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91 乾清宫里的新宠

作者:阿琐

  陈常在家中近三代都是朝廷侍卫,算是从武世家,可她的继母却是书香门第的千金小姐,襁褓之中就听继母吟诗唱曲,是背着诗楚辞长大的女孩儿。(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只是少了几分灵性,不似继母那般书卷气,但偶尔与皇帝应对几句,也能博得圣颜一笑,加之性子又好,比起浮躁愚笨的袁答应,更讨皇帝喜欢。

  袁答应这些日子已恨上了这个小常在,奈何她区区一个答应,在陈氏面前还要低几分头,惠妃又不帮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氏越来越得圣宠。

  此刻,王常在抱了十六阿哥来,见陈常在侍立在书案旁,正挽着袖子给皇帝磨墨,见她来了只不过欠身平礼,道一声:“王姐姐好。”

  玄烨则从案头抬起脑袋,略带疲倦地看着王氏:“今日秋老虎燥热得很,你抱着孩子出来做什么?”

  王氏略没底气,但还是笑道:“皇上之前来启祥宫,曾说想往后能时常见见小阿哥,臣妾听说今日乾清宫不是太忙,就抱着十六阿哥来了。皇上,十六阿哥长大了好些呢,这会儿正醒着,大概知道要来看皇阿玛,可高兴了。”

  玄烨点头,便让她把孩子抱过来,王氏心中欢喜,抱了孩子上前,扬脸望着立在桌案旁的陈氏,陈常在微微一笑退开几步,王常在便横在她面前将她和皇帝隔开,一面小心翼翼把十六阿哥放入皇帝怀里。

  可孩子一沾手就哇哇大哭,玄烨不知所措,王常在也一脸尴尬,怎么哄都止不住孩子啼哭,最后只能把十六阿哥抱走了。

  “早些回去吧,太后说孩子太小不宜到处带着走,十六阿哥还没满百日,你要小心些。”皇帝随口吩咐,便要王氏跪安。

  王常在满腹不甘心,瞧见陈氏重新站到桌边,旁若无人地从水盂中挑了几滴水在砚台上,挽着袖子细细研磨,皇帝握着笔说:“浓了些。”她恬然应声是,再挑几滴水,温婉地问着,“皇上再试试?”

  王常在也想伺候笔墨,可她极少做这种事,除非自己死皮赖脸地缠着,皇帝才会让她碰两下,大多时候她就在别处傻等,一直等到皇帝传召她。旁人只当她见天在乾清宫待着,可在里头做什么,真耻于说出口,就连她生孩子,也是运气十足的好,统共那么几次数的过来的侍寝,就让她怀上了。

  眼下见陈氏伺候笔墨的架势,怕是这几个月里早就熟悉了乾清宫里的一切,皇帝与她之间的气氛,也看得出来他对陈氏,和对自己很不一样。可虽说皇帝并没真亏待她什么,可若说好,也实在不见得好。

  玄烨抬头见王氏还在,刚要开口问为何不走,梁公公从门前进来,躬身道:“德妃娘娘那儿找人拟中秋宴上用的灯谜,说陈常在念过书,想请陈常在到永和宫凑个趣儿,知道常在正伺候皇上,不知皇上肯不肯放人。”

  玄烨含笑嗔了声矫情,便吩咐陈常在:“去吧,你们只管做几个简单的逗着宗室里的小孩子们玩儿,告诉娘娘,难的谜面朕回头着人给她送去。”

  陈氏放下手里的东西,福身答应后,便是莲步翩翩从皇帝身旁离开,走过王常在面前时,含笑道一声:“王姐姐,我先走了。”

  皇帝面前,王常在不得不做出几分大方,点了点头由着陈氏从身边过,只等她的身影消失,才缓过神挽起袖子笑着上前:“臣妾来为皇上磨墨。”

  玄烨却说:“不用了。”他的本意,原是手里的事忙完了,不用再写字,可王常在却以为皇帝嫌弃她做不好,不禁眼眶微红,轻声问,“皇上如今,是嫌弃臣妾了吗?”

  玄烨淡然问:“怎么这么说?”

  王氏怯弱道:“皇上一直说,要给臣妾最好的,再不让旁人欺负臣妾,可是……”

  玄烨却闻言起身,不等王氏说完,便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来像是要搂住她,又像是要抚摸她的面颊。王常在一阵高兴,脸上顿显红润,可皇帝的手却在空中停了一瞬,旋即收回负在背后,反是身子稍稍凑近,冷声与她道:“你已有了旁人没有的一切,若是贪得无厌,小心被自己的**压死。”

  “皇上!”王常在惊恐不已。

  玄烨到:“你想要的,朕都能给你,除非朕不想给你,不想给你,你顶好少打主意。”

  王常在瑟瑟发抖:“皇上误会了,臣妾从没有……”

