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38 到底是谁作弄我?

作者:阿琐

  “太皇太后?”毓溪很惊讶,垂首看着匣子里精致的首饰,她本不是特别喜欢什么金银玉器,只因是德妃娘娘赏赐,意义非凡,她才会爱不释手,却没想到,这些东西是太皇太后留下的。(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觉罗氏将这些东西收拾起来,担心她弄坏了或弄丢了,笑着说:“这里所有的东西,回头要跟着额娘给你准备的嫁妆一道送去宫里,你往后自己要好好收着,宫里人多手杂别有什么闪失,若是觉得放在自己身边不合适,交给德妃娘娘收也成。毓溪,你十一月你出嫁后,这些事额娘就再也不能为你操心了。额娘是爱新觉罗家的子孙,没想到我的女儿又嫁回爱新觉罗家,真是缘分。”

  “额娘放心,我会好好收着的。”毓溪应着,神情娇柔眼神中满是不舍,觉罗氏回身来坐在她身旁,温柔地说,“你这身子总不大好,自己要当心,宫里人都是伺候皇上的,别给德妃娘娘添麻烦,过两年搬出来了就好了。”

  毓溪抓着额娘的手,面上可见惆怅,忧虑重重地说:“听说惠妃娘娘一直逼着大阿哥福晋为她生皇孙,额娘,我身子不好,若是没法儿有孩子,四阿哥和德妃娘娘会嫌弃我吗?”

  觉罗氏叹息:“德妃娘娘不是那样的人,你是皇上赐婚的阿哥福晋,哪怕没有子嗣,只要你和四阿哥两情相悦,就不会有人动摇你的地位。你若没有子嗣,四阿哥将来就会有侧福晋有格格,她们生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

  “额娘,我的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毓溪柳眉深锁、眼眸湿润,口中呢喃着,“额娘,过两年我从禁城搬出来后,真的还会再搬回去吗?”

  这一句说得很轻很小声,觉罗氏没有听得真切,只当是女儿太紧张以及害怕身体不好将来无法有子嗣,温柔地安抚她,却不知道女儿心里装了其他的事,早在两年前,孝懿皇后就在她心里埋下种子了。“

  初定过后几日,觉罗氏进宫向德妃娘娘谢恩,原也没这些规矩,只因觉罗氏早年就时常出入宫闱,与孝懿皇后、德妃来往热络,就当是进宫请安也无不可,岚琪与她在宁寿宫给太后请安后,便退回永和宫私下说话。

  环春在当院日头下摆了茶几,两位母亲对坐饮茶,问起毓溪的身体,觉罗氏略略犹豫后道:“妾身无能,毓溪的身子总不尽如人意,恐怕往后还要给娘娘添麻烦,请娘娘多多包涵。”

  岚琪笑道:“小孩子家柔弱,好好调理就是了。”她说着话,见觉罗氏眼含深意,心中隐隐不安,还是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觉罗氏面色一紧,抿着唇凝视德妃娘娘,须臾便离了座,在岚琪面前深深屈膝,岚琪忙道:“何至于此?快坐下说话。”

  “德妃娘娘,臣妾无能。”觉罗氏含泪道,“臣妾没能照顾好毓溪,这孩子的身子骨……”

  “你坐下说。”岚琪心里咚咚直跳,她多害怕毓溪身有大疾,将来不能和胤禛长相厮守。

  “德妃娘娘,大夫说毓溪虽然总是肯病,但看着未必不长寿。”做娘的说起这些话,真真心如刀绞,“可是她这身子骨,怕是将来不好受孕,即便怀上了,身子也不知能不能吃得消,娘娘,都是臣妾的错。”

  岚琪心里轰然一震,怎么也没想到,大夫已对毓溪做下这样的断言,可即便大夫不说这些话,光看毓溪多病的模样,也的确不像是能生养的。虽然她不执拗儿媳妇能不能生儿育女,可毓溪若没有子嗣,对她自己来说必然是一大伤害,现下年纪还小,过个六七年,阿哥妯娌之间都有了孩子,毓溪自己就该难以承受了。

  “若真是如此,也是上天注定的。”岚琪深深吸口气,安抚觉罗氏,“咱们先盼着俩孩子相亲相爱长长久久,子嗣的事不着急,实在不济,哪怕将来在兄弟之间过继也成。”

  觉罗氏心里明白,女儿这样子,便是寻常人家也不能接受,哪怕婚前隐瞒,婚后若长年无子,就注定要遭人欺侮了。可现在女儿一嫁就嫁入皇室,子嗣更是十分重要的事,若换做其他娘娘,恐怕她的孩子就要受苦了。见德妃娘娘如此温厚善良,不禁泪如雨下,叩首谢恩道,“臣妾对不起娘娘,还得娘娘如此体谅,实在惭愧。”

  岚琪叹息道:“你可别这样对毓溪说,会吓着她的,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你就安心把女儿交给我吧。”

