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64 回去缠你媳妇

作者:阿琐

  裕亲王福晋笑道:“不着急这会儿招待客人,宅子里好些事没安顿好呢,何况这里是阿哥府,四阿哥不下请帖,旁人也不敢随意拜访。(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你们且安心将家里的事料理起来,等一件一件有了模样,做好底下人的规矩,再请客摆宴不迟。”

  毓溪答应:“伯母的话我记着了。”一面就让下人摆茶点,要请二位歇一歇。两人却不愿久留,说她这里忙,她们过阵子再来做客,毓溪不便挽留,亲自将二位长辈送出门,路上笑问岚瑛几时分娩,听说七八月的光景,裕亲王福晋随口说:“毓庆宫的侧福晋也是那时候生。”

  毓溪听得心里一颤,想起了文福晋的遭遇,自从在宁寿宫一别,她再没有见过文福晋。之后等二位坐轿子离去,才刚折回来,青莲姑姑就来请福晋正厅升座,说侧福晋和宋格格要来行礼。

  “先头不是见过礼了?”毓溪似乎不大愿意。

  “方才有外客在,算不得数。”青莲搀扶着福晋,一路将她送到正厅上座,底下丫头来摆下蒲团,她笑着说,“这是您一家主母的尊贵,她们是妾室,在您跟前可称不得主子,规矩从进门起就要做下,一则警示她们,二则叫底下人也看看。”

  毓溪不再勉强,安稳在上座等待,先见李侧福晋缓步进来,跪于蒲团之上叩首礼拜,青莲向福晋使了个眼色,毓溪便说了些不痛不痒的体面话,之后李侧福晋起身,赐座于一侧,才再见宋格格进来,拜过福晋,又向侧福晋行礼,而后才正跪在厅中央听训。

  毓溪依旧说的是那几句话,但想到方才出宫门时,对宋氏严肃了几句,此刻见她面有惧色,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想到她之后说不定也拿这副嘴脸去对着胤禛撒娇道委屈,顿时意难平。但她是个聪明人,又有修为涵养,岂能冲一个低微的侍妾说出酸涩的话,于是半个字都没提,便让她起来了。

  之后府内嬷嬷丫头,并宫里带出的太监,底下小厮等等前来行礼,除了宫里一道跟出来的,其他人都是德妃娘娘派瑛福晋帮忙安排,可信不可信的还要日久才看得出,现下先用着,之后好的留下不好的换了,务必家宅之中的人不能有外心,都要忠心耿耿侍奉主子才好。

  毓溪见家中仆婢齐全,伺候四阿哥的青莲和乳母都跟了来,想到自己家中的乳母,之前说好将来让她也来阿哥府里当差,可娘家的人自然心向着自己,她若来了,青莲和四阿哥的乳母,会觉得自己不信任她们,眼下不合适急着调来的,且等一等才好。

  这件事她便按下没提,在宫里两年,随侍的人都已十分熟悉,也用得顺手,但谁没一点私心,这些人说到底都是向着德妃娘娘的,而毓溪总有不愿让婆婆知道的事,如今离了宫,更希望跟在自己身边的人能一心一意只为自己。

  宅邸正院是毓溪和胤禛所住,她的卧房是三进的套间,最里头才是安寝之所,比起宫内阿哥所的住处要宽敞许多,才真正有了皇子福晋一家主母的尊贵。侧福晋住在西苑,宋格格在西苑后的偏房里,她们没有资格住正院大房,宋格格更是连正院子都住不得,她只比这宅子里的下人高了那么一点点,将来四阿哥若收几个丫头做侍妾,她就比那些人再高那么一点点,侧福晋还能算半个主子,她不过是有名分的侍妾,说白了,还算是半个奴才。

  但是这位宋格格,如今在四阿哥面前吃得开,府里的人没等主子们进门,就都知道宫里的光景。二月进门以来,四阿哥对这位宋格格宠爱有加,他们消息灵通,甚至知道四阿哥和福晋正不大痛快,底下都是极有眼色的人,当着四福晋的面不敢瞎殷勤,背过人去,在宋格格身边伺候的几个人,都对她十分恭敬,倒让宋氏心中微微有些得意。

  此时,四阿哥刚刚离了乾清宫,三阿哥跟上他说之后要去府里喝酒,四阿哥说家里一切的事还需料理,等妥善齐全了,再请兄弟们去热闹,说罢与三阿哥辞别,却是转入内宫,又往永和宫来。

  四阿哥来时,正当午膳时分,早晨才行礼告别的人又回来了,温宪和温宸正陪着额娘用膳,瞧见四哥来,俩妹妹立刻缠上来说:“四哥几时带我们去宅子里逛逛。”

  胤禛嗔怪:“公主岂能随便出宫,额娘同意,我自然不拦着。”

