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55 这儿不行

作者:阿琐

  “胤禛?”玄烨显然有些意外,但略想一想,也能明白岚琪为何会提起她自己的儿子,但这两年来她从未在自己面前表露过那些心事,不禁问,“你也着急他们俩无所出?”

  “皇上不要见怪,臣妾并不着急,在臣妾眼里他们还是孩子。(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琪冷静地说,“可是兄弟之间成婚的越来越多,太后又催着五阿哥的婚事,往后妯娌们都有了孩子,唯独我们家毓溪没有,她心里可怎么受得了。虽是臣妾来问皇上,实则那孩子,几次三番地请臣妾劝胤禛答应纳妾的事,可您知道胤禛的脾气,他现在一心一意只有毓溪。”

  玄烨笑道:“果然是咱们的儿子。”

  岚琪着急,埋怨他:“皇上还有心情玩笑,儿媳妇都急坏了,臣妾真怕她之后会想不开,若是因此和胤禛生了嫌隙,多不值当。”

  话还说着呢,玄烨却根本没在意似的,把她往身下一拉,伸手就解开颈间的扣子,急着要吻上去,岚琪吓得捂着脖子说:“这儿不行。”玄烨不解,岚琪支支吾吾道,“总是留下点什么,冬天便是穿着高领子心里也不很踏实,之后见人总是遮遮掩掩生怕露出来。”

  玄烨笑眯眯望着她,一面答应不吻那地方,一面轻轻掰开她的手,却在瞬间把人家衣服往下一扯,暖里单衣就够御寒了,几下就露出雪白的胸脯,香吻如雨,身下的人被掠夺得身子打颤,好容易求饶翻身躲开些,人家气息急促地追在耳畔说:“这里就不怕露出来了,是不是?”

  纵然先前的旖旎被打断,皇帝还在雪地里走了一遭,身上的热乎劲也没见退去半分,反而用了晚膳更加精神,岚琪白皙的脖子是保住了,不怕再留下红斑在人前失态,可身上却被大半月不近女色馋坏了的人留下见不得人的痕迹,连让环春伺候沐浴都觉得不好意思。

  若是早十年也罢了,现在三十多的人,还没事儿就跟皇帝一夜欢愉成这模样,心中虽然幸福甜蜜,可身份地位带来的道德约束,还是会让她觉得不自在。可玄烨兴致盎然,贪恋得放不开手,隔天又追到永和宫缠绵,以至于岚琪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会记得,后来在宁寿宫遇见宜妃时,她那泪眼汪汪含恨的双眸里,几乎要吞噬所有人的怨气。

  可这些事,岚琪一则想,二则无法做主,老天给了她一副好身体,她愿意给玄烨,这份子骄傲,甚至洋洋得意,她好好藏在心里了。

  自然,温存虽不可少,玄烨并非昏庸之君,**之后脑袋和身子冷静下来,总还是明白自己身负家国天下,便是那晚看似根本没在意岚琪说的事,其实也好好记着了,两天后在永和宫拥着岚琪时便说:“朕下一道旨意,便说给老大老三和胤禛身边都指一个侧福晋,孩子那里你去安抚,胤禛若不听非要来找朕理论,朕自有话对他说。你们别太着急和他吵起来,朕也不会生他的气,慢慢来。”

  宫里时常有的事,是皇帝根本无暇管教皇子公主,可孩子们但凡出了点什么错,负责教养的生母或养母就会被牵连受责备,类似的事贵族王府甚至平头百姓家也时常有,做娘的再如何尽心,也及不上当爹的一两句话,甚至还要被完全否认付出的心血。

  这样的委屈岚琪一年一年听了不少,可在她身上却没怎么发生,她还很强烈地感觉到,玄烨对胤禛很照顾,但那种照顾与对太子和大阿哥不一样,旁人能看得出皇帝在乎长子和太子,对四阿哥,最多觉得是皇帝宠德妃以及孝懿皇后之故,才稍稍偏心一些老四。可从没真正有什么举动,也不会时不时带在身边管教,皇帝对四阿哥的褒奖和责罚相对兄弟而言很少,根本不及对大阿哥和太子的教导。然而岚琪私下任何时候与皇帝说起儿子的事,却是四阿哥的事玄烨什么都知道。

  这让岚琪很骄傲自满,可玄烨做得不着痕迹,她即便察觉了也不能说出来,算是彼此的秘密也好,默契也好,若能这样长长久久一辈子,她心想将来不论发生什么事,儿子都能在父亲无形的保护中全身而退。

  于是在小年时,皇帝下旨内务府从八旗适龄女子中挑选秀女举荐,正月里由太后主持,择吉日遴选,为五阿哥选嫡福晋,再为大阿哥、三阿哥和四阿哥都添一位侧福晋。

  至于皇帝选不选新人,岚琪没有那么好的心去提醒他,这件事似乎就不了了之,太后那儿一心一意为五阿哥选媳妇,也顾不得别的事。至于选五福晋的事,宜妃少不得要去眼前露脸想插一手,可太后根本不搭理她,五阿哥同样态度冷漠,不把亲娘放在眼里。

  那日宜妃在景阳宫对荣妃哭诉时,岚琪也在一旁,心里觉得她可怜,荣妃劝宜妃想着五阿哥过得好便是,别去操心那些事,五阿哥终归是她的儿子,五福晋进了宫,还能不服服帖帖做她的儿媳妇?

