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46 新婚燕尔

作者:阿琐

  然而这日的事,以及当时德妃娘娘也在苏麻喇嬷嬷屋子里的事,早晚会叫人知道,她们妯娌就在路上说这些话,怎会没有宫女太监记下来好在宫内传扬,皇子福晋回门是婚后第九日,于是三五日后,新婚才近半月,宫内就隐隐传出闲话,说三福晋和四福晋不和睦。(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两位皇子福晋不和睦,挑唆的必然是景阳宫和永和宫的关系,不说外人怎么看待此事,岚琪和荣妃难免要尴尬,彼此不说明时,指不定会猜测对方是怎么想的,可是真的说清楚这件事,谁先说谁是什么态度,都决定了事情往后的发展,本来不过是年轻人几句话而已,却莫名其妙变成了了不得的事。

  宁寿宫里自然也听得这些事,荣妃和岚琪一向和睦友好,联手将宫内料理得滴水不漏,才有得太后高枕无忧的日子,为了更长久的安逸,她不得不在这些事上出面,便主动将岚琪和荣妃都叫到跟前,半玩笑半正地说起这些事。

  二人都有七窍玲珑心,当然会应对得体面漂亮,岚琪也不想这件事继续被放大,宁愿对荣妃多几分谦卑。可从太后面前散了,要各自回去时,荣妃却特特跟着她回到永和宫,关起门来只有姐妹俩时,荣妃眼圈一红说:“妹妹,是我对不起你,管教不好儿媳妇。”

  岚琪心中倒是一定,忙劝慰:“怎么又说这样的话,怎么娶了儿媳妇到现在,不曾见姐姐开心过?儿媳妇是皇上挑的,您这样子,皇上可就该自责了。”

  从荣妃诉苦的话听来,岚琪觉得与其说老三媳妇太厉害骄傲荣妃驾驭不住,不如说是她的自卑心太重,压根儿就不敢对儿媳妇厉害,哪有婆婆做成她这模样的,虽说不该苛待儿媳妇,但总该有几分让她们敬畏的威严吧。

  “婚虽是皇上指的,可我曾有意无意地暗示过皇上,想给三阿哥配一个出身高贵的千金小姐,那时候我想得多简单,希望儿媳妇娘家门楣高,能为胤祉将来的前途做扶持。”荣妃满腔怨艾,“都怪我,若是来个清白人家的孩子,多好。”

  岚琪笑道:“姐姐这话可不对,儿媳妇就是儿媳妇,难不成小门小户清白人家来的,您就敢欺负了?”

  此时永和宫里,看似被挑唆的二人正好好说着话商议如何应对将来更多的问题,宫里头的闲话却越传越多,就连书房里,如今从毓庆宫退出回到原先地方念书的四阿哥,也听见这些传言。弟弟们自然不敢多嘴,他虽不至于要费心应付无聊的口舌是非,可看到三阿哥时,难免几分尴尬。

  好在三阿哥大抵是知道自己的福晋什么秉性,并没有太看重这些言论,不过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却另有好奇的事,那日在书房歇息时,三阿哥拉了四阿哥悄声问:“你和福晋还没有圆房吗?”

  胤禛面色大窘,嗓子也发干,轻咳了一声问:“三哥怎么问这种事?”

  三阿哥没心没肺地笑着:“我听你三嫂说的。”他把声音压得更低,几乎贴着弟弟的耳朵,“是不是你不会,要不要我教你?”

  四阿哥脸色飞红,急促的心跳里带着几分怒意,便是亲兄弟也不该过问这些,老三真是憨实的有些傻了,可他作为弟弟怎好责难兄长,只是闷闷地道一声:“毓溪身子不大舒服而已。”

  这日从书房退回,因父亲召见,兄弟几个在乾清宫待了一阵子才退下,彼时太子与大阿哥也在,四人离开时,大阿哥问太子:“侧福晋可是要生了?”

  太子应道:“大概是腊月上旬。”

  大阿哥又说:“我记得新侧福晋定了腊月初七进宫,毓庆宫里可要喜上加喜了。”

  胤禛和三阿哥都立在一旁不说话,大阿哥突将矛头指向他们,带了几分戏谑,作弄弟弟们:“你们两个小家伙到底长齐全了没有?新婚燕尔的,日子可过得滋润?”

  这话暧昧又不正,三阿哥会意憨憨笑着,胤禛则板着脸,他想此刻若是连大阿哥都来问他为何不与福晋圆房可怎么好,幸好大阿哥玩笑归玩笑,不至于像三阿哥这般没脑子,嘻嘻哈哈几句后便散了。

  回到住所,妻子不似平日那般站在门内等他,熟悉的倩影没有映入眼帘,胤禛莫名就觉得不安,才要开口问福晋哪儿去了,小和子已打听来了话,麻利地禀告主子,说是下午内务府将两处的东西送颠倒了,三福晋把内务府的人好一通训斥,又要四福晋也说些什么,被四福晋拒绝,结果三福晋就怪四福晋做老好人让自己下不来台。虽有发生几句口角闹得不怎么好看,但四福晋忍了并未起争执,可没多久德妃娘娘就派人把四福晋叫进去,这会儿还没回来。

  小和子忧心忡忡地问:“四阿哥,德妃娘娘不会为了这事儿责罚四福晋吧?”

