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07 玄烨邀功

作者:阿琐

  待哭泣的毓溪平静时,胤禛已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觉罗氏让阿哥府的下人打水来伺候他们福晋洗脸,听得几句话,才知道四阿哥回来过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毓溪呆呆地听着也不关心问一声,倒是觉罗氏问丫头们:“四阿哥到门前了?”

  一直伺候在福晋跟前的丫鬟尴尬地点头道:“四阿哥在门前站了会儿,走时脸上绷得很紧,奴婢们都没敢问什么事。”

  觉罗氏听得心中不安,打发她们下去,将已收拾清爽的女儿搀扶到床上,好声劝她:“底下总有嘴巴不严的人,若把你这模样传出去,府里那两位该怎么看你,外头的人又要如何看你?”

  毓溪眼神凝滞,靠下去后也怔怔没有反应,母亲那些规劝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觉罗氏说了半天,无奈地叹:“你是容不得外头的闲言碎语,还是掌不住府里的人?前两年还好好的,是这阵子众阿哥府里都有好消息,你才受不了了是不是?”

  “额娘。”毓溪终于孱弱地发出声响,可言语却十分强硬,“皇后娘娘眼中,我是与胤禛最般配的人,我有家世有样貌,性子脾气好,琴棋书画也都不赖,即便没有天赋,也好过寻常人,我没有一点不够资格做四阿哥的福晋,可皇后娘娘对我的期许,何止是做一个福晋?额娘,我……”

  觉罗氏急忙伸手示意女儿不要再说下去,眉头紧蹙地说:“毓溪你若还听额娘的话,把皇后娘娘曾说的那些话忘记了吧。”

  毓溪眼中一片迷茫,口中呢喃:“怎么忘,忘不掉。”

  觉罗氏语重心长道:“你背着这样的包袱,最后会把四阿哥越逼越紧,你看你现在,已失了本性。年头上你还对我说,不要学得太子妃那样,可现在你这样折腾自己,和太子妃又有什么区别。你以为嘴里不说那些烦人刻薄的话,就不是对丈夫步步相逼,现在你这模样,比起太子妃言语的相逼更严重十分,你要四阿哥如何面对?”

  毓溪翻身进去捂着脸,才清爽的脸颊又一次被眼泪淹没,这些年连哭泣都变成了奢侈的事,她已分不清自己是真正具备那些受人称赞的美好品格,还是每一天都在扮演体面的角色。己不是尊贵的阿哥福晋吗,为什么可以随意被人羞辱挖苦,为什么她还要一次又一次笑脸相迎?

  毓溪不再哭泣,可无助的模样叫人心碎,觉罗氏想再劝劝她,女儿却说:“额娘,我好累。”

  这一晚,因不愿被府里的人闲话,觉罗氏还是连夜离开了女儿的家,走时哄得女儿睡着了,可半夜电闪雷鸣下雨,她知道毓溪一定会被吵醒,隔天若再去阿哥府,实在有些扎眼,纵然担心女儿能否安好,她还是忍耐住了。

  畅春园这边,因下了雨,园中各处更加凉爽,次日清晨玄烨在雨声中醒来,觉着气候宜人,本要吩咐下头与儿子们一道再住几日,梁公公来伺候洗漱时,却带来德妃娘娘的话说,皇帝最近没事儿到处晃悠,一会儿南苑一会儿畅春园,前头瀛台也去住过几天,若是一处住下也罢了,偏偏跑来跑去,各处地方都要开张花销,宫里宫外重复花银子,白白浪费了。今天一早就派人来问皇帝,若无心在畅春园久住,不如今天就回去,再不然就住久些,入了秋回去也不迟。

  玄烨骂梁总管:“这些话你们跟她说清楚就好,非传到朕面前来吗?”

  梁公公笑嘻嘻说:“奴才怎敢做主,自然万岁爷您怎么说,奴才们才好传给娘娘。”

  玄烨心情不坏,竟是玩笑道:“别急着回复她,看看她着急了会怎么办。”

  之后穿戴衣裳,立在窗前看外头天色,阴沉沉的像是还有一场大雨要落下,今天断然不能回宫,便吩咐梁公公:“让他们过来,与朕一道讲讲学问解闷也好。”

  皇帝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随驾而来的诸位阿哥,梁总管应下,才要走开又折回来,禀告皇帝:“奴才昨夜不当差,一早来时,底下小太监告诉奴才说,昨天半夜里四阿哥来过清溪书屋,只是在门前徘徊了一会子,大概知道您已歇下,之后就离开了,什么话也没说。”

  玄烨点头:“朕昨夜也睡得早。”

