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99 但求念个好

作者:阿琐

  “她不过是个陪嫁的丫头,怎么做得侧福晋,反正不是嫡出的孩子,哪个生得有什么区别。(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五阿哥竟立时拉下脸,毫不顾忌地否定了母亲的心思,一面拉着妻子起身向太后行礼,说是这就要离宫,请太后保重,又故意说给生母听,让她别插手自己宅子里的事。

  五福晋自然要跟着丈夫,胤祺说走她只能跟着走,宜妃脸上涨得通红,在儿子面前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等她们离去,她还傻坐在那里,太后唯有叹一声:“我说你什么好呢?”

  宜妃回过神,眼中含泪看着太后道:“臣妾做错了吗?太后娘娘,若是这丫头生了个小阿哥,可就是胤祺的长子,长子哪怕不是嫡出的,亲娘身份尊贵些也好呀。”

  太后无奈地摇头:“宜妃啊,要说这事儿你与我不谋而合,我也是这心思。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你就火急火燎地跑来一顿说,胤祺是疼媳妇的,本来让陪嫁的有了孩子他就觉得在媳妇面前有些愧疚,现在你又跑来要抬高她的地位,你想过没有,若是你的陪嫁丫头跟自己男人好上了更有了孩子,你能受得了?”

  宜妃呆呆地望着太后,太后气恼道:“五福晋这孩子十分宽和大度,我原打算先问问她,若是她容得下,再和胤祺说他也不会反对,可你这样冲过来,他当然不给你面子,要护着自己的妻子才好,你活该叫儿子甩了脸色。”

  “太后娘娘……臣妾太糊涂了。”宜妃这一次,算是心服口服,她总觉得太后针对自己,但这件事的确是她冲动了。

  太后起身要走,让宫女送宜妃出去要逐客,又忍不住说:“你年纪比德妃小些,我还能不怪你,可荣妃惠妃她们,年纪虚长不少,却和你一样糊涂,都是做婆婆的,怎么差别那么大。你们年纪都不小,还你争我斗个什么,姐妹们该一条心好好相处,你不会做婆婆,就去永和宫问问德妃,问问人家是怎么当的。”

  宜妃含泪道:“她自然是什么都好,皇上瞧她什么都好,您也瞧她什么都好。臣妾说句大不敬的话,为了五阿哥这孩子,太后娘娘您没少挤兑臣妾吧,可是臣妾心想,为了孩子忍一忍吧,结果您还是瞧我不顺眼。”

  太后被这话噎着,气得脸色极差,半天缓过一口气呵斥她:“我好心与你说说,难道是要听你这些话的?从今往后,别再踏进宁寿宫的门,我看着你就心烦。”

  这一下把宜妃吓得不轻,如何跪地求饶都没用,太后身边的嬷嬷们几乎把宜妃娘娘架出了宁寿宫,宜妃不傻,这样公然开罪太后,往后的日子可就糟了,皇帝若是兴师问罪还是好的,要是撂下她从此不再理会,她和儿子们的前途可就算完了。

  而这件事因太后气大了,一时没顾得上管束口风,很快从宁寿宫传出来,宫里有年资的都知道宜妃当年还做过跪在宁寿宫门前求太后让她看看五阿哥的傻事,这都三十好几了,竟然还让太后“扔”出来,静了好一阵的宫里又有了热闹可看。

  但这事儿却让荣妃十分难办,宜妃几乎一天两三回地来景阳宫对她哭诉,她不能像太后那样把宜妃扔出去,也不愿出头向畅春园搬救兵,宜妃来缠了好几天,她就快支撑不住。

  那日惠妃和端嫔几人都在时,宜妃又跑来哭,想让姐妹们帮她一道去向太后求情,给她一个认错请罪的机会。众人都知道,她不是在乎太后,而是在乎皇帝,只是不知道现在这事儿,畅春园那里是否知晓。

  恰好那天绿珠玉奉命从畅春园归来,替主子向太后请安,顺道看望公主,还有苏麻喇嬷嬷和十三十四阿哥。荣妃便让吉芯去把她们找来,旁敲侧击问了些话后,又让吉芯送她们出去,吉芯自然会私下里对绿珠说自家主子的意思,想问问德妃娘娘这事儿怎么办才好。

  她们俩再回到畅春园时,天色已晚,禀告娘娘说宫里一切平安,又将十三十四阿哥写的字带来好些让娘娘看,岚琪翻阅着他们的功课,不意抬头瞧见绿珠和玉在窃窃私语,便放下手里的东西问:“宫里有什么事吗?”

