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40 慈父

作者:阿琐

  环春捧来常衫要为主子替换,听见这句,便笑道:“王常在不知好歹,怎是万岁爷的错,娘娘这样埋怨万岁爷很不公平,不过是仗着万岁爷疼您,您又欺负人。(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睨她,微微撅嘴道:“你们总是向着他,他可是皇帝,我敢欺负他?”

  说话时,已起身换下出门的衣裳,才想喝一碗莲子羹歇口气,底下宫女禀告说温宸公主病了,岚琪顿时抛开那些烦恼琐事,直奔小女儿屋子里去。

  女儿正发烧,浑身像个小火炉,岚琪担心她是不是要出痘疹,若是那样宫内就要避痘十二日,赶在她哥哥婚礼前,总算是好事。但是出痘可急可缓,可以平稳度过也能极其凶险,在太医赶来为公主诊断之前,岚琪害怕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幸好女儿只是普通的风寒发烧,现下深秋时节,大太阳底下奔跑还是会冒汗,回头又在阴凉地里吹着风,一热一冷若不及时更换衣裳,寒气侵入身体,公主小小的身子骨怎么承受得了。

  孩子一生病,岚琪所有的心思都不在别处了,只愿时时刻刻都陪在女儿身边,温宸的性子越来越比小时候温柔体贴,不像她姐姐若是生病必然折腾死一屋子的人,小女儿安安静静地窝在母亲怀里,吃药虽怕苦,也含泪一口口咽下去,叫岚琪心疼不行。

  消息传到乾清宫时,王常在正站在书案旁为皇帝磨墨,她从宁寿宫被接来后,皇帝安抚了几句便让她随意,她没有受到责怪,皇帝也没小题大做,只是埋头在那折子堆的小山里,而她在一旁磨墨、端茶递水,两处相安太平无事。也是因此,王常在明明知道自己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恩宠”,但皇帝待她的确还不错。

  但此刻,皇上一听说温宸公主病了,撂下手里的东西便起身,嘴里吩咐着“备辇”,身影一晃就从王常在眼前过,眨眼功夫她就被一个人撂下了。自然很快就有底下太监来请她离开,书房重地她不适合独自留下,但刚才皇帝着急走,生生把她给忘记了。

  王常在退到门前时,圣驾已走远,她随口问门边的太监:“公主的病可要紧?”

  众人尚不知永和宫里的光景,一问三不知,王常在不好怪他们,却想起袁答应那个养在阿哥所里的女儿,便说要去阿哥所一趟,宫人劝说那里不能随意出入,王常在心里不乐意,竟道:“皇上方才应许我了。”

  这边厢,小公主刚刚一阵抽搐,把吃的药全吐了,弄得岚琪一身秽物,她不得不退回自己的寝殿换衣裳,可等她洗漱干净再出来时,却看到院子里侍立乾清宫的人,再进女儿的屋子,就听玄烨温和地说着:“等小宸儿好了,阿玛送一对小兔子给你养,还有你喜欢的小狗也养。”

  小女儿娇滴滴地呜呜咽咽:“额娘不让,额娘嫌脏。”

  玄烨笑着亲亲她,那语气温柔得叫人心也要化了:“阿玛让你养,额娘说了不算的,小宸儿那么乖,你要天上的星星阿玛也给你摘。”

  女儿欢喜得咧开嘴笑,伸手要阿玛抱抱,玄烨便将她抱起来放在怀里,岚琪跟上来拿起被子为女儿拢上,玄烨抬头看她说:“皇祖母常说,孩子要长大要脱胎换骨,都会病一场,熬过去就好了,你放心,朕在呢。”

  岚琪眼圈儿微红,点了点头没说话,刚才换衣裳时压根儿没听见圣驾到的动静,出门见到乾清宫的人,才晓得他来了,说是得到消息就撂下所有事跑来永和宫,进门也直奔公主的屋子,一刻都没耽搁。

  但女儿只是普通的发烧而已,岚琪自己都没那么紧张,玄烨却紧张得什么似的,对于做娘的她而言,还有比这个更暖心的吗?宫里那么多的阿哥公主,他把他们的孩子,如珠似宝地放在眼睛里。

  小宸儿很快就睡着了,躲在阿玛的怀里似乎觉得十分安稳,又或是药物起效,小小的身子不再发抖抽搐,额头上也不那么炙热烫手,面上潮红淡了几分,岚琪便舒口气,劝玄烨:“

  皇上回去吧,女儿没事了,臣妾能照顾好她,朝廷上还有许多事等着您呢。”

  玄烨却舍不得放下手里的孩子,吻了宸儿娇嫩的脸颊说:“朝廷有无数的大臣,可女儿和你,只有朕一人。”

