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44 厉害的新媳妇

作者:阿琐

  岚琪怎容环春这样欺她,更加不管已做婆婆的尊重,躲在被窝里不肯起身洗漱,还是环春哭笑不得地认错求饶,才把她家主子哄起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坐在镜前梳妆时,岚琪惊见自己脖子下一抹红印,只等穿得厚厚实实遮盖住才安心,这要是让儿媳妇瞧见,她才真是没了当婆婆的尊贵。心中虽怪玄烨胡闹,可更恼自己没出息,回回到后来都是她自己不断地痴缠索取,光想一想,就脸红得发烫。

  “娘娘,奴婢还要不要给您上胭脂了?”环春手里捧着胭脂盒,笑悠悠地扶着自家主子的肩膀,指着镜中脸蛋绯红的美人给她看,“奴婢怎么觉得,像在给四福晋上妆似的?您大清早的,这样娇羞做什么?”

  “你别处当差去吧,我可不要你了。”岚琪气得打环春,脸上红晕越发散不去,还是到门前吹了会儿风才好,几个小家伙也早早起身等着看新嫂嫂,一时被他们闹腾,才算忘记了昨晚的事。

  岚琪今日依旧一身朝服穿戴,端坐在正殿中,外头一遍遍消息传来,说新人已起身梳妆,又说已去宁寿宫,诸如此类,掐算着吉时,待去得乾清宫,就该到永和宫了。

  布贵人一早就到了,与岚琪一道等新人前来,闲着说话时道:“听端嫔姐姐说,昨天三阿哥去景阳宫行礼时,荣妃哭成了泪人,话也不能好好说,我说你这里说说笑笑一点眼泪都没有,她们还不信呢。”

  岚琪笑道:“说来也奇怪,当日看着大阿哥成婚,我都有几分动容,可是昨天看着我的儿子就要娶妻成家,我一点也不难过,满心都是喜悦,大概初二那晚在承乾宫与他话别时,该流的眼泪都流尽了。”

  布贵人问:“承乾宫往后再不住人了吗?”

  岚琪颔首肯定,又笑道:“昨晚皇上告诉我,胤禛给他行礼时掉眼泪了,叫皇上很感动,这小子也不知想什么呢,在我面前可没见眼泪,怎么见他父亲能那样动情。”

  “是好事,能和皇上父慈子孝,可是你的福气。”布贵人赞叹不已,“咱们四阿哥,就是讨人欢喜。”

  说话间,外头一阵热闹,像是说四阿哥和四福晋要过来了,布贵人竟坐不住,她可不必像岚琪那样穿戴隆重的朝服,立时撂下她往外头来,又不敢见了新人先受他们的问候,远远躲在回廊柱子后头,终于见一对新人喜气洋洋的进门来。

  胤禛和毓溪都穿着朝服,两人并肩跨入,毓溪忽而拉住胤禛,伸手将他的朝冠扶一扶周正,两人一边大的年纪,男孩子还没使劲儿长个子,小两口便瞧着差不多模样,胤禛微微一笑,似乎是进了母亲的宫殿,不再如外头时那样拘谨,顺手就牵起毓溪,与她手牵手往正殿去。

  里头温宸和十四阿哥跟着胤祥先跑出来,小家伙们挤在门边上,小十四突然嚷嚷:“四嫂好看,四嫂真好看。”

  毓溪闻言,笑得眼眉弯弯,含羞望了胤禛一眼,稍稍挣扎了一下示意丈夫把手松开,四阿哥却不以为意,反虎着脸冲弟弟凶道:“没大没小,怎么对嫂子说话?”

  温宸手里本抱着皇阿玛送她的小狗,一时欢喜不小心松了手,小狗跑出去围着新娘子又叫又跳欢脱地摇着尾巴,小宸儿跑来一把拎起小狗揍屁股,骂道:“你别吓着我四嫂。”

  小公主玲珑可爱,毓溪很是疼爱,摸摸温宸的脑袋说:“嫂嫂屋子里养了好些金鱼,回头带你去看可好?”

  十四阿哥十三阿哥也跑来,围着嫂嫂说要去看,乳母们忙各自上前将小主子们拉开,可不敢耽误四阿哥四福晋给德妃娘娘行礼的吉时。

  毓溪赶紧摸一摸发饰首饰,生怕方才嬉闹弄乱了仪容,又看看胤禛无不妥之处,才跟着礼官和嬷嬷们步入正殿。

  生母面前,四阿哥二跪六叩、福晋四肃二跪二拜,礼毕后新人入座,弟弟妹妹们来见过兄嫂,温宸公主起身后便软软地窝在嫂嫂怀里撒娇,娇滴滴地跟额娘说:“今天我要跟嫂嫂家里去。”

  岚琪突然想起布姐姐来,才知道她出去后没再进来,布姐姐只是贵人身份,不用受阿哥福晋礼拜,但布贵人与岚琪情同姐妹,她还是让环春将布姐姐找来,虽不是大礼,也让胤禛和毓溪向布姐姐问了安。

