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97 手刃逆子

作者:阿琐

  屋内静了须臾,玄烨等着岚琪的回应,以为她会恐惧战争忧心忡忡,可人家却含笑问:“这一次,皇上会带上四阿哥吗?”

  玄烨松了心里的弦,笑道:“看情形,朕还在选人,如今先预备粮草,明年把恪靖嫁过去,也是进一步巩固朝廷与漠北的关系,他们一直希望与大清联姻,朕迟迟不点头,就等着这一天。(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只要粮草兵马充足,朕不怕没有带兵的将军,何况朕要御驾亲征。”

  岚琪笑道:“那年的铠甲,还收在永和宫呢,只怕这两年有些发福,穿不得了。”

  玄烨低头看看自己,嘀咕着:“朕胖了?”

  岚琪毫不客气地说:“皇上一味勤政起居不定,熬得身子空虚,根源里不知保养,便是每日骑马练拳也没用,不过金絮其外。”

  “你太放肆。”玄烨嗔怪。

  “当年进门倒在我怀里,至今还会梦见吓出一身冷汗。”岚琪将炙松茸添在他碗里,依旧不客气地说,“既然来了园子里,皇上何不与臣妾一道养生,不求大补,只求每日起居饮食有定数,调理出健壮的身体,明年才好威风凛凛出征,威风凛凛凯旋,让臣妾见一见您英雄盖世雄风万丈的气势。”

  玄烨竟无语反驳,闷头吃了碗里的饭菜,岚琪送一碗汤到他手边,柔声笑问:“生气啦?”

  “难道不生气?”玄烨一脸不悦,“朕便是不甘当年得病的尴尬,才要再次御驾亲征,你却说什么金絮其外的话,这话也就你说得,换作旁人……”

  见皇帝不说下去,岚琪嫣然一笑:“就是臣妾说得的话,臣妾才说,旁人自然不敢说。”又郑重道,“玩笑归玩笑,皇上,身子可是根本,别的事总能找到替代的人,只有身体全靠自己。这种话说多人招人烦,臣妾言尽于此,将来再说,咱们就要伤感情了。”

  玄烨却笑:“往后不说了?可是朕爱听你唠叨。”

  岚琪道:“这两个月一下子觉得精神大不如前,再过几年恐怕就要撑不住这张容颜,到时候哪个愿意看个满脸褶子的老婆子唠叨?”

  玄烨伸手握住她,两人无语对望。

  明明都有心事压着没说出口,岚琪见皇帝犹豫,自己更加不会开口,只淡淡一笑:“皇上好好吃饭,明日复明日,咱们就从今晚起可好?待回禁城时,看见您容光焕发,叫宫里人都吓一跳,才不会诟病臣妾又把您骗来畅春园独自享乐。”

  “朕听你的。”玄烨松开手,认真吃饭,膳后与她散步消食,又看了几本折子,岚琪掐着时辰来催他安寝,玄烨没有推辞。

  但是习惯了熬夜理政的人,那么早躺下哪能睡得着,原想与岚琪说说话,可她却道说了话就没睡觉的时辰,静悄悄地躺了许久,玄烨感觉到岚琪坐了起来,赶紧闭目合眼装睡,身边的人似乎将自己看了又看,她轻轻笑一声,将被子为自己掖好,便起身离开了。

  玄烨听见岚琪在门前说话,问环春明日为皇帝准备什么早膳,又问温宸有没有认床,半天后听得脚步声进出,屋子里倏然静下,她好像离开了。皇帝翻身坐起来,屋子里果然空无一人,他想起身,又不知自己起来做什么好,再百无聊赖地躺下,想起今天女儿对他说的事,想着傍晚岚琪的一言一笑,委实看不出来,她昨天还在永和宫里落泪。

  胡思乱想时,门前又有动静,大概是岚琪去看过女儿后回来了,玄烨阖目装睡,床边有人掌着蜡烛走近了些,但烛光很快就熄灭。他以为岚琪会躺倒身边来,却听得脚步声远离,好半天身边依旧空荡荡的,玄烨忍不住转过头看,帐子外昏暗的烛光里,窈窕的身影停在窗前,她双手在身前像是合十,又听得口中念念有词,但玄烨听不真切,好奇之下,不由自主开口:“你在做什么?”

  岚琪身子一震,转回来问:“臣妾吵醒您了?”

