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81 别想进永和宫的门

作者:阿琐

  “臣妾听袁答应说过,王常在她从前也不好过,所以现在才会变本加厉欺负人。(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小王氏低垂着眼帘,轻声道,“臣妾心里恨她,可是想到家里受着伯父照顾接济,就算了。她也不是见天来的,大概心里不痛快了,才会想起臣妾。”

  岚琪喜欢和明白人打交道,不用绕着弯说话,便很直接地问她:“你生得这样好看,将来皇上若喜欢上了你,等你成了圣驾跟前儿的红人,是不是也会变得像她现在一样?”

  小王氏目色迷茫,摇头道:“臣妾不晓得,但是臣妾想做个好人。”

  当年的王氏和袁氏,看起来也像无辜可怜的小兔子一般,谁能想到她们会变成今日的模样,而那些曾看不起她们是汉家女子,欺负排挤她们的人,如今没一个过得比她们好,这禁城里的事和人,常常分不清好与坏、善与恶,要让自己保持心境清明很不容易。

  岚琪含笑看着她:“王常在如今有了身孕,皇上身边不能没人伺候,也许过阵子皇上就会想起你来,将来的日子,可要自己好好把握。”

  小王氏从座上离了,伏地道:“娘娘对臣妾的好,臣妾没齿难忘,可臣妾不奢求成为皇上宠爱的人。虽然袁答应说,想要不再被她欺负,最好的法子就是让自己取代她,可是那样她就会轻易放弃吗?臣妾以为,她只会越来越纠缠不清,臣妾往后的人生都无法摆脱她。”

  岚琪颔首:“你想得很明白。”

  王官女子见自己的话被德妃理解,脸上有了笑容,坚定地说:“宫里那么多的妃嫔娘娘,皇上不缺臣妾一人伺候,娘娘您说是不是?”

  岚琪道:“皇上是不缺你一人伺候,可皇上若点你呢?”她示意小王氏起来,含笑道,“那日在咸福宫见到你衣着单薄,让底下人一打听,才知道你时常被欺负。我既然协理六宫,让你们安生过日子也是我分内的事,从前已疏忽了,往后可不能再大意。之前应急送了几件东西给你,而今天赶来,就是知道她来欺负你,我才特地来的。”

  “娘娘……”

  “即便你身份低微,也是这禁城里皇上的女人,纵然尊卑有别你不能反抗她,也不要让自己变成任何人的奴才。在这里,你只有一个主子,就是皇上。”岚琪正色,一面已起身,似要走了,等环春几人来穿戴大氅的功夫,对小王氏笑道,“今日你遭难,我能伸手救你,来日你若一样仗势欺人作威作福,我也能用家法规矩治你。记着你今天自己说的话,我不会再叫旁人欺负你,可往后要怎么过下去,全在你自己了。”

  小王氏聪明,字字箴言皆入心,深深叩拜道:“臣妾谨记。”

  众人拥簇德妃娘娘出门,岚琪示意她留下别走,毕竟王常在还在外头风口里站着,岚琪走到外头,才故意做出想起来她的模样,到了王氏面前,含笑说:“与你堂妹说得高兴,竟把你忘记了。”

  先头王官女子抿头发换衣裳花了好些功夫,再与岚琪说话,这一坐也有半个时辰,王常在一身单衣就这么被撂在屋檐底下站着,西北风把她姣好的面容冻得一块白一块红,浑身打着哆嗦,这会子要回话,连嘴都动不了了。

  “早些回去吧,你有身孕,雪天路滑不好走,要小心身子。”岚琪温和地撂下这句,便带着身边的人离去,只等永和宫的人都悉数走光了,跟了王常在的人才一拥而上,用大氅把王常在裹得严严实实,几个宫女合力抱着她,也掌不住她身子往下坠,众人唬得要宣太医,又急着把她抬回去,一行人七手八脚乱糟糟地离开,院子里顿时就清静了。

  小王氏倚门偷偷看着这些光景,身后小宫女凑上来说:“王常在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有事吧,德妃娘娘会被牵连吗?德妃娘娘会不会把罪过推在咱们身上?”

  “怎么会?娘娘不是那样的人。”她皱眉道,“那么多人看着呢,何况堂姐那样的人,她有这个机会咬着德妃娘娘,还会轻易放下吗?”

  果然不出半天,宫里就传扬开,说德妃娘娘罚王常在穿着单衣站在雪地里,冻得她发了高烧,肚子里的胎儿也岌岌可危,众人都觉得王氏怀着身孕,不论如何都该以皇嗣为重,这么冷的天,德妃下手确实狠了。

  太后从宁寿宫派人来问话,问岚琪为何惩罚王常在,太后不是要责备她,而是万一王氏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岚琪就成了罪人了,恼她身份尊贵,何必去和一个常在计较。岚琪亲自到太后跟前解释,娘儿俩说了好一阵子话,等她再从宁寿宫出来,半道上就遇见了荣姐姐。

  荣妃也是那番说辞,着急地说:“我就怕她们虚张声势,特地去看了一眼,王常在脸上红扑扑摸着烫手,你说这真有个好歹,皇上那儿你怎么交代?”

