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66 四阿哥府里有喜

作者:阿琐

  岚琪也看到了玄烨,见他一脸喜色站在那儿,忙拾级而下,刚要到跟前行礼,门外又有人进来,来的太监乍见皇帝和德妃娘娘杵在门口,不禁有些讶异,定了定神后先弯腰去了梁公公身边。(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和玄烨便没在意,互相挽了手往屋子里去,玄烨问她什么事那样高兴,听说为了胤禛家里的事,还玩笑:“朕如今还能不能做点什么,让你笑得这样好看?”

  可玩笑话还没继续,梁公公就躬身进来,稍稍皱了眉头说:“万岁爷,奴才有事禀告。”他说话间看了眼一旁的德妃娘娘,岚琪心下会意,起身说,“我去给皇上烹茶。”

  “不着急喝茶。”玄烨却拉了岚琪的手,让她坐回身旁,漫不心地吩咐梁总管,“说吧。”

  梁公公显然有些尴尬,又拿试探的目光询问皇帝,玄烨却道:“还有哪件事?本来就打算告诉娘娘的,你只管说。”

  听这话,岚琪知道皇帝有什么瞒着自己,先不着急问,只听梁公公禀告,他战战兢兢地说着:“太医又去咸福宫瞧过了,贵妃娘娘身子很不好,太医说这样下去,最多就一两年的阳寿。”

  岚琪心头发紧,一时说不出话,玄烨摆手让梁总管下去,回眸看了她道:“朕早些时候就发现你不再过问咸福宫的事,所以也没让他们来打搅你。”

  岚琪垂眸不语,关于皇帝给贵妃下药以致疯癫的事,他们彼此没有说破,便是到这一刻,她依旧不想说。

  玄烨凝视着她,那件事他心里也有数,可现在提起来又能怎么样,眼前人体贴自己闭口不谈,他又在乎什么。

  “岚瑛进了钮祜禄家的门后,一向事事为夫家着想,纵然贵妃对她伤害如此深重,她还是尊敬贵妃,便是到现在,入宫都一定先去咸福宫问安,这些朕都看在眼里。”玄烨感慨道,“你们乌雅家出来的女儿,品格贵重。”

  岚琪淡淡一笑:“皇上疼她,她不敢辜负您的心意。”

  玄烨笑道:“朕拿她当亲妹子疼的。”但旋即就一叹,“也因此,朕不能太欺负了钮祜禄一家,哪怕看在岚瑛的份上。”

  岚琪欠身:“臣妾替妹妹谢皇上恩。”

  玄烨继续说着:“贵妃常年抱病外头风言风语不少,最后的日子该给她的体面朕会尽量满足,你问问岚瑛,他们家里想要什么,从你这儿走容易些,朕若宣召阿灵阿,必然惹其他人瞩目。”

  岚琪应道:“臣妾记下了,正好过几日岚瑛要来禀告胤禛府里的事,今天臣妾托她和裕亲王福晋去帮忙料理的。”

  玄烨点了点头,这件事便算定下了,这才有心问岚琪讨茶喝,可她去侍弄茶水再折回来时,皇帝却疲倦得睡过去了。岚琪放下东西,出门唤来梁公公问皇帝的起居,才知道昨晚又熬了大半夜,自然也没宣召后宫去乾清宫伺候。

  岚琪问梁公公:“两位新人至今未侍寝,皇上也没宣召过?你没在皇上面前提一提?”

  梁总管苦笑:“娘娘您知道的,这上头的事儿,皇上容不得奴才多嘴。至于两位新人,奴才只知道,王常在在皇上面前说过几次王官女子的闲话,说她堂叔家里家风不正,自然少不得是因为吃醋排挤,但皇上听过则以,奴才也不敢多问。”

  岚琪面上不语,心中则叹,到底是玄烨真那样宠她,还是王常在自以为是,她这边唯一明白的事,是王常在对旁人再如何嚣张,不论在启祥宫如何不把僖嫔放在眼里,对她和荣妃、宜妃几位,还是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失礼之处,所以即便宜妃恨她恨得咬牙切齿,也没能捉着什么把柄把王常在怎么着。

  心里想着这些事,回来时呆呆看着熟睡的玄烨,心思不知飘去哪儿,半晌皇帝警醒过来,慵懒地问她什么时辰了,两人才说上话。

  可玄烨吃了茶,恢复些精神后却道:“朕记得你方才说,托了裕亲王福晋和岚瑛去料理胤禛府里的事?”

  岚琪点头,玄烨便道:“往后和福全家里稍稍离得远些,这两年你和他福晋走得很近。”

  “那次的事后,裕亲王福晋多多来走动,臣妾觉得谈得来,也就这样了。”岚琪没问玄烨为什么,解释之后便答应,“皇上既然这样说,臣妾知道该怎么做,但不好立时就淡了,人家该奇怪的,皇上给臣妾一些时间。”

  玄烨很放心,点头没说话,又懒懒的不想起来,还是被岚琪再三拖起来,说有大臣等着见的,皇帝可不能躲在永和宫不出去,玄烨被她推着往门外去,立定着说:“夜里来乾清宫陪朕用晚膳可好?”

