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90 我们的小孙女

作者:阿琐

  这样坏规矩的事,若要拒绝,出门时她就不跟着了,一路到了这里,再说矫情的话自己都觉得虚假,可岚琪实在感动,玄烨对她的好,细致入微到许多事根本就没在她脑袋里存在过。【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你总是规规矩矩的,朕知道便是你心里惦记孩子,也不敢生出这样的念头。”玄烨将她坐马车后略褶皱的衣衫规整抚平,抬手指向皇城方向,“可那高高城墙里头,是咱们住的地方,并非束缚你我的所在,天大地大朕哪儿都能带你去,只是我们肩上有黎民苍生的责任,不能这样任性。”

  岚琪泪光楚楚地望着他,嗔然一笑:“还拿人家当小姑娘哄呢,什么天大地大,您当臣妾听了,会心潮澎湃对您崇拜得五体投地?”

  玄烨笑:“不然呢?”两人手挽着手,府内已是门洞大开,玄烨早派了人提前来打点,几乎是跟着胤禛一道离宫的,这样进了门,可惜黑漆漆的岚琪并不能好好看看儿子的宅邸是什么模样,跟着玄烨一路进了正院大房,想是这里做足了戒备,就没见几个人。

  到了门前玄烨才说:“总不能让旁人知道我们来,儿子媳妇知道就得了。”

  说话间,胤禛亲自将阿玛额娘迎入屋内,里头毓溪早已等候,深深跪拜下去,十分意外地说:“四阿哥说有贵客来看孩子,儿臣怎么也没想到,竟是皇阿玛和额娘。”

  岚琪略觉得不好意思,此刻她只是个被皇帝宠爱的娇妻而已,在儿媳妇面前到底少了几分威严,便含笑不说话,玄烨则问:“孩子呢,我们坐坐就要走的。”

  毓溪赶紧将二人引入内间,除了青莲和胤禛的乳母,小郡主的乳母也不在跟前,胤禛很严谨,似乎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

  走近摇篮,岚琪回眸望了眼玄烨,皇帝微微一笑点头,她才放心大胆地来看摇篮里的孩子,那襁褓里的小家伙,果然如胤禛所说虎头虎脑的,乍一眼看着像是个男婴。岚琪禁不住眼眶湿润,小心翼翼将孙女抱起来,爱不释手地将她看了又看,青莲提点才想起回过身请玄烨看一眼,欣喜万分地说:“皇上,这是我们的小孙女。”

  玄烨投下柔柔的目光,父生子、子生孙,他的血脉开始传承了,虽然太子早就为他生下皇孙,大阿哥府里更一连生了四个孙女,可眼前这个是胤禛的孩子,是他和岚琪的孙女。

  太子的皇孙也好,大阿哥的郡主也好,出生时无不伴着其他异样的色彩,只有这个孩子,简简单单地生下来,没人盼着她是不是男孩儿,也没人盼着她是不是长孙嫡子,原原本本最朴实的生命,更难能可贵,岚琪能和他一道来看孩子,现下小婴儿正稳稳当当窝在祖母的怀里。

  岚琪骄傲地说:“这孩子像皇上。”

  玄烨笑:“像你才好,将来也是个漂亮丫头。”

  既然来了,皇帝并不想匆匆就走,他同样没实在地看过胤禛的宅邸,之后便留下婆媳说话,自己和儿子到外头转一转,胤禛小心翼翼地护着父亲的安危,生怕有任何闪失,玄烨没想到他如此慎重,倒是生出几分有儿子为自己周全的安心感,一面与他说说朝堂和家里的闲话,提起初生的婴儿,与他道:“来的路上,已和你额娘商议好,这孩子平安出生,若是你皇额娘还在,她一定是最最高兴的那个人。”

  胤禛眼底掠过淡淡的悲伤,应了声“是”,父亲继续道:“孩子的乳名是你额娘起的,就叫念佟,将来你也要告诉孩子们,他们有一位做皇后的皇祖母。”

  胤禛屈膝领命,替女儿谢祖父赐名,玄烨欣然受礼,没再说别的话,就等里头婆媳俩说好了,好赶着回宫去。

  这边厢,岚琪看着青莲和胤禛的乳母熟稔地为婴儿换尿布,才出生孩子眼睛还没睁开呢,他们来之前刚刚喂饱了,胤禛的乳母很兴奋地对娘娘说:“小郡主可厉害了,好些孩子生出来不会吃,咱们小郡主一碰上就咕嘟咕嘟地会吸了,连乳母都惊讶极了。”

  “念佟的乳母是我和太后精心挑选的。”岚琪对毓溪道,“若是乳母得了病,立刻派人告诉我,内务府另选一个容易,不要委屈了孩子,但也要善待乳母。”

