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75 四阿哥府的秘密

作者:阿琐

  岚琪明明记得在梦里听见香月对她说,宋格格母女平安,醒来后怀疑是梦,再三问宫里的人,也都告诉她宋氏和孩子平安,可等三日后贵妃大丧,她终于有功夫惦记起小孙女时,胤禛却亲自来告诉她,孩子夭折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小孙女出生第二天就殁了,为了宫中贵妃出殡的大事,四阿哥府里没有报上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坏消息是,宋氏受了重创,不说一辈子不能生养,若想保命,三五年内是必然不成的。

  听闻儿子说这些话时,儿媳妇立在一旁默默垂泪,大概是悼念那可怜的孩子,若那小娃娃还活着,她膝下就有养女了,若那小娃娃还活着,不会有人再诟病四阿哥府无所出,可那孩子还不及见祖母一眼就没了。

  胤禛单膝跪地,一手扶在母亲膝头,安抚着她:“额娘,我就怕您伤心,这事儿强求不来,将来儿子一定给您生很多孙子孙女。”

  岚琪从悲伤中露出笑容,温柔地说:“傻孩子,你生儿育女可不是为了额娘的,额娘不着急的,额娘只想你家宅安宁,日子好好的。”说着将毓溪叫到跟前也安慰了几句,便催他们:“回去吧,宫里的事也就这样了,宋氏必然伤心,家里的事也要料理妥当才好。”

  儿子媳妇行礼答应,正要一同退下时,小和子跑来跪在门前说:“启禀娘娘、阿哥和福晋,府里刚传来消息,说李侧福晋有喜了。”

  “她有了?”岚琪闻言却没有立时就高兴起来,目光不意掠过儿媳妇,毓溪脸上异样的神情让她觉得奇怪,但没有深究,便看向胤禛,那孩子也不见得多高兴,但终归是好事,转而来安慰母亲说,“额娘您看,福祸相依,这世上总有好事坏事,咱们凡事都要想开些才好。”

  岚琪唯有笑道:“额娘知道了,你们回去不要光顾着照顾李氏,也要多多安抚宋格格才好。”

  二人领命离去,永和宫顿时清净不少,岚琪在小佛堂里拈香祝祷,小半个时辰后环春来请她回去休息,她才坐下,捧着一晚杏仁露还未饮下,环春便轻声告诉她:“方才您礼佛的时候,启祥宫传出消息,王常在又有身孕了。”

  岚琪缓缓喝了一口温暖的杏仁露,方才在佛堂跪得身子有些发冷,这会儿整个温暖起来,放下碗从容地说:“这一次我不必处处费心照顾她了,那会子头一胎,她什么也不懂,僖嫔也什么都不懂,我是为了皇上才费心的,这次让他们自己应付便好。”一面说着,却问环春,“王官女子那儿,可照应到了?”

  环春点头:“早几日就送了您搁着不穿的棉袄,还送了两篓子炭,奴婢亲自去了一趟,那院子原先住着王常在和袁答应时挺热闹的,现下冷清得很,屋子里也没得烧炭,冷得不行。王官女子很柔弱,见奴婢送去这些东西,竟是哭了一场。”

  岚琪不语,环春继续道:“后来奴婢让手下年纪小的宫女,去和王官女子身边的宫女套近乎,她们一边儿年纪好说话,果然从那孩子嘴里听出些。其实长春宫也关心过,入冬就给送了些东西,可您猜怎么着?”

  岚琪蹙眉,不解地望着环春:“还能怎么着?”

  环春唏嘘着:“奴婢也想不到能有这样的事儿,竟是说王常在亲自带人上门,指使手下奴才把那些东西都扔了毁了,还责备王官女子手脚不干净。”

  岚琪怒道:“她这么厉害?宫里怎么没见传出来?”

  环春道:“都是关起门来做的事,王官女子身边统共这么一个小宫女,王常在和身边的人不言语,谁能知道那儿过得怎么样,宫里又有多少好心的愿意帮别人?”

  “长春宫也不管?”

  “奴婢想,她们乐得看好戏吧。”

  岚琪眉间散不去的怒意,冷声吩咐环春:“你派个人盯着,几时王常在又去找麻烦,给我捉个现行,她如今肚子里又有了孩子,还不定怎么狐假虎威。”

  环春则说:“奴婢反而觉得,王常在有了就不能伺候皇上,袁答应浮上来是必然的,再者为了让王常在添堵,长春宫指不定要想法儿把王官女子也送到龙榻上去。”

  “她是皇上的女人,早点晚点伺候都成,宫里无论谁得宠都是应当应分的。”岚琪面色深沉,但恨道,“可容不得她们作践旁人,我手下绝不能闹出这种丑事,不然皇上做什么把家交给我,我也白跟着太皇太后学了十几年。”

