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99 闭嘴

作者:阿琐

  下巴被轻轻捏着,玄烨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缓缓摩挲,他的脸色没有分毫变化,强大的气势之下,岚琪压抑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可玄烨再问:“怎么不说话?朕问你,那条路是什么路,你自己能不能走?”

  “臣妾不知道……”

  “不知道?”

  严厉的质问,岚琪浑身打颤,下巴被更用力地捏着,虽然不疼,可是这让她浑身都不自在,更莫名地生出几分屈辱感,脑中一热,竟是说:“那条路臣妾能走,可是臣妾不会走。”

  玄烨周身的气势渐渐收敛,随着这句话,松开了手,岚琪迅速地垂下了脑袋,伸手抚摸自己的下巴,一言不发。

  “弄疼你了?”玄烨问。

  “没有。”

  “让朕瞧瞧。”玄烨伸出手,可面前的人显然浑身打了个哆嗦,更不由自主往后闪开了一些,不想让他碰她似的,他索性退后两步看着岚琪说,“现在是朕生气,你做错了事,还有资格闹别扭?”

  岚琪别着脸不看他,不知是十几年的情分让她有恃无恐,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错不想服软,她不搭理玄烨的话,又或者是方才的束缚让她心生恐惧,害怕自己多说多错。

  可玄烨缓缓道:“那些话佟嫔能对朕说,指不定转过身又能对别的什么人说,朕不是不信她,而是没有勇气去信什么人,朕担心的,是你的好心被人利用,即便佟嫔的心智能耐不足畏惧,可朕也不愿你受到任何伤害。去年册封皇后时,在承乾宫听见宜妃说你的话,才知道流言之祸的伤害有多大,你默默承受了那么多年,朕也那么多年都没当回事,可那天只是一句话,朕就受不了了。”

  岚琪终于抬起了头,她有些弄不清皇帝的意思,她觉得玄烨在质疑自己有狂妄的**,可好像完全不是这样。

  玄烨继续道:“那条路是什么路,朕明白,你也明白。朕问你,你说的时候随口而来几乎是无心的,可回过头有没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担心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虽然不服气,可岚琪的确被说中了,她点了点脑袋,羞愧地垂下眼帘,玄烨走近了,衣袍就在眼门前,声音从脑袋上传来,比先头温柔了许多:“祸从口出四个字,怎么写?”

  岚琪嗫嚅:“臣妾会写。”

  “无心之失呢?”

  “也、会。”

  玄烨一叹:“会有什么用,将来再遇到什么事,你还是会犯同样的毛病。你聪明,懂得隐藏自己的智慧,可你也笨,总是不意地在善意中流露你的智慧。朕说,那些撂着无法顾及的妃嫔要交给你收拾,只是让你给她们一口饭吃,安定她们的生活就好,可她们要走什么路,她们谋什么前程,和你什么相干?”

  岚琪猛然抬头说:“可是佟嫔妹妹她……”

  “闭嘴!”玄烨呵斥,岚琪鼓着腮帮子,眼中秋波盈盈,不知是害怕还是羞愧,真的不再开口了。

  可玄烨没有生气,故意吓唬她似的,而他也晓得,不正地说,唬不住这个看似聪明坚强,实则骨子里还留着当年那个小常在心智的人。

  “不要再随随便便对别人说教,别再试图去把谁拉回正道,别说什么天底下那么多人你管不过来,就仅仅想要顾好眼门前的几个。你告诉我,眼门前的人一年一年在变,一年一年在增加,你顾到几时去?”玄烨严肃地说着,“你是有多少能耐,你是有多伟大,去充当别人的救世主?”

  岚琪抿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可是玄烨的语气神态,真的没半点证明他在生气,反而满满的,都是他对自己的担心。

  “听见了没?”玄烨厉声问,嗓门稍微大了些,恐怕外头的人也能听到,岚琪连忙跪直了身子与他一样高,拉着他说,“知道了知道了,皇上您小点儿声,外头都听见了,孩、孩子们都长大了,您给臣妾留点面子。”

  可这句话后,屁股上却重重挨了一巴掌,她惊恐吃痛,更涨红了脸,想要缩回去躲开怕还要挨打,又被人家拉在身边箍紧了,玄烨没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严肃认真地说:“记着痛,记着朕的话,再不要有下次,朕没跟你闹着玩。”

