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97 这个孩子朕不要

作者:阿琐

  岚琪有些听不懂这话里的意思,但有一件事她知道,照太医和梁公公的话,玄烨患的病是寒湿痢疾,可那阵子传到宫里,最耸人听闻的,竟是疟疾。【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她和荣妃压着宫里头的风言风语,还是传得神乎其神,所以太后才会暗示她,所以惠妃才会有那番话,大多数人一面觉得战争不可能胜利,一面则担心皇帝重病不起。

  “朕没有宣召太子来,最早一道手传出去的那个太监,等梁总管去查时,已被发现死在大营外,现下在查他自身和家人与什么派系有往来,朕必须要弄明白。”玄烨凝重地说着,似乎提起这些不愉快的事,养得气血充沛的脸色又暗沉下来,一字一句都分量极重,握紧了岚琪的手说,“若是朕病故,太子再被杀,你说天下会变成什么模样?”

  那样的状况,岚琪光想一想就觉得几乎要窒息,可事实上,在此之前太后和她算得上是达成了默契,太后已预备好了之后要如何面对局势的变化,与她说要一起拼尽最后一口气,也要保住玄烨血脉的传承。

  但此刻,玄烨说的,却是截然不同的话,他似乎半分没有怀疑裕亲王和恭亲王会有异心,而是说着:“朕万一有什么事,太子在京城,可以立刻奉太后懿旨登基即位,而大阿哥则跟着朕在外头,绝对赶不及进京。你说,把太子弄去前线和朕绑在一起,还能图什么?只怕朕若有个三长两短,太子也不能全身而退,到时候到底会怎么样,朕不敢想象。”

  岚琪低垂着眼帘,心想难道玄烨是在怀疑大阿哥背后的势力操控了这次的事?她不敢也不能把太后与她合计的那些话说出口,是大不敬,甚至会让人误会她有野心,两人静默了一阵子,玄烨才问:“若真是那样,你会怎么做?岚琪,朕若那样抛下了你,你会怎么做?”

  岚琪不起这样的话,泫然欲泣,但几滴眼泪后就止住了,抬眸望着他,郑重其事地回答:“臣妾会扶持您的儿子登基即位,之后,随你而去。”

  玄烨眉头紧蹙,抬手搭在她的肩头,掌心的力道几乎把她的肩膀捏碎了,责备道:“傻话,朕若逢不测,你一定要好好继续活下去。”

  岚琪在泪容中绽放安逸的笑容,宁静平和地说:“活不下去的,咱们说好了一辈子相伴,缺了谁都成不了一辈子,臣妾明白自己肩上有责任,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然后就去成全自己的一辈子。这一生,臣妾为太多太多的人付出,看似不计回报,实则都在成全自己的美好,臣妾的自私,是隐藏在无私下的,到了尽头的那一刻,自私就再也藏不住了。旁人不懂,臣妾自己明白,还以为,皇上也明白。”

  玄烨双眸微红,捧起她的脸颊说:“朕病重时就想,丢下你怎么办?终于熬到福全大获全胜,终于熬到噶尔丹丧家犬一般溃逃,强撑着回来,是想哪怕倒下,我也要倒在你身边,在外头,我怕自己太孤单。”

  岚琪笑:“天下都是皇上的,您怎么孤单了?”

  玄烨温情脉脉道:“可你不在身边,朕就找不到家在哪儿。”

  她痴痴地看着眼前人,她这一辈子,就陷在他的目光,他的言语,他的一切里,好似前世注定的纠葛,这辈子她逃不开甩不掉,心甘情愿地承受一切酸甜苦辣。就这样走一辈子吧,哪怕前路坎坷,她也要随着他的脚印,一步步走下去。

  “乾清宫等着朕处理的事,堆积如山,真是难得生一场病,才会有十天半个月的悠闲,朕不能再懒了,再懒惰,噶尔丹就要重振威风再次来犯,这一次让他逃走,朕很不甘,此番论功行赏之余,福全和常宁的过失朕也要追究。”玄烨言语中帝王之气再次凝聚,威严得让岚琪有些不敢靠近,玄烨则起身说,“所以朕要先去和太后说一说此事,免得宗亲之中有人来挑唆动摇,你好好歇着,朕去过宁寿宫就要回乾清宫处理朝政,这几天不会入后宫,你也趁空把身子养好,过了元旦,朕带你去园子里住,这回不带什么人走,咱们清清静静的。”

  岚琪只是笑:“皇上先忙,之后的事再说。”

  两人单独共处近半个月后,皇帝才离了永和宫,但因这次圣驾是在永和宫里养病,旁人也不敢诟病德妃什么话,且任何大逆不道的事都没发生,之前说她另有所图的,也都闭嘴噤声了。