  胤禛眉头一紧,满心浮起护妻的念头,冲动之下转身就往外走,想去永和宫把妻子带回来,可人才走出门就冷静了,他这样没头没脑地跑去,必然要先伤了额娘的心,沉下心好好想想,到底还是折了回来。

  在屋子里闷坐着,想到今天三阿哥问自己的话,想到大阿哥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心里隐隐觉得,他一天不和毓溪圆房,这类的事就会越来越多,自己也罢,毓溪若是被人当面这样说,她该多伤心难过。

  此时永和宫里,阿哥所已有消息传来,说四阿哥回去了,娘儿几个本都盘膝在暖炕上玩耍说笑,因温宸缠着嫂嫂不让走,一拖就耽搁到这会儿,此时听环春禀告,小福晋粉面微红,害羞地垂下脑袋,到底才新婚不久,脸皮子薄得很。

  岚琪吩咐永和宫内的人好生将四福晋送回去,临走时又叮嘱她:“额娘不许你们欺负别人,可也不见得非叫别人欺负,但凡是有理的,哪怕打破了头额娘也会给你们撑腰,只要不是你们惹是生非,不要怕额娘会责怪你们不懂事。”

  毓溪心里很高兴,乖巧地答应着,心里因念家里的夫君,匆匆就辞别了婆婆。

  环春几人将四福晋送到门前,折回来时笑悠悠对岚琪说:“咱们福晋真是可爱极了,一提到四阿哥,小脸儿就红扑扑,眼珠子忽闪忽闪可漂亮了,好像天底下就咱们四阿哥是宝贝。”

  岚琪亦是满心欢喜,感慨道:“乌拉那拉家的人真是费心教导了,这孩子瞧着柔顺乖巧,可心里明白得很,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又自视尊贵不轻易把那些人放在眼里,我估摸着在她看来,三福晋几个如同……”

  最后的话岚琪没说出口,再不招人喜欢,也毕竟是皇帝和荣妃的儿媳妇,她怎么好说人家是跳梁小丑,可今日将毓溪叫进来问话,儿媳妇从容淡定的态度,让她再次明白曾与玄烨商讨的“尊贵”是什么意思。

  儿媳妇果然是高门大户出来的千金小姐,同样年纪时,岚琪自知远不如她,那往后一年一年岁月沉淀,毓溪必然能有更稳重坚强的心智,小两口间的事,真真不用她操心,岚琪自认这是老天的赐福,很是感恩。

  这晚玄烨传旨要来永和宫用晚膳,岚琪因心情好,便乐意伺候他,但也促狭地派人特地去问皇帝在不在永和宫留宿,顶好是吃了饭就走,结果梁公公亲自跑了一趟永和宫,把皇帝原话带给德妃娘娘说:“要不你来乾清宫,朕留你住下?”

  反而弄得岚琪在奴才面前没了脸面,一时不许底下人准备膳食,急得环春几人不知怎么好,等皇帝驾临时,永和宫里灶凉水冷,连口热乎的饭也没有。

  可玄烨早就料到岚琪这点不值一提的小心思,一路从乾清宫来时,把御膳也搬过来了,浩浩荡荡在永和宫里铺张开,他心情甚好地坐在桌前,指着上百道的菜说:“给朕布菜,那里的海参是福全今天才送进宫的,赶紧叫朕尝一尝。”

  岚琪立在边上不肯挪动,环春怕主子弄巧成拙,便主动上来为皇帝布菜,一面让试毒的太监尝过,一道道工序都是御膳上的规矩,做着做着,竟看她家主子往皇帝边上一坐,一本正地跟着一道用起来。环春都不敢正眼去看,时不时偷瞄一眼,却看到皇帝把自己碗里的才拨到她家主子面前,嫌弃地说:“不好吃,你吃了吧。”

  环春心里直发笑,她没怎么见过四阿哥和四福晋婚后的生活,可是瞧自家主子跟皇上的架势,十几年如一,皇上孙女都有三个了,主子也是做婆婆的人了,可两人凑在一起,总还是新婚燕尔一般,丝毫不见岁月在他们的情分上留下什么痕迹。

  环春将松茸鸡丝羹给试毒太监尝过无误后,便端来皇帝面前,正听皇帝轻声对她家娘娘说:“老是发脾气,眼角可要长褶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