  “好自为之。”玄烨不耐烦地撂下这四个字,朗声将梁公公叫进来,说他要歇着去,梁公公喊来小徒弟伺候皇上,自己则躬身等着王常在,只说十六阿哥等在门外头了,外头很闷热。

  王常在不能在此久留,久了这些奴才说话也难听,紧绷着脸跟了梁总管出来,却见脸生的宫女在门外,正与门前太监说:“我家常在落下一方帕子在万岁爷这儿了,帕子还是荣妃娘娘之前赏赐的,求公公给去找一找,我家常在很稀罕。”

  那宫女说话眉飞色舞,王常在知道,得宠宫嫔身边的宫女,都是这副骄傲得意的嘴脸,她身边的人之前也都如此,可再往前她不如意时,身边的奴才叫僖嫔换了不算,还被她毒打折磨,莫说奴才,就是自己也被僖嫔虐待,那就是不得宠的下场,是她一辈子也不想回到的从前。

  这会子功夫,前头一乘软轿过来,乾清宫门前的人瞧见是毓庆宫的轿子,忙都迎上去,但见太子妃提着食盒从轿子上下来,梁公公已撂下王常在,陪在太子妃跟前笑道:“娘娘怎么来了?”

  太子妃就站在门前说:“太子惦记皇阿玛这几日胃口不好,要我准备了几件点心送来,这会儿人还在六部忙呢,就打发人来催我了。梁总管带进去请皇阿玛享用吧,都是太子的心意,我就不进去了。”

  梁总管小心翼翼接过来,恭敬地说:“娘娘好歹等一等,奴才去回了话,看看万岁爷有什么说的没有。”说着吆喝身旁人好生伺候太子妃,自己捧着食盒转身就往门里去。

  而王常在和十六阿哥这边,太子妃那儿分明看到了她,可人家不过打一眼,就别过头高高扬起下巴直身而立,就是因为认得,才根本没把她这个常在放在眼里。十六阿哥咿呀了几声也没引起太子妃的在意,王常在满心觉得自己被轻视了,又羞又恨,再不愿丢人,不等梁公公出来,便带着人走了。

  启祥宫里,僖嫔知道王常在擅自抱着十六阿哥出门,在门里徘徊等待,终于见她回来,立刻就让人把十六阿哥抱回去,不禁说她:“你抱着十六阿哥出门,太后那儿可要发话的,你到底是常在身份,抚养不得孩子,你这样出去招摇,只怕给自己找麻烦。”

  自从王常在得宠后,僖嫔再没对她冷过脸,这会儿几句话不过是着急了,却让王常在翻了脸,她不能明着对僖嫔不敬,却也捏着她的弱处,反正方才在乾清宫里皇帝那些话没第二个人听见,她照旧还是能在乾清宫吃得开的得宠宫嫔,便捏造方才的事,冷声与僖嫔道:“皇上说,得亏臣妾抱着十六阿哥去请他瞧瞧,皇上这几日忙,顾不得咱们这儿,心里却惦记十六阿哥呢。又说是不是僖嫔姐姐您忙不过来了,不尽心照顾十六阿哥,十六阿哥都两个月了,一点不见长个儿呢?”

  僖嫔脸上一阵白,呆呆望着她说不出话,王常在却笑悠悠:“皇上说,僖嫔姐姐忙不过来,就叫我自己带着十六阿哥,延禧宫的敏常在至今自己养着公主,这事儿不是没先例,太后娘娘若冲咱们发话,敏常在怎么办?所以,您就别操心了。”

  说罢这句,王氏撞开僖嫔的肩膀就往里走,僖嫔没站稳朝后跌下去,幸得宫女搀扶,宫女恨得咬牙切齿,怨声道:“主子何必这样让着她?”

  可僖嫔惶恐不安地说:“你也看到了,她在皇上面前吃得开,哪天她离了这里,只怕小阿哥们也要跟着走的。”

  然而,在启祥宫内,僖嫔还能被王氏几句骗人的话唬住,到了外头却是完全不同的光景。

  八月十五的中秋宴上,长辈孩子其乐融融,猜灯谜时宴席上一阵阵笑声传来,好些新鲜谜面大家都是头一回听,太后问德妃今年谜题都是哪个拟的,岚琪将陈常在推出来说:“咱们姐妹里,又出了个状元,那日在永和宫一道拟题就给咱们讲了好些故事,改日您闷了,让陈常在来宁寿宫给您说说。”

  太后自然欢喜,念陈常在年纪轻却这样聪明,便赏赐她点一出喜欢的戏码,陈常在落落大方毫不怯场,宛若冉冉升起的新星,满身风光。就连荣妃都在底下轻声对岚琪说:“陈常在进退得宜,倒是天生骨子里的聪明劲儿,这阵子王氏很不得脸,你瞧她脸上那一阵阵杀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