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93 别提那个畜生

作者:阿琐

  “我什么都没看见,唔……”王常在惊恐万状,可太子迅速捂住了她的嘴,三两下就被拖了进去,太子粗重地喘息着,稍稍松开手,王常在立刻连声说,“我什么都没看到,太子你放我走,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不会说。【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太子死死摁着她的肩膀,眼中满是杀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是不是听说了什么,谁告诉你的,是谁?”

  “没有,没有。”王氏连连摇头,吓得眼泪直流,哭着哀求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太子你相信我,我不会说的。”

  那宫女跑来,扶着太子的胳膊哭道:“太子爷要救奴婢,您若自此离了,奴婢指不定哪天就死了,王常在到底会不会说出去,哪个知道呢?”

  王氏听着这宫女说话,她的声音怎么会这么像陈常在,猛然记起中秋那晚僖嫔在门内的话,她的确说听着声音绝对是陈常在。没错,莫说僖嫔会听岔了,自己这样眼门前看着听她说话,也以为是陈氏在面前。天底下怎么会有人的声音这么像?更要紧的是,她根本没想到,被僖嫔误会陈常在与之苟且的男人,竟然会是太子。

  “太子爷,奴婢害怕。”那宫女楚楚可怜,不知是想怂恿太子杀了王常在,还是想借此机会可以直接进入毓庆宫做侍妾,她声声娇柔,却把王氏惹毛了,她厉声呵斥,企图镇住太子和宫女,“贱婢,勾引太子罪该万死,还敢说这样的话,皇上若知道,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可一声皇上,勾起太子心底所有怒意。

  又是皇上,又是皇阿玛,所有人都用这几个字束缚他,他堂堂储君,没有一件事可以随心,稍微想做一点高兴的事,耳畔立刻不停的“皇上、皇阿玛、皇上、皇阿玛……”

  “他是我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太子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眼中杀气蒸腾,不由自主扼上了王常在的脖子,恶狠狠地咒骂着,“你一定会告诉皇阿玛,我知道,你一定会告诉皇阿玛对不对?你会说的是不是?”

  王常在被掐得喘不过气,一声声哀求着,说她不会告诉皇帝,可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她感觉到血液上涌,感觉到胸前窒息,渐渐眼前模糊渐渐没有了力气挣扎,恍惚听见宫女在劝太子松手,可是来不及了,再也来不及了……

  “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听得一声怒斥,太子惶然回身,但见太后和德妃从门前进来,身后跟了三两个宫女太监。

  太子终于松开手慌张地向后退开,太后才定睛一看,发现穿着太监衣裳的是太子,顿时唬得脸色苍白,唇齿颤抖:“胤、胤礽,你在做什么?”

  岚琪同样吓得不轻,待看清了地上竟然是王常在,心中更是一紧。

  她原本是奉命来接太后一道去英华殿上香的,结果在门前遇见太后与启祥宫的奴才说话,才晓得王常在送来十五阿哥后原本该等在这里,却不知了去向。太后一向恼王氏的行径,今天她莫名其妙把十六阿哥送来也让太后很不满意,于是怒然要亲自往园子里来找,本想看看王氏在做什么好把她捉个现行,没想到竟撞见这样的事。

  “环春。”岚琪定下心,立刻向环春递过眼色,环春便到门前拦住,不再让其他人进来,里头便只有自家主子,还有太后和她贴身伺候的嬷嬷。

  “胤礽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太后痛心疾首,上前拉着孙儿,太子这会儿才缓过神似的,突然身子发软跪下来,抱着祖母的腿哭道,“皇祖母,我错了,皇祖母,我不知道我怎么了,皇祖母……”

  那宫女吓得蜷缩在一旁,看到嬷嬷逼向她,立刻哭着说:“不是奴婢,是太子杀了王常在,不是奴婢。”

  岚琪则已按耐住恐惧的心,走到不省人事的王常在身边,才想碰她喊醒她,但听到宫女这样的话,心里轰然一震,回眸再看哭得可怜的太子,她颤巍巍地把手放在王常在的鼻息上,那里已悄无声息,没有一点气儿。

  王常在,死了。

  “岚琪,王氏死了没有?”太后心焦地问。

  岚琪脑中一热,竟是回身应答:“没有没有,她还有气息,大概是昏过去了。太后娘娘,您先把太子带回去。这事儿,就当是王常在遇见太监和宫女私通,被他们伤了吧,王常在这里,臣妾来处理。”

  太子闻言停止了哭泣,怔怔地望着德妃,一面庆幸王氏没死在自己手里,一面又担心她醒后会说出真相,正进退两难,却听德妃对他说:“太子放心,我不会让王常在醒来说任何话,今天所有的事,你怎么对皇上和太后交代,就是怎么回事。王常在从今往后,都不会轻易跨出启祥宫的门,你是大清的未来,她只是个低贱的妃嫔。”

