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32 皇上去了长春宫

作者:阿琐

  “若是这么容易就能查到,不觉得奇怪吗?”岚琪将桌上的茶轻轻推给觉禅氏,含笑道,“冬云既然说,那个太监明摆着是要告诉她真相,那也就明摆着,是有人希望我们去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起先我担心,是有人算计我会太心善,想以此来挑唆我和皇上的关系,但事实上我一旦触碰这件事,就已要惹皇上不悦,她们算得可够深的。”

  觉禅贵人道:“臣妾也这样想,您看这条线查到那个太监身上就断了,说是离宫,是死是活却不得而知,即便追到宫外也未必有结果。对她们来说,好像不怕您查到是谁,要紧的是挑唆了您和皇上的关系,这本来就是极其隐晦不能说的秘密,您或皇上,未必会挑明。”

  岚琪端着自己手里那碗茶,悠悠浅尝,口中带着甘苦相融的余味,慢慢道:“如今她得逞了,我和皇上果然是生了嫌隙,往后还不定怎么样。”

  对于此,觉禅氏倒有几分好奇:“娘娘和皇上,是真的?”

  岚琪反问:“你以为呢?”

  觉禅氏且笑:“臣妾以为不是,皇上对您的情分,岂是一个王氏可以撼动的?便是十个她也及不上,她不过是比旁人生得妖艳美丽一些,是个漂亮却易碎的花瓶。”

  岚琪心底一颤,佩服觉禅氏果然能冷静地看透一切,同样的话,玄烨不久前才与她说过,玄烨说王氏,不过是个漂亮女人而已。

  “娘娘不必太把王常在当一回事,虽然臣妾没资格在您和皇上的情感上指手画脚,可这么多年冷眼看着,娘娘这般若都要有所质疑,反而是皇上有些可怜了。”觉禅氏端起青花瓷杯喝了茶,垂眸轻声道,“臣妾以为,皇上对后宫的事洞若观火,他在乎的,芝麻点儿大也能在乎,他不在乎的,翻了天也不能让他多看一眼。我们这些妃嫔对皇上来说,是花瓶也是棋子,后宫越繁荣越安定,才越显得当今圣明,自古红颜祸水都会配一个昏庸无能的君王,当今圣上,就不担心他的身边会出现什么祸水红颜。”

  岚琪笑道:“多伦诺尔之行,荣妃与我玩笑,说皇上把你也带去,是想叫草原上的人瞧瞧,大清后宫的美人,是何等耀眼夺目。”

  觉禅氏毫不在意这样的玩笑,毕竟事实如此,且道:“臣妾深知那一次随扈的责任,每日都打扮得靓丽庄重,没有给咱们禁城里的女人丢脸。”她停了停,继续道,“臣妾方才的话还未说话,臣妾想说,我们是花瓶是棋子,可娘娘您两者都不是。”

  岚琪听着,一面又吃了茶,云淡风轻地笑:“好听的话听得多了,人就该飘飘然,你这话就放在肚子里,我心领了。”

  “是。”

  “惠妃的事儿就先搁着了,我还不打算去问皇上温贵妃被下药的事。”岚琪微微含笑,“皇上那儿会如何对她,近来你等着看就是了。”

  觉禅氏却不屑,提起惠妃她眼底就浮起骇人的恨意,一字字道:“臣妾想看的光景,现在还早着呢,皇上不会动惠妃,不然就她那斑斑劣迹,死一百回都足够了。娘娘也知道吧,皇上不会动惠妃。”

  岚琪道:“因为大阿哥。”

  觉禅氏含笑:“就是大阿哥。”

  “你别伤着自己就好。”岚琪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干涩,似乎想回避这个话题,她们曾就说过,若不能互相一生为谋,那也要好聚好散,她心里总觉得早晚会有那么一天,觉禅氏是极好的智囊,可她们俩毕竟从骨子里有着不同看待世间的眼光。

  岚琪自认,是可以为了人情世故放弃坚持的人,可觉禅氏,她曾的偏执依旧浸透在她的骨血之中。

  那之后的日子,为了七月孝懿皇后的二周年祭,岚琪没有太在乎宫里的琐事,三四天后才发现连永和宫里宫女太监都在议论,等绿珠告诉她时,直觉得乾清宫现在,成了玩笑是非之地。原来不知怎么的,自从入宫产下一女后就再无动静的袁答应,这几天突然成了乾清宫的常客,几日之内得宠之势与王常在不相伯仲,好像皇帝是突然回过神似的,想起来深宫里还藏了这么一个江南美人。

