿哥已在宜妃屋子里坐着,岚琪进门时,正见他们母子说话,似乎长子十几年来头一回这样体贴母亲,让宜妃解了心中多年的郁结,痛失幼子的痛才稍稍得以缓解。

  有儿子相伴,胜过任何人,岚琪便将要紧的事吩咐给桃红,自己先离了,与环春几人到门前等太监压轿的功夫,听见门边上翊坤宫的人在说:“九阿哥在前头找八阿哥,你们赶紧去看着,八阿哥若不进来,别叫九阿哥跑出去了。”

  岚琪循声望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但回去的路上不知怎么就好奇起来,特别想知道十一阿哥的死因,既然从内金水河里捞起来时还有气儿的,那他是怎么掉下去的?

  宫外,因十一阿哥的死,皇帝暂时停了朝务,胤禛只能回自己家里等宫内的消息。到家后先来看望妻子,毓溪听说十一阿哥没了,不免难过惋惜,只是平日并不亲近关系算是疏远的,不至于太伤心。夫妻俩说话的功夫,毓溪要喝水,胤禛转身去给她取,却从袖口里掉出方才在宫里捡到的绦子,他察觉到后慌忙要捡起来,毓溪看见故意说:“这是哪家姑娘给做的,叫我们四阿哥这样宝贝?”

  “胡闹。”胤禛嗔怪,让毓溪喝了水后,又要把那绦子藏好些,毓溪好奇心重,不免嘀咕,“连看都不叫我看一眼,果真是外头遇见什么好人了?”

  胤禛苦笑,拿了绦子在她面前说:“你瞧瞧这是用过的东西,还沾了灰尘的,我在宫里地上捡的,因为……”

  “文福晋?”毓溪突然打断了丈夫的话,撅着嘴指着胤禛手里的绦子,“难道是文福晋给你的?”

  “你认得这东西?”胤禛很惊讶,索性拿近一些给妻子看,毓溪点头说,“这上头的结是文福晋自己才会编的,咱们还在宫里的时候,我和文福晋算走得近,偶尔摆宴相聚她不是也常和我坐在一起吗?说闲话时谈起这些东西,还说将来教我编,这种结很新鲜,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胤禛看着手里的东西说:“的确这种结不常见,方才捡到的时候,就觉得做工很精细。”

  毓溪问:“哪儿来的?”

  胤禛却道:“将来再与你说,眼下正尴尬的时候。”停了停突然一个激灵,在毓溪鼻头一刮,虎着脸说,“难道你以为,我和文福晋有暧昧?”

  毓溪当然放心丈夫不会做这种事,不过想扯个玩笑缓解气氛,与他好生说几句后,便让他静心去书房看书或休息,好随时等着宫里的消息,皇阿玛毕竟刚刚失去了一个儿子,他们怎么好在家中说笑。

  这一日算是平安度过,宫里的事照着规矩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对外是说十一阿哥急病而亡,六宫妃嫔虽然好奇,可皇帝一副翊坤宫门禁森严的架势,连致哀吊唁也不允许,一直到第二天才算稍稍缓解,皇帝照旧早朝扑在国家大事上,妃嫔之间有人来走动,皇帝没再禁止什么。

  而宜妃不停地哭,来一个人哭一场,到后来连哭的力气都没了,她在宫里骄傲了二十来年,还是头一回见她如此可怜,到底是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可因死得蹊跷和突然,众人一面好奇十一阿哥的死因,一面提起往事,六阿哥的事被翻出来说,那些闲言碎语,也戳痛了岚琪的心。

  倒是这一阵风刮过,又惹得龙颜不悦,以宜妃孱弱为理由,不允许妃嫔再在翊坤宫走动,又说太后失了孙儿十分伤心,敦促后宫之人谨言慎行,不要再给太后心里添堵。可这一下顾及宜妃又顾及太后,虽然只字未提六阿哥的死和永和宫,女人们也察觉得出,皇帝是偏袒德妃。

  之后几日,十一阿哥的丧礼照规矩办妥,因是未成年的皇子,丧礼不会过分铺张,又没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规矩,所有的事,和过往每一个夭折的皇子公主一样,即便十一阿哥存在的时间比已故的兄弟姐妹都要久,还是那么突然迅疾地,就从皇宫里抹去了他的一切痕迹。个中的悲哀伤感,岚琪能懂,惠妃荣妃都能懂,只不过她们的孩子夭折得早些,没那么痛。

  而九月末,大阿哥福晋临盆,这一次终于得上天庇佑,生下了小皇孙,虽然早已排不上皇长孙的位置,可大阿哥的长子是嫡出,总算了却惠妃一半心愿,对于儿媳妇的怨恨也少了很多,满心盼着这个孩子能健康长大,但大福晋此次产子吃了较大的苦头,惠妃却半点没在意。

  还是太后听说大福晋产子伤了身体,让岚琪安排太医去诊治慰问,也算故意警醒惠妃不要得意忘形,那之后总算看到长春宫做了些有人情味的事,没亏待了劳苦功高的大福晋。

  这日布贵人来永和宫帮着岚琪量尺寸,前阵子一忙,冬日新衣都没来得及做,虽然针线房里一切都是预备好的,可娘娘们每年身量有变化,做出来的新衣裳若不合体,针线房的人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但永和宫这儿太忙,内务府的人不敢来插手,只好在钟粹宫给端嫔和布贵人她们量尺寸时,央求带她们来给德妃娘娘准备,布贵人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就亲自带来了。

  布贵人给岚琪量尺寸时,啧啧摇头说她不见长肉像是又累得瘦了,一面随口说:“咱们屋子后头的陈常在真是越发张开了,今天见她连脸蛋都圆了,原本是尖下巴的瓜子脸,现在鹅蛋似的富贵又好看,瞧着胖了些,比从前瘦得竹竿那样好看多了。”

  岚琪笑道:“她们年纪小,总还要长的,我之前见密……”话说一半,岚琪赶紧打住,她心里想说的人和布姐姐听的人不一样,不管会不会引起误会,不提总是最好的,于是立刻调转话题说,“皇上挺喜欢她的,我听梁公公说,她没事儿能陪着皇上批奏折,安安静静在一旁站着或坐着,一陪就是一整天,袁答应那几位,可就闲不住的。”

  此时盼夏从钟粹宫折回来,本是去取两副布贵人给岚琪做了但忘记带来的袖套,是给十三十四阿哥冬天写字戴的,盼夏回去取来,顺口说:“乾清宫刚来人把陈常在接走了,今晚像是要留在乾清宫了。”

  众人听过没觉得什么稀奇,而这边陈常在已到了乾清宫。

  因天色尚早还不到晚膳时辰,她进书房见了皇帝,玄烨给她一封家信说:“你阿玛夹在折子里送来的,朕看过了,没什么要紧的事。你们家倒是很谨慎,家书往来都从朕这儿走,你看过有什么想说的话,朕批复时一道给你带去。”

  陈常在拿过信来,立在桌案边看,的确只是普通问候的书信,但家里来的总是很珍贵,看罢小心翼翼收好了。

  玄烨问:“可有什么要说的?”

  陈常在摇头,淡淡一笑道:“没什么要紧的,父亲只是向臣妾请安,叮嘱臣妾要好好侍奉皇上。”

  玄烨且笑:“你一向很好。”

  “多谢皇上,是臣妾该做的。”温婉甜蜜的笑容绽放在漂亮的脸上,可渐渐不知怎么红了脸颊,她咬了咬唇道,“皇上,臣妾有身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