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62 皇上一定喜欢

作者:阿琐

  这样一句话,将紧张的气氛打破,陈常在笑起来,好看的容颜渐渐显露,荣妃和岚琪都觉得,陈氏虽非一眼叫人惊艳的美女,可越看越觉得舒服,言语中露出些许性子,活泼却不张扬,是能让她们俩亲近的那种,但荣妃却指了王常在和袁答应说:“早先刚入宫时,都是楚楚可怜的小兔子,现在呢?一个两个比狐狸还狡猾,你照顾王常在怀孕分娩,她出月子来永和宫谢过你吗?”

  岚琪淡淡一笑说:“在别处见面时道谢了,不是姐姐说的那样。(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而我也不在乎她谢不谢,她肚子里的皇嗣,是皇上的孩子,我是替皇上照顾小阿哥。”

  荣妃笑她看得开,不久吉芯说门外有人传话,两人抱怨不知又是何处惹了麻烦,却见是乾清宫的人跑来,一脸喜色地给荣妃叩首说:“巴林部传来消息,荣宪公主有喜了。”

  荣妃与岚琪面面相觑,岚琪连声道喜,便催荣妃亲自去宁寿宫向太后报喜,之后在景阳宫门外目送荣妃去宁寿宫,自己便带着人往回走,和环春说着荣宪的事,又说纯禧公主是不是快生了,感慨岁月匆匆,昔日娇滴滴的小娃娃们都要做额娘了。忽然环春拉住了主子,停下轻声道:“娘娘,陈常在等在咱们门外呢。”

  岚琪也看清了,而门那边的人瞧见这里的动静,赶紧让道一旁垂首侍立,之间陈常在一人和随行两个宫女,岚琪才想起刚才在景阳宫也没见什么人,不禁缓步走上前问:“没有嬷嬷太监指引你?”

  陈常在福了福身子道:“她们都留在翊坤宫门外盯着王姐姐罚跪了。”

  岚琪问:“姐姐?你喊王氏姐姐?”

  陈常在应道:“是,臣妾比王姐姐小一岁。”

  岚琪心里感叹真年轻,一面道:“她只是个官女子,你身为常在要有自己的尊贵,姐姐妹妹的称呼私下里是亲近,在人前可就要掂量着来,别失了分寸。”

  “臣妾记下了。”陈常在说着屈膝在地,口中道,“请德妃娘娘回宫升座,好让臣妾向您行礼。”

  岚琪婉拒:“在景阳宫已行过礼,不必了。”

  陈常在茫然地抬起头,胆怯又坚定地说:“太、太后娘娘说,东西六宫凡有主位,臣妾都要走一趟,所以娘娘的永和宫臣妾也要来行大礼。”

  岚琪心中笑新人耿直,与她道:“难道你要再去一趟启祥宫吗?僖嫔娘娘是启祥宫的主位,王常在跟她住在一起,你不怕也做错什么事,叫人责罚?”

  陈氏望着德妃娘娘,红唇微微蠕动:“王常在和臣妾是一样的。”

  “这你倒是记得清楚。”岚琪欣然,让陈氏起来,遂了她的愿在永和宫正殿升座,再次接受了陈常在的叩拜,她起身时一脸释然,岚琪唤环春赐座,一面问:“你从景阳宫离了后,一直等在这里,为何不在景阳宫对我说明,这有大半个时辰了,你站在外头累不累?”

  环春请陈常在坐下,殷勤地奉了茶水,笑道:“都怪底下人糊涂,怎么不请您进门坐着等,奴婢回头就教训她们,常在您可别放在心上。”

  陈常在连连摆手,着急地说:“可不干她们的事,是臣妾自己要等在门外,娘娘还未回宫,臣妾怎么好先进门。”

  环春尴尬地冲自家主子笑,岚琪无奈地说:“你对着我的宫女,何须自称臣妾。”

  陈氏抿着嘴,一脸的不知所措倒是有几分憨态,岚琪心想她若对着皇帝也是这样,玄烨一定喜欢。玄烨喜欢聪明伶俐的女人,也喜欢呆呆憨实的女人,这位陈常在,似乎更偏向后者。

  想到这些,心里不禁泛起淡淡的酸意,想象一下这个可爱的小常在往后躲在皇帝怀里嬉笑撒娇,竟禁不住在袖子里握紧了拳头,暗暗几次深呼吸后,才平复下心情。

  “娘娘……”陈氏突然唤岚琪,她醒过神问何事,陈常在却离座又跪在了地上,深深叩首后道,“娘娘可否帮臣妾一个忙?”

