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22 婚礼照规矩办

作者:阿琐

  “劳师动众做什么?他们就该笑话了,朕还很年轻。【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玄烨侧过脸,懒懒地说,“你那会儿伤着腰时,也是这样疼?”

  岚琪点头,擦去他额头上的细汗,问着:“热不热,要不要在屋子放些冰?”

  玄烨唔了一声,一脸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大概是腰上太舒服了,强撑的身体一旦软下来,就犯困思睡。

  岚琪给他盖好纱被,让人搬了几缸冰块来,屋子里一清凉,榻上的人更加觉得舒服,和岚琪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话,渐渐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直到大半夜才醒来,醒来时因为趴着太久身子有些发麻,且闻到很香的豆子气息,腰上也有持续不断的温暖。

  岚琪在炕尾坐着打瞌睡,皇帝一动她就醒了,见玄烨动作笨拙,便过来帮他翻了个身,玄烨长长舒口气,平躺下来直觉浑身舒坦,瞧见岚琪从他身上拿下一只小枕头似的东西,又闻见浓烈的香气,问她是什么,岚琪笑道:“环春炒了豆子装在口袋里给您热敷,说不会凉,免得臣妾一趟趟在滚水里捞手巾。”

  玄烨记起那些,示意岚琪靠近,瞧见她一双手被烫的通红到此刻还没散去,不尽心疼地说:“怎么还是这么红?”

  岚琪玩笑:“原就娇嫩不是?环春说两三天退不下去,没烫伤已万幸。有什么法子呢,瞧见人家那么辛苦,心急了就算是往油锅里捞,也伸得下手去。”

  玄烨瞪她一眼,捧着岚琪的手轻轻揉着,又听她说:“您睡着那会儿,臣妾查了查这些日子的记档,原以为您太勤了,可皇上真是闲了好一阵子了,您见天儿把王常在召去,只是让她陪着而已?”

  玄烨点头不语,岚琪见他不言语,知道是不想提,便问饿不饿,让环春送来汤羹,玄烨吃了东西精神更加好,但反而被劝:“再好好歇一觉,梁公公说了,您这几天腰疼都没睡好。按说乾清宫的人怎么能伺候不好,皇上别太顾忌,宫女也好太监也好,让他们伺候呀,您这样子梁公公很难做,龙体有闪失,他们小命不保。”

  “朕知道。”玄烨应了,握着岚琪的手不放开,两人静了好半天,他才道,“你若不管六宫的事该多好,如今你也忙,从前在皇祖母跟前,皇祖母还会赶你来朕身边,可是现在琐事缠身,孩子又那么多,你走也走不开了。”

  这话说的温温软软,岚琪觉得奇怪,起身摸了摸玄烨的脑袋,没见发烫,反而被责怪:“你以为朕病了,说的是胡话?”

  岚琪认真道:“毕竟这话不像皇上说的。”

  玄烨苦笑:“朕累了。”

  听得这三个字,她才感到心疼,才突然体谅到眼前人的无奈,他不是铜头铁臂,他当然会累。

  “那就睡吧,臣妾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着您。”岚琪声音柔柔地,真像哄孩子似的,而她此刻看玄烨,也觉得他像个撒娇的孩子,所以刚刚才会担心他是不是病了。

  梁公公说,皇帝每天都很忙,虽然王常在时常去乾清宫,可她多半都是干等在偏殿里,若是夜里来的,就会在寝殿里坐等到大半夜。但皇帝对她不坏,两人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王常在好像也心甘情愿维持这样表面风光的日子。

  但原本是岚琪提了王常在的事,见玄烨不想说,就没再继续问,现下她要回避那些事,玄烨反主动说起来,面上也看不出喜恶,只是道:“她永远也不能和你比的,任何人都是,你不要多心。朕时常把她留在乾清宫,也只是想让外人看起来宫里的日子正常些,她现在比谁都识时务,对着她不用费心神,别的人就未必那么伶俐。”

  “皇上也要悠着些,时日久了难免生怨怼。”岚琪满不在意地了劝,还是一心想避开这个话题,而玄烨也只是想解释清楚,并另有正的事要和岚琪商议,说道:“两件事要你做决定,你想好了就来告诉朕,朕好安排。”

  玄烨慢慢说起,原来并非特地跑来只让岚琪照顾疗伤,还有要紧的事说,一则是章佳氏抚养小公主,她仅是个答应,终归不合乎规矩,再者平妃的死,至今仍旧有人试探查明真相,德妃和章答应是当事人,只有皇帝对她们更好,外人才能知难而退。

  而皇帝对德妃的恩宠已不必多言,对章答应则还有许多事可以做,比如她那么多年没动过的位份,作为生育三个孩子的人,晋一晋位份合情合理。再有一件事,过了十月,孝懿皇后孝期满二十七个月,四阿哥的婚礼就可以举行,但三阿哥年上也指了婚,玄烨就让岚琪与荣妃商议,在十一二月里挑个黄道吉日,让他们一道成婚。

  岚琪只是玩笑说:“虽是喜上加喜,可臣妾原还想着,要给胤禛操办隆重的婚礼,那必然是孝懿皇后的心愿。现下俩兄弟一起,虽然热闹,总有几分对付的感觉。”

  玄烨问:“你自己怎么想?”

