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96 给他回来的借口

作者:阿琐

  “关上门,赶紧把门关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琪听见梁公公在嚷嚷,旋即永和宫的大门便轰然合上,御辇和随行的人都被挡在了外头,门里乱糟糟的,有人七手八脚地来搀扶皇帝和她自己,岚琪顾不得那么多,只管跟着一道进了屋子,可众人把晕厥的皇帝放在床上,太医在榻边围了一圈,她根本插不进手。

  “德妃娘娘。”梁公公跟到身边来,岚琪这才回过神,紧张地问,“皇上到底怎么了?”

  梁公公道:“回娘娘的话,乌兰布通是丘陵草原,作战之地草高林密多是沼泽,大军饮水多以沼泽地积水为主,那日皇上深入军营与将士一同吃住,结果感染了痢疾。”

  “痢疾?”岚琪心头突突直跳,痢疾可大可小,回眸望一眼虚弱昏睡的玄烨,心如刀绞。

  梁公公见德妃娘娘紧张,自责没把话说清楚,又继续解释:“万岁爷得的是寒湿痢疾,娘娘放心,大症候已过了,现下只是虚弱未愈,加上心中不豫,万岁爷是一路强撑着回来的。”

  岚琪没多问玄烨为何心中不豫,只是喃喃:“你不是太医,我如何信你?”

  但很快,那群围着皇帝的太医就退下来向德妃娘娘禀告,说皇帝只是过度疲劳而昏睡过去,脉象安稳,痢疾之症已有所缓解,请岚琪放心。

  “你们不要大意,随时候命。”岚琪忧心忡忡,一面吩咐太医们,一面就让环春拿皇帝平日留在永和宫的干净衣裳来替换,屏退了闲杂人等,亲手为昏