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25 深夜相谈

作者:阿琐

  温贵妃的病并不可怕,只是前几天贪凉染了风寒,可冬云没有报上来,便是她的错。(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而她一向坚强,比现在更糟的境遇她都能护着自家主子挺过来,岚琪不得不奇怪冬云到底遇到了什么事,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发沉。

  冬云瘫软在地上,方才一阵冲动后,现在好像又在顾忌什么不愿说了,眼泪不断地落下,她捂着嘴不敢哭出声,好半天还是岚琪先开口说:“你说吧,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娘娘……”冬云泪眼迷蒙,犹豫许久终于道,“奴婢前阵子才发现,太医院一直给主子她喝的药不是治疯病,是越喝越疯,从那年开始就没有断过。主子从最初的情绪激动无法控制,到后来变本加厉的疯癫,直到现在的痴傻,全是因为吃了那些药,是那些药一天天把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岚琪心寒至极,算是她聪明,还是现实明摆着不用费心去想?冬云这番话之后,她就猜到,能在宫里做出如此残忍的事,且延续了那么久,并躲过所有人的耳目,这样的人,还能有哪一个?

  冬云伏地哭道:“娘娘,皇上他不给主子活路,是皇上啊……”

  那两个字钻入耳朵,岚琪直觉得浑身发抖,一手紧紧捂着胸口,原来真的听冬云说出口,她还是无法接受,对于自己猜想的结果,哪怕有那么一丝希望,她也希望是自己猜错了。

  苏麻喇嬷嬷曾对她说,接手了六宫的事,会看到这禁城里最最丑恶的一切,她怎么觉得,自己是在不断地认识到皇帝冷酷无情的一面,让一直沉浸在帝王温柔体贴中的自己,真正看清一个完完整整的他。

  “娘娘,奴婢不敢再找太医,奴婢怕再找太医,主子的病会越来越重,奴婢什么都做不了,只想最后为主子多延续几年的性命。”冬云哭泣着,她对钮祜禄一家的忠心,真真天地可鉴。

  岚琪努力让自己冷静,定下心神问:“这件事,你有没有对别人说过?钮祜禄家的人呢?”

  冬云摇头,说她自己也是最近才知道,不敢对任何人声张,毕竟若是旁人下的手,她还能找德妃甚至找皇上做主保护贵妃,可是皇帝下的手,她还能去找谁?

  “你该明白,若是被更多的人知道,你和贵妃娘娘都活不了。”岚琪起身来,亲手搀扶冬云,语重心长地叮嘱她,“现在你能做的,是好好继续守护贵妃娘娘,那些药送来了你就处理,不要被谁发现,不要惊动任何人,我会另派太医去治疗娘娘的风寒,不要害怕。”

  冬云知道德妃做不了什么实际的事,自己也不敢惹怒皇帝搭上性命,岚琪最后还叮嘱她,千万不要告诉岚瑛这件事,她知道冬云忠于钮祜禄家,可这种事知不知道结果都一样,她的妹妹无比崇拜着她的姐夫,她不想皇帝在岚瑛心里留下那么残酷无情的印象。

  那一晚,夜很深时,延禧宫的门被叩响,来者说德妃娘娘请觉禅贵人去一趟,如今铃兰姑姑随章答应从偏僻小院搬到这里掌管延禧宫的事,她是极稳重的一人,一面派人通报觉禅贵人知道,一面担心事有蹊跷,亲自跑了趟永和宫,确定是德妃娘娘深更半夜召见觉禅贵人,才安心把贵人送过来。

  觉禅氏早就睡了,在睡梦中被吵醒,更说是德妃娘娘找她,本以为出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可一路来但见宫里静悄悄的并无异样,又不免奇怪。

  而永和宫里冬云走后,岚琪一直没有入睡,她发了一阵子的呆,后来十三十四阿哥打架,她去训了两个孩子,哄着他们入睡后,就一直在儿子身边发呆,一坐就坐到大半夜。环春不晓得主子怎么了,只知道冬云走得时候模样很狼狈,猜想她们是说了什么要紧的伤心事,可主子不提,她也不敢问,直到夜太深,想去劝她入睡,主子突然吩咐说,想见见觉禅贵人。

  觉禅氏到正殿时,德妃娘娘还没来,她站了一会儿才见娘娘从别处过来,环春客气地解释说:“娘娘在小阿哥屋子里。”

  “里面坐吧。”岚琪一路往内殿走,请觉禅氏同往,环春要喊宫女奉茶,被岚琪拒绝,主子让她守在门前,不要让其他人靠近偷听到什么话。

  两人坐定,岚琪笑道:“路上过来可遇见什么人没有,她们若知道我们深夜相见,又该多疑了。”

  觉禅氏不在乎地说:“这么晚各道门都已落锁,除非她们真在这边安插了什么眼线,若是如此,那娘娘和臣妾都没什么法子了,随他吧。”

  岚琪颔首:“估摸着还是能知道的,这禁城里能藏什么秘密。”

  觉禅贵人则开门见山地问:“这么晚了,娘娘找臣妾有何吩咐?”