  姐妹俩早在额娘这里碰了壁的,不敢缠着岚琪,坐下再闷闷吃几口就都意兴阑珊,岚琪知道胤禛来是有话说,便打发俩姑娘自己玩儿去,这边唤环春另给四阿哥炒一盘嫩笋,笑着说:“清早才送进宫的,没来得及叫你们带些家里去。”

  胤禛笑着说不用,一面将母亲和妹妹吃剩下的挑了几筷子尝尝,合着米饭就囫囵下去,岚琪温柔地劝着要他慢点吃,等他放下筷子了,才道:“是饿了才来的?不然怎么不回家吃去,毓溪指不定等你回去用膳。”

  胤禛道:“已派人去回话,叫他们不用等,午后才回去。”

  “头一天你就这样,你皇阿玛也是,有什么事儿非要挑今天吩咐你。”岚琪似嗔非嗔,面上笑悠悠说,“办完差事就早些回去,你既然离了宫,往后可不大好往内宫来了,别坏了规矩。额娘想你时,自然派人去找你来。”

  胤禛笑道:“那儿子想额娘呢?”

  岚琪含笑睨他一眼,见儿子吃得急额头上微微有汗,伸手拿绢子轻轻擦拭,温柔地说:“你有了妻妾,就不能缠着额娘了,额娘也不好缠着你,不然就算她们不怨额娘也会不忍,知道你有心记着我,就满足了。”

  胤禛抿了抿唇,显然有话想说但开不了口,其实他一直等母亲来问自己和毓溪的事,偏偏母亲半个字都不提,而瞧那光景,毓溪肯定也没跟婆婆告状,如今都搬出去了,他实在不想和毓溪继续冷下去。今天决定来向母亲讨救兵,原以为独自来,额娘就方便说些话教导他,可是额娘还是不提。

  岚琪自顾自地又喝了半碗汤,环春则麻利儿地送来新炒的嫩笋,她便让胤禛再进一些,儿子拿起筷子,突然又放下,垂着脸说:“额娘,您就真不问问我了?”

  岚琪笑:“问你什么?”但见儿子脸上有愧疚之色,心里已明白,可还是闭口不提。

  胤禛有些着急,一股脑儿地就把话给说了,说道:“她哪怕吃醋发发脾气呢,合着就巴不得我喜欢上别的女人,您说她到底怎么想的?”

  岚琪嫌弃胤禛身在福中不知福,责备他:“毓溪是为了你委曲求全,你还反过来要求她如何如何。你说说,她若真吃醋找你闹,谁能保证你不厌烦,回过头她还要被人指责善妒,里外不是人。你们男人家,就爱自以为是,委屈了人还怪人家不体贴。”

  胤禛似乎被责怪了才心里舒坦,嘀咕着:“就是不想委屈她,可她明明不高兴,在我面前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我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那你也不能搂着新人挤兑她呀。”岚琪皱眉头说,“额娘就不信,那个叽叽喳喳的宋格格,你就那么喜欢?”

  胤禛摇头,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好,她太活泼机灵,总是缠着我,我推不开。”

  “这算什么话?”岚琪轻轻一叹,伸手轻轻戳了儿子的脑袋,“你怎么没学得你阿玛的本事,正事从不见你为难,几个女人却叫你愁成这样。”

  胤禛不服气地说:“皇阿玛可是皇帝,额娘和其他娘娘们,能怎么样?”

  岚琪笑出声,责备他胡说,又道:“阿玛和额娘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里头的门道只有自己才能参悟。额娘不是不关心你的事儿,是不能切身明白你们彼此的感情,又怎么来揣摩你们的心意?或许有一天,你真的不在乎毓溪了,难道额娘还逼着你把她捧在手心里了?”

  胤禛着急说:“不可能,儿子怎么会不在乎毓溪,要说不在乎,那两个新人才可有可无,额娘现下就打发她们,我也高兴。”

  “又说混账话,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岚琪含笑嗔怪,拍拍儿子的肩头说,“刚才那几句,你对毓溪说去呀,你要哄自己的女人,还要别人帮忙?说出去人家就该笑你了,可千万别叫你皇阿玛知道,他一定觉得你没用。”

  “额娘,我该怎么做?”儿子满目渴求,竟拉了岚琪的手,满面无奈地说,“我怎么知道你们女人家想什么,我想的又不对,毓溪她根本不搭理。”

  岚琪哭笑不得,被儿子缠得无奈,轻声与他道:“你既然不知道怎么才好,那就全当是你错,关起门来跟自己媳妇赔不是,谁知道,又有谁来笑话你?何况毓溪本来就没错,是你先委屈人家。这事儿一点都不难,女人家哪个不好哄,就看你肯不肯放下身段,你缠着额娘没用,回去缠你媳妇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