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52 那个毒妇

作者:阿琐

  太后如此态度,岚琪知道自己若再与荣妃一道来相求,同样要吃闭门羹,回过头荣妃还是会央求她去向玄烨开口,恨只恨自己没有一开始就拒绝这件事,太后这儿一旦走不通,她也无法硬起脸来再拒绝荣妃,荣妃怕是算计到了这些,她必是心想自己答应最好,若是不一口拒绝,总还有商量的余地,岚琪这是自己给自己刨了坑。(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如今皇帝谒陵还有四五天才归来,她暗暗决定,若是无法在这四五天里想出应对的法子,就直接拒绝荣妃,反正是她先得寸进尺,自己也不怕翻脸。

  两日后裕亲王福晋进宫给岚琪送年货,自从那年裕亲王受挫,岚琪将天蓝釉的花瓶送给嫂子后,裕亲王福晋与岚琪走得更近了。她们在宫外,容易得些稀奇有意思的好东西,孝敬太后之余,总会想到岚琪这里,岚琪起先担心与裕亲王府走得太近会不会让玄烨反感,再三犹豫后亲口问了问玄烨,皇帝倒是说:“你们妯娌亲近些才好,你又不是口无遮拦的人,朕不担心她会在你这里打听到什么,再回去乱传。”

  如此,岚琪一来知道自己不必顾忌,二来听懂了玄烨话里的意思,她们往来无妨,但要谨言慎行,宫里的事不要轻易让宫外皇亲们知道。

  不过裕亲王福晋,却好像在宫内找到寄托似的,早年她就时常来向太皇太后诉说府里的无奈,这几年不大与太后说,却总爱与岚琪念叨,每次来总有说不完的话。

  这日裕亲王福晋送年礼来,妯娌俩坐着说闲话,说着说着不知怎么扯到三阿哥府上,原是月初董鄂氏家里长辈庆寿,早先是他们家的人亲自登门邀请赴宴,但如今裕亲王随皇帝谒陵不在京城,福晋便带着侧福晋和几个孩子去应个景,董鄂氏家里自然十分客气将她奉为上宾,可裕亲王福晋却在那里听见看见有趣的事。

  那日三福晋也回娘家贺寿,裕亲王福晋之前就见她红着脸和她父亲不知争执什么,因离得远没看清楚,但后来与其他人说笑时,就零星听见闲话,说三福晋跟家里抱怨,嫉妒即将竣工的四阿哥宅子十分豪华大气,明明一样是阿哥宅子,瞧着竟有几分亲王府的架势,这话一面是酸自家境遇不如人,一面就是说德妃在宫内一手遮天,动用内务府公中的银子,私自给四阿哥建造豪宅。

  此刻裕亲王福晋说着:“这三福晋真是嘴碎得很,那宅子臣妾随王爷去瞧过,比大阿哥家里可小多了,怎么就够上亲王府的架势,是以为没人见过亲王府什么规格吗?”

  岚琪满不在乎地说:“老三家的一向什么都爱比较,我就是怕这些事麻烦,当初才缠着皇上选的地方,这些宫里宫外都知道,她爱说就让她说去。”

  福晋笑道:“最稀奇的是,董鄂氏家里到底怎么教的女儿,这孩子没一点聪明的地方,浑身上下除了骄傲攀比,没别的了,空长了一张漂亮脸蛋。”

  对于类似的话,岚琪都是敷衍了事,不会对裕亲王福晋说什么真心话,不论如何气愤,也不至于冲动,唯有客人离去,才会对环春说几句,裕亲王福晋虽然爱传话,可她从不造谣生事,再有三福晋那德行,显然是真在外头到处传四阿哥的坏话,环春劝说主子不果,见她终日生闷气,便私下做主把瑛福晋请入宫,岚琪起先还以为姐姐身子不适,火急火燎赶来时,才明白是这么回事。

  岚瑛怯怯地说:“就是怕姐姐不高兴,我每回进宫都不提那些事,三福晋真是够可以的,我家那些女人们都来问我,您是不是真的在宫里一手遮天了。”

  岚琪恨道:“她在宫里时就不太平,我心想做什么去和一个孩子计较,可现在放出去更加了不得,只当我和胤禛好欺负,当我们家毓溪好欺负吗?”