  “从前你对我说,每次温贵妃发疯似的折磨你,或是在咸福宫里哭闹,你都把她当病人看,现在她真的成了病人,你是不是觉得本来就很正常?”岚琪平静地问着,“你是否认为对她而言,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觉禅氏笑道:“谁不愿健健朗朗地活着,她现在像个孩子似的无忧无虑,可到底开心不开心,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臣妾不过是个旁观者,不论是为她悲哀,还是幸灾乐祸,都是臣妾自己的心思。贵妃娘娘她到底什么感受,谁也不会知道,所以臣妾不敢断言,对她来说是不是最好的结果,但对臣妾来说,这绝不是坏结果。”

  岚琪点头道:“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坏结果,昔日她做下那么多不值得被原谅的事,差点害了岚瑛终生无子,饶恕宽容是我们的心胸,可不代表她曾犯下的错就能被磨灭。”

  觉禅氏觉得岚琪今晚很奇怪,直白地问:“娘娘是否有心事?”

  岚琪一叹,慢慢将冬云的话说来,觉禅氏脸上的神情仅稍稍有些变化,大概因为她眼中的皇帝和岚琪眼里的很不一样,所以在她而言,皇帝冷酷无情的行为,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这一切若是真的,当初她吓着太后的事,若说皇上是顾忌太子而没有大张旗鼓地彻查,我想其中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自责亲手种下了恶果,毕竟若温贵妃不疯,也不会有那些事。”岚琪长长地一叹,“我一直以为自己和他心连心,却有太多的事,是我不知道的,他心里的世界太大太复杂,我却总企图看清他。”

  觉禅氏温和地说:“那是因为您对皇上有情,除了高高在上的君主,他还是您的丈夫您的男人,是您孩子的阿玛,这里头的情绪,和臣妾看待皇上就很不一样,这不是您的错。”

  岚琪苦笑:“你不必哄我,那一阵心寒后,我就冷静了,并不是怪皇上无情。”言语间,眸中露出几分憎恶之色,微微皱眉对觉禅贵人道,“冬云方才太激动,我也不够冷静,没能多问她一句是怎么发现贵妃被下药的,可我现在又觉得去问她不妥当,但我心中存疑。”

  觉禅贵人静静思量,一面听德妃娘娘说:“钮祜禄一家如今在朝廷不复从前,就是让他们知道,也掀不起什么波澜。再者贵妃已这样了,即便停了药或想法儿治也不会有任何起色,若是有人现在才刻意把这件事露出来,我想不出这样做能有什么好处。”

  “娘娘说的有道理。”觉禅贵人应着,心中也似乎渐渐明朗。

  岚琪道:“公主出嫁的日子就在眼前,后天就要在保和殿设宴款待巴林部的人和文武大臣,我实在是分身无暇,想烦你帮我查一查咸福宫里的事,你比我更熟悉那里的人,我想知道冬云是怎么晓得这件事,皇上手下的人做事向来滴水不漏,我总觉得不是他们疏忽。”

  “娘娘放心,臣妾会想法儿打听,问冬云是不大好,别叫她觉得咱们怀疑她。”觉禅贵人微微笑着,对岚琪道,“方才听娘娘述说,臣妾还以为……”

  她话说一半,突然闪过激灵,岚琪问她怎么了,觉禅贵人说:“臣妾起先以为,您会对皇上失望寒心,听到一半时,还想劝您不要与皇上生了嫌隙。娘娘您看,难道有人露出这样的事,是为了挑唆您和皇上的关系?”

  岚琪怔怔地看着她,不可思议地说:“这样讲,还真是有道理,这事儿捅出来,不论怎么解决都改变不了贵妃的境遇,挖空心思翻出这样的事,就为了挑唆我和皇上的关系?”

  觉禅贵人胸有成竹道:“娘娘安心操办公主的婚礼,臣妾去查,哪怕改变不了什么,能看清是谁在背后使绊子也好。”

  岚琪但觉豁然开朗,心里的沉闷也散了许多,从平贵人肚子里是孽种还是龙种,到眼门前这件事,她的心软善良一次次动摇着自己和玄烨的关系,幸好再菩萨的心肠,也抵不过她对玄烨的在乎,这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反而让她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和立场。

  “娘娘。”此时觉禅贵人又开口,眼中掠过几分犹豫,周身气质与方才略有变化,不自然地含笑说,“有一件事,臣妾想请您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