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19 也就对她才这样

作者:阿琐

  圣驾将至,岚琪正就着环春的手喝药,听说玄烨快要到门前,忙推开喝了一半的药,让小宫女来伺候漱口,匆忙起身整理了衣衫,便往门外迎去。(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她身上是葱绿的夏裳,阳光之下生气盎然,皇帝一进永和宫的门,瞧见这一抹葱绿,莫名就安心了。

  眼前的人全须全尾地站着,周正安稳地屈膝行礼,玄烨极少让岚琪在面前屈膝,今日不知怎么,看她稳稳当当屈膝而下,心中反而踏实,待她礼毕,便上手搀扶,忧心地问:“身上可有伤着?这样动弹,不要紧吗?”

  岚琪含笑摇头:“臣妾只在胳膊上擦破一些,没事的。”

  可纵然漱了口,身上汤药的气息还未能散,玄烨不禁问:“吃得什么药,怎么又吃药了?”

  岚琪笑道:“臣妾夜里多梦睡不踏实,太后吩咐太医院给开了安神的汤药,夜里好入眠。”

  两人边说着话就往门里去,可才闪过外头人的视线,岚琪正要往内殿走,忽而被玄烨猛地拉入怀里,他紧紧箍着岚琪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朕怎么那么糊涂,应该把她也带出去,怎么会糊涂地把她留在宫里。你没事……就好。”

  岚琪想起苏麻喇嬷嬷的话,嬷嬷说自己被宠坏了,嬷嬷说皇帝一直无条件地包容着自己,此刻听得玄烨出自肺腑的话,窝在他胸前感受到坚实有力的心跳,不禁心中觉得委屈,可不是委屈自己被丈夫怠慢冷落,而是恼自己一直以来身在福中不知福。

  “手上的伤让朕看看。”玄烨冷静下来,拉着她坐下,卷起袖管,纤细的胳膊上绑了一圈纱布,岚琪说只是擦破了一些,太医唯恐留疤痕才小心应对,看着唬人而已。

  玄烨则道:“不要留疤痕,你那么在乎自己的肌肤。”

  岚琪痴痴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说:“皇上怎么不问问发生了什么,您怎么不问问,平贵人是怎么死的?”

  “那些不要紧,朕要亲眼看到你没事,才安心。”玄烨长长舒了口气,而他眼中的安逸,让岚琪觉得,好像皇帝也放下了什么包袱,看得出来,平贵人的消失对皇帝而言,并不是一见特别糟糕的事。

  但她很快就晃了晃脑袋,提醒自己别多想,要把这什么都多想一层的坏习惯改掉,至少从今往后,不要对玄烨的举动过多揣测琢磨,她已不记得几时养成了这么个坏毛病,幸好现在改还来得及。

  “那皇上听臣妾说。”岚琪定了定心神,起身走去柜子旁,拿出一方锦盒,里头卧了一支血迹干涸后发黑的簪子,岚琪拿丝帕托着给皇帝看,镇定地说,“皇上,这就是杀了平贵人的凶器,可是臣妾只能给您看一眼,不能交给别人,也不会再对别人提起。臣妾之所以扣着平贵人的尸首不让宗人府和刑部验尸,就是不想他们找出死因,再追到宫里来找凶器。”

  玄烨看着那支簪子,陌生很不起眼的一支普通簪子,并不是岚琪这阵子喜爱佩戴的式样,便道:“不是你的?”

  “是章答应的。”岚琪放下簪子,慢慢将当日的过说来,提及平贵人当时口口声声说是章答应和小公主克死了她的孩子,故意隐去了自己刺激到小赫舍里氏的那些话,也不提龙种还是孽种的话,直接说起章答应为了救她,拔下了自己头上的簪子插入了平贵人的后颈,平贵人当场毙命。

  “后来臣妾为了拔下这支簪子,被平贵人的血喷了满面。”岚琪说到这里,声音不禁颤了颤,玄烨捏了她的手道,“不怕,朕回来了。”

  岚琪点头,又道:“臣妾执意要等皇上回銮做主,就是想向皇上求个人情,能否相信臣妾对外说的,是遇到了刺客。这件事已死无对证,即便臣妾说出真相,外人也未必会信,赫舍里一族更是,他们说不定就会一口咬定是臣妾和章答应合谋害死平贵人,反正死无对证,怎么说都成了。可章答应承受不住外界的压力,臣妾不想她活在这件事的阴影里,包括臣妾自己也要早日走出来才好。当时当刻臣妾就想到,把这件事推给根本不存在的刺客,既然怎么说都不一定有人信,那编一个不存在的事,他们若不信,臣妾心里还好受些。”

  “这是你的想法?”玄烨冷静地听着,面上波澜不惊,真的好像平贵人的死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是臣妾的想法,再者……”岚琪怯然看了眼玄烨,垂首道,“臣妾也分不清是朝政还是后宫的事了,请皇上恕罪。臣妾是想,若照刺客的说法来判定这件事,顺水推舟给平贵人救了臣妾的褒奖,授予她死后哀荣,追封嫔位或妃位,也算给足了赫舍里一族颜面,他们兴许能少闹腾一些,人都死了,还能怎么样呢。”