  岚琪不再劝说,她晓得,玄烨幼年患病被迁出禁城的记忆,至今是他心头的痛,他一向愿意给孩子更多的爱,只是实在顾不过来。

  两人依偎着坐在一起,小公主在阿玛怀里安稳地呼呼大睡,听着呼吸声就知道病情稳定了,岚琪早就在心里舒口气,可皇帝却不安,又把太医找来诊治一番,听说公主已退烧许多,才缓和脸上紧绷的神情。

  这一闹,已是夕阳西下,梁公公说几位大臣领了牌子在乾清宫等着觐见,玄烨抱怨一声他们真会挑时候,岚琪含笑挽着他送到门口说:“闺女的病是小打小闹的,您这样尽心,难道要把对某一位的事儿,也来对付臣妾不成?那些大臣可没有慈父之心,只会恶意揣测,唯恐天下不乱。”

  玄烨叹口气,顺着道:“昨晚的事,是朕疏忽了,朕原想她们能在乾清宫门外大吵一架,可朕忘记了昨晚翻的是敏常在的牌子,还以为是袁答应。”

  “杏儿如今的性子,怎么吵得起来。”岚琪苦笑,又小提醒,“皇上尽快去向太后娘娘解释才好,太后娘娘今天脸色都白了,臣妾从未见她如此生气过。”

  玄烨笑道:“这是自然,但只有这样,一切看起来才像是真的。”

  岚琪很想问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欲言又止,只问问一笑:“臣妾会为您周全。”

  两人心意相通,玄烨安心地离了永和宫,之后还派梁公公来了两回问女儿好不好,而岚琪则惦记皇帝几时去宁寿宫向太后解释,直到过了晚膳时分听说他去请安,才终于放心。

  夜里胤禛来探望妹妹,像模像样地哄她吃药,岚琪含笑坐在一旁看,不久环春进来,朝主子使眼色示意她出去一下,岚琪便叮嘱胤禛照顾妹妹,便随环春到外头来。

  主仆俩立在廊下,环春轻声道:“苏麻喇嬷嬷传话来,说今天王常在去阿哥所坐了大半天,一直逗着袁答应的公主玩,嬷嬷干预过,王常在说是皇上应允了的,嬷嬷也不好轰她走。但若去问皇上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又不方便,只好派人来与您说,阿哥们渐渐长大了,三阿哥和四阿哥回头还要住过去,妃嫔不宜再随便出入阿哥所,随口应允的不作数,要整顿一下那里出入的规矩才好。”

  岚琪念念有词:“若非袁答应当初作梗,以她的恩宠未必不能有孩子,这么一年一年的耗下去,不知几时是个头。她在这宫里孤零零的,皇上对她如何她心知肚明,若能有一男半女承欢膝下,自然是最好的。”

  环春轻声道:“可王常在熬到几时才能自己抚养孩子。”

  “杏儿就是个先例,再者启祥宫有主位,如今僖嫔对她言听计从,面上帮她养着,私底下她自己照顾也不是不可以。”岚琪目色清冷,不觉苦笑,“她到底是聪明人,皇上利用她,她就好好被皇上利用,反过来不知不觉地向皇上索取些什么,只要天下太平,皇上能给她的,自然会尽量满足。”

  环春皱眉头:“娘娘说的,是孩子?”

  岚琪呵气:“谁知道呢?”

  四五日后,温宸公主身体康复,又有了活蹦乱跳的精神,在宁寿宫给皇祖母请安时,太后心疼地搂着说:“几日不见长大了许多,她们怎么长得那么快,我一直记得温宪还是奶娃娃时尿了我一身的事,可是连温宸都这么大了。”

  彼时荣妃和岚琪都在,太后便说笑:“你们也快有人喊祖母了,等孩子们进了门,开枝散叶,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荣妃乐呵呵地陪着说了许多话,岚琪在一旁心中不是滋味,往后也会是这样的光景,若等五阿哥七阿哥他们也成了亲,三五年后妯娌之间都有了孩子,唯独四福晋无所出,并非岚琪不在乎就能什么事也没有,孩子本身会承受各方来的压力,而她的开导,也很容易被误会成是催促和嫌弃,到那时候,做什么都显得多余。

  与布姐姐私底下说起来,布贵人安抚她:“儿孙自有儿孙福,将来四阿哥总会有妾室,若能和睦相处,她们生的孩子也一样,毓溪不像想不开的人,到时候她自然就会明白,何况未必不能生的,且等婚后过两年再说不迟。”

  岚琪也非太焦虑,只是存在心里难受,想找人说说,一面又提起阿哥所出入的规矩是不是改再严谨一些,布贵人道:“戴妹妹和万常在她们,岂不是也要跟着受约束了?”

  岚琪叹:“我就是矛盾这个,一直没给嬷嬷答复。”

  此时绿珠咋咋呼呼地跑进来,眼睛瞪得大大地说:“主子,了不得了,毓庆宫里死了个宫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