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10 不在乎多你一个

作者:阿琐

  病弱的憔悴和遍体鳞伤的狼狈,折损了王氏的美貌,让岚琪依稀记起昔日那位美人,仿佛这深宫里美貌是一种罪孽,美丽的孝懿皇后英年早逝,妖艳的平贵人被所有人讨厌,倾国倾城的觉禅氏几度沉浮才得到今日的安稳,眼前又一个,正在命运中挣扎,不知未来将会如何。(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可是,岚琪对她生不出怜悯之心,不只是因为玄烨对她的美色有所喜好而私心作祟,就是一次又一次的事,让她觉得王常在绝非善类,美艳的花朵,都会带刺。

  “回头让太医调理一下,不会留下伤痕,你还年轻得很,好好保养身子会好起来。”岚琪平平淡淡地说着,收敛几分逼人的气势,语重心长道,“皇上对你如何,你比谁都明白,所以这次的事就这么过去了,往后日子照旧,你还要尽心尽力伺候他。今天我来,只是给你提个醒,深宫里的规矩,可以比你想象得还要严苛,也可以宽容得饶恕一切罪过,是生是死是好是坏,全凭你家主子一句话、一个念头。不管你是江南来的还是漠北来的,进了禁城的门,你就是皇帝的女人,任何事都要以他为重,他不让你做的事,连想都不要想。这些话我不会再对你说第二遍,记着了,江南美人如云,宫里妃嫔不嫌多一个,也不怕少一个。”

  “娘娘,臣妾再也不敢了。”王常在泪眼婆娑,抿了抿嘴,望着岚琪道,“可是臣妾无力反抗僖嫔娘娘,臣妾、臣妾连袁答应都防备不住,若非娘娘为臣妾换掉决明子,臣妾到现在还……”

  岚琪微微蹙眉,想起来这件事,与环春对视,主仆俩都未料到原来王常在已察觉,而她正嘤嘤哭泣:“书信的事,臣妾虽是有心而为,可臣妾真的不知道是这么大的罪孽,对于袁答应,臣妾从未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可是她却那样对臣妾。”

  “都过去了,往后你好好的,你生得这样美貌,皇上心里放不下呢,不然这么大的罪过,你早就没有活路。好好珍惜你拥有的,别再糟践了。”岚琪淡淡一言,起身便要离开。

  王常在着急地说:“娘娘,让臣妾离开启祥宫吧,求求您了,我在这里过不下去。”

  岚琪冷色道:“是皇上恩赏你住进东西六宫,你知不知道好些宫中旧人至今还偏居在角角落落的院子里?再者,你真想离开,回头见了皇上好好求他,可我劝你还是省下这心思好,皇上把你留在这里,就是要你时时刻刻记着曾做过的傻事,不要将来又沾沾自喜得意忘形,为了你长长久久的好日子,没有比启祥宫更好的地方。”

  王常在绝望极了,泣不成声地说:“臣妾怕僖嫔娘娘……”

  岚琪不屑道:“怕什么,只要你好好伺候皇上,找回昔日风光,她敢欺你?许多事到底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最明白,王常在,不说我们姐妹年纪比你大,在宫里日子比你长,就算是和你年纪相仿甚至比你小的,也未必心智就不及你,你可别总觉得自己才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

  王氏脸色苍白说不出话,岚琪这便要走了,但走开几步又回身,与她道:“你大概要在心里记恨我不帮你还亏待你,你放心,这宫里记恨我的人何止一二,我不会在乎多你一个。”

  王常在像是吓着了,环春跟在边上也唬了一跳,她家主子从来不是说这种话的人,闷声不响地出来后,岚琪见她神情紧张,反而笑:“今天我是不是特别霸气?”

  环春扶着自家娘娘往正殿走,一面笑着:“其实您现在不说话,就够威严了,奴婢也记不起几时开始有的变化,醒过神时就发现,主子和从前大不一样。”

  岚琪却道:“真想叫太皇太后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主仆几人说着话往正殿来,僖嫔已站在门前等候,而她好歹是嫔位的娘娘,即便不受宠,该有的尊贵一样不少,启祥宫里的陈设,瞧着比钟粹宫还华丽些。

  僖嫔不知德妃在东配殿里与王氏说了什么,心想左不过王氏要告状自己折磨她,素知德妃为人正直见不得仗势欺人的事,且看似温柔和蔼,手腕却比荣妃狠辣许多。从知道德妃要登门起到现在人就坐在眼门前,僖嫔一直惶恐不安,生怕德妃一开口,就质问她的罪过。

  岚琪喝了茶,夸赞僖嫔这边的茶水好,说了半天话都不在正题,僖嫔觉得从和德妃一道在这禁城里起,她们说过的所有话加起来,也没有今天这么多,说起来也十分神奇,同在皇城里的人,竟然可以十几年不相往来。

