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37 四哥,我很感激

作者:阿琐

  那一匣子珍贵的首饰,因是太皇太后特别赏赐,岚琪不愿太过招摇,没有在礼单上写明是太皇太后之物,只当做自己给儿媳妇的东西,更另派环春去打听荣妃那里置办什么,虽说阿哥的彩礼内务府有规格,全部用公中的钱置办,但是生母自行添加并非不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两宫一道娶儿媳妇,儿媳妇的门楣又旗鼓相当,岚琪不愿让荣妃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非要在儿媳妇的彩礼上压过她,不然莫说荣妃不高兴,只怕福晋母家也不乐意。如此,岚琪添加了太皇太后那一匣子东西后,自己送出的就少些,反正将来儿媳妇进了宫,她若是喜欢,什么时候都能把东西给她。

  转眼在九月初一,是三阿哥初定的日子,初二时,岚瑛抱着孩子进宫来,一身喜气洋洋,坐在一旁看姐姐对自己的儿子爱不释手,她笑道:“等我将来娶儿媳妇,姐姐给不给外甥媳妇添彩礼?”

  岚琪睨她一眼道:“有本事问你姐夫要去,总合起伙来欺负我,还好意思问我要东西?。”

  “自家姐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姐姐要是真小气,我就敢问皇上去要。”小姨子如今越发厉害,一面说着玩笑话,想起昨晚的事,便道,“昨天我瞧见毓溪了,小姑娘精神头很好,我问了她额娘,说病已好,其实一直也都不是什么大症候,就是小打小闹。”

  岚琪这才正听,关切地说:“等她进了宫,我也好好帮她调养,年轻轻的不打好底子,将来怎么办。”

  岚瑛却道:“娘家还能不比姐姐尽心,姐姐可别回头太过关心,反而让孩子心理不自在。不如随她吧,真是病了您再过问,不然没事就老提她的身子,毓溪自己也会害怕的。”

  这是岚琪没想到的,连连赞妹妹:“是长进了,比我想得还周到。”

  岚瑛却笑:“钮祜禄家里多少妯娌姑嫂,她们可比不得宫里娘娘矜持,有什么嫌隙矛盾,上手打架的都不少,我管着那么大一个家,能不长进么。”

  岚琪知道,宫里虽麻烦,但因规矩森严,大部分人还是自制的,可外头就不一样了,那些大家族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姐妹俩说着这些话,岚瑛见儿子在姐姐怀里睡着了,便要去咸福宫看望贵妃,原先岚琪都会陪妹妹一道去,可自从知道皇帝给贵妃下药导致她如今痴痴呆呆,就心虚不愿靠近,只吩咐环春陪着,别让冬云说出不该说的话。

  妹妹离开不久,岚琪爱不释手地看着熟睡的小外甥,绿珠悄然进来,伏在炕沿说:“主子,香荷替觉禅贵人送了东西来,说是想烦请娘娘转交给四阿哥,好让四阿哥给八阿哥捎去。”

  “东西呢?”

  “奴婢等您的示下,还没有接,瞧着不是什么大物件。”

  岚琪略想一想,点头答应:“接进来吧。”

  绿珠领命出去,不多时又进来,手捧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布包,在主子面前展开,里头只是几双袜子和一副袖套,都是备着冬天用的。而觉禅贵人的手艺自然不必说,针脚细密齐整,绣绘精致简约,她似乎已努力掩盖自己优于常人的技艺,可明眼人一看就知出自名家之手,虽然未必看得出这位名家,就是延禧宫的觉禅贵人。

  “袜子也罢了,八阿哥若是用这袖套,叫惠妃看见,她那么精明的人,一定会怀疑。”等妹妹和环春从咸福宫回来,岚琪拿给她们看,无奈道,“看样子觉禅贵人也意识到这点,看式样和绣纹,怎么简单怎么来,可是你们再看看这针脚,惠妃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岚瑛翻了翻道:“姐姐有心才看得出来吧,我瞧着也不过是做得精致一些的东西而已,没什么特别的。您不是常说那位聪明冷静吗,您能想到的她会想不到?左右是她们母子的事儿,姐姐传道手而已,您就别操心了。”

  岚琪笑悠悠看着妹妹说:“你该时常进宫来陪我,我正在改这什么都要多虑的毛病,有你从旁提醒,一定事半功倍。”

  妹妹却故作可怜说:“姐姐才说连外甥媳妇的彩礼都不肯给,这下却要烦我做女诸葛。”

  岚琪乐得:“你和你姐夫一个样的,就爱惹我生气,瞧见我瞪眼睛撅嘴就那么喜欢。”

  妹妹猴上来说:“只有皇上喜欢吧?”

  姐妹俩亲亲热热的,因皇帝十分喜欢岚瑛这个小姨子,每回她进宫,都会派人来说别拘泥规矩,和德妃尽兴了再离宫不迟,今日亦是如此,岚瑛便一直留到傍晚四阿哥来请安。

  胤禛听说小姨见过毓溪,知道毓溪身子好了,脸上的笑容叫人看着就心暖。可再等岚琪把觉禅贵人的东西交付给他,果然听孩子说:“她明明不喜欢八弟,又何苦这样做。额娘,觉禅贵人若是算计八弟什么,将来八弟会不会连我也记恨?”

