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501 不想去念书

作者:阿琐

  大阿哥于九月下旬率先回京,风尘仆仆入宫后,被皇帝命令先来见过祖母和母亲,胤禔从宁寿宫出来后便往亲娘这里来,惠妃直接就等在了长春宫门外,见到面色黝黑的儿子时,做娘的人潸然泪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但惠妃拉着儿子的手进屋后关起门不知说了些什么,母子俩似发生了极大的冲突,大阿哥竟是摔门而出,吓坏了长春宫里的人。

  然而之后大阿哥去乾清宫,父子俩却说得好好的,皇帝没有发出任何要问责大阿哥的旨意,好像裕亲王延误军机与大阿哥毫无关系,大阿哥辞别父亲后径直离宫,至傍晚才有消息,说皇帝请太后在宁寿宫摆宴,明日为大阿哥接风洗尘。

  其他兄弟都没见到兄长,八阿哥从书房回来,本还兴奋地问宝云大皇兄怎么样,宝云一面描绘说大阿哥被晒得黝黑更结实高大了,一面叮嘱八阿哥:“娘娘和大阿哥起了冲突,母子俩不欢而散,今天长春宫里的人都看着的,八阿哥您去和娘娘说话时,要小心些。”

  “好容易见上了,做什么要吵架?”八阿哥不能理解,待他再来见养母时,却不见惠妃有任何不悦,像是宝云说了谎一般,养母对他一如既往地温和,嘘寒问暖说了好一阵的话,一道用了晚膳才散的。

  八阿哥给惠妃道晚安要辞别时,顺口问:“皇阿玛明天在宁寿宫摆宴,给大皇兄接风洗尘,儿臣直接从书房过去可好,还是先回来,让额娘给我换衣裳?”

  惠妃这才露出几分恹恹之色,但强打精神答复养子:“你们兄弟几个热闹,你自己去吧。”言下之意,惠妃好似不会参加明日的庆功宴,但隔天八阿哥随众兄弟来到宁寿宫,养母还是早早就在了。

  太后摆宴,请的只是宫中妃嫔,几位宗亲长辈和老少福晋,裕亲王恭亲王福晋并几位侧福晋都在,但她们个个儿都神情紧绷不敢多言语,毕竟皇帝能原谅儿子,未必能原谅她们的丈夫。此番大败噶尔丹,朝廷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庆祝和论功行赏,相反越来越多的言论提及两位亲王延误军机,她们都是在皇室周旋几十年的人,心里都明白其中的轻重。

  后妃之中,除了贵妃外,四妃齐聚,之下的宫嫔并没有全数前来,不过是与四妃交好的一些列席,再有平贵人、章答应,都在家安胎没来一道热闹。

  皇帝是开席后才来,一直与太后和大阿哥在上首说话,岚琪这边荣妃正推了推她,示意往惠妃那边看,见宜妃凑在惠妃边上叽叽喳喳不知说什么事,还以为两人又凑到一起了,可惠妃突然冷脸瞪着宜妃,宜妃被唬了一跳,不屑地哼笑一声躲开了。

  荣妃:“这个宜妃啊,终日招猫逗狗,还当自己十几岁那会儿么?”

  不等岚琪回答,上首传来朗朗笑声,众人循声看过去,但见太后冲着荣妃道:“荣妃还不带三阿哥过来谢恩?”

  荣妃不解,看皇帝满面笑意,大阿哥也含笑退到一旁,猜不出是什么事牵扯上她和三阿哥,太后继续笑道:“皇上方才与我说,这次打胜仗,军队里有功劳者不少,勇勤公鹏春便是战功赫赫,方才大阿哥赞他英勇无敌,家中有漂亮小女儿待字闺中,咱们娘儿几个合计着,三阿哥也大了,只有和我们三阿哥最般配了。

  荣妃呆呆听着,被岚琪推了一把上前,三阿哥已从众兄弟里走出来,温和儒雅的孩子此刻腼腆地笑着,与母亲一道朝上行礼后,就被太后叫到跟前挽着手说:”董鄂氏家的女孩儿都是绝色美人,往后成了家,可要好好疼人,像你大哥和太子哥哥一样。”

  三阿哥脸上涨得通红,之后荣妃又上前听了几句话,待回到坐席里,宫嫔女眷纷纷道贺,荣妃自己还云里雾里不知怎么回事,只有一句话听得清楚,准儿媳出身名门,勇勤公鹏春在朝廷位高权重,董鄂氏更是与几大家族比肩其名的大家族。

  等这一阵热闹散了去,宴席照旧,荣妃才喘口气似的,岚琪端过温茶让她缓一缓,荣妃捂着心门口说:“怎么这么突然呢,我心里还想,皇上不知几时能想起我们三阿哥的婚事,看着大阿哥和太子的年纪,差不多至少该提一提了,可是他那么忙……”顿了顿又说,“我还想,自己出身微寒,大抵未来儿媳妇也比不上两位嫂嫂,没想到皇上那么上心,找了这样高门大户家的女儿,我这个未来的婆婆,倒有几分自卑了。”

  岚琪笑道:“姐姐说傻话,没有咱们哪儿来的阿哥们,您可是皇上的荣妃娘娘,大清国数一数二尊贵的女人,还不够给公爷家的女儿做婆婆?姐姐安安心心,等着喝儿媳妇茶吧。”

  荣妃笑道:“日子还没定呢,早着呢。”说着突然心中一紧,抓了岚琪的手道,“是不是荣宪也?”

