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13 绿帽子

作者:阿琐

  章答应情不自禁将怀里的孩子抱紧,轻声嘀咕:“她该不会来记恨我吧。(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觉禅氏笑道:“保不准就有这样的事儿,你心里要有准备,不过……”她停了停,见杏儿一脸冷漠的沉静,不禁道,“皇上对你的好,你还是要骄傲地接受才行,稍稍拿出一些得宠的气势来,那样对孩子也好,现在你不再寄人篱下,好好为自己活着,宜妃她们也不敢欺你。”

  章答应目光微微一晃,垂首继续专注于怀里的孩子,轻声应:“臣妾知道了。”

  这边厢,岚琪匆匆到阿哥所来,果然苏麻喇嬷嬷不会没事儿请德妃娘娘来,她一到就被引至小阿哥的屋子,门外宫女太监候着,里头两个太医和苏麻喇嬷嬷在。嬷嬷本在外间坐,瞧见德妃娘娘来了,赶紧起身,岚琪搀扶她坐下,轻声问:“怎么了?”

  她不敢太直接地说“不好吗?”,但嬷嬷却道:“孩子很危险,先天不足的孩子,不好养活。”

  不多时就有太医前来禀告,说小阿哥十分虚弱,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老天爷赏不赏命。

  岚琪到摇篮边看了眼孩子,果然是平贵人的骨肉,眼眉纤长俊鼻挺翘,不足月的孩子生得就这样好看。可是小生命毫无活力毫无生气,和她当初早夭的女儿一样,岚琪不禁心中悲伤,可她才转身,就被嬷嬷拉到无人处轻声说:“娘娘别难过,这个孩子,就让他去吧。”

  岚琪一愣,嬷嬷又道:“太医来,不过是做做样子,他们没有对孩子做任何救治,孩子能活下去就活,活不下去是他的命。但太医也说了,先天不足,救治也不一定能活。”

  “嬷嬷,这是什么意思?”岚琪脸上聚起阴云,纵然她不喜欢平贵人,可孩子是无辜的,那么漂亮的男孩儿,怎么就被轻易放弃了?怪不得那几个太医,平素是在乾清宫行走的,看着是皇帝对平贵人和孩子的恩宠,实则竟是……

  嬷嬷面色凝重,一字字沉甸甸地说:“万岁爷与奴婢说,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岚琪浑身一震,嬷嬷长长叹息:“看样子,是赫舍里氏没忍住,做出了最荒唐的事。”

  “内务府都有记档,平贵人传出有身孕后,我们都核查了的,怎么就?”岚琪不明白,可是突然想起平贵人那会儿防狼似的防着外人,又觉得奇怪,着急地问,“到底哪儿出错了?皇上怎么知道那孩子不是他的?”

  嬷嬷道:“小阿哥被送来后,皇上以看望孩子的名义来了一趟阿哥所,私下就与奴婢说,这个孩子能不能活,听天由命。他说和平贵人一起时那些记档的事,都是假的,只是为了给平贵人面子,他们并不曾有过**之事,皇上说他记得清清楚楚,所以平贵人一定是铤而走险铸下大错,皇上说这是他的耻辱,但他只能忍耐下来。”

  岚琪觉得自己两耳嗡嗡作响,想起去年园子里的光景,她受伤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外头的事一概不知,她也不敢保证平贵人到底会不会做这样的事,只是她觉得奇怪,为什么玄烨被戴了绿帽子,还能容忍这个孩子被生下来?

  “如果孩子命大,活下来了呢?”岚琪想不通,“皇上往后看着这个孩子,就不难过?”

  嬷嬷念了声佛,应道:“奴婢当时唬得不行,也没想起来问这些,现在想想,大概是万岁爷听得太皇太后昔日的教导,即便这孩子不是亲骨肉,也是无辜的稚儿,万岁爷下不去手吧。更何况没有真凭实据,万岁爷也不能对外说他没有和平贵人行**之事,赫舍里一族严防死守地护着平贵人和胎儿,那几个月里也下不了手。总之这事儿,就到这里了,娘娘知道就好,其他的事儿您和奴婢就都别管了。”

  岚琪忧心忡忡地说:“嬷嬷现在告诉了我,下回我见了皇上难免尴尬,怎么能当没这回事。”

  嬷嬷则劝:“您以为这宫里,有多干净?只不过这件事到眼门前才觉得难以容忍,犄角旮旯里看不见的龌龊事数不胜数,娘娘要宽心,回头皇上若跟您提起来,您该知道怎么安慰他。当然奴婢敢对您说这些话,也是万岁爷的授意,毕竟万岁爷自己开不了这个口。”

