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14 又生了个女儿

作者:阿琐

  昔日明珠遭弹劾,惠妃以为平贵人亲近她是为了偷窥私隐以助索额图对付明珠,一气之下以私通的嫌疑将她禁足,彼时没有闹大,是因为事情敏感以及平贵人和太子的关系,再者皇帝没有太在意,那件事算是不了了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现在则想,苏麻喇嬷嬷说玄烨和平贵人在一起那些记档的事儿都是假的,只是皇帝为了给平贵人面子,若真是那样,平贵人的确不该有身孕,可她自己怎么会不知道这里头的道理,更冒死与人私通怀上身孕?难道说,有那么几次是真的,但是皇帝自己不记得了?

  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过什么,只有玄烨和平贵人自己知道,而岚琪冷静下来就会奇怪,那么大一顶绿帽子扣在头上,玄烨到底是怎么忍耐下来的?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理由让她理解皇帝的忍耐,那就只有太子和赫舍里皇后,毕竟平贵人有污名,会折损他们的尊贵。

  但是撇开这个理由,岚琪想象不出高高在上的帝王,能容忍如此不堪的事,即便不愿让世人知道他被戴了绿帽子,私底下也该想法儿处决了平贵人,相反对待男婴不救不治的态度才看起来有些正常,可万一那孩子命大,活下来了呢?他往后真打算一辈子看着这个孽种?

  避开旁人后,岚琪忍不住问佟嫔:“昔日你捉平贵人屋子里宫女私通的事儿,真的是你故意捏造的?”

  正因为是佟嫔故意捏造的,她才不会往平贵人身上去想,很明确告诉岚琪那是子虚乌有的事儿,完全是她编造陷害那宫女,想给平贵人抹黑,还反问岚琪:“娘娘怎么又提起这件事?”

  岚琪敷衍:“宫里查出针线房的宫女和侍卫苟且,我就想起你之前那件事了,随口一问而已。”

  几日后,小阿哥的丧礼也过了,夭折的孩子都会被简单的发送,待遇差别且看皇帝对孩子的生母如何感情,显然平贵人是不够格的,小阿哥无声无息地就从禁城里消失了。

  本以为平贵人会闹,会跑去阿哥所怪苏麻喇嬷嬷不尽心,但她实在太虚弱,连床都起不来,更不要说哭闹撒泼,且因孕中发福虚胖、五官扭曲,现在的平贵人容颜不复从前,她若想继续在宫里找回昔日风光,先把自己调理好才是正道,不然现在的模样跑去和皇帝哭闹,以后一辈子也别打算让皇帝想见她了。

  因平贵人产子九死一生,小阿哥又早夭,皇室里少不得关心起了即将临盆的大阿哥福晋,而岚琪则更惦记宫外的妹妹,岚瑛近些日子也快生了。太后派了太医到阿哥府照顾大阿哥福晋,因喜爱岚瑛,也派人去阿灵阿府上看了看,传回来的消息,说大福晋和岚瑛都十分康健,算是皆大欢喜。

  是月十一,大阿哥福晋再次分娩,宫内紧张了一整天,可傍晚时分传进来的消息,竟又是个女儿,彼时岚琪与荣妃都在宁寿宫,和太后一道听说母女平安时,两人对视一眼,唯听太后叹息:“原本是男是女都是上天赐福,但大阿哥福晋这样,也实在有些可怜了,在她婆婆跟前不好交代,这婆媳俩的关系,只等有了皇孙才能好了。”

  岚琪和荣妃退出宁寿宫时,荣妃苦笑:“亏得我们不是生的长子,不然指不定也会冒出这样的念头,也不怪她对皇长孙执念,毕竟头一个最宝贝,可惜之前那个侍妾肚子里是个男娃,却没保住。看样子,她是没有抱长孙的命了,太子和侧福晋那么融洽,算算日子也差不多该有了,若是一举得男,惠妃折腾儿媳妇这么多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岚琪默默听着,想到胤禛曾告诉她,太子不让侧福晋有身孕,甚至逼侍妾喝药避孕的事儿,现在大福晋又生了女儿,不知太子那边要怎么想,若是想争一争皇长孙这个名头,现在正是好时候。

  自然这都是别人家的事,岚琪和荣妃也不过是人后闲话几句,她这里还惦记着妹妹的分娩,一刻得不到平安的消息,近些日子都不能安心。也因此,无意中将平贵人的事淡忘,平贵人和她可怜的小阿哥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从这禁城里被人遗忘,只等有天皇帝翻了王常在的牌子,宫里一阵热闹说皇帝又惦记起美人了,她才又想起那些事。