  玄烨摇头,握住她的手,外头逛了一圈已发凉,便揽入怀里用棉被将她暖着,应道:“朕睡不着,怕你生气就假装睡的,可你晃来晃去,朕又好奇你在做什么。”

  岚琪嗔怪:“皇上装得可真像,臣妾以为您睡熟了。”一面硬是把玄烨摁下去,哄孩子似的哄着他,“咱们说说话,说着就犯困了。是臣妾不好,明知道您不习惯这样早入寝,连话都不许您说。”

  玄烨慵懒地咕哝:“只有你敢这样了。”

  岚琪窝在他臂弯里,柔声道:“那抱着人家,是不是就能安心睡了?”一面把他不老实的手推开,“只许抱着,不许乱摸。”

  帐子里气氛旖旎温暖,岚琪一心一意哄着玄烨早早入睡,可是冷不丁地,人家突然问:“你是不是有心事,昨天为什么哭了,是不是这些日子以来,都偷偷掉过眼泪?”

  耳边是玄烨胸膛里有力的心跳声,皇帝简单的几句问话,更反反复复在她耳边徘徊,可她一直没有回答,玄烨也没有催促,彼此能听见对方呼吸的声响。

  漫长地彼此等候,几乎就要这样相拥而眠,可玄烨仍旧在等岚琪的答复,舍不得催促她,生怕半句着急的话,都会叫她误会自己的心意。

  许久许久,岚琪才轻声问:“睡着了吗?”

  “没有。”

  “是女儿说的?”

  “你别怪她,她心疼你。”

  岚琪再往玄烨怀里钻了钻,闷在他胸前说:“我怕自己一片苦心被你误会,我怕你觉得我心机深重,我怕那天若非太后在身边,我是不是和王常在一样已被掐死了。虽然臣妾绝不会一个人跑去那种地方,可事情已发生了,就会胡思乱想。一直以来谨慎规避与太子相关的所有事,谁想到这一下纠葛,恐怕就是一辈子。皇上……玄烨,你会保护我吗?”

  玄烨平静地说:“果然是这件事。”

  岚琪苦涩地笑着:“皇上失望了?”

  “朕失望的从来都不是你。”玄烨的气息越来越沉重,却是道,“但那些话朕不想对你说,都是抱怨和无奈的话语,为什么要冲着你来。”

  “是。”岚琪应了一声,不知为何心底有些失落,大概是她刚才问的那句,玄烨似乎避开了没有回答。

  可她想要的答案,很快就在耳畔响起,玄烨一字一字放入她心里:“这世上,只有我能保护你,哪怕太子也不能伤你,你不要害怕,任何事都有我在你身边。”

  岚琪的身子颤了颤,玄烨继续道:“那一日若是你死在他的手里,朕一定会手刃逆子,绝不……”话未完,却被人用手捂住了嘴,岚琪慌张地说,“臣妾胡闹,皇上怎么也胡闹?这话说不得,不过是我胡思乱想的。”

  玄烨一双星眸却是无比坚定,言语间不容反驳:“金口玉言,何来胡闹?”

  岚琪的气势瞬间弱下,她有些弄不清自己的状况,惶恐害怕了这么久,强撑着镇定维护宫里的一切,可每每想到那一日太子的模样,不论是扼杀王氏的狰狞,还是抱着太后嚎啕的狼狈,都让她心惊胆战。

  太子成年羽翼渐丰,从前玄烨让她看那么多的书,历朝历代的皇室变故和宫廷悲剧,叫她如今时刻警醒着,朝廷后宫,已然今非昔比。

  玄烨又道:“哪怕对全天下无情,总还留一处余地存放你我的感情,你害怕朕误会你心机城府,朕何尝不怕你误会朕冷血无情,你可以偷偷掉眼泪,那朕该怎么办?”

  “怎么会?”岚琪将手抵在他心口,终是展颜而笑,“咱们好些日子没这样说说话,这下说明白,人家心里畅快极了,哪怕容颜衰老,我也敢在你面前放肆。”

  “这才是胡闹。”玄烨话如此,心底却愿由着她做任何事,可怀里的人又说,“不论是太子,还是其他的皇子,甚至是我们的胤禛和胤禵,臣妾会永远站在皇上的身后,任何事都不会动摇。”

  “朕从未怀疑过。”玄烨垂首将她亲了亲,温和地说,“将来有这样的心事,也要对朕说,朕能猜你的心事,可哪能回回都猜着。”

  岚琪摇头:“皇上想得简单,可您对臣妾,和臣妾对您不一样。”

  玄烨不明白,岚琪比了个最简单粗俗的例子说:“再有如花美人入宫,皇上一见倾心相见恨晚,至少皇上当初喜欢上臣妾,早几年时您也想不到吧,那往后指不定也有一样的事。”

  玄烨很无奈:“朕就恨不能把心掏给你,是不是就算朕成了白发老翁了,你还担心朕会被年轻美人勾走?”

  岚琪道:“皇上不要怪臣妾多疑多心,臣妾今日的一切,全凭您的情意,这是臣妾唯一的仰仗。”

  “实在叫人火大。”玄烨不耐烦地往她腰里一掐,几下就把人压在身下,他皱着眉头恼怒地低吼:“一个个都比朕的女儿还小,朕和她们哪门子的一见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