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70 自不量力

作者:阿琐

  那日之后,岚琪让环春做了些素月饼,带着她和温宸一道往阿哥所来,三阿哥四阿哥搬走后,阿哥所顿时又变得几分冷清,七阿哥和十二阿哥白天都在书房里,眼下只有袁答应五岁的悫靖公主陪着嬷嬷。(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小公主像她的母亲,生的细长眉眼,岚琪一直觉得袁答应比王常在好看,至少在她的喜好里,会更偏向袁答应。可就自己这点姿色,玄烨都捧在心尖儿上,谁晓得他嘴馋新鲜花朵时,看中人家什么。

  “宸儿,带妹妹去玩,不许跑出阿哥所,嬷嬷养的花也不许乱采,不然额娘打手心的。”岚琪推着俩小姐妹,让环春和悫靖的乳母领去玩耍。

  小宸儿像模像样牵着妹妹的手跑开,嬷嬷满目慈爱地望着公主们离去的背影说:“温宸公主实在讨人喜欢,和公主说两句话,心都要融化了。”

  岚琪自然骄傲,含笑道:“小嘴儿甜得不行,性子又比她姐姐温和乖巧,皇上每每来把闺女抱一抱,什么脾气都没了,哄得皇上对她说,你要天上的星星阿玛也给你摘,听得我都不知怎么好。”

  嬷嬷夸赞:“都是娘娘教养的好。”

  岚琪则笑道:“嬷嬷不该这么说,别人听去,只当咱们在说太后没把温宪教养好,我们家姐姐也是很讨人喜欢的。”

  “是了,奴婢老糊涂,宫里的祸端麻烦,不都是从嘴上一两句话来的么,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嬷嬷轻轻一叹,提起太后,不禁道,“昨日的事奴婢也听说了,太后也忒恨了些,罚了觉禅贵人半年的俸禄。她们这些不得宠的,就指望这点俸禄过日子,这一下罚了去,之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少不得又是娘娘您去接济。”

  “延禧宫里我一向照顾着的。”岚琪不以为意,将昨日在永和宫门前的事告诉嬷嬷,既然是她暗示了觉禅贵人,觉禅贵人受罚,她该替她周全。

  “奴婢怎么觉得,您是给了觉禅贵人一个人情?”嬷嬷意味深长地笑着,将岚琪送来的素月饼掰开两块,拿碟子攒了送一半给德妃娘娘,口中慢悠悠说着,“您早些日子和奴婢说,觉禅贵人如今对八阿哥态度有所转变,甚至是有利用他的心,八阿哥一向和几个弟弟关系融洽,处处帮助他们,也许八阿哥自己还没觉得什么,觉禅贵人却是推波助澜的,在为八阿哥培植党羽呢。”

  “党羽?”岚琪摇头,“这样说太严重了,他们还是孩子。”

  嬷嬷却道:“娘娘,孩子总要长大的,将来几个阿哥抱成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岚琪不是不懂,而是不在乎,笃悠悠吃了环春做的素月饼,劝嬷嬷也尝一尝,自己动手斟茶,漫不心地说:“不论是不是她在背后推波助澜,孩子们若要亲近,别人拦不住的,他们十几个兄弟,将来总会三五成群的抱成团,彼此好有个照应。”

  嬷嬷谨慎地问:“娘娘真的不担心?”

  岚琪眼底滑过什么,一瞬而逝,快得几乎连她自己都没察觉,摇了摇头对嬷嬷说:“我不担心,那是皇上该操心的事,我冷眼看着心里明白,也是想几时皇上要我为他分忧,我能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嬷嬷静静地望着岚琪,脸上渐渐有笑容,慈祥地说:“奴婢明白了,娘娘心里什么都装着呢。”又道,“太皇太后没能看到十四阿哥,那会子太皇太后心里,都是咱们四阿哥。”

  岚琪没抬眼,口中道:“胤禛好学勤勉,小小年纪已是人才。十四则还小,调皮捣蛋,我眼拙,不晓得小儿子将来能不能成才。”

  “皇上和娘娘的阿哥,怎会不成才。”嬷嬷笑着,却忽然伸手握住了岚琪的手,轻声道,“十年后呢,娘娘十年后可否会改变心意?”

  岚琪微微蹙眉,努力把藏在心里的念头更深地藏起来,云淡风轻地一笑:“都是我的儿子,十年二十年,有什么区别。”

  嬷嬷则语重心长道:“娘娘心里有了主意,就不会左右摇摆,不然您晃晃悠悠举棋不定,反而会伤了孩子们。”

  岚琪颔首道:“嬷嬷放心,我早就想好了,真有那一天,皇上心里偏向哪个,我就站在哪个身后,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尽力周全。”

  嬷嬷慈祥地笑着:“您想一辈子陪着皇上,就注定了难得无忧无虑的生活,娘娘平常心看待,实在难能可贵。”

  岚琪含笑:“我明白。”

  两人又说许久的话,小宸儿领着妹妹回来,她手里捧一朵玲珑盛开的花朵,先跑去对嬷嬷说:“我就采了一朵,嬷嬷你跟额娘说,不会生气好不好?”