  岚琪推着他出门,朗声喊来环春,对她道:“快问问你家万岁爷,夜里想吃什么?”

  那一晚,德妃娘娘带着膳食到乾清宫伺候晚膳的时候,袁答应正从她原先住的地方出来,带着在那儿几乎被人遗忘的小王氏一路到了长春宫,八阿哥从书房回来时正好撞见,因母妃那里有女眷,他便派了宝云去请安。不久宝云捧了两碗菜回来,说是惠妃娘娘赏的,今晚她那里几个姐妹聚在一起,请八阿哥不必过去了。

  八阿哥匆匆洗手吃了饭就要读书,随口问宝云:“那个跟着袁答应的人很年轻,我从来没见过,是哪家的小姐?”

  宝云笑道:“八阿哥只管读书,宫里的事都不打听呀,这位和钟粹宫那位陈常在是一道进宫的,是个官女子。”

  八阿哥哦了一声,宝云又笑道:“和她一道入京的汉家女子里,两位去了四阿哥府里呢,那两位您总见过了吧。”

  “李侧福晋和宋格格吧。”这两位八阿哥果然认识,心里还想,皇阿玛的妃嫔都跟儿媳妇一个年纪了,再往后是不是就该比他还小些?

  宝云则喜滋滋地说:“下个月五阿哥的婚事成了,就等着您和七阿哥了,奴婢真好奇哪家小姐作咱们八福晋。”

  胤禩怪她将来不肯跟自己出宫,那谁做了自己的福晋都和她没关系,两人正说笑,门前跑进来一个男孩子,身后是阻拦不住的门前太监,一路说着:“十阿哥,您等等……”

  “你们下去吧。”看到十弟一脸悲伤地站在跟前,胤禩倒很镇定,吩咐太监下去,又让宝云去告知惠妃一声,而后再去宁寿宫看看那里的人是否知道十阿哥,自己则拉了弟弟坐下,问他,“你用过晚膳了没?”

  十阿哥却突然掉眼泪,豆大的泪珠挂下来,抹掉后哽咽着:“八哥,我听宁寿宫里的人说,我额娘快不行了,八哥,我想见见她。”

  胤禩惊异不已,问他:“什么快不行了,贵妃娘娘病了?”

  温贵妃病重的事,尚是秘闻不能宣扬,三日后岚瑛进宫时姐姐才对她说起,可自从她有了身孕姐姐就不许她去咸福宫,怕贵妃疯癫伤着她,岚瑛自己也谨慎,顶多在门前行个礼就走,如今听说贵妃快不行了,不免心中难过,一直说贵妃虽然曾可恶,可终归是钮祜禄家的人,他们家也不容易。

  岚琪则道:“皇上说,宣召阿灵阿易叫人瞩目,反而给阿灵阿添麻烦。所以要我问问你,你回去问阿灵阿,钮祜禄家有什么想要的没有,贵妃最后的日子,那点体面还是要有的。”

  岚瑛笑:“皇上真好。”

  “是啊,皇上说看在你的份上。”岚琪这般说着,心里却打鼓,顶好妹妹一辈子别晓得,玄烨给贵妃下药致她疯癫那么残忍的事。

  可才说罢这些事,孕妇忽然一阵胎动不安,唬得岚琪立刻给她宣召太医,幸好只是虚惊一场,正询问太医一些话时,太医院又有太医来,环春笑道:“这儿没什么事了,大人请回吧。”

  来者却屈膝禀告,说他才从宫外四阿哥府里回来,岚琪听得心里紧张,还以为毓溪身子不好,却听太医说:“四阿哥府里的宋格格有喜了,微臣特地来向德妃娘娘道喜。”

  果然不多久,青莲也急急忙忙从宫外跟了来,本想给娘娘报喜,却叫太医抢了先,她欢喜地说着:“这太医竟还抢了奴婢的彩头。”

  岚琪是高兴极了,虽然这两年多来,都说是四福晋身子不好,可难免有人爱嚼舌根子,故意散布难听的话,说是四阿哥不能。她一直忍着那口气,心想计较了才是叫人看笑话,这一天一天的等,终于等到送子观音眷顾,不管宋格格是否身份低微,好歹四阿哥府里有所出,那些嘴碎刻薄的,也该闭嘴了。

  隔天四阿哥和四福晋一道进宫,胤禛在额娘面前点个卯就匆匆去了书房,他离开婆媳俩反而好说话,岚琪安抚着毓溪说:“也算是你得偿所愿,待宋氏产下孩子,便养在你屋子里,你不必可怜她,这是规矩。”

  毓溪静静答应,岚琪又道:“安胎的日子也不用太精贵伺候,那样反而不好生养,她只是个侍妾,别为了一胎孩子捧得跟主子似的,你越是不在乎,她才越明白自己的尊卑。”

  “额娘放心。”毓溪眼中有天生的贵气,“四阿哥府里的女主人,只有儿臣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