  荣妃私底下从内务府调了档来看,献宝似的告诉岚琪,袁答应在乾清宫就是个陪客,什么事儿都没有过,连王常在之前也没怎么承恩雨露,皇帝似乎只是表面上对她们好。

  “皇上捧起她们几个,那些眼红眼绿的都找她们的麻烦去,咱们可清静好一阵子了。”荣妃俨然看笑话的心情,又玩笑,“我还想,万岁爷过几年就奔四十了,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也不能太挥霍,瞧着那几个美人轮着在乾清宫,我还担心他的身体,这下看来,皇上心里明白着呢。”

  岚琪手里翻着旧年和今年入秋后的单子,对比着两年的用度和花销,眼皮子也不抬一下,漫不心地说:“姐姐可别把咱们爷想得太好了,他可最是嘴馋的,那些事儿记不记的,真有那么严谨吗?该劝的话还是要劝,大不了惹他生一回气,冷静下来,还是能知道轻重的。”

  说话间,外头有人来,破天荒地来了稀客,宜妃不知哪儿闲不住了,特特来永和宫登门拜访,天气渐凉,身上已将烟纱褂子换了云锦的,瞧着华丽又高贵,只是她嫌热,坐下就拿手扇风说:“这才七月头,桃红非说天凉了翻出秋衫来叫我穿,走在路上都怕被那些宫女太监笑话。”

  岚琪与荣妃互看一眼,荣妃开口道:“现下阴凉地里风一吹,骨子里就阵阵寒意,到底妹妹年轻,我早就不住了。”

  宜妃撇嘴,瞧见桌上铺开的账目单子,随手翻了翻,就撑着脸蛋有意无意地说:“再年轻,也比不过那几个。”

  岚琪不言语,荣妃笑:“你曾的风光,她们可一辈子都及不上,别说这些叫人听去笑话。”

  宜妃道:“可有些人不怕自己脸上一道道褶子爬出来,还上赶着勾引皇上呢。”

  岚琪心里不适宜,当下以为宜妃在嗤笑她,可转念一想,宜妃何至于这样做,才把心定下来,果然听她说:“二位姐姐猜不到吧,你们可知道咱们万岁爷这会子在哪儿坐着?”

  岚琪将面前的东西收拾好,唤环春来,责备她怎么不给宜妃娘娘上茶,宜妃却推开:“如今夜里冷清本就睡不着,怎么还敢喝茶,喝了茶那就要熬到天亮了。”话锋一转,就冲二人恨道,“我刚才出门,想去园子里散散,竟瞧见皇上的御辇往长春宫去,我心里想不能够呀,皇上怎么惦记起她了,可御辇真就停下来,我亲眼看见皇上进门了。”

  荣妃干咳一声道:“那有什么稀奇的,皇上爱去哪儿去哪儿。”

  宜妃哎哟着长吁短叹,絮絮叨叨说起长春宫门前的事,原来皇帝虽是进的长春宫的门,门前候着的却是答应袁氏,她说得咬牙切齿:“那小狐狸精,见了皇上都不行礼,直接就伸手挽住了,市井里说得倚门卖笑,是不是就这样?惠妃可真不要脸,长春宫里还住着八阿哥呢,她也不怕教坏了孩子。”

  岚琪和荣妃面无表情地听着,她们怎么会知道,早些年时宜妃恨极了皇帝宠爱德妃,在惠妃面前也说过类似的话,她们若知道,一定会记得,但是宜妃自己,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宜妃冲岚琪道:“德妃姐姐你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和皇上闹什么矛盾,现下连你都被冷了,我们这一波,气数真的尽了?”

  荣妃突然插嘴,言语中慢慢戏谑鄙夷的意味,竟当面问:“照妹妹的意思,你是惦记万岁爷夜里那些事?不然我看你,日子可是丰足滋润,怎么就说气数尽了这样的话?”

  岚琪闻言很是讶异,荣妃可向来不会这么直地开罪人。

  与此同时,皇帝正在长春宫内,他都不记得上回踏足是什么时候了,甚至印象里从没来过似的,进门时袁答应热络亲昵地挽着她的胳膊,他本想做给外人看,进门就甩开,可不等他费心,惠妃已呵斥袁氏无礼。

  袁氏才不敢放肆,怯怯站在一旁,玄烨与惠妃在正殿坐下,他没有目的地来,只是碰巧袁答应正好在长春宫,袁答应年轻不稳重,仗着近来得宠,就跑出来接驾,结果却落得被惠妃责备,之后惠妃也是冷静地对皇帝解释:“袁答应性子活泼,臣妾原是想和妹妹作伴解闷,便疏忽了没拘泥她什么规矩,皇上勿见怪,臣妾之后会好好约束她。”

  玄烨根本没在意,反而起身道:“一道去胤禩屋子里瞧瞧,他功课一向好,朕却甚少关心他私下的生活,不过孩子学得那么温润儒雅,必然是你的功劳。”

  惠妃倒是一紧张,幸好近来开始关心八阿哥,皇帝若早半年来问她,她真真一问三不知。

  玄烨微微笑着:“走吧,朕可不知道他住在哪一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