  “王常在的身子不大好,回头我派太医来给她瞧瞧,到底是皇上喜欢的人,年纪又小,咱们该多照顾她一些。”终于岚琪提到了王氏,僖嫔垂首轻声应,“臣妾疏忽了。”

  “如今也到了咱们教导年轻人的时候了,皇上信得过你,才把王常在放在启祥宫,往后该教的规矩照旧不能少,只是她是得宠的人,你言语上稍稍婉转些,不然好心被却被她记恨,反叫皇上误会你。”岚琪温柔地笑着,亲昵地与僖嫔道,“往后有什么委屈,只管来永和宫告诉我,年纪轻的难免恃宠而骄不服管教,你瞧平贵人,被敲打了多少次才有今日的好,我想王常在也一样,你多多耐心些。”

  僖嫔呆呆地看着德妃,连荣妃都是跑来兴师问罪怪她做得太过分,怎么到了德妃嘴里却是这番言辞,且字字句句戳着她心中的弱处,勾出她十几年郁郁不得志的悲哀,竟听着听着,眼睛都热了。

  岚琪知道,僖嫔一向与长春宫走得近,今天她在启祥宫说什么话,转身惠妃就会知道,而这番话僖嫔不管能不能领会自己真正的用意,惠妃一定能明白,惠妃会好好告诉僖嫔,自己不好惹。

  之后话里话外,岚琪都为僖嫔抱不平,僖嫔直觉相知恨晚,巴不得自此跟随德妃娘娘,已是崇拜得五体投地,但是岚琪不会轻易让她接近自己,她永和宫里的座上客,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再增加什么人了。

  但她给足了僖嫔颜面,又与那两位同样不得志的答应说些话,没有半点责怪她们欺负王常在,只是话话家常,又问她们缺什么或想要什么,自己好尽量为她们周全,闲话竟足足有一个时辰的光景,外头雪都停了。

  环春终于来催促主子回去,才拿了大氅来要伺候,在门前的香月跑来说:“有人传话到永和宫,说平贵人动了胎气,太医们正在救治,问主子是否过去。”

  启祥宫离平贵人的住处很近,岚琪自知该过去看一眼,见僖嫔在旁边满面好奇,便道:“一起走一趟吧。”

  僖嫔兴奋于德妃愿意带着她一道出入,赶紧唤宫女拿大氅来要跟着德妃出门,一行人往平贵人的院落来,里头已等了好几个太医。

  榻上孕妇极度虚弱,平贵人发福很厉害,四肢粗壮腰身肥满,下巴都叠起来了,顶着高高隆起的肚子,让人看着就觉得呼吸困难,僖嫔没有生育的验,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当是一般孕妇都会发福,可岚琪一看就知道平贵人不好,而孕妇看似坚强的眼神里,也透着极大的恐惧。

  因太医说没事,让平贵人安养就好,岚琪不动声色地与僖嫔一道离开,半路上散了,她径直回永和宫,才再次宣召太医,便严肃地问:“平贵人这样下去,恐怕连生的力气也没有,到时候你们要怎么办?”

  太医一脸紧张,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说:“娘娘放心,皇上再三叮嘱一定要保住平贵人的胎儿,臣等照着旨意办差,不敢马虎。”

  岚琪听得话中有话,见太医眼含深意,便知道皇帝与他们有了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默契,不敢再多问什么,就将放太医走了。

  环春送客后,端来熬好的核桃露让岚琪饮用驱寒,岚琪说在启祥宫喝了一肚子的茶水,不想再喝,言语间似自言自语,又似问环春:“你说皇上到底怎么想的,把平贵人养成这个模样,怎么还说是要保住胎儿呢?她这样下去,很可能一尸两……”

  “娘娘。”环春伺候主子数次分娩,也看得出门道,但她却冷静地说,“这事儿和咱们不相干。”

  “是啊。”岚琪忽而冷静,镇定地说,“是和咱们不相干,那是他的女人他的……孩子。”

  小赫舍里这一胎从开始就特别奇怪,她最早表现出的姿态明明是怕有人要害她,但数月来皇帝却让太医务必保住孩子,这里头到底隐藏了多少事,还不知是不是有自己不能触碰的秘密,她不能一次次输给自己的心软,不能让自己的善意变得太过廉价,平贵人要怎么样,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但是有一个孕妇情况如此糟糕,岚琪自然要担心另外两个,一面派人出宫去阿灵阿府上问候妹妹现在怎么样,一面就让环春安排,她要亲自去看一看杏儿,太医说章答应是正月头上生,眼瞧着就没多少日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