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04 最是无情帝王家

作者:阿琐

  岚琪微微笑:“我近些年,才明白当年姐姐们看待我的心情。(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荣妃却摇头:“可那会儿我们还年轻,不一样,现在真是老了。从前不爱粉黛,如今反而爱涂脂抹粉,年轻的眼里以为是我们不自量力想要与她们争宠,事实上,不过是我们想要遮掩年华老去的痕迹,安慰安慰自己而已。”

  “姐姐与皇上年纪相仿,能和皇上一道增岁月,难道不是福气?”岚琪伸手挽了她道,“咱们感慨归感慨,还是要挺直了脊梁,不要辜负皇上给我们的尊贵。”

  荣妃含笑答应,姐妹俩一道往回走,她又感慨着:“你瞧见王常在没有,水嫩嫩的一张脸,就薄薄一层胭脂,年轻真是好。”

  岚琪陪着她感慨几句,待要分开时,荣妃忽然说:“我才想起来,僖嫔与长春宫走得怪殷勤,这王氏若跟着僖嫔,往后也是长春宫的常客了。”

  岚琪道:“人之常情,她跟着僖嫔,总要应付这些人情往来。”

  荣妃也无异议,只是这么一提,而后顺嘴就说:“我听胤祉说,八阿哥在书房里告诉他,说大阿哥回京那天在长春宫和亲娘大吵一架摔门而去,这孩子,倒是长脾气了。我心里想着,将来胤祉有什么事我都不管,管不好还要受气,咱们做娘的还亏欠他们不成?”

  “母子吵架了?”岚琪记在了心头。

  待与荣妃散了,岚琪便派环春走了一趟阿哥所,果然嬷嬷那儿有消息等着她,传回来的话说,大阿哥的确与惠妃大吵一架,但宝云不能靠近正殿,母子俩究竟说什么她没有亲耳听见,只在其他宫女太监嘴里打听到,说是为了这次出征的事。

  岚琪终究不解:“仗都打完了,人也回来了,他们还能为了什么吵架?”

  环春说:“娘娘怎么对长春宫这样上心?”

  她方在眼底露出寒意,冷然说:“不对她们先上心,她们就该盯上我了,你别看长春宫如今境遇不佳,惠妃就爱绝地重生,她比谁都能忍,她要的是最后的荣光。”

  环春却笑:“有一个人时时刻刻盯着呢,娘娘大可以省省心。”

  岚琪这才想起来,延禧宫里的觉禅贵人,自己可是答应了把惠妃交给她的,不免笑:“近些日子没有麻烦事纠缠,她难得清静一阵子,想想她从前的生活,如今也算不辜负我昔日的用心。”

  正如环春所说,觉禅贵人的确时时刻刻盯着长春宫,她看似淡泊名利安居延禧宫内,实则对这宫里的一切都笑看风云心中敞亮,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皆了然于胸,两日后就来了一趟永和宫,提醒岚琪她这些日子想到的事。

  午后两人在明窗下的阳光里坐着,天气渐冷,屋子里还未用炭,夏日避之不及的日头,如今成了取暖的依靠,季节的交替,人们对阳光雨露的需求就截然不同,但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存活,对待自然尚且如此,何况人心。

  两人手里各执一副针线,阳光充沛明亮,岚琪看久了就犯懒,抬眼见觉禅氏飞针走线,不禁笑:“你手里的功夫,称得上一代名匠,可惜是深宫里的妃嫔,不能闻名于世。”

  “不过是娱己的功夫,娘娘夸奖了。”觉禅氏说着,放下手里的针线,问岚琪,“臣妾说的那些话,娘娘想透了吗?”

  岚琪摇头不语,觉禅氏继续道:“便是臣妾多虑,也请娘娘心中留个底,若真是那样的事,您这儿也少不得些麻烦,这些日子几位福晋就常进宫来,臣妾看她们不过是想为了丈夫来后宫斡旋。”

  “换做你我也会这么做,她们是为了自己的男人为了王府,无可厚非。”岚琪轻轻一叹,还是不大信地问,“皇上真的会让大阿哥指证裕亲王?”