  岚琪的心突突直跳,天知道她怎么会说出这番话,太子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奇怪,让她根本摸不透太子在想什么。

  “德妃娘娘,谢谢您。”太子抹掉了眼泪,起身扶着太后,太后强作镇定要带他出去,让他到了外面低头走路别叫人认出来,祖孙俩一起出去,太子又回眸望了一眼德妃,恍然记起当年五台山下面对猛虎时将自己死死护在身下的那个人,可是他一直恨她,恨她和她的儿子,拥有一切不属于自己的幸福。

  “嬷嬷,这个宫女交给您了。”等太后离去,岚琪便看向太后身边的嬷嬷,眼中隐隐透出杀意,那嬷嬷立刻会意,转身就逼向那惊恐的宫女,容不得宫女挣扎求饶,一把拎过她往后脖子劈下手刀,那宫女登时就晕了过去。

  “娘娘放心,奴婢不会让她再开口。”老嬷嬷很是冷静,岚琪安心,便唤环春绿珠进来,让她们“搀扶”昏厥的王常在,大大方方地把她送出了宁寿宫。

  而等她一路把“晕厥”的王常在送回启祥宫,宫内上下已传遍了,说王常在在宁寿宫遇到宫女太监私通,被他们打伤了。

  启祥宫传了太医,里头一阵忙活,僖嫔呆呆站在庭院里,看到太医在门前对德妃娘娘禀告:“王常在受了惊吓,伤势并不重,还请娘娘放心。”

  僖嫔心里打鼓,外头传说是宁寿宫里发现宫女太监私通,可她中秋夜明明撞见陈常在和太子私通,现在王常在不省人事,会不会是她也被太子发现了,那太子往后会不会也来找她算账?

  岚琪这边佯装打发了太医,这太医自然是她的心腹,一回眸见僖嫔站在庭院里,看到自己就吓得浑身发抖,她反反复复在心中掂量是否要让僖嫔知道,可僖嫔却主动走向自己,莫名其妙地哭着说:“娘娘,您救救臣妾……”

  等岚琪满腹疑惑地听完僖嫔的话,想起刚才在存心见到的那个宫女,依稀记得她说话的声音的确像陈常在,现在对上僖嫔的话,显然那晚僖嫔也是遇见太子和那个宫女,可她误以为是陈常在。

  但是王常在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她好端端地跑去那里做什么?岚琪想起昔日佟嫔对付平贵人时,就快成事时因为和玉芝几句得意的话被平贵人在窗外听去,最后让平贵人反咬一口,难不成也是僖嫔在宫内多嘴,被王常在听见,而她为了拉陈氏下马,就不惜去捉奸?

  可那是太子啊,她区区一个常在,竟然敢捉太子的奸?

  岚琪厉声问僖嫔:“你到底有没有对别人说过,你说实话?”

  僖嫔哭道:“没有没有,臣妾真的没对王常在说过……”但后来撑不住了,才老实坦白,“臣妾、臣妾和自己的宫女讲过,可是臣妾没敢提太子,臣妾只提了陈常在。”

  岚琪将心沉下来,慢慢将事情理顺,如果她的假设就是真相,那么的确巧合了一切线索,因为僖嫔没有指明是太子,王常在才敢去翻陈常在与人私通的证据,可是她那么不幸,撞到了本尊在那里。

  “娘娘……”

  “僖嫔。”岚琪摁住她的肩膀,“你还想不想被王常在继续欺负,想不想在启祥宫窝囊地过一辈子?”

  哭成泪人的僖嫔本已有些神情呆滞,突然听得这一句,满腹恨意熊熊燃烧,浑身有了劲儿似的,睁大眼睛说:“臣妾巴不得和她一道死了,可是、可是现在舍不得十五阿哥。”

  岚琪郑重地说:“既然如此,你安心在屋子里呆着,等一切妥当,我再告诉你该怎么做,十五阿哥和十六阿哥都是你的孩子,永远都是。”

  那之后,岚琪一直在启祥宫“照顾”王常在,皇帝直到傍晚时分才过来探望,进门时满身慑人的气息,她可以想象,玄烨在宁寿宫发了怎样的火气,太子指不定受了父亲重笞,她温和地问一声:“太子可好些了?”

  玄烨怒视着她,恨恨道:“别提那个畜生。”

  岚琪不以为意,冷静地请玄烨上座,屋子里没有外人,只有王常在“躺”在里头,玄烨不耐烦地问:“她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却见岚琪突然跪了下去,不禁皱眉恼怒,“你这又做什么?”

  岚琪仰望着玄烨,平静地说:“皇上,王常在早在宁寿宫就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