  毓溪一一答应,因今晚帝妃前来十分突然,她也觉得尴尬,说话总有些犹豫,便一味听婆婆的安排,孩子乳名叫念佟,是婆婆方才告知她的。毓溪对孝懿皇后十分怀念,她有今日也是托皇后之福,必是欣然接受,婆媳俩已“念佟、念佟”地喊起了孩子的乳名。

  岚琪自知不能久留,再来看了看小孙女,亲亲她的小手后,便依依不舍离开,外头皇帝父子俩一面等她一面说话,胤禛见额娘和毓溪出来了,赶紧迎上来,又吩咐毓溪:“人多显眼,你回去照看孩子,不要跟着了。”

  毓溪则笑着说:“额娘说,女儿的名字叫念佟。”

  胤禛表示已知道,一本正地急着要护送父母回宫,玄烨倒不必他一路跟着回去,在宅门前就散了,胤禛不敢杵在门外扎眼,在家门内等了好一会儿,等得到消息说帝妃顺利回到皇城,才终于回到正院去。

  屋子里,毓溪正伏在摇篮边呆呆看着小婴儿,听见动静时胤禛已到身后,她扬着脸笑容灿烂地说:“咱们终于有孩子了。”

  可胤禛却蹲下来,搂住她道:“你心里会不会失落?我晓得不问才好,可是我怕我不问你更不说,一个人憋着难受。毓溪,额娘那么高兴,纯粹是因为孩子,你放心,额娘绝不会回头醒过味儿来,厌弃你没有给她生孙子孙女。”

  毓溪哭笑不得,双手捧了丈夫的脸说:“皇阿玛如何疼额娘,你也看到了,我可不敢求额娘那样的福气,可你但凡有皇阿玛对额娘一半的心意对我好,我这辈子就知足了。孩子哪个生都一样,只要是你的孩子,我都一样看待。”

  胤禛在她面上轻轻一吻,深情地说:“你好好养身体,别为了孩子累着,你这样好,老天不会亏待你,我更不会亏待。”

  毓溪伸出纤纤玉手在他胸前一摸,眼含秋波含情脉脉地问:“怎么个不亏待我?”

  夫妻俩笑作一团,小闺女的到来,让四阿哥府里比以往更具生气,毓溪如今放下了包袱,愿意敞开胸怀对待侧室和她们的孩子,更对近来毓庆宫太子妃的行径有所耳闻,深深反省了自己的为妻之道,她要守着这个家守着胤禛,守着自己的爱情,那一点点狭隘的心胸,真真要不得。

  夜渐深,帝妃已安然在乾清宫就寝。岚琪在回宫的路上,窝在玄烨怀里颠簸着就睡着了,被他一路抱进乾清宫寝殿,竟是安安心心睡得毫无知觉,玄烨将她放下时在娇柔的脸上亲了一口,自言自语说:“睡得这么沉,叫人卖了也不晓得。”

  翌日岚琪醒来发现自己在乾清宫,玄烨已醒了在一旁看着她,悠悠道一声:“天色还早。”

  岚琪赧然:“那皇上怎么先醒了?”

  “朕怕你先醒来。”玄烨笑着,翻身就将她压在胸下,在耳边一阵缠绵,又重复,“天色还早。”

  岚琪拗不过他,抬眼见窗外天色的确还早,想到昨夜人家的用心,便抛下理智和规矩,放开身心从了人家的心意。万籁俱静的凌晨时光里,乾清宫里却翻云覆雨显摆着皇帝的年富力壮,为了看一眼孙女,把自己被出卖了,岚琪后来想想,也算值了。

  而昨晚环春跟到乾清宫后,其他的事一概不知,清早随主子回永和宫,为她洗漱时,才听说了昨晚的事,她和梁公公等在外头,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而梁公公或许是知道的,可是那不动声色的淡定,真叫环春佩服。她啧啧说:“那会儿梁公公还送过茶水进去呢,奴婢一直以为您和皇上在暖里说话。”

  岚琪则洋洋得意地炫耀着:“你想不想见见小念佟,且等等吧,不足百日我不许他们出门的。”

  环春自然心痒得很,怪主子不带她也去看看,但没有太多功夫说闲话,很快各宫就送贺礼来,岚琪又亲自到宁寿宫谢恩,除了极个别几个人知道那一晚皇帝的柔情蜜意,宫里宫外一切如常。

  因皇室添子添孙,今年的八月十五必然要热闹一番,宫里一如既往地安排一切,岚琪很快从孙女的兴奋中抽身,她还没到了能清闲享受的时候。

  七八月里,王常在已出了月子,可不知是皇帝厌弃了她,还是有心让她再好好养一养身子,那阵子常在乾清宫出入的,是长春宫的袁答应和钟粹宫的陈常在,王氏眼巴巴儿地等到八月,皇帝也不曾翻过她的绿头牌,终于等不及,那一日抱着十六阿哥亲自来了乾清宫,可是意外的,皇帝却见了她。

  但彼时陈常在正陪着圣驾,并非皇帝单独相见,王常在心里到底不乐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