  岚琪摇头:“只想着皇后娘娘会如何希望,自己没考虑过,现在也弄不明白,到底是谁的愿望了。”

  “那就照规矩办,盛大的婚礼又如何,要紧的是小两口能不能相伴长久,朕的阿玛就是最好的例证。”皇帝苦笑,“朕如今,也敢指责先帝的不是了。”

  “这话外头去可不能说。”岚琪倒是很正。

  “早年皇后还在时,朕就想到时候胤禛的婚礼一定会被她举办得铺张奢华,又不知道怎么劝她好,没想到劝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走了。”玄烨眼底有淡淡的悲伤,“如今倒是好办了,对你说道理不费劲,你听朕的,婚礼一切照规矩办,不必过分节俭,合乎规矩不失礼于人前就好。”

  岚琪应道:“臣妾听皇上的。”

  玄烨的眼中划过难以捉摸的神情:“毓庆宫还未立太子妃,最隆重的婚礼,当然是要给太子,胤禛的婚礼若太铺张扎眼,会给他惹麻烦。”

  牵扯到太子,岚琪再不说了,玄烨知她慧心善悟,两人彼此会意,这件事便到这里。

  再入睡时,岚琪也脱了衣裳陪在他身边,之前自己闪了腰不能动,玄烨在她身旁没少欺负人,这回换一换,她暧昧地痴痴笑着:“前些日子想你来,现下来了,却不能了。”

  玄烨咬牙说:“朕很快就能好。”

  屋子里气氛甜腻腻,两人说着悄悄话,不知不觉一夜过去,隔天起个大早,皇帝比昨晚来时精神多了,但不能见天来永和宫,岚琪便叮嘱梁公公他们该怎么照顾,甚至当着玄烨的面说:“一会儿让王常在来一趟,我有话嘱咐她。”

  临出门时四下无人,玄烨才埋怨:“何必找她说话,你心里又不会痛快。”

  岚琪没理会,转眸见青莲正好远远走过来,知道四阿哥已去毓庆宫了,她是来禀告阿哥起居,便想起儿子的事来,对玄烨说:“午膳臣妾从永和宫给您送去,顺便告诉您那两件事如何安排,还有皇上也替臣妾想一件事,臣妾心里一直想问。”

  玄烨道:“什么事,还要想这么久才开口?”

  岚琪笑悠悠说:“您到底为什么把胤禛送去毓庆宫念书?只是为了保护他?”玄烨微微皱眉,却被岚琪推着往御辇上去,约定好了午膳时,两人再说这些话。

  圣驾离开后,青莲才赶到跟前,如旧禀告了四阿哥的事,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岚琪回屋再收拾一番,便打发人去景阳宫请荣妃一道往宁寿宫,要与太后共同商议两个儿子婚礼的日子。对荣妃而言,能让三阿哥和四阿哥一道成亲,实在是圆了她的心愿。

  从宁寿宫出来,离午膳尚早,岚琪与荣妃散后,便往延禧宫走了一趟,告诉杏儿皇上要晋升她的位份,章答应不惊不喜,只是很平静地说:“臣妾怎么都无所谓。”

  岚琪知道她如今虽然能言语了,可还沉浸在杀死了平贵人的恐惧中,岚琪虽然历了血腥,可人毕竟不是她杀的,她无法想象杏儿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把那支簪子插进平贵妃的咽喉,给她一阵子好好缓过精神,一点都不过分。

  好在章答应只是还没恢复从前的精神,觉禅贵人每天照顾她,告诉岚琪她没有任何反常的行为,就是越来越安静而已。

  等再从延禧宫出来,绿珠赶来禀告说小厨房准备好了皇上的午膳,这才一行人往乾清宫走,算起来她好一阵子不到前头来,早上也只是和玄烨嘴上提了提,下头的人并不知道,等永和宫一行人到门前,守门的太监宫女都觉得新鲜。

  可是岚琪才立定等人进去通报,拐角处闪过肩舆,只见王常在端坐其上,精美的脸上傲气十足,但乍然见到德妃在门前站着,立时变了脸色,肩舆赶紧落地,王常在步行到岚琪面前,领着身后的宫女太监行礼。

  岚琪笑问:“这肩舆是皇上赐给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