  八月十五就在眼前,仓促商议是否要庆祝时,人们才恍然想起来孝懿皇后周年祭已过去了一月之久,可那会儿所有人都盯着战事,几乎无人想起来,等太后问起岚琪时,她淡然笑着:“臣妾和四阿哥在英华殿祭奠了,不想劳师动众,并没有张扬。皇后在天之灵,也一定全心全意保佑皇上周全,不会在乎的。”

  如此众人才放心,索性也不正过中秋,不过是做了些点心供奉先祖应个景,眼下朝廷上还有许多战后的事等待处理,谁也没心思庆祝节日,而恭亲王和裕亲王还守在漠北防止噶尔丹再次来袭,据说一两个月里,不会回来。

  几天后,皇帝处理了一些堆积着的紧要事,乾清宫里的气氛终于稍稍有些缓和,大臣们出入不再那么频繁,太监宫女都松了口气,跟进跟出的梁总管也捞着两天休息,这日精神抖擞地来御前伺候,冷不丁被皇帝问:“平贵人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硝烟战火的冲击下,从乌兰布通捡回一条命的梁总管,早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了,而且平贵人出奇得消停不惹事,回来半个月了,他也没能想起来,这会儿皇帝一问,顿时腿软,伏在地上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梁总管把先头就发现的疑问告诉了皇帝,但是没想到赫舍里家能在太医院动手脚,确实是每天看着平贵人把药喝下去,可到底吃了什么药,还真说不清楚。推算起来,这一胎是在园子里有的,平贵人藏到上个月皇帝御驾亲征后才露出来,更讹上了佟嫔,因说被佟嫔娘娘推倒惊动了胎气,将来孩子若有什么闪失,都是佟嫔娘娘的责任。

  “她还真聪明。”玄烨,目光锐利,吓得梁总管不敢直视,无情地说,“这个孩子,朕不要。”

  “是。”梁公公应,但立刻回过神,迷茫地问:“皇上的意思是?”

  “找太医来问,现在堕胎的风险有多大。”皇帝周身升腾冷酷绝情的气势,眼底寒森森泛着光芒,梁公公不敢再看,伏地说,“万岁爷您冷静一些,您想啊,您不在家时平贵人还好好的,您回来反出什么事,索额图大人该怎么想?”

  砰的一声巨响,玄烨愤然拍桌,震翻了桌上的茶杯,梁公公吓得浑身颤抖,一个劲儿地劝皇帝息怒,但玄烨在一瞬的暴怒之后,还是冷静了。他如今并非隐忍,并非要看几大家族的脸色,而是他必须利用他们互相制衡,只有他们双手都掐着彼此的咽喉,才无法再腾出手来对着皇帝,给他添麻烦。

  梁公公见皇帝气势稍稍收敛,状着胆子说:“奴才听讲之前平贵人屋子里的宫女,被佟嫔娘娘抓了先行与侍卫私通,德妃娘娘出面解决了这件事,那个宫女已被慎刑司处理,平贵人竟没有任何吵闹,就那么接受了。皇上您看,这完全不是平贵人的脾气,平贵人这些表现太反常了。”

  “佟嫔?”玄烨眉头紧蹙,心里头浮起不耐烦来,他心痛大舅父的阵亡,清军少了一员悍将,即便舅父年事已高,但只要活着就能培养出更多的人才,现下缺了一个口子,也就缺了许许多多后继之人。

  但这只是一方面的心痛,另一件事,也让玄烨烦在心头,大伯父是阵亡,是死在准噶尔的鸟枪下,为何传到京城来的话,是说被索额图陷害而死?这样的话,已连他耳朵里也传到了。

  “今晚摆驾储秀宫,朕要去见佟嫔。”玄烨沉下心来,他知道小表妹不如皇后聪明,因为柔弱,反更容易受家族摆布,他不能让小表妹步温贵妃的后尘,宫里有一个疯子,就足够了。

  这一晚圣驾莅临储秀宫,佟嫔很是意外,她知道自己在皇帝心中的分量,不论是感情还是恩宠,都隔着几分客气的味道,现下皇帝离了永和宫,头一个就来她的屋子,意外之余,心虚之前那些事的佟嫔,不由得担心皇帝是不是要来责备她。

  果然玄烨提了那些事,但没有任何责备的口吻,只是循循善诱说:“你跟了朕在宫里,就不要再管家里的事,朕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但现实的确不怎么好看,你不适合卷入任何是非,朕只想你做温房里的花朵,无忧无虑地生活就好。”

  佟嫔怯然望了眼皇帝,垂首嗫嚅:“一模一样的话,德妃娘娘已教导过臣妾,皇上,臣妾知错了。”

  “德妃?”玄烨好奇地问,“她对你说什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