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77 悔不当初

作者:阿琐

  毓溪含泪告诉母亲,原来她早就察觉李氏与宋氏暗斗,但宋氏不过是性子张扬嘴上厉害,并未真正做什么恶,相反李氏看着柔弱娴静,却是城府极深。(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毓溪在她面前时刻小心,言语间都提防着自己被她算计,但宋氏却大大咧咧,不着了她的道才怪。

  觉罗氏听得心惊胆战,轻声问:“这事儿你可告诉德妃娘娘了?”

  毓溪摇头:“我不敢。”

  觉罗氏忧心忡忡道:“娘娘虽在深宫,可这宅子里多少她的眼线,她或是已知道但不点穿你,或是不在乎知道,可照这样下去,事情越来越多,等再闹到外头人都晓得了,可就瞒不住了。额娘劝你,头一回你不能自己瞒着,何况还失了一个孩子,你有主张也罢了,若心里没主意,就去告诉德妃娘娘,让她告诉你将来该怎么做。额娘在家中虽厉害,可那些女人们也就争风吃醋你阿玛多疼哪个,哪能像你们皇家里,计算更多的事呢?”

  母亲一通话,毓溪也不知听进去多少,只知道这次算是闯祸了,她自己没主意了,对胤禛对婆婆更是没个交代,她连孩子的面儿都没见着,老天爷就这么不待见她,连个养女都不肯给她吗?

  觉罗氏又叹息:“方才去西苑走一遭,李侧福晋客气又礼貌,额娘是过来人,瞧得出她脸上气色和眼底精神,她身子骨根本没事儿,顶多孕妇害喜闹的几分不舒坦,可见她这样诈病,果然是躲着宋格格咬她。毓溪你要留神了,这件事儿若没个妥善交代,宋氏出了月子,真扑去西苑里闹,别再把李氏肚子里的给闹没了。”

  毓溪神情一震,眼神坚定地说:“那怎么成,李氏这一胎,怎么也要保住的,不然传出去叫什么事儿,胤禛一定要在外头让人笑话。”说话间,见母亲意味深长,又坚定地望着自己,她无奈又胆怯地收回目光,喃喃一声,“我知道了,我改日就进宫。”

  夜渐深,觉罗氏不便在四阿哥府里久留,听来报的小厮说四阿哥出皇城门了,便也备下轿子,安置了女儿入寝后,匆匆离去。

  而此刻禁城内,乾清宫散了家宴,父子尽欢,难得一餐饭吃得那么高兴,除了启祥宫里十五阿哥还不能来陪驾,从太子、大阿哥到十四阿哥都来齐了,十三个孩子,唯独缺六阿哥,瞧着新婚的五阿哥意气风发,若是胤祚还在,也该是成婚了的。

  玄烨自然心疼起岚琪,散了家宴待在暖里稍稍醒酒,便坐暖轿往乾清宫来,未派人打前站,突然驾临,里头岚琪正伺候俩活蹦乱跳的小祖宗,十三十四的嚷嚷声门外就听得见了,玄烨一面进门就听胤禵笑着:“额娘,皇阿玛说等我长大了,带我去草原狩猎,然后席地而坐烧火烤羊,好好痛快地喝酒,不醉不归。”

  他走近儿子的屋子,却听得岚琪说:“等你们长大了,阿玛额娘不添岁月吗?酒多伤身,陪着阿玛狩猎是应该的,喝酒可不允许,你们哪个敢叫阿玛喝醉了,就等着我收拾你们。”

  俩儿子叽叽喳喳的,玄烨在外头也听不清了,示意底下人去告诉娘娘他来了,便径直往岚琪屋子里来,在暖炕上歪着休憩,听得外头匆匆脚步声,眼瞧着柳条儿身段的人走进来,可岚琪没急着找自己,却一门心思往她的桌案上看。

  玄烨顺着她看了眼,没察觉什么奇怪,反而笑道:“你又藏了什么好东西,是怕朕先瞧见?”

  岚琪忙回过神,瞧见皇帝穿得厚实歪在炕上,熟稔地上来解开玄烨的外衣,嘴里埋怨他不知冷热,屋子里这么暖也不知道脱两件,玄烨则嗔怪她这样单薄就从儿子屋子挪到这里,说道:“就是这几下不小心,最易着凉。”

  岚琪皱眉道:“皇上有说臣妾的几下功夫,自己可就解了衣衫,非要人家来操心。”

  玄烨故意虎着脸:“朕还说不得你了,你不伺候朕,还等哪个伺候?”

  岚琪却叫这话一惊,手里捧着衣裳就往后退下,屈膝在地一面行礼一面请罪,惹得玄烨恼她:“朕逗你玩儿的,非要认真吗?”

  “皇上恕罪。”岚琪正道,“原就有一件事要向您禀告,不是玩笑话,也不是与您怄气。”

  “那你也起来说,屋子里虽暖,地上还是凉的。”玄烨说着已起身,把她拎起来,温和地问,“什么事,弄得你这么紧张,胤禛的事?”

