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03 是沙子,还是珍珠?

作者:阿琐

  原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内务府的人赶着天色暗了还来打搅德妃娘娘,说是今天皇上才下的旨意,一面是升了王常在的用度规格,一面让王常在之后从原先的院落里搬出来,挪到西六宫的启祥宫东配殿,往后就住在那儿。(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今天下的旨意?”岚琪微微蹙眉,抬眼看环春,环春也摇头表示不知道,内务府的人殷勤谨慎地说,“是梁公公午后亲自来送的口谕,奴才以为,娘娘已知道了呢。”

  “知道了。”岚琪应,见没有别的差错,打发他们明日一早递给荣妃娘娘再过目一次便好,环春送出去,顺便打听几句话,回来时告诉主子说,“这事儿的确是皇上的意思,听说午膳时皇上吃了王常在送去的蟹粉狮子头,一时喜欢,就下了这赏赐。”

  “眼下正是螃蟹肥美的时候,这狮子头是江南名菜,南巡时我也尝过,宫里的厨子做得再精细,也没有那个味道。”岚琪垂首抚平裙子上的褶子,摸过那精致细腻的绣纹,口中呢喃,“皇上他,是真喜欢江南的人杰地灵。”

  环春轻声问:“娘娘吃醋了?您是不是想说,皇上真是喜欢王常在?”

  岚琪睨她一眼:“没有的事,我去和一个小常在吃什么醋,他对我好时,也没旁人什么事,那阵子大半个月都在这里,旁人可没这么好福气。”

  这话勉强又酸涩,像是玄烨有事才会来找岚琪,没事了就在外头逍遥,她则只能苦哈哈地等着,等着玄烨想起她时,才能享受关起门来的缱绻缠绵,这份情,终究是无奈的。

  环春见主子不高兴,便安抚她说:“奴婢倒是觉得,皇上对真心喜欢的人,不会这样无视宫规,您看这么多年,宫里哪位主子娘娘是这样的,明明只是个常在,用度规格却在贵人的位置,照理说皇上真喜欢了,给王常在升位份也很容易,做什么弄得这么偷偷摸摸的。内务府的账虽然只有您几位能看到,可宫女太监每月去为主子领分例,或是那边分派什么东西来,多少双眼睛看着呢,送去启祥宫的东西数目若不一样,早晚要叫宫里的人都晓得,到时候再闹得风风雨雨,皇上何必这样?”

  岚琪听着也觉得稀奇,消极来看,玄烨是真喜欢王常在了,才会做这种奇怪的事,但积极来看,玄烨兴许另有他的用意。袁答应装疯卖傻和那只魇镇的布娃娃的事岚琪对玄烨提过,皇帝或许就是在这上头做文章,倒是王常在误服决明子的事她没有说过,现下和袁答应离了,若决明子真是袁答应让她吃的,这事儿也算是了了。

  “启祥宫有人住么?”岚琪问。

  “有呀,是僖嫔娘娘住着,但也没多久,好像前两年才搬进去的。”环春应道,“后院里还住了两个答应,都是宫里有年份的人了,不大在皇上面前露脸,奴婢也记不得模样。”

  岚琪道:“看起来那里还挺热闹的,皇上把她这么一个清静的人塞去启祥宫做什么?”她突然心里找着安慰似的,虽然现在妃嫔越来越多,但宫里空置的殿还有,玄烨做什么把王常在往僖嫔那里送,僖嫔虽不得宠,可一向也不安分爱惹是生非,那张嘴更是常常不饶人,往后看着王常在承恩得宠,她那心里能好受么?玄烨为什么要这么做。

  环春见岚琪脸上的抑郁散了,笑道:“主子现在心里是不是好受些了,看样子皇上不是要恩宠王常在,是把王常在往虎穴狼窝里……”

  “胡说。”岚琪伸手拧了环春的脸颊,“谁许你说皇上的坏话?”

  环春笑道:“娘娘心里难道不这么想?”

  “自然是想的。”岚琪自嘲道,“我何来宽广的胸怀,骨子里不过是个小女人罢了。不管了,我只当他不是真心的,哪怕自欺欺人。”

  环春只要自家主子高兴,旁人她也管不着,此刻说罢这件事,又多心问:“要不要奴婢去瞧瞧袁答应的光景?这件事对袁答应一定也有影响。”

  岚琪摆手:“梁公公那儿看着呢,他会送话来,倒是杏儿那里,你时常问问铃兰,她怀着孩子,要处处小心才好。”一面托腮思量,喃喃自语,“正月就要生了,我还没想好,怎么让她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环春提醒道:“奴婢觉得,章答应这一胎若是个阿哥恐怕不容易,若是个公主还好办些。”

  岚琪点头,毫无头绪地说:“是不容易。”