  大度和宽容是必然的,孩子的身体不好,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岚琪也不会怨怼孝懿皇后早年擅自做主定下毓溪这个儿媳妇,她自己本身也疼爱这孩子。可终归是心中的遗憾,即便她再如何无所谓,毓溪本身也会因此深深愧疚,这会成为她将来面对自己,以及胤禛妾室之间很大的障碍,但愿她能想得开,别成为一辈子挥不去的包袱。

  憋在心里难受,岚琪对布贵人说了这些事,布贵人也是万般可惜,但乐观地劝她:“现在只是这么一说而已,将来怎么样还不知道呢,你看瑛儿妹妹不就扭转乾坤了,多少太医断言她不能再生育?结果生下那么白白胖胖的大小子。皇后娘娘曾那样喜欢毓溪,在天有灵也会保佑她的。”

  岚琪道:“还是姐姐的话我爱听,与她额娘说到后来,就只剩下怨悲伤,她的心思我理解,可我心里还盼着老天爷赏赐呢,不要像她那么悲观。”

  布贵人道:“嫁女儿的心思我懂,她是怕毓溪受委屈,也不怪她。”

  这件事自然不能对外人道,布贵人不是长舌妇,除了岚琪无人会说如此贴心的话,再有就是环春知道。环春从前总是口口声声说将来四阿哥有了福晋如何如何,岚琪还许诺她将来老了送去儿子们府里颐养天年,听闻四福晋可能无法生育,拍着胸脯说:“娘娘放心,福晋在宫里这两年,奴婢一定把她养得白白胖胖的。”

  身边的人都如此乐观,岚琪总算舒口气,乐悠悠地盼着十一月快到眼前,她可就要做人婆婆了。而这一个多月里,宫里千万别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她可不希望有任何事打扰到儿子的婚礼。

  九月转瞬即逝,十月初一是十三阿哥的生辰,虚龄已在六岁的孩子,皇帝订下了明年开春后入书房念书,正好四阿哥成婚后要从毓庆宫退出,还能在书房里照顾十三阿哥两年,胤祥知道能跟四哥一道念书,天天捧着书本不放手,已懒得和胤禵一起嬉闹,天天守着胤禛来请安的时辰,缠着哥哥教他念书。

  这日是胤祥生辰,一早太后和皇帝都送来赏赐,岚琪带着十三阿哥到宁寿宫等处行礼谢恩,便在午膳时分,将他送到了延禧宫,敏常在早早就准备好了寿面寿包,今天是她头一回给儿子过生日,怀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小公主,杏儿容光焕发,简直脱胎换骨一般,有孩子在身边慰藉,仿佛连杀人的阴影也渐渐退去。

  岚琪本想回避,让她们母子团聚,敏常在却说不需要独处,她已十分满足,留德妃娘娘一道吃了寿面,再有觉禅贵人和易答应一道,十三阿哥有模有样地背书给她们听,易答应笑着说:“觉禅贵人屋子里也都是诗书,往后十三阿哥时常来,能让觉禅贵人教教。”

  岚琪看了眼觉禅氏,她温柔地抱着小公主,和蔼地对十三阿哥说着话,引导他如何逗妹妹高兴,这般温馨融洽的场景,岚琪实在无法想象胤禛对她说,觉禅贵人使劲儿擦拉过八阿哥的手时脸上的厌恶,她总觉得儿子或许是太夸张了,可能事情过后,平添了许多他自己的想象,从前觉禅贵人对十阿哥也十分温柔,何至于要那样对待八阿哥?

  但这一切若是真的,那么她从之前就开始防着觉禅氏,一点都没有错。

  这日午后,皇帝给敏常在的赏赐也送到了延禧宫,似乎因敏常在是十三阿哥的生母,如此算来也是特例,宫里其他不养在生母膝下的阿哥公主生辰时,也不见皇帝会想起他们的生母,众人心里都有数,敏常在到底还是这宫里受宠的妃嫔。

  是日夜里,皇帝翻了敏常在的牌子,乾清宫派轿子来把她接去乾清宫,可是轿子落定在乾清宫门前时,另一乘软轿也刚好停下,王常在一脸傲气地从里头走出来,两处乍然相见,都呆了一呆。

  敏常在本就不愿侍寝,如此便对身边太监说:“看来是有什么误会了,王常在既然来了,我就回去吧。”她说着挽了小雨就要回身上轿子,王常在却立在身后说,“敏姐姐这就走了,不如一道进去问问皇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敏姐姐,截了您的宠。”

  敏常在回眸看她,淡漠地说:“谁伺候都一样,要紧的是皇上高兴。”

  说话间,梁总管已得了消息从里头出来,干咳一声对王常在说:“王常在是不是搞错了,万岁爷今晚可没宣召您。”

  一语却激起了王氏的愤怒,竟冲梁公公呵斥:“怎么回事,两次三番都是这么说的,到底是皇上搞错了,还是你们这些做奴才的作弄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