  岚瑛唯有劝:“反正四阿哥的宅子中规中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您处处克己,让她说去吧。”

  “可荣妃现在也仗着我可怜她们婆媳不和,来我这里讨便宜,我不怪她欺我,可为了她自己的孩子,将来未必不欺我的孩子。”岚琪气急了,向来外人说她什么都不要紧,但护犊子的心可丝毫不容侵犯,孝懿皇后一直告诫她别做软柿子叫人捏,现在好了,她的安守本分,却被人看做软弱可欺。

  “瑛儿,你替姐姐做件事,虽然不大上道,可也不是我胡乱捏造,是她们自己闹出来的。”岚琪一脸恨意,她何尝没有坑人的智慧,只不过不愿去做这种事,老实人被逼急了,可不好欺负。

  岚瑛得姐姐面授机宜,离宫两日后,便着手将一些话传出去,还不能从阿灵阿府里传,不然人家若查,一查就知是阿灵阿府上伙同永和宫生的事端,几辗转,才将荣妃因不满儿媳妇跋扈不服管教的事传出去,说荣妃要亲自为三阿哥选侧福晋,若是侧福晋将来生得一男半女,三阿哥府里女主人易主也在朝夕之间。

  这并非无中生有的事,只不过是宫闱秘闻不能传,现在岚琪岚瑛之口闹得满城皆知,三福晋必然要闯进宫里来和她婆婆闹,那么纳不纳侧福晋的事他们自己说了算,而要不要为皇帝选秀,也没人敢在这情形下开口,岚琪乐得冷眼旁观。

  可惜岚琪算准了三福晋会来和荣妃闹,却没算到她竟然能闹得那么凶,在景阳宫寻死觅活不说,更是闯入宁寿宫,将太后吓得不轻,荣妃一气之下就病倒了,就在皇帝回銮那一日,三福晋竟还企图去找皇帝说理,正好遇上惠妃从那里过,死活替荣妃把儿媳妇拉了回去。但这件事肯定会传到皇帝耳朵里,听说圣驾一到乾清宫就把三阿哥叫去训斥了一顿,本来父子几个高高兴兴出趟门,回来了却为家里一点破事闹得不愉快。

  四阿哥来向岚琪请安时就说:“额娘怎么不帮着荣妃娘娘管管三嫂,三哥的脸面都被她丢光了。”

  岚琪心虚得很,只敷衍儿子:“这几天和三阿哥说话小心一些,别叫他误会什么,伤了你们兄弟情分。”

  而皇帝回銮那天,没有跑去启祥宫看才出生的十五阿哥和王常在,往宁寿宫给太后请安后,夜里竟破天荒地去景阳宫陪伴被气病了的荣妃,虽说当晚是住在配殿万常在的屋子里,但也陪了生病的荣妃大半夜,与她一道用膳,劝她吃药,很是温柔体贴。之后几日则因朝务繁忙一直在乾清宫未踏足后宫,启祥宫王常在那里,只让梁公公送了些赏赐。

  等皇帝亲自去看望十五阿哥母子,已是回銮六七天后的事,那时王常在从恶露不尽的危险中康复过来,皇帝只是在僖嫔的陪同下与她说了几句话,再抱了抱十五阿哥后,便离了。至于僖嫔,正如岚琪所说得到了皇帝的褒奖,更当着王常在的面叮嘱她将来要将十五阿哥视若己出,也算是再次肯定她作为十五阿哥养母的身份。僖嫔心中暗暗感激德妃没有告发她要害死王常在的事,更因小阿哥可爱,照顾了大半个月已生出深厚的感情,宫里的日子,也不再如从前那般苦闷看不到尽头。

  同是这一日,岚琪来景阳宫看望荣妃,顺道与她商量几句太皇太后祭奠和宫里过年的事,没想到说着话,荣妃突然恨起来,在岚琪面前咬牙切齿地说惠妃歹毒,说她自己和大福晋处不好关系,就也不让她好过,口口声声说挑唆三福晋来闹那些事,是惠妃在背后动的手脚,恨道:“那天怎么就那么巧,她能路过把人给我拉回来,她该不是知道那孩子要去找皇上闹吧。”

  岚琪听得心里突突直跳,皱着眉头问:“姐姐怎么就想到她了?”

  荣妃一脸恨意,但眼底又露出几分柔情,语气也软了些说:“是皇上告诉我的,闹得太后受惊那会儿,就传到皇上跟前了,他还没入京就知道这些事,让人查了查是谁在宫里宫外散播谣言,果然是长春宫那个毒妇。皇上要我小心,别让她挑唆了我们母子关系。”

  岚琪努力做出镇定的神情,可嗓子里还是干得直冒火,等回到永和宫时,怎么都坐立不安,只等傍晚胤祥、胤禵该下学回来了,才定下主意,亲自在小厨房炖了一盅参汤,一路暖着送到乾清宫。

  梁公公忽闻德妃娘娘驾到,很是惊讶,而岚琪来得突然,并不知皇帝正与大臣议事,梁公公也不去通传,直接将德妃娘娘迎到暖歇着等候,他转身要走时,岚琪却叫住他问:“荣妃娘娘那儿的事,是你为皇上查的?”

  梁公公满面尴尬,立时伏地道:“娘娘恕罪,皇上交代的差事,奴才不能不尽心,奴才怎么知道会查到您身上来,娘娘,这事儿真是您和瑛福晋传的吗?”

  岚琪呆呆地望着梁公公,勉强露出几分笑容道:“皇上……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