  岚琪压根儿没想到这个,看到对面荣宪娇俏可人地和几个姐妹说笑,也有些不舍,唯有安抚荣妃:“早些晚些的事,姐姐安心,皇上能为三阿哥指一门好亲事,怎会亏待亲生的大闺女?”

  荣妃叹息:“此次征战漠北,硝烟荼毒,皇上要安抚人心,我估摸着,差不多就是其中哪个部落了。纯禧只是嫁了个台吉,咱们荣宪,我倒盼她能嫁个亲王。”

  岚琪只是笑笑,未做言语,席间偶尔看向上首,与玄烨对视时,两人心灵相交的默契,总能换得彼此温暖的笑容,算是这表面上看似热闹,暗地下权欲汹涌的宴席上,最宁静平和的一幕。

  可帝妃俩真情实意,在旁人眼中却十分暧昧,即便仅一两次,也被许多人看在眼里,或是说,有许多人本就盯着他们。譬如太后与皇帝之下,坐于席首的太子和侧福晋,侧福晋已是第二回拉了拉丈夫说:“别老盯着德妃娘娘看,会被人误会的,胤礽你别看了?”

  侧福晋当然知道丈夫看什么,小两口成亲虽不久,但感情已十分融洽,李侧福晋一心一意想爬上太子妃的位置,当然会对丈夫和皇室里的事尽心尽力,可能不能成为太子妃,并非她自己能说了算,更糟的是,太子虽然血气方刚,却并不常常碰她,反而会多宠幸几个毓庆宫里得太后允许开脸收房的宫女。但是每回行房前后都会让她们服用避孕之药,私下里对侧福晋说,他眼下还不能有孩子,更告诫侧福晋不要着急,她若有了身孕,一定会遭遇不测。

  侧福晋在深宫无依无靠,不听丈夫的话,还能听哪个,成亲以来事事都顺着太子,除了行房之事,太子对她也算情深意重。

  这日宴席散后,皇帝回乾清宫去,夜里似乎翻了王常在的牌子,岚琪也懒得管,与四阿哥领着弟弟妹妹一道回来,岚琪笑着问儿子:“胤禛啊,若是好日子凑巧,你愿不愿意与三阿哥一道成婚?”

  四阿哥笑:“额娘是不是算计着,那样能给宫里省不少银子?”

  岚琪一愣,嗔怪儿子:“你就这么挤兑额娘?”

  四阿哥陪着玩笑几句,又问母亲:“儿臣与毓溪成亲后,立刻就要离宫吗?”

  “大概是的,不过还没来得及给你三阿哥和你选阿哥府,现下好些事等着预备呢。”岚琪头头是道,笑眯眯看着儿子,“你着急离宫和毓溪自由自在的,嫌额娘啰嗦是不是?”

  四阿哥摇头,一连正地说:“毓溪年纪小,大概还不会当家做主的事,儿臣年纪也小,心想若是皇阿玛和额娘能允许,让她在宫里住两年,跟着您学学本事就好了。”

  岚琪彼时和儿子玩闹说他偏疼媳妇,又胡闹着说将来要虐待儿媳妇好好调教她,做娘的没个正行,儿子倒是心甘情愿哄着她一乐。那晚岚琪什么都没多想,但隔天一早青莲来传话,说四阿哥病了不能去毓庆宫念书,才隐隐觉得昨晚与儿子的对话有些奇怪,赶紧换了衣裳过来,进门时正见小和子往外跑,被青莲喝止,问他跑什么。

  小和子伏地说:“奴才去给四阿哥领功课,问问太傅今天念什么书。”

  岚琪叮嘱道:“就是四阿哥病了,不该说的话不许多嘴。”小和子机灵着的,叩首答应后,就赶紧去给主子办差了。

  岚琪听说儿子还有心念书,就知道身子没大碍,留下环春和青莲独自进了他的卧房,果然见儿子披着一件衣裳坐在桌前,乍见母亲来,起身要来行礼,岚琪赶上前按下他,摸了摸额头并不烫手,问道:“哪儿不舒服,怎么不让宣太医。”

  四阿哥闪烁其词:“没什么要紧的,歇一天就好。”

  知子莫若母,岚琪反问:“真是一天就好了?”

  胤禛抿了抿唇,避开了母亲的目光,岚琪见他如此,更加笃定了有什么事,正色道:“若是不愿意说,额娘不逼你,可你该知道,书房的课业不能说不去就不去,难道要等你皇阿玛来问你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