  让环春派人去打听,才知平贵人身体正在慢慢恢复,每日静养不哭不闹,和从前张扬跋扈的个性很不一样。

  “奴婢觉得平贵人不蠢,她一定想,若要再得皇上宠幸,没有漂亮的容颜可不成,不然哭死了皇上也不会多看她一眼。”环春不知皇帝被戴绿帽子的事,和别的人一样想当然的以为平贵人还有心博宠,而岚琪被灌输了小赫舍里氏偷人的事,在她看来,平贵人就是美得天仙一样,也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而从小阿哥殁了后,皇帝未再踏足永和宫,岚琪已很久没见过皇帝,之前相见就很尴尬,现在不见面她反而踏实,总想着不如再过一阵子,大家都把这些事淡忘了才好。至于皇帝重新翻王氏的牌子,岚琪心中虽不自在,可她早料到会有这一天,王氏可以什么都没有,可她有一张漂亮的脸。

  三月末时,宫外传来喜讯,岚瑛顺利生下个白胖大小子,身为继室能生下儿子,对乌雅岚瑛将来立足钮祜禄家如虎添翼,但也给她带来些许隐患,将来家族继承上,原配留下的嫡子怎能容得她的孩子。

  岚琪想到这些事,情不自禁地就联想到太子和其他阿哥们,才明白即便皇室里继承的是江山天下,其实这事儿到哪里都一样,她正身处可能发生这些麻烦的环境里,难怪很自然地就想到岚瑛将来可能面对的问题。不愿妹妹为此烦恼,便派人给岚瑛传话,让她务必善待原配留下的孩子,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纠结一辈子的恩怨。

  且说皇帝后宫无数,称得上“小姨子”的宫外女眷不少,她们其中嫁人生子,皇帝从来不会过问,可这回德妃的妹妹产子,皇帝却派梁公公亲自出宫颁下赏赐,甚至都未与岚琪打声招呼,等她在永和宫听说这件事时,还嗔怪皇帝俨然人家亲兄长,自己倒成了刻薄的嫂子。

  环春笑话她:“皇上一定是听说娘娘什么礼物也没送去,以为您心疼银子了,才替您给这份礼,您还在背后说皇上的不是,皇上真是花了钱也不得个好。”

  岚琪则正地说:“岚瑛有这个孩子不容易,从前太皇太后就常说,太厚重的福气容易压着孩子,我现在盼她们母子平安,我的外甥我怎么会不疼,等他健健康康长大,姨娘有的是好东西给他。何况现在岚瑛有了孩子,所有人都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原配夫人和其他妾室的孩子就显得可怜,我不想她因此被人诟病,才冷淡些,皇上倒好,给我帮倒忙。他必然是好心,可大男人的心思,哪儿能那么细致。”

  环春则笑:“娘娘就是爱操心,您总是尽心极力地面面俱到事事周全,奴婢倒觉得,有时候真没多少人在乎得那么细致。”

  岚琪满不在乎地说:“不过是你们看着我辛苦,可我自己求良心安稳,乐呵着呢。”

  数日后,乌雅夫人进宫向女儿报喜,虽然只匆匆坐了半天,可听额娘说岚瑛和孩子一切都好,光听着岚琪就心里痒痒,奈何孩子太小产妇还在坐月子,一时半会儿不得相见,即便太后和玄烨有心让她出宫去看看,她也不会做这太出格的事,唯有耐心等待,等着妹妹养好身子把小外甥抱来给她看看。

  相比之下,即将满月的大阿哥福晋和小郡主却不被人惦记,生儿育女竟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长春宫里半点没高兴的样子,惠妃这一次失望得连体面都懒得维护了。

  这日大阿哥进宫请安,知道母亲没好脸色,但他有一件事要禀告,可未等开口,母亲先道:“你若有喜欢的人,额娘为你做主收在屋子里,你那福晋看着是生不出儿子的,我也不惦记了,庶出便庶出吧,总比没有儿子强,我不能干等着她,让你断了香火。”

  胤禔不言语,听母亲絮叨半天后,只是敷衍地应了声是,而后则道:“儿子是来跟额娘说,我又要出远门了,皇阿玛下旬要出发去多伦诺尔,儿子这几天就要走,先去给皇阿玛打前站,安排好那里的事。”

  惠妃倒是一愣,问道:“可是为了喀尔喀的事去塞外?”

  “他们不能一直这么闹下去,不然噶尔丹东山再起不说,指不定还会冒出第二个噶尔丹之辈,皇阿玛要平息他们的争端才好。”大阿哥正说着,干咳了一声道,“额娘,眼下皇阿玛重用我,朝廷上的事都忙不过来,您就别催着我给您生孙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