  嬷嬷眯眼笑着:“公主要这院子里所有的花儿都成,奴婢就怕您不喜欢呢。”

  小姑娘欢喜极了,捧着花跑来额娘怀里,踮起脚要给额娘簪在发鬓上,只听嬷嬷在一旁道:“这是倭国的茶梅,奴婢随手栽的,去年的花没长齐全,今年总算开出模样了,秋天见惯了菊花,图一眼新鲜。”

  岚琪帮着女儿一道给自己将花簪在发鬓上,笑着问她好不好看,小悫靖跑来拉着姐姐说:“我也想戴花。”

  “可是我只能采一朵花呀。”温宸这边儿还正跟妹妹说,可转身就对母亲撒娇,“额娘你看,妹妹也想戴,额娘我们再采一朵好不好,我还想给姐姐也戴一朵,我自己就不要了。”

  岚琪搂着女儿,扭头看嬷嬷,无奈的笑容里满满都是对女儿的宠爱:“委屈嬷嬷的花花草草了,我实在管不住自己,一撒娇就想什么都给他们,真是前世的债。”

  嬷嬷已起身,上来牵了温宸的手,岚琪则把悫靖公主抱起来,老老小小一起来院子里采花,嬷嬷说花几时都能栽,难得公主高兴,由着她们玩才好。岚琪这一点头,小宸儿就撒丫子跑进花堆里去了。

  而此刻,阿哥所门前的太监正阻拦袁答应进入,一定要袁答应得了太后或皇上的旨意才能放她进门,袁答应亲自在长春宫小厨房里做了点心要送来给女儿吃,心想佳节当前,她又是近来皇帝跟前得宠的人,大概能通融通融,免得去讨旨意那么麻烦,就自己先跑来,没想到还是碰了壁。

  袁答应恼怒地说:“戴贵人她们不也时常来,难道回回都是讨了旨意的?我又不做什么要紧事,不过给公主送两口点心,你们若怕麻烦,我坐坐就走还不成。怎么着,我做亲娘的看一眼闺女都不成?”

  门前太监拦着道:“明日中秋,公主会去宁寿宫请安,袁答应在那儿就能见到公主了,若不然您带着旨意来,奴才立马儿给您引路。”

  “狗奴才,你存心笑话我吗?”袁答应恼羞成怒,一巴掌扇在那太监脸上,嘴里骂道,“明知道我没讨得旨意,还提这一茬,存心膈应我。”

  话音才落,那太监捂着脸没敢还嘴,门里头有笑声传出来,听得熟悉的声音喊着:“悫靖你慢些跑,别跟着姐姐往哪里钻,有虫子要咬你了。”

  袁答应横眉一挑,问道:“谁在里头?”

  那小太监硬气几分,不屑地应着:“是德妃娘娘来探望苏麻喇嬷嬷,纵然是德妃娘娘,也是带了太后的旨意来的。袁答应恕罪,阿哥所的门不能随便出入,您就是打死了奴才,奴才也要拦在门前的。”

  “混账……”袁答应再要发作,被身后宫女拉开,劝她别惹事回头被惠妃娘娘骂,今儿也是瞒着惠妃娘娘来的,再闹出些什么,回去没好果子吃。

  此时里头又传来嗲嗲的声音喊着:“姐姐救我,我下不来了,姐姐抱我。”那熟悉的又陌生的女娃娃声儿,奶声奶气光听着就叫人疼,可是她一年见不上几次,见了面也轮不到她抱着孩子,小公主就要满五周岁,好像还不大认得清额娘是哪个。

  “我以为去了长春宫,惠妃娘娘能想法儿把悫靖带到长春宫抚养,我几番暗示她都不接茬,存心的吧。”回去的路上,袁答应气得把食盒扔在了地上,自怨自艾着,“我在万岁爷跟前谨小慎微,都当我多风光呢,我可是连见闺女这样的事儿都不敢跟他开口,小心翼翼伺候着,就怕他哪天不高兴了一脚把我蹬开。”

  宫女战战兢兢去收拾摔了一地的东西,可袁答应跟上来就踹了一脚食盒,怒气冲冲地说:“我哪儿不如那个贱人了,她怎么就那么得意,儿子都能养在身边?”

  宫女也顾不得地上的东西,上来拉着主子说:“您可小点儿声,别叫人听去了。”

  袁答应一身怒火,眼中满是杀意,咬牙切齿地说:“凭什么她一个人好过,她给我等着。”

  这一出闹剧,岚琪带着女儿要离开阿哥所时,才听得门前的人向苏麻喇嬷嬷禀告,嬷嬷叹息说:“论理想看看孩子没什么,可戴贵人她们都是照着规矩来的,偏偏她要特立独行,这宫里若是卖脸面人情的,那袁答应也太自不量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