  宜妃却说:“连胤祺都不认我这个亲娘,儿媳妇还不跟着他一道眼里没有人?你们可都好了,一个个都做了婆婆,好把这辈子在宫里受得气都冲她们去,我却连教训儿媳妇的机会都没有。不是我非要在背后对太后说大不敬的话,你们就不觉得太后过分吗?从前说孩子小,讲不通也罢了,胤祺都在书房都念多少年书了,怎么还不好好开导他,分明就是太后不让他认我这个做娘的,你们还不信。”

  荣妃和岚琪怎么不信,可信也不能说出来,唯有不咸不淡地劝她别多想,结果还被宜妃一通抢白,更是挖苦岚琪说:“德妃姐姐可要小心些,三十多的人了,再有了身孕,外头人笑话不算,你自己吃得消吗?”

  她撂下这话就扬长而去,荣妃苦笑着劝岚琪:“算了算了,她能当面说,比背后使绊子强,这两年学乖了呢。”

  岚琪本不在乎,只是这会儿想走也不能走,显得好像生气了不给荣妃面子,而不多时端嫔和戴贵人、布贵人也来了,她更不好走开,正坐得不耐烦,永和宫来人说四阿哥求见。众人都奇怪这会儿功夫应该在书房或朝堂里,怎么跑来内宫,怕别有什么事,让岚琪赶紧回去。端嫔更合十念佛说:“若是四福晋有好消息,就好了。”

  这样一说,岚琪也心动,可偏偏她一身儿女福气暂没能好好传承在胤禛的身上,四阿哥来并非禀告什么好消息,而是岚琪盼了好久的,为了侧福晋的事来找她。

  母子对坐时,岚琪且笑:“还以为你隔天就要来跟我说的,一等这么多天,我想你是不是不打算来计较这件事,要顺从你阿玛的旨意了。”

  胤禛绷着脸,满面的不乐意,应着:“这几日正有事忙着,额娘这里请安也怠慢了,额娘别怪儿子。”

  “傻话。”岚琪嗔怪道,“有话就说吧,额娘等你好几天了。”

  胤禛愣一愣,果然开口道:“额娘能不能劝说皇阿玛,我不要侧福晋。”

  岚琪淡定地笑:“你阿玛说了,若是你有这请求,亲自去与他说。”

  “找皇阿玛说?”四阿哥露出几分怯意,好像没了底气。

  “不敢吗?”岚琪温柔地笑着,便将心里话对儿子道,“这几天毓溪可高兴了,动不动就来问我选秀的事怎么样了。额娘也是女人,这天底下可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把丈夫分给别人,可是你的毓溪不只是个女人而已。”

  胤禛不解地望着母亲,岚琪轻轻一叹,劝说道:“你们虽然还在宫里住着,也算得上是自立门户了。她在你怀里是个女人,在人前,则是要为你操持家中一切体面的女主人,是大清四皇子的福晋,她所顾虑的事,往大了说,与额娘操心的没什么两样。不过额娘守着禁城,毓溪守着你们这个小家罢了。”

  胤禛皱着眉头:“可我不想委屈她。”

  “委屈与否,全在你怎么做了。”岚琪且笑,“你在承乾宫跟着皇额娘时,没有看你皇阿玛怎么做吗?反正这事儿额娘是管不着的,天底下谁也委屈不了毓溪,只有你才会让他伤心,有什么话,你们夫妻之间去说,别找额娘传话。你们总是自以为是地在乎顾及对方,不好好谈心沟通,一年一年下去,可就生分了。到时候只怕不等阿玛额娘给你指侧室,你自己也想找个可心的人陪在身边。”

  胤禛说不出话,儿女情长上他的确稚嫩,而现在书房朝堂两头顾及,渐渐对待毓溪也有些力不从心,累了就只想歇着,而毓溪又处处体贴他,仔细想一想,正如额娘说的,他近来都不知道毓溪在想什么了。

  可总有些不死心,胤禛还试探着问:“额娘,这事儿真没得转圜了吗?”

  岚琪颔首:“你早晚要有妾室,不然人家又该说四福晋善妒,总之如何不伤毓溪的心,都在你自己手里,额娘什么也不能帮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