  原来觉禅氏这几日,看着长春宫的动静,细细分析朝廷上的事,估摸着大阿哥母子能大吵一架的缘故,恐怕能起那么大冲突的,逃不过裕亲王延误军机的事。眼下战局已定,噶尔丹虽未亡,但气数大伤,三年五载是无力再侵犯清朝,裕亲王早晚要归来,那放跑噶尔丹的这笔账,皇帝就该清算了。

  试想一下,皇帝若要定罪裕亲王,必然需要强有力的旁证,那么从头至尾都跟在裕亲王身边的,是身为副将的大阿哥,没有谁的言论,比大阿哥更有力。

  觉禅氏从容地说:“明珠对朝政洞若观火,臣妾以为,皇上忌惮他,多半也是因为明珠总能猜透皇上的心思,惠妃深居后宫怎能知道前头的利害,一切都是明珠授意。臣妾猜测,明珠当是已知会惠妃,要惠妃劝说大阿哥,必要的时候指证裕亲王独断专权罔顾圣意,可是大阿哥少年意气,跟着伯父上阵杀敌出生入死,那情分今非昔比,要他当下就做出如此绝情的事,以大阿哥的心智,惠妃未必能说服他。”

  岚琪心底微凉,自言自语道:“皇上若要办裕亲王,是要杀鸡儆猴?朝廷上宗室里,至今仍旧有人蠢蠢欲动心怀不轨,一直以来都是皇上心头隐患。”

  她不知不觉地,就与觉禅氏攀谈起了朝政,早先态度强硬的人,如今也终究不得不半只脚踩进去。岚琪早些日子就意识到自己态度有所转变,而觉禅氏的善解人意和默契,没有让她觉得丝毫尴尬,人家尚且如此,自己又何须矫情做作,渐渐的,她不再避讳言语中涉及朝政,自然一切都站在旁观的态度,恪守分寸。

  “臣妾以为,杀鸡不足以儆猴,裕亲王算得上是猴王了吧,震慑了裕亲王,那些宵小之徒才知道,皇上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他们再怎么闹腾,也撼动不了皇权。”觉禅氏淡然一笑,眼中闪烁她不屑于展露人前的智慧,轻声道,“这件事娘娘千万不要牵扯上去,即便谁心里都觉得皇上过于狠心,臣妾亦如是。”

  岚琪脑中一个激灵,失笑道:“我倒是有一虑了,那些毛头小子们,一定无法理解他们的父皇,我家四阿哥就是其一,倒是要好好看管住他才好,别闹出什么笑话。”言语间提及八阿哥,试探道,“八阿哥也是大孩子了,你……”

  觉禅氏温婉而笑:“娘娘这份子心意,几时才能淡了?”

  岚琪只是笑:“谁叫我是做娘的人。”玩笑两句,她不再强求,倒是委托觉禅氏另一事,“我想让杏儿之后能自己照顾腹中这个孩子,说实在的,若生了阿哥,可不大好办,但若是个小公主,应该不算太难,可是我想不出最妥当的法子,总觉得怎么做,都会招人话柄。”

  觉禅贵人会意道:“娘娘宽心,臣妾回去为您想一想,这件事的确不好办。”

  秋风一阵阵过,天气越来越冷,转眼入了冬,十一月,裕亲王福全终于班师回朝,然而皇帝勒令裕亲王队伍止于朝阳门外,指责福全不遵从皇命,自行其事,果然派皇长子胤禔出面作证,历数裕亲王的罪过,引得朝野及后宫震惊,阿哥们也都傻了。

  而裕亲王没有为自己做任何争辩,传入宫里的话说,裕亲王彼时只含泪道一声:“我复何言!”便领了全部罪过,之后皇帝与大臣共议,最终裁定,免去裕亲王爵位,罚俸三年,撤三佐领,更取消了议政权。

  爵位俸禄的惩罚,都不足畏惧,裁撤议政权,不啻是皇帝将兄弟驱逐出皇权的第一举动,将来还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流传朝野的,便是皇帝已开始忌惮兄弟年富力盛兵强马壮,不愿意让他们的存在,动摇皇权根本。

  想来,早年恭亲王常宁时常受到皇帝责备,但那时候不论闹得多尴尬,也不至于判下这么严重的惩罚,如今撤销了裕亲王的议政权,大概下一步,就要轮到恭亲王了。曾说皇家三兄弟兄友弟恭,也不过是昔日风光,太皇太后走了不过数年,兄弟间的情意就崩析瓦解了。最是无情帝王家,当如是。

  对于朝政,岚琪了然于心,但绝不多言议论是非,这些日子宫里头传言纷纷十分热闹,她淡然在永和宫看待一切,心里记挂的,只是她那个满腹正义伦理的儿子,而裕亲王对几个侄儿都十分疼爱,胤禛他们自小没少跟着伯父出入校场骑马射箭,多年情分也在,何况明明这次是打了胜仗,他们未必能明白,为什么裕亲王还会领罪受罚。

  但是这几天四阿哥来请安,说的都是功课或闲事,半句不提伯父被皇阿玛定罪的事,岚琪心里好奇和担心,又不敢主动提出来,让儿子误会什么,一天天忍耐着,直到那日宫里传闻裕亲王福晋进宫向太后哭诉,她未免是非没有去宁寿宫应付,傍晚孩子从毓庆宫回来,问母亲:“额娘,伯母今天进宫了吗?”

  岚琪好奇地问:“你关心这个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