  自去年冬天到现在,玄烨听岚琪的话,起居饮食皆有定数,他想着自己还有更远大的理想抱负,还想继续做这江山天下的主,没有强健的身子骨不成,这半年多来颇有成效,已过四十反而日渐觉得精力旺盛,便更加信服岚琪那些啰啰嗦嗦的话,但凡不遇大事,都坚持着有规律的起居习惯。

  此刻则问梁公公:“朕记得胤禛昨天请旨回了家里一趟,半夜里回来要见朕,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

  梁总管自责道:“奴才还不曾去打听,万岁爷您要不先用早膳,奴才这就去问。”

  玄烨原想把胤禛叫来一道用膳顺便问问他,又恐其他兄弟眼巴巴看着,便作罢了只让梁总管去打听,可梁公公无功而返,并没听说四阿哥府里有什么事,回禀道:“就听说昨晚费扬古夫人去了一趟四阿哥府里,不知是不是四福晋身子不适,四阿哥说是回府去拿东西,未必不是探望四福晋。”

  玄烨且笑:“若是如此,他何不大大方方与朕说明?”但心中则想,这些日子岚琪一直愁眉不展,虽然不亲口对自己提起,可他知道岚琪在愁什么,本来到年末又将添许多皇孙是高兴的事,偏偏成了压在他们母子几人身上的包袱。

  之后一整天,并没什么机会与胤禛单独说话,玄烨索性在傍晚把儿子们一个一个单独叫去说几句,避免了突然单独找四阿哥说话叫人好奇的事,与其他儿子说的大多无关紧要,等见胤禛时,儿子本还预备等父亲问朝政或是学问,不想皇阿玛开门见山问他:“家里可有什么事,昨晚你来这里是有话要对朕说?”

  四阿哥怔住,玄烨又道:“有话就说,这里不是禁城更不是乾清宫,来就是散心的。”

  胤禛这才开口,垂首回答父亲:“昨晚是想向皇阿玛请旨,让儿臣再回家里去,毓溪身子不大好,儿臣不放心。”

  “果然是毓溪。”玄烨道。

  “不是,也不是……”胤禛唯恐父亲对妻子留下不好的印象,想要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反而结巴了。

  玄烨道:“你如今倒是让家务事缠上了。”

  胤禛惶恐不已,屈膝禀告:“请皇阿玛不要误会,毓溪身子一向孱弱,她从不纠缠儿臣,只是儿臣不放心。”

  “宫里宫外的人,都在传说她膝下无所出的事,你以为朕就听不到?”玄烨面色严肃,但并没见怎么生气,只是很认真地说,“她身为妻子,对此耿耿于怀在所难免,可你是她的丈夫,为何不好好安抚她,反而连你额娘都跟着一道担心?”

  胤禛不知怎么才好,唯有说:“请皇阿玛恕罪。”

  玄烨则道:“朕恕罪何用,安定家室,是你自己一人的事。”

  胤禛抿着唇,犹豫须臾后才开口:“皇阿玛,儿臣实在不知怎么做才好,儿臣不想给额娘添麻烦,安抚毓溪的话也都说尽了,可是儿臣堵不住悠悠之口,毓溪再如何明理懂事,还是会承受不住流言蜚语的压力,儿臣并非为自己和妻子开解,但这真不是毓溪的错。”

  玄烨且笑:“那是谁的错?”

  胤禛愣住,见阿玛示意他站起来,更走到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负手而立,严肃地说:“要怎么哄你的妻子,朕不会管,但别让你额娘不高兴,让她不高兴跟着你们犯愁,朕就要来找你算账。”

  “可是……”

  “外头雨停了,你回去吧,住在这里也不能安心,明日朕也要回宫,你额娘一早就来催了。”玄烨微微笑着,不耐烦地说儿子,“连自己妻子都哄不好,朝廷大事你要如何去担当?”

  胤禛脸颊微红,垂着脑袋说不出话,又被父亲再三催促,只有大大方方地走了。

  儿子回到家中如何安抚妻子,玄烨不知道,但隔天回到禁城,午后忙完乾清宫里的事,立马就来岚琪面前邀功。

  岚琪听他轻描淡写地说儿子家里的烦恼,不自觉护起犊子,怪玄烨不正,埋怨道:“皇上好歹开解儿子几句,您就这么把他打发了,他回去还是不知道怎么做。”

  玄烨却笑:“可朕只知道怎么哄你。”

  岚琪无语,原想绷着脸,到底无奈地笑了,靠在玄烨身旁说:“太皇太后从前总是唠叨,儿孙自有儿孙福,虽然臣妾总忍不住好奇惦记他们好不好,但只要不真正插手,还是能守住分寸。皇上不必担心孩子们,也不必担心臣妾会太过忧虑,我一早就心里有准备,毓溪若是扶不起来,为她操碎了心也没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