  布贵人欣喜万分,又见小孩子们痴缠,知道岚琪有话要和儿子媳妇说,便哄着胤祥他们跟自己走,不多久殿内终于安静下来,只留一对新人坐在一旁。

  儿子平日见了自己,早没有这正襟危坐的严肃,母子俩还时常依偎在一起,现在看到他们小两口并肩坐着,时不时互相望一眼,岚琪才感觉到儿子成家给她带来的失落,但这酸酸甜甜的滋味是伴着幸福而来,小两口相亲相爱,可是她最大的愿望。

  昨晚新房里的洞房花烛夜,他们俩依偎着就睡了一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早晨进去伺候的宫人,收拾被褥时便有人留心那上头的事,比他们出门还早的就把消息送来永和宫,照规矩新人成婚当晚要圆房,若是不行,宫内就要有人干预教导,有些规矩是岚琪也不能僭越的,可规矩再大也大不过人情,她求得太后出面告诫内务府的人不要干涉四阿哥屋子里的事,毕竟夫妻俩年纪都小,那些事不着急在一时。

  而毓溪昨晚本担心若不圆房,今日无法交代,出嫁前额娘都是教导好的,她也为此紧张了好一阵子,但胤禛跟她说,额娘担心她身体不好,前不久才又病过,他们圆房的事不着急,要紧的事她终于嫁给他。所以今日来见婆婆,她才少了几分愧疚之心。

  此时香月玉葵奉茶进门,毓溪见了便起身上前接过,端一碗茶恭恭敬敬地送到岚琪身边,定了定心道:“额娘,您喝茶。”

  甜美的一声额娘,岚琪直听得恍惚,方才礼官唱礼孩子们跟着跪拜叩首,冷冰冰的礼节并无几分亲情,这会儿毓溪端一杯茶喊一声额娘,才让她真正有了做婆婆的感觉,一旁环春递上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里头厚厚一叠银票,都是她家主子累年累月攒下的体己。

  岚琪将红包塞入儿媳手中,慈爱地说:“胤禛的脾气偶尔有些小性子,大体还是温和体贴的,总之你多多包涵他,额娘就把胤禛交给你了。”

  毓溪赧然点头,又端庄稳重地说:“儿臣还有许多事不懂,往后请额娘多多教导,儿臣一定悉心跟您学本事,将来离宫建府,好为四阿哥操持家务,不让您操心。”

  “不着急,先在宫里玩儿一阵子,弟弟妹妹都还小,他们又喜欢你,你时常来替我教导他们,就是额娘的福气了。”岚琪嘴里说着这些话,心神却还有些飘忽不定。

  一眨眼她竟也坐在了这样的位置上,可她觉得自己的心还很年轻,与其说是儿子有了妻室往后不能再亲近让她失落,不如说是那颗不服岁月的心在躁动不安,她觉得自己还年轻,还能与玄烨花前月下,可扣上了婆婆的头衔,似乎就再不能年轻冲动,如此悖逆骨子里血液里的如火热情,难怪她浑身都不自在。

  好在心思是一码事,理智之下的庄重不能少,岚琪耐心地对毓溪说了些从前不会提起的话,告诉她在宫内待人接物的基本礼仪,胤禛再旁心不在焉地听着,很快宁寿宫就传旨,让新人过去用午膳。

  一家子到宁寿宫时,荣妃也带着三阿哥和三福晋到了,三福晋果然生得美艳无比,年纪比毓溪大一些,性子又开朗,本来毓溪才是时常出入宫闱与宫内人熟悉的,可三福晋却跟谁都能亲近,一口一声皇祖母地伺候在太后身旁,把太后哄得十分高兴。

  太子侧福晋因大腹便便不宜挪动,算是被这三福晋抢了平日她在太后身旁的位置,但大阿哥福晋坐在一旁没事儿人似的,只管抱着自己的女儿,根本不懂去笼络人情。

  这一切,长辈们都看在眼里,三阿哥一向敦厚老实,很少在兄弟中间冒出头,却得了这样惹眼张扬的妻子,看样子往后荣妃若想干预小两口的事,且不容易。

  至于四福晋,早年入宫时还是粉雕玉琢的小胖姑娘,宫里人算是看着这位乌拉那拉家的千金小姐长大,近年即便入宫少,也没淡出宫里人的视线,如今正式以四福晋的身份进入宫闱,反而少了几分新鲜,小妇人又是一贯的品格言行,安安静静跟在婆婆身后,十分讨喜。

  宁寿宫里只摆了午宴,吃罢便散了,荣妃和岚琪都打发孩子们回自己的住所,三阿哥四阿哥很快就要上书房去,这两天的清闲往后就少有了,新婚燕尔不宜拘束在内宫,教规矩也不急在这一刻。

  众人散去后,荣妃却跟上来对岚琪说:“这些年眼里看过多少人,大多不走眼,我这个儿媳妇,必是厉害角色,我怕掌不住她。咱们早些敦促内务府在宫外选地建宅子,我怕她留在宫里会惹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