  岚琪苦笑:“怎么安慰?这是男人最大的耻辱。”她心中沉重,当年觉禅氏和纳兰容若的旧情,就让她对觉禅氏又可怜又憎恨,好在觉禅氏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皇上的事,只是情感和精神上,要一辈子背叛玄烨,可总好过平贵人这样无耻。

  苏麻喇嬷嬷劝岚琪:“皇上之后必然会对平贵人有所制裁和遏制,平贵人自己心虚,大概也不能闹成什么气候,总之您冷眼旁观,千万别同情她就是了。”

  岚琪颔首应:“嬷嬷放心,这次我早就想好了,要冷眼旁观。”

  离开阿哥所前,岚琪又去看了看那个孩子,不知是不是心里有了芥蒂,孩子虽然漂亮,她也有些自欺欺人地认为这个孩子和玄烨长得一点都不像,努力说服自己狠下心,且太医再三说就是救治也救不活,想想她早夭的女儿,太医们何等尽心也没缓过气,对于那些话,岚琪多少是信的。

  这边德妃才离开,阿哥所里的事就迅速传到了乾清宫,梁公公得了话,等一拨大臣离开后,便到了皇帝跟前,将苏麻喇嬷嬷与德妃娘娘说的话转述给皇帝听,玄烨抬眸问:“她能信?”

  梁公公苦笑道:“娘娘事事为皇上考虑,自然更心疼万岁爷。”

  “那就这样。”玄烨冷漠地应着,似乎这件事与他没半点关系,反而是梁公公多心,忍不住问,“皇上,为什么非要让嬷嬷把这件事告诉德妃娘娘呢?娘娘往后见了您,也会尴尬的。”

  玄烨:“平贵人知道这个孩子是朕的骨血,阿哥所没有尽责照顾好孩子,她缓过神来就一定会闹,到时候万一她心软了怎么办,她也是失去过孩子的人,难免不生出同情心,但是现在平贵人就是闹到天上去,她也不会同情她了。朕要的,是这个结果。”

  梁公公这才明白过来,连声道:“还是万岁爷想得细致。”

  玄烨则垂首继续看手里的书,自言自语地说:“朕只是了解她而已。”

  话虽如此,皇帝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的事,却给岚琪很沉重的压力,她从离了阿哥所就一直为玄烨心疼,以至于之后与玄烨见了几次,也比从前更加殷勤体贴,虽然未提及这上头的事,可玄烨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那么心疼自己,心里觉得好笑,但这些事的起因总是有些可悲,他终究做了残酷冷血的事,比起戴绿帽子,他更不希望让岚琪看到自己的无情。

  日子一晃而过,章答应身体已恢复得极好,小公主也白白胖胖十分健康,延禧宫里每天都乐呵呵的,仿佛这一处占尽了福气似的,就在三月初一那天,阿哥所传出消息,平贵人新生的小阿哥殁了。那孩子好容易熬出了月子,可没能延续更长的生命,短短三十多天,就离开了人世。

  那时候,平贵人还没被允许出月子,还没来得及去阿哥所看一眼孩子,她的儿子就没了,等她疯了一般冲到阿哥所时,孩子已入殓要被送走,她这个做娘的,分娩至今竟一眼都没看过孩子长什么模样,虚弱的人直接在阿哥所哭晕过去,连闹的力气也没有。

  这些事都纷纷扬扬传入后宫,宫里不乏有幸灾乐祸之辈,太多的人被平贵人欺负过,都说她作孽太多祸及孩子,更庆幸她失去了这个孩子后不能在往后继续作威作福。

  原本得知平贵人生了阿哥,都想她是不是该升嫔位,往后更加要欺负其他人,现在都松了口气,心想回头即便皇帝可怜她给她晋升位份,没有孩子撑腰,她终究少些底气。且听说这次平贵人产育后元气大损,又见她在阿哥所哭晕过去,看样子往后这身子骨也是不成了,想必将来也不能再在宫里横行霸道,都暗暗鼓掌叫好,至于对新生命的逝去,不过当时当刻唏嘘一声,再无任何同情怜悯之心。

  对于岚琪来说,孩子终于走了,她心里也落下一块石头似的,总觉得这样的结果,玄烨的耻辱可以被消除一些。她可怜那个小生命,可是那孩子活下来,将来的日子怎么办?玄烨每次看到那个孩子,都会想起不堪的事,到头来指不定要酿出更大的悲剧,不如现在了断干净,至于平贵人,恐怕玄烨一辈子也不会再管她了。

  姐妹们聚在一起时,唏嘘平贵人的境遇都是她昔日作恶的报应,彼时佟嫔:“现在她不能怪我了吧,孩子可是生下来了,是孩子自己活不下去。”

  岚琪看着佟嫔,心里突然一咯噔,猛然想起早些时候佟嫔诬陷平贵人的宫女与侍卫私通的事,怎么现在看来,更加奇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