  玄烨竟是淡淡笑:“没想到那样生死关头,那样血腥的场面下,你还能想到这么多的事,连朕都佩服你。”

  岚琪从容道:“那一刻,不是她死就是臣妾死,生死关头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更好地活下去。如果臣妾是一个人,了无牵挂,大概也就无所谓了,可臣妾是您的德妃,是胤禛温宪的额娘。”

  “真不怪你,只是欣慰和惊讶。再者你的主意很不错,朕一路回来都在想,为什么你要扣留她的尸首,现在终于明白了。”玄烨欣慰地说,“她怎么死的,朕都信你,不论是真相还是刺客朕都信你,朕会给予她死后哀荣,褒奖她救护你的功劳,让这件事变成一个美好的故事。”

  岚琪心满意足,心头一块石头落下,现在两人能亲昵地说话,可若她纠结平贵人的孩子是龙种还是孽种,恐怕他们会起争执,甚至不欢而散,撕裂的伤痕一辈子也无法消失,她不想走到那一步。

  可让岚琪意外的是,说罢这一切,皇帝唤人来着手处理后,却继续与她二人独处,玄烨道:“有件事朕骗了你,来日你去阿哥所问苏麻喇嬷嬷,也能知道真相。平贵人并没有与人苟且,那孩子的的确确是朕的,可朕不能让她生孩子,不能让赫舍里一族再诞下皇嗣,当时朕在打仗,如果不打仗,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总之……”

  “那个孩子救不活,臣妾知道。”岚琪垂首,可是说着话,眼泪就落下来,她自然不是为小生命哭泣,却哽咽着说,“那孩子和我们夭折的女儿一样,臣妾看一眼就知道,他活不下去。”

  “你怎么了?”玄烨道,淡淡一笑,“其实朕本来可以不说,可是梗在心里总觉得对你有些心虚,其实现在说了也没觉得多舒坦,可说了就说了吧。”

  “别再说了。”岚琪抱住了他的肩膀,没有再哭泣,蹭掉了眼泪,坚定地说,“往后咱们再也不要提这件事,永远都不再提。”

  玄烨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好像并没懂岚琪的意思,但是她既然说不再提,那就不再提,平贵人的死有个交代就好,死无对证,就她昔日作风和行事做派,赫舍里家的人,也不能腆着脸来胡闹。

  皇帝轻轻抚摸她的背脊,温和地答应:“朕听你的,再也不说了。”

  那一天后,皇室终于对平贵人的死给了明确的说法,说是在御花园遇到刺客,平贵人为了保护德妃而被刺客杀害,因为当时有人靠近,刺客仓皇而逃,没有进一步杀戮,让德妃和章答应捡下一条命,至于刺客的行踪,也查到蛛丝马迹,正在进一步追查,早晚会有结果。

  对于这样的说辞,宫里宫外都没什么人真相信,可一切又那么顺理成章,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平贵人不可能救德妃,可死人不会开口,她兴许那天就救了呢?再者皇帝煞有其事地调查,每一件事都做得十分严谨认真,更与三日后降至,念平贵人救护德妃有功,其心可彰,追封为平妃,以妃位规格厚葬,母家族人亦受哀荣荫庇。

  这件事,皇帝处理的雷厉风行,但朝臣若有疑问,皇帝也悉数接纳,甚至放手让他们查,可是平妃遗体不能侵犯,如此一来,没有人能真正查到平妃的死因,而那一天接触过平妃尸首的都是德妃的人,不管口风紧不紧,至少没半点消息透出来。毫无疑问,内廷之中就这件事而言,除了皇帝和德妃,再无第三人能插手。

  虽然岚琪明明只在永和宫养伤安神,可朝臣们很自然就把她卷入这件事,竟无端端生出德妃要控制帝心的恐惧,害怕德妃日益强大后,一面在后宫只手遮天,一面就要把手伸入朝廷。

  这一日,玄烨来阿哥所探望苏麻喇嬷嬷,与嬷嬷一道坐在屋檐下看十二阿哥打一套拳,皇帝心无旁骛地看着,嬷嬷见他神情宁和,便问道:“皇上到底还是对娘娘说了吗?”

  玄烨看她,点头应:“还是说了好,说了朕心里踏实,不然总觉得骗过她什么,万一哪天让她自己发现了,她该不信朕,也不信嬷嬷了。”

  苏麻喇嬷嬷心中感慨万千,面上只是笑:“皇上实在疼娘娘。”

  玄烨笑道:“也就对她才这样。”

  此时梁公公匆匆离开,原是瞧见门前有人张望,他过去听了话,立刻满面喜色地跑来,屈膝伏地对皇帝道:“奴才恭喜万岁爷,毓庆宫传来消息,太子侧福晋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