  岚琪很讶异,才第一次见面,不过说了几句话,这就开口求帮忙,当初王常在和袁答应进门时,她可真帮了不少的忙,如今王常在分走她盛宠的风光,让宫里的明枪暗箭都朝她射过去,岚琪一年比一年轻松自在,可心里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王常在的“报恩”,现在陈氏一见面就开口,比当年两位来得更直接。

  陈常在不等德妃娘娘点头,就伏地说道:“娘娘说还记得臣妾的母亲,臣妾很是感激,上京前母亲曾说,要臣妾进宫后多多亲近德妃娘娘,因为当年有过一面之缘,母亲说德妃娘娘是极和善的好人,臣妾在京城举目无亲,往后有什么事,唯有托赖德妃娘娘照顾。”

  岚琪淡淡笑:“我与荣妃协理六宫,照顾各位妹妹本是应该的,要紧的是你入宫后,能好好伺候皇上,与其他姐妹和睦相处。”

  陈常在抬起头,本瞧着几分憨态的脸顿时又变得清明干练起来,她明明白白地对岚琪说:“宫中险恶,王氏一来就被王常在立下马威,臣妾与她同一屋檐住着,将来一定会有更多是非麻烦。娘娘,臣妾不求恩宠不求荣华富贵,只愿在宫里平平安安,好不给家中爹娘添麻烦。哪怕住在荒凉无人的地方,臣妾也不想与王氏同住,王常在与臣妾虽是一样的,可王常在她一定容不下臣妾,臣妾不希望将来的日子要与她缠斗,而她的堂妹在臣妾身边,就是最最不安的隐患。”

  岚琪心中渐冷:“在翊坤宫里,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说的话都是冲她的堂妹去,可眼睛却时不时看向臣妾。”陈常在沉着冷静,再次坚定了语气,对岚琪叩首道:“求德妃娘娘成全臣妾。”

  岚琪且笑:“我倒奇怪宫外怎么传说永和宫德妃的,为什么你一进门,就来求我这件事?”

  陈常在脸上方才的聪明劲顿时消失,又恢复先头的迷茫,闷了半晌说:“因为母亲说德妃娘娘是好人。”

  岚琪问:“好人又如何?好人,就该来者不拒,谁求她做什么事都要答应?”

  陈氏吓得不轻,两只手在胸前使劲儿摇着,着急地说不出话来,反是岚琪笑道:“是不是你觉得自己也是个好人,所以才有底气开口相求?”

  “大、大概……是。”陈常在怯然垂下了脑袋。

  岚琪示意环春搀扶她起来,又细细将陈氏打量一番,心里觉得她性格是淳朴憨厚的,但脑筋并不笨,要紧事情能想得明白,再不然就是家里教好了,告诉她进宫该怎么做,当年王常在她们不也是,曹寅李熙都教她们,在禁城要和永和宫亲近。

  岚琪随口笑道:“此番与你们一道入京的姐妹里,有些人可成了你的晚辈了,四阿哥屋子里的李侧福晋和宋格格就是,当时你自己怎么想来着?”

  陈常在浅浅坐了凳子的一边,明白地回答:“母亲说了,要臣妾随遇而安,母亲说只要臣妾平安,其他都不在乎。”

  岚琪默默颔首,虽然荣妃不记得了,可岚琪却清楚记得那位陈夫人,陈常在口口声声不忘的母亲,其实是她的继母,年纪比岚琪还小几岁,陈常在的生母生她时离世了,是继室也就是现在的陈夫人将这个女儿抚养长大。

  虽然这些是岚琪近些日子打听新人的来历时才又想起来的,可当年陈夫人温柔谦和的模样,她的确记得。况且,既然是继母和继女,怎么会长得一样,但陈常在三句不离母亲,提起继母眼底就一片温柔,她们十几年如亲骨肉般的感情,至少陈家的家风家教岚琪可以深信不疑。

  “娘娘?”迟迟得不到回应,陈常在似乎不肯放弃,害怕德妃娘娘不了了之,又壮胆提了提,“娘娘可否安排臣妾住到别处去,哪儿都要紧,只要和王氏分开就好。”

  岚琪托腮笑着:“那就去启祥宫吧,既然哪儿都不要紧。”

  陈常在呆住,粉面涨得通红,含糊其辞地吐出几个字:“娘娘,王常在就、就在那里。”

  环春在一旁,惊讶地看着自家主子竟然有心逗新人,看得出来陈常在似乎合了主子的眼缘,但听主子笑道:“你自己说,哪儿都不要紧,只要不和王氏在一起。”

  陈常在无力反驳,竟是真的说:“是,是臣妾说的。”

  岚琪莞尔,与她道:“我从钟粹宫出来,如今那里后院的屋子还空着,钟粹宫里端嫔娘娘和布贵人、戴贵人都是极好相处的姐妹,你若是愿意,我与荣妃娘娘说一声,你便搬去钟粹宫住。”

  陈常在喜出望外,脸上似有春回大地之势,笑得那样高兴,坐着就想蹦起来,但突然一个激灵回过神,赶紧伏地向德妃娘娘谢恩,岚琪居高临下望着她,却是冷静地说:“但往后你若给钟粹宫添任何麻烦,今日王官女子的遭遇,也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这一下又把陈氏唬住了,等她最终离去,环春多嘴问岚琪:“娘娘怎么把陈常在往端嫔娘娘那里送,端嫔娘娘该怨您了。”

  岚琪却道:“她这样子,皇上一定喜欢,将来若生得一男半女,好养在钟粹宫里,让端嫔姐姐她们有个寄托,解解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