  岚琪摇头,放下衣裳,一面朝书案走去,一面将那封信函的来历告诉玄烨,小心翼翼从玉镇尺下抽出那封信,泛黄发脆的纸张,浸透了岁月的痕迹,她双手捧给玄烨,严肃地说:“臣妾不知是给皇上的信函,未免有什么是非流出宫外,擅自先启信看了眼,但见信首几句,就没敢再往下看,臣妾只知是温贵妃给皇上的信,信内说了什么,一概不知了。”

  玄烨顺手就接过来,不以为意:“朕怎么会不信你?”说着就将信展开。

  岚琪立在一旁,脑中正不知想什么,玄烨已出声:“这不是贵妃的信,是她姐姐的。”

  “皇后娘娘?”

  “你自己看罢。”

  岚琪怔怔地望着玄烨,不置可否,玄烨却将信塞入她的手中,神情宁和道:“你看吧,没什么的。”

  她轻轻应了声是,便小心翼翼捧起信纸,玄烨托着一盏蜡烛立在她身旁,眼前顿时又明亮不少,重新再看信首几个字,心中仍是突突直跳。

  信中道:“万岁敬启,臣妾钮祜禄氏顿首。中秋月圆,万家灯火,笔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今日得赐西洋座钟,实乃圣上挚爱之物,圣恩浩荡,妾心惶恐。入宫五载,膝下无嗣,幸得万岁百般呵护,惠存妾身几分薄面,其间欢乐种种,悲伤种种,浮沉种种,皆成无可忘怀之回忆。然一切声色犬马退场,夜阑人静,独坐听钟,点点滴滴入心,千般惶恐凝聚,悔悟春秋五载,竟空负圣恩,无语泪流。”

  “钮祜禄一族蒙皇恩几代传承,时至当下,权倾朝野藐视皇权。臣妾身在君侧然心系家族,是为不忠,既知族人野心世间难容然不予阻止,是为不孝。不忠不孝,仍得万岁以诚相待细致呵护,臣妾惶恐之至昼夜难安,今日顿悟侍君之道,悔不当初。”

  “从今往后,必以君为重,夫为先,钮祜禄氏已成往昔,臣妾仅翊坤宫昭妃矣。贸然呈函,粗言鄙语恐污圣听,然臣妾忠君之心天地可鉴,慕君之意日月可表,字辞有限,臣妾愿以身侍君,望万岁驾临翊坤宫,垂听妾心。”

  落款处,岚琪不自禁地念出声:“臣妾翊坤宫昭妃,再顿首。”话音落,不知为何心痛难当,竟在眼角滑下泪滴,玄烨立在一旁含笑问,“你哭什么?”

  她抬起泪眼望着玄烨,手中微微颤,哽咽道:“这是孝昭皇后的信,皇上,娘娘她……”

  玄烨淡然一笑,放下蜡烛,拉着岚琪到榻上坐下,万般心疼地抹去她的眼泪,颔首道:“是她的信,这也是她的字迹,朕认得。可是这封信朕没瞧见过,你看信封上一片空白,可见当初她写完这封信后,迟迟没有送来给朕。”

  “是皇上赏赐孝昭皇后西洋座钟的时候写的?”

  “那年中秋,朕赏了她一口西洋钟,她欢喜极了。”玄烨平静地诉说着,“但那年惠贵人有孕,彼时的惠贵人与如今不同,年轻时体贴温柔善解人意,侍奉在朕身边很随朕的心意,而朕向来忌惮钮祜禄一族,皇后之余,彼时的惠贵人荣贵人甚至几位答应和官女子,都比她吃得开。信中未免夸大其词,朕待她并没有那么好,那日赏她西洋钟,也是皇祖母要朕别太冷淡翊坤宫,可她欢喜极了,她大概以为朕回心转意,可是……”

  岚琪捏着信,没言语,可眼泪却止不住,玄烨反而慌了,将信从她手里拿过来搁在一旁,严肃地说:“你伤心什么,难道觉得朕是负心之人?”

  她摇头:“凭什么叫皇上喜欢不喜欢的人。”

  “那不就得了?不许哭。”

  “臣妾没有哭,眼泪自个儿掉的。”岚琪眼中含悲,与他道,“娘娘当初若将这封信递给您,您和娘娘冰释前嫌解了彼此的芥蒂,也许她少了早年的抑郁,也不至于伤了身子英年早逝,娘娘侍驾宫闱的那些年里,即便与您无甚感情,她也无愧身为后宫的尊贵和辛劳,臣妾协理六宫这几年,更加明白娘娘耗费了多少心血,可为什么她不把信给您,难道是冬云截下的?”

  玄烨摇头道:“你说信是藏在首饰盒的暗格里,兴许那首饰盒是皇后遗物,冬云无意间收在了身边,她未必知道有这封信,若是她截下的,应该是毁了,留着做什么?或许当晚她写信后,发现朕招幸了别的什么人,或是去探望了怀孕的惠贵人,又或是家中突然给了她什么压力,才让她把信收了起来,终究没有给朕看。”

  岚琪神情定定,竟将藏了十几年的话说出口:“若是一早将信给了皇上,何至于留下那一句话,何至于下辈子,不要再见到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