  之后因王常在有身孕,荣妃来约岚琪一道去宁寿宫,在太后面前翻阅内务府的记档,用以和太医共同确定王常在分娩临盆的日子。可不翻不知道,翻了都十分惊讶,所以说同人不同命,这几个月来,袁答应承恩的次数比王常在多得多,王常在虽然时常出入乾清宫,承恩前前后后就那么两回,还叫她赶上怀了一胎。连太后都不敢信,再三与太医确认孩子的月份,兴许是不喜欢王氏,总觉得不妥当。

  若是真不妥当,那便是宫闱丑闻,就算发生了也未必会宣扬出去,可是王氏见天儿在乾清宫晃悠,启祥宫里又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她闲来无事也与其他宫嫔往来交好,还真不像是会行苟且之事的。而且太医算足了月份,只要太医盯着不让有人对王氏催产,明年六月分娩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众人絮叨几句,岚琪才悠悠将四阿哥府里的事禀告给太后,先说了李侧福晋有喜,太后正高兴,旋即听说才出生的小重孙女没了,不免哀伤叹息,拉着岚琪的手难过地说:“这孩子和我们没缘分,就让她安安生生去吧,你别太难过。”

  待从宁寿宫出来,荣妃也安慰岚琪,更自嘲:“你好歹有盼头,李侧福晋这不是又有了?我们三阿哥那儿,什么动静都没有。我这儿媳妇真是坏得透透得了,压根儿不让胤祉碰那两个新人,还每天作践欺负她们,我这是做的什么孽。”

  反是岚琪安抚荣妃:“他们还年轻不懂事,过几年就好了。”

  话虽如此,可荣妃的话却勾起岚琪梗在心头的事,毓溪这两天的不自然,还有小和子通报李侧福晋有喜时脸上露出的异样神情,都让她心中奇怪。孩子跟了自己两年,即便不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两年也摸透了毓溪的脾气,更何况自己在宫里阅人无数,历了那么多的事,不是她过于敏感,而是对这是是非非有了不得不养成的敏锐,儿媳妇一定有什么事瞒着她。

  但这份不安,她藏在了心里,对环春也不曾提起,不是想等儿媳妇来向自己坦白什么,而是希望这一次的事能给毓溪一个教训,她的儿媳妇是聪明人,若是不能自己想明白,那么教也是教不听的。笨的人可以耐心教,偏偏是聪明人,她们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执念,旁人轻易教不得。

  之后又过了两天,皇帝下旨为贵妃谥号温僖,将宫内人叫惯了的“温”字真正赐给了她。太后又下恩旨,让钮祜禄家的人来收拾几件贵妃的遗物带回家中供奉收藏,岚琪和妹妹一道在宁寿宫谢恩后,便踏雪往咸福宫来。

  行至咸福宫附近,却见那里早早站了几个人,宫女太监撑着大油纸伞,伞下站着一身缟素的宫嫔,待走近了,才发现是佟嫔。

  佟嫔见岚琪过来,主动迎上来,岚琪则道:“皇上已下旨除服,你怎么还一身缟素,快快回去换下了,宫里还奉养着太后,这样可不敬。”

  佟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无奈一笑:“没来得及换下,刚刚接到皇上的旨意,就想过来看看了。”

  “皇上的旨意?”岚琪问。

  佟嫔点头:“是口谕,皇上传了句话给臣妾,说臣妾这些年照顾贵妃有功,如今贵妃仙逝,要赏赐臣妾妃位的尊贵,让臣妾打点准备好,腊月里就行册封之礼。”

  岚琪微微笑:“这是好事,我早先就与你说过,宫里尊贵的人非你莫属。”

  佟嫔却道:“我压根儿没照顾过她,不过也无所谓了。但妃位只能有四人,如今臣妾也要占一位,该是德妃姐姐您晋贵妃了吧。”

  “怎么会呢。”岚琪且笑,“只因宫里规矩不能越级晋封,你总要在妃位停一停,可你不会长久在妃位,我们几位却已在妃位十几年,你说还动不动得?”

  “是吗?”佟嫔惨惨一笑,“那将来,我也会是贵妃?”

  岚琪心头一紧,忙拉着她的手说:“那些话早几年我就对你说明白了,要不要变成第二个她,全看你自己。皇后虽不曾嘱托我照顾妹妹,可你在我心里和她是不一样的,往后的日子我但凡还有精力,就会继续分担宫里的事,你安心在高位坐着。好妹妹,既然这一生已注定无奈,就不要再挣扎得让自己遍体鳞伤,好好过日子,开开心心的,是不是?”

  佟嫔微微含泪:“为了姐姐的不甘心,我也要好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