  岚琪冷然道:“我只是让她等在外头,没叫她只穿单衣,她自己想不起来穿得暖和些,赖我什么事?姐姐放心,皇上若真来计较,我也是这些话,他要宠他的女人不要紧,可我还要管着六宫太平,若不然就让她们来管,咱们落得清静。”

  荣妃嗔怪:“你跟皇上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这么冲,你也就对我说说得了。别太自以为是,他可是皇帝。”

  岚琪知道荣妃好心,刚才几句一半是玩笑,此刻正道:“我没做错什么,先看看吧,或许她只是受了冻后身子发烫,缓过一阵就好了呢?这件事和荣姐姐不相干,您在一旁看着,我若真被皇上责罚,您再帮帮我?”

  荣妃则道:“你从宁寿宫出来,手里早拿了免死金牌了吧,皇上若和你计较,还有太后在呢,是不是?”

  两人会心一笑,在半道上分开,岚琪回到永和宫,歇下不过半个时辰,乾清宫就来了人。

  梁公公的徒弟来,说皇上问德妃娘娘冻着没,岚琪应了她没事,那太监就要回去复命。环春把人送走,忧心忡忡地回来说:“娘娘,皇上怎么好端端地来问您冻着没,就这么半句话,再没别的事了,奴婢心里可不踏实。”

  “大概他以为我们是一道站在雪地里说话的。”岚琪拥着厚厚的绒毯,懒懒地侧过身问,“启祥宫那儿如何?”

  环春恨恨:“太医进进出出,看着唬人,奴婢打听来是说王常在很不好,可真真假假谁知道呢。”她又伏在主子身上说,“但是僖嫔娘娘往乾清宫送了消息,皇上连个人都没派去,更别说圣驾亲临了。”

  “嗯。”岚琪慵懒地应着,“他若是去,就别想进永和宫的门了。”

  环春被这话吓了一跳,不敢多嘴再问,见主子思睡,便静悄悄离了,吩咐小宫女在门前守着听声,她和绿珠几人在耳房烤火说话,一面派人打听启祥宫里的动静,可慢慢的传回来的消息却变了风向。

  原本那些细究德妃娘娘为什么要责罚王常在的人,渐渐传出关于王常在虐待宫嫔的事,一处发了声,好几处都跟着来,想必还有袁答应那样推波助澜的,一时间宫里本在议论德妃娘娘何至于重责王常在,现在处处都在传说她心狠手辣欺负人的话,竟比昔日平贵人更甚。

  当初平贵人横行霸道,只不过是她性子生成那样,且仗着家世尊贵,实则彼时皇帝根本不正眼看小赫舍里氏,她不得宠,旁人恨她也就单纯得多。待后来得了宠,却收敛许多,在宫人眼里她失了子,又被刺客杀死的,如今对她已是多几分悲悯。

  可是王常在,一个被当做礼物送进来的女人,不仅得了宠,还生了皇子,抢走那些尊贵妃嫔的恩宠,把她们都比下去,再加上她如今目中无人,甚至歹毒地虐待宫嫔,旁人对她的恨,可就复杂得多,也深刻得多了。

  待得天色渐暗时,启祥宫的太医进出好像不再那么热闹,一直都说王常在是冻着了,也没说胎儿如何,看样子是没什么大事,只不过僖嫔紧张,还时时刻刻盯着而已。宫里头的议论渐渐平息,她们折腾大半天看热闹,除了乾清宫派人跑了趟永和宫外,皇帝一点声儿都没有,直到众人就快怀疑王常在的得宠究竟是怎么回事,皇帝才不急不缓地派了梁公公去启祥宫探问。

  但另一边,御膳房已张罗将饭菜送到永和宫来,乾清宫门前预备好了御辇,瞧着光景,皇帝该是要去永和宫歇着。

  岚琪酣甜一觉起来后,瞧见外头张罗预备膳食,只是不耐烦地在一旁看,等得外头通报皇帝驾到,她朝外头看了眼,带着环春几人等在门内,环春忍不住问:“娘娘,咱们不出去接驾吗?”

  岚琪道:“皇上不是说过,天冷不要站在外头等?”

  说话间,玄烨带着一身寒气进来了,见了她就笑:“真把十三十四打发去陪太后了,咱们清净吃顿饭。”

  岚琪解开玄烨身上的大氅,边上宫女递过来热帕子,她接过给玄烨擦了手,便拉着他往屋子里走,一面说:“怎么又把御膳摆过来了,您又不喜欢吃。”

  玄烨跟在她身后道:“朕想这样架势大,看起来够招摇,免得她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怪可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