  这一晚,据说乾清宫还是翻了王常在的牌子,她入宫后一向受宠,倒也不奇怪,但翌日天才亮,王常在就大张旗鼓地搬去了启祥宫东配殿,一时闹得宫里热闹起来,女人们可是好一阵子不为了这些事争风吃醋。

  荣妃一清早看过内务府送去的单子,用了早膳就过来,问岚琪有没有发现王常在的用度升了贵人的规格,岚琪说知道了,而她正要去宁寿宫请安,与荣姐姐并肩一道慢慢走来,互相说着这上头的事。

  眼下深秋时节,早晨已有些许寒意,岚琪出门时环春就给加了件坎肩,荣妃身上也添了衣裳,姐妹俩步行到宁寿宫,见一乘软轿到眼前,僖嫔从轿子里下来,而轿子后头,紧赶慢赶地跟着其他宫嫔,岚琪一眼就看到王常在。王氏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茜红褂子,扶着宫女的手走得急,这清冷时节里,竟还涨红了脸,惹得一头细汗。

  众人到二妃跟前行礼,荣妃问道:“怎么一清早都来了,太后这儿并不要你们来请安的。”

  宫里人都知道,四妃之外,或者仅仅是荣妃和德妃之外,其他妃嫔不需要每天到宁寿宫晨昏定省,太后嫌麻烦,懒得见那么多人,只有在要紧时刻才会召见六宫,平日里僖嫔之辈不被允许随便来宁寿宫,今天这一大早赶过来,确实奇怪。

  僖嫔皮笑肉不笑地说:“臣妾宫里多了一个人,皇上赏赐王常在搬到启祥宫来,只怕二位娘娘还不知道吧?这会儿臣妾领她来给太后娘娘谢恩,也算让宫里姐妹都知道,往后王妹妹就在臣妾那儿了。”

  荣妃与岚琪对视一眼,岚琪唤王常在上前,温和地说:“僖嫔娘娘性子开朗,启祥宫是热闹的地方,那里每天都乐呵呵的,是宫里极好的地方,往后你要听从娘娘的管束,别丢了启祥宫的脸。”

  而荣妃则上前带着僖嫔进门,留下岚琪与王常在,故意带僖嫔先走一步,对她说:“皇上放一个得宠年轻的在你身边,你心里别不自在,你不想想她那么得宠,早晚要有子嗣,若得一男半女,你养在膝下将来也是个依靠。”

  僖嫔嗤笑:“荣姐姐的心意臣妾明白,只可惜一个汉人女子生的孩子,臣妾能指望什么依靠?”

  “傻话,袁答应生的小公主太后多喜欢,当宝贝似的捧着呢。你管谁生的,只要是皇子公主,就是个宝贝。你的年纪不小了,怎么着,还指望自己生不成?”

  荣妃说得露骨直白,僖嫔听了很不自在,但现实的确如此,她这辈子可没什么指望了,宫里这些年陆续有孩子出生,总也轮不到她开口要一个,现在皇帝把个新宠扔在她身边,若有一男半女,近水楼台先得月,要起来也容易。

  “你的性子我知道,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可你别把王氏当沙子揉,那是万岁爷心尖上的珍珠,要捧着才好。不然你给她受委屈,她但凡吹两句枕头风,你就不怕启祥宫主位换人?”荣妃再说些厉害的话唬住僖嫔,好心劝她,“反正她得宠与否,你都没恩宠了,何必太挣扎,闹出些有的没的来,对谁都没好处。咱们是十几年的姐妹,好话歹话我都说尽了,将来真有什么事,别怪我照规矩办事,眼里没有姐妹情分。”

  僖嫔知道荣妃的手腕,忙软下脸说:“臣妾对娘娘才说真心话呢,您可不能把臣妾想的那么不堪,都是伺候皇上的人,臣妾做什么刻薄她,臣妾心里有数,您安心就是了。可是呀,也愿她能安分些,别给臣妾惹麻烦。”

  后面岚琪与王常在也走上来,王常在身上衣服单薄,出了身汗这会儿停下来吹冷风,脸色很不好看,待到太后面前说几句话,人瞧着就晕乎乎的,太后很看不惯她的柔弱,不耐烦地打发走,留下荣妃与岚琪,却是提起宫里之后选秀的事,说的也都是昔日太皇太后教导她的话:“三年一选,新人源源不断地入宫,为的就是不让皇帝专房独宠把谁养成气候,宫里的妃嫔,有你们一两个能说了算的,就足够。话虽然无情,可孝懿皇后丧期一过,选秀的事你们不能不放在心上,这是祖宗家法,我也越不过。”

  荣妃和岚琪离开宁寿宫时,都在门前停了停不说话,等终于挪动脚步走远,荣妃凄凉地笑着:“连你都三十岁了,我是真成了‘老人’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