  岚琪只能劝:“那日兴许是你看错了,未必有这样的事呢?你就当是帮额娘好不好,何况八阿哥自己很在乎能不能被亲娘关心,额娘知道这事儿不该老为难你,都是额娘不好。”

  胤禛闷闷地说:“我并不为难,只是可怜八弟,他有什么错?就是不明白,哪有亲娘会不喜欢自己的孩子。”

  儿子怎知觉禅氏与纳兰容若、与惠妃当年的纠葛,岚琪也不可能对儿子解释,只是哄着胤禛别生气,四阿哥也到底疼亲娘,还是帮忙把这些东西传递给了胤禩,借口让他来承乾宫拿书回去念,把这些东西一并递给了他。

  八阿哥当时喜出望外,锦衣玉食的皇阿哥,见了几双袜子就跟看见了稀世珍宝一样,更羡慕地说:“四哥,您穿过我额娘做的衣裳吧,大皇兄婚礼时候,您的吉服就是我额娘做的对不对?”

  胤禛早就把这些事忘光了,想起那时的确是觉禅贵人在承乾宫为自己量体裁衣,没想到这么不心的事,八阿哥会记得那么深。

  “四哥,这袜子您给我收着可好?”可胤禩又说这样的话,小心翼翼将东西包好,不舍地放了下来,负手而立说,“我不能把这些东西拿回长春宫,不能让惠妃娘娘看到,她不喜欢我和额娘有往来。”

  这让胤禛很意外,胤禩则冷静地说:“等我将来长大成人,能自己说了算时,自然就能和额娘堂堂正正地往来,现下我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害得她被惠妃娘娘记恨。宫里这些事四哥您也知道的,我不想我亲娘被人欺负,宝云说她从前时常被人欺负,现在是被德妃娘娘照顾才没人敢欺负她了,四哥,我很感激德妃娘娘,也感激您。”

  胤禛神情凝重地望着弟弟,弟弟这样赤诚的孝意,觉禅贵人却都辜负了,为什么天下会有那么无情的母亲,她既然讨厌弟弟,那还上赶着来关心她,就一定另有目的,胤禛在毓庆宫里,潜移默化就学得这些人情世故,他眼里看到的太子和侧福晋都十分虚伪,这个觉禅贵人看来也差不多。

  以至于四阿哥后来见了母亲,犹豫再三后还对岚琪说:“额娘为何非要与觉禅贵人往来?”

  岚琪无奈之余,唯有对儿子说:“若是你不得不为人情所累,这就算是头一件吧,这世上有太多无可奈何的事,将来你周旋在朝臣宗亲之中,会遇到许多比这更无奈的事。”

  这样一说,胤禛反而接纳了,更对母亲说:“阿玛说,孝敬您之外,没有比家国天下更大的事,这些的确不算什么。”

  岚琪讶异道:“怎么孝敬额娘更重要?”

  胤禛微笑:“是皇阿玛说的。”

  这话虽哄得岚琪高兴,可皇帝自中秋后照旧专宠几位年轻美人,做得可就叫人恼火了,中秋前后赖在永和宫里与她翻云覆雨,为了解馋八月十六那日忙到大半夜还兴冲冲赶来,岚琪是尽可能满足了他,可人家解馋后一走,大半个月又不见踪影,两位江南美人轮着在乾清宫转悠,岚琪再如何大度,心里也不是滋味。

  但叫人意外的是,竟如之前一样,因王常在和袁答应过于殷勤地出入乾清宫,太后身为长辈,身上职责所在不得不将她们叫来训诫,要她们劝着皇帝珍惜身子,结果却发现,这半个月来,她们俩谁也没被皇帝碰过,姐妹俩彼此一直是互相瞒着的,直到这天被太后训斥,才都说实话,太后调来内务府的记档,果然没错。

  这事儿太后私底下稀奇地告诉岚琪,本想让她别吃醋,岚琪当然高兴,但太后却又担忧:“皇上这样也挺奇怪的,这两个人倒是耐得住性子,可现在我不小心让她们互相都知道对方都没那些好事儿,你说会不会反而给皇上添麻烦?”

  岚琪赶紧道:“几时有您给皇上添麻烦的事,您若这样想,皇上就该怨臣妾没伺候好您了,这话可说不得呀,您还不是为了皇上好?这事儿就随他吧,皇上也知道爱惜身体不是。”

  因皇帝与妃嫔床笫间的事是宫闱隐秘,而王常在和袁答应的确十分得宠,这事儿到底没在宫内宣扬开,岚琪就冷眼看着皇帝继续“宠爱”她们,不知道玄烨到底打算做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九月十五是四阿哥初定的日子,可偏偏那一天,毓溪又病了,当夜深时分热闹了一整天的府内张罗停当,觉罗氏才来闺看女儿。

  毓溪正拥着锦被坐在床上,细细看着德妃娘娘送来的首饰,见了额娘,很不高兴地说:“您让阿玛跟大伯说道说道,大伯母她们真是嘴碎极了,说什么德妃娘娘小气的话,真叫人生气。”

  觉罗氏笑道:“真是难得的,竟还有为婆婆说话的儿媳妇。”一面坐下来轻声告诉女儿,“这可不是德妃娘娘给的,这是太皇太后身前留给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