  绿珠这才将景阳宫里问的话说了一遍,说到吉芯的话是:“荣妃娘娘似乎是想问问您要不要管这事儿,若是不管她哪儿继续应付着,若是您觉得有必要平息,还想问问您有什么好主意没有,毕竟太后娘娘气大了。”

  岚琪看了环春一眼,环春笑道:“荣妃娘娘也是,多余说这些客套话,不就是想请您跟皇上提个醒儿,让皇上出面请太后娘娘宽恕宜妃么。”

  “要说宜妃也不容易,这脾气二三十年都不改,也算她的本事,我倒挺佩服。”岚琪苦笑着,将手里儿子们写的字小心翼翼折叠起来,心中渐渐有了主意,与她们说,“这事就别闹到皇上跟前了,他这几天忙得不成样子,又答应了我早起早睡,心里本就很毛躁。”

  环春来接过那些纸,小心翼翼收入匣子里,就听主子在身后说:“明天一早你去前头候着,等见了胤禛与他说,让毓溪来给我请安,让她想法儿带着五福晋一起来。”

  “清官难断家务事,娘娘真要管吗?”环春回身相劝,“和您不相干的。”

  岚琪笑道:“她们都不管,就由着事儿越闹越离谱,回头皇上震怒,我还是得费心哄他,那就别让他动气,先把事情解决了才好。你照着我说的去做。”

  如此有了决定,隔天一早环春就在前头等到了四阿哥,那天午后四福晋带着五福晋请旨入园,说是去五阿哥府上给他们道喜,顺道带了五福晋来园子里逛一逛。

  五福晋头一回进畅春园,即便入冬景色不如春夏绚丽,也叫各处巧夺天工的景致惊讶得欣喜万分,又有已熟门熟路地温宸领她们各处转悠,更见到许多旁人不知道的好地方。

  等走累了回到瑞景轩,五福晋周正地给德妃娘娘行了礼,岚琪温和地说:“早该让你们妯娌进来逛一逛的,若是喜欢,时常和毓溪一道来就好。”

  五阿哥总在兄弟之间说四嫂好,五福晋因为丈夫赞不绝口,妯娌之间也与四嫂走得近些。毓溪是聪明人,宫里的事这些日子有所耳闻,一听胤禛让自己带弟妹进园子,就晓得额娘是有话要对弟妹说。言谈之间,她揣摩着额娘的心思,渐渐把话题带到了五阿哥那侍妾的身上,岚琪心中感叹着自家儿媳妇伶俐,就把想说的话,都对五福晋说了。

  五福晋的出身在众阿哥媳妇之中不拔尖儿,可却是太后精挑细选的孩子,求的就是贤惠温和,能好好照顾五阿哥,在太后看来门第倒是其次,人好才最重要。当初挑了无数人,挑中这个孩子,成婚以来五阿哥府里琴瑟和鸣,一直是太后的骄傲。正因如此,岚琪才会选择从五福晋入手。解铃还须系铃人,说到底这事儿就是围着他们小俩口来的。

  那天日落之前,妯娌俩到清溪书屋向皇帝请安告辞,虽未见着皇帝只在外面磕了头,也算尽到礼数,一道离开时,毓溪再与弟妹道:“家和万事兴,说到底宜妃娘娘也是为了五阿哥和你好,如今却让二位长辈之间起了误会,咱们做晚辈的该多费心从中调停,你若是不好意思,我陪你一道进宫。”

  五福晋虽温柔,也有自己的尊重,自然谢过嫂嫂的好意,说她自己能面对。

  这些话,随行送福晋们离园的环春都嬷嬷听着记在心里,回头告诉主子时,岚琪听得连连点头,骄傲地说:“我家毓溪就是聪明伶俐,这孩子往后大概都不必我为她操心。”

  环春却道:“奴婢还是担心宜妃娘娘会怪您多事儿,她可是连太后都不放在眼里的。”

  “她这辈子怨恨我的还不够多吗,多这一件我都不在乎,她会在乎?”岚琪淡然一笑,眼中有深意,缓缓道:“你们家四阿哥虽然对兄弟们都十分友爱,可他太直了不会做拉拢人心的事,八阿哥就是个八面玲珑的孩子,如今底下的弟弟们都跟着他转悠,胤禵不也老嚷嚷八哥好么?我不求五阿哥他们也那样追捧胤禛,但若能念个好,总不是坏事。咱们不强求,遇见事儿了再帮一把手,这样既不显得刻意强求,也不太费心血,哪怕最后不让人念好,也无所谓。”

  环春根本没想到这些,连连叹息:“娘娘如今做一件事儿,要想那么多心思?”

  岚琪嫌她笨,笑悠悠道:“不然呢?你以为我到底凭什么在宫里这么多年?”

  那日之后,五福晋某天请旨入宫,在宁寿宫陪太后说过话,竟主动去了翊坤宫,再后来宫里人便听说宜妃和儿媳妇一道去了宁寿宫,宜妃娘娘这一回,总算没再让太后扔出来。

  长春宫里,袁答应正向惠妃禀告:“听说五福晋前几日,去了趟畅春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