  岚琪彻底服软了,心里打着颤点头答应,之后顺势伏在他肩头,后背被轻轻抚摸,玄烨的声音温和了许多:“下回岚瑛进宫,姐夫有话要教训她,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变得和她姐姐一样笨,小小的一件事闹得满城皆知,你们姐妹俩,还真不怕丢脸。朕一向觉得阿灵阿狡猾,没想到那么惧内,堂堂大男人,什么出息。”

  岚琪不言语,玄烨继续说:“这次御驾亲征,曝露了皇室里许许多多的隐患,朕真要一件一件来收拾。其中必然会牵扯许许多多的人情,到时候你的永和宫也会热闹,朕不想那会儿再教你怎么去做,今天该说的都说了,届时你若又好心做什么蠢事,朕不饶你。”

  岚琪呜咽了一声:“那臣妾不理会她们,不和她们往来。”

  玄烨却道:“怎么能不理会?现在后宫里,还有几个人能代表朕的意思去面对这些人情世故?”他松开了怀抱,指着桌子上那几本折子,慢声说:“一会儿都烧了,朕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朕不会追究他们惩罚他们,虽然他们受人胁迫做出这种挑衅的事,可一定要说的话,朕还挺高兴的。那个位置……”

  “皇上。”岚琪惶恐地出声阻止玄烨说下去,玄烨睨她一眼,揉了一把脸颊说,“这会儿又聪明了?”顿了顿,又郑重地说,“无论往后发生什么事,那个位置不会再有人,朕也不能再给她更高的荣耀,可你是从今往后六宫之中最尊贵的人,那日你玩笑‘尊贵’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明白了吗?”

  他拉起岚琪的手,捂在自己心口:“答案在这里。”

  岚琪的心终于安定,一时还有了撒娇玩闹的心,笑着问:“那是不是往后臣妾,都不用再伺候皇上了?”

  话音才落,整个人被重重地扑到下去,跌在炕上厚实柔软的褥子上,强壮结实的身体压下来,直叫她不能动弹,暧昧的语气带着几分狠劲咬在耳边问:“伺候什么?什么事不伺候了?”

  一场吓得岚琪心惊胆战的质问最终竟然以**缠绵收场,玄烨征战十数日,卧病十数日,又养病十数日,前后几十天没与人亲近,重新养结实的身子何等生猛,岚琪几乎觉得自己要融化在他的身下。

  可之后一面回忆旖旎柔情,一面还是会被事先那些话吓得心颤,其实她还是有些迷茫,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弄懂玄烨到底什么心思,或者说,总觉得即便玄烨全心全意对她,可自己看玄烨,终究还隔着一层“他是皇帝”的顾忌,难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反而是玄烨更加毫无保留?

  彼时环春端来汤药,问岚琪喝不喝,是太医院调理的最最温和的避孕之药,但太医说事先喝的效果比较好,宫体充血就不宜坐胎,事后再喝,若是已坐胎,那药下去也未必有效。

  “罢了,真有了我也认命,是上天赐的。”岚琪今天没再要喝药,叹息说,“往后再多小心些就是。”

  这一边岚琪拒绝了汤药,乾清宫里,梁公公却已找人问清楚,现在再给平贵人下药堕胎有多大风险。果然问了许多人,都是不赞成四五个月的孕妇堕胎,现在强行下药,很可能连着平贵人一道跟着去。

  虽然皇帝不见得多在乎平贵人这条命,可平贵人的确还不至于该死,梁公公揣摩着皇帝的意思说:“万岁爷您看,到底是您的血脉,让平贵人生下来吧。”

  昔日太皇太后总是教导玄烨不能做伤害子嗣的事,甚至连他给妃嫔避孕都觉得不好,现在活生生已有一条生命在了,记着太皇太后的音容笑貌,玄烨也真的狠不下心,那日对梁公公说不要那个孩子的话是真的,可真让他去杀自己的血脉,还是做不到。

  至此万般无奈,玄烨只能道:“先让她生,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转眼九月重阳节,宫内妃嫔宫外宗亲女眷,都聚在宁寿宫给太后贺节,因孝懿皇后周年已过,且大军打了胜仗,中秋节来不及的庆祝,重阳节大肆庆祝了一番,皇帝博太后一乐尽孝外,也是想缓和一下朝廷上下的气氛。可不知是平贵人命不好,还是玄烨的怨念太强大,竟在这天聚会的宴席上,平贵人见红被送了回去。

  太医们即时救治,胎儿是保住了,对外只说是孕中常见的见红,静养就好没有大碍,可背过平贵人,太医对皇帝实话实说:“平贵人这一胎不大好,臣建议平贵人尽早引产打掉胎儿,不然足月之后,当年德妃娘娘面临的险境,也会在平贵人身上发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