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54 我在等他长大成人

作者:阿琐

  听得这些话,岚琪已起身,屈膝拿过玄烨的靴子要为他穿上,皇帝不急不缓地坐起来,任由她侍候摆布,再问梁公公:“好好的,怎么摔了?”

  梁公公说长春宫的人没讲明缘故,只说因伤情较严重,惠妃才不得已来禀告皇上知道,生怕有什么万一。(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玄烨听得微微皱眉,待穿戴好罩衣,一路到门前,岚琪再为他拢上大氅带上风帽,踮起脚系带子时,轻声问了句:“皇上没生我的气,那件事不怪我?”

  玄烨略见阴郁的脸才缓过几分笑容,又故作不耐烦地说她:“你若真是心虚要赎罪,今晚就别走了,在乾清宫等朕回来。”

  岚琪灿烂一笑:“人家没打算走,等皇上回来摆膳,臣妾可不盼着八阿哥出大事,有惊无险才好。您真是一去一晚上陪着,八阿哥才凶险了呢,皇上早些回来。”

  玄烨哼笑:“说这话,朕知道你是善意,旁人见你留在乾清宫眼巴巴等着朕,可就要说你了。”

  “旁人的话,臣妾可从来都不在乎。”一面说笑,为皇帝整理好衣衫,外头暖轿已备下,众人便簇拥皇帝离去,岚琪这儿继续退回暖里等候,好久不见面,她不想离开玄烨,此外也好奇八阿哥怎么会摔伤得这么严重,那么聪明懂事的孩子,摔坏了脑袋瓜可就糟了。

  御辇从乾清宫匆匆赶到长春宫,门内已聚集了两三名太医,他们脸上的神情瞧着并不焦躁,见了皇帝赶忙上前行礼,其中一人禀告八阿哥的伤情,说是八阿哥摔在额头上,但说是摔的不如说是蹭破了皮,伤得是不轻,满头的血瞧着十分吓人,可没有伤着根本,保守起见这两天不要挪动身体,只要没出现不适的症状,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你们查清楚了?”玄烨心头一松,果然应了岚琪的话虚惊一场,虚惊一场才好。

  太医们连连称是,边上惠妃已从八阿哥的屋子出来迎驾,玄烨一边与她说话,便到了八阿哥屋内,孩子脑袋上缠了厚厚的纱布,瞧着的确骇人,惠妃又说他被送回来时满头满脸的血,她心里惊慌才会请皇帝来。

  “你心里害怕也是应该的,万一有什么事呢,朕不怨你大惊小怪。”玄烨说着问道,“他怎么摔伤的?”

  惠妃垂首应道:“臣妾从他身边小太监嘴里问出来的话,是说胤禩带着十阿哥去咸福宫翻墙,十阿哥想见贵妃。”

  她说着坐到八阿哥床边,温柔地唤:“胤禩你还醒着吗?皇阿玛来了。”

  孩子缓缓睁开双眼,想要腾起上半身,惠妃摁着他说:“不能乱动,这几天都别动,太医说要观察观察才好。”

  胤禩稍稍侧过脸,看到父亲一脸严肃地负手立在床前,点了点头意在行礼,胆怯地说:“皇阿玛,是儿臣自己不当心,请皇阿玛不要担心。”

  玄烨道:“你安心养伤,其他的事暂且不要多想,等你伤好了,自己来乾清宫,告诉朕是怎么回事。”

  “皇阿玛……”八阿哥却有话要说,惠妃似乎怕皇帝不高兴,笑着哄他,“你歇着吧,皇阿玛不着急这会儿问你话呢。”

  玄烨微微蹙眉,果然还是听八阿哥开口说:“皇阿玛,十弟他想去看贵妃娘娘,皇阿玛,您让他去看一眼好吗?”

  惠妃紧张不已,连声劝胤禩:“你好好歇着,别惦记其他的事,这些事皇阿玛会解决,快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胤禩无奈地望着惠妃,到底还是抿起双唇,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惠妃舒了口气,偷偷望了眼皇帝,见他并无怒意,为孩子掖好了被子,便垂首立在一旁等皇帝的吩咐,玄烨想了半天只是说:“好好照顾他,这几天不必上书房去,朕不会让其他阿哥来打扰他养伤,早一日养好了,早一日回书房。”

  惠妃福身答应,见皇帝转身就要走,跟上来两步说:“皇上,臣妾有件事想求您。”

  玄烨有些意外,停下了脚步,但惠妃似乎觉得在八阿哥屋子里说不妥当,请皇帝借一步说话,到了门外才诚恳相求:“儿媳妇怕是不好再生养,大阿哥总不能没有儿子,臣妾斗胆求皇上为大阿哥指一位侧福晋进门,好为胤禔开枝散叶。那孩子近来心气儿高了些,对府里那些侍妾们不大有心思了,说是希望长子能出身好些,不愿那些侍妾为他生下长子。”

  惠妃如今极少有机会见到皇帝,难得见了也顾不得会不会惹怒圣上,儿子的子嗣可比她与皇帝的感情重要多了,何况她和皇帝早就恩断义绝,皇帝赏她喘口气,她还皇帝一份体面。

  “朕知道了。”意外的,皇帝没有拒绝,反而答应道,“腊月里先把人物色起来,一旦选定了,开春就让新人进门。”

  惠妃大喜,禁不住屈膝谢恩,可皇帝却又高高在上地说:“侧福晋进了门,要紧的是给胤禔开枝散叶,你就别再搀和他们夫妻间的事,大福晋毫无长嫂风范,难道不是你的错?”

  “是,是臣妾愚昧。”惠妃虽恨,但自知的确是当年做得太过火,才惹得儿媳妇与她势不两立,甚至不惜在皇室中立下难听的名声,她一心一意把持着丈夫的心,小夫妻俩的关系竟是刀枪不入,她默默折腾这么多年,儿子却离他越来越远。

  皇帝面无表情地说完这些,便怎么来怎么回去,一点没有要留下的意思,而随着圣驾离开,八阿哥受伤的事也在宫内传开,都知道伤情不严重,也就没人在意了,顶多各宫略表些心意,派人来问候几声。

  延禧宫里,敦恪公主也因发烧请了太医,小孩子长身体总难免要病,敏常在倒是很淡定,一面送走太医时还说:“公主过两天就好了,请太医不要惊动皇上和太后,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时见香荷从门前进来,朝敏常在福了福身子便往东配殿去,她不以为意地转身要回女儿身边,小雨则凑上前搀扶着,轻声道:“香荷好像是去打听八阿哥的事儿了,觉禅贵人到底还是在乎八阿哥的。”

  “不要议论旁人的是非,我们在一个屋檐下住着,相安无事才好。”敏常在训示小雨莫多嘴,又回身望了眼东配殿的光景,心里记着德妃娘娘之前提醒她,往后对觉禅贵人要留个心眼,这些日子她说话做事心里都留有余地,不愿自己再出什么岔子连累了德妃娘娘。

  东配殿里,觉禅贵人正在缝一顶雪帽,香荷悄悄进来,在炭火前烤了烤身子除去寒意,才靠近主子说:“奴婢打听清楚了,八阿哥的伤不要紧,您放心。”

  觉禅氏点了点头,香荷又道:“据说八阿哥是为了带十阿哥去看贵妃娘娘,在咸福宫翻墙,从墙头上摔下来的,十阿哥没爬上去所以没事,已被太后带回去了。”

  “我知道了。”觉禅贵人面无表情,继续缝制手里的雪帽。

  香荷看了半天,忍不住说:“您为八阿哥做了那么多东西,德妃娘娘到底有没有托四阿哥传递给八阿哥?奴婢可从来没见八阿哥穿戴过。”

  觉禅氏这才开口道:“八阿哥把那些东西都攒在四阿哥身边了,他不愿让惠妃知道我与他亲近,这不是好事吗?他穿戴与否不要紧,喜不喜欢更不要紧,我这个做娘的心意到了就好。”她漫不心地看一眼香荷,“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们母子能多多往来?”

  香荷点点头,觉禅氏清冷地一笑:“我在等八阿哥长大成人。”

  “那奴婢就放心了。”说着又想起一事,回禀贵人,“德妃娘娘去了乾清宫,怕是今晚不走了,德妃娘娘真是挺厉害的,宫里几位年轻的愣是比不上娘娘得宠。”

  觉禅氏冷静地说:“没有德妃娘娘,那些人也是这命数,怨不得她受宠。”

  且说圣驾折回乾清宫时,本来星星点点的雪花扯棉絮似的密集起来,皇帝进门几步路就惹得一身寒气,岚琪拉他在火炉旁换衣裳,把他要在屋子里穿的衣裳早就捂暖了,热乎干爽地穿上身,又递过一杯清火滋润的雪梨茶,岚琪随口问了几句八阿哥的事,就没再多嘴探寻缘故,吩咐梁公公预备传膳,可玄烨却没胃口,懒懒地说不想吃。

  大冷天的,不吃饭身子更加不能御寒,岚琪亲自在膳房挑了几样合他脾胃的,端进来放在炕几上,哄他吃了半碗饭才安心,玄烨笑着说:“就看到你晃来晃去,你不在乾清宫,任何事朕一句话就好,清清静静,偏是你来了,喝茶吃饭样样细致,朕都累了。”

  岚琪笑道:“他们是您的奴才,主子说话能不听,臣妾可不一样,您既然要人家留在身边,就要听话才好。”

  玄烨眯眼笑着,等岚琪去洗了手回来,与她依偎着坐在一起,便提起长春宫里的事,说到惠妃要为大阿哥选一位侧福晋,玄烨道:“不如连老三家的一并选了。”

  岚琪静了须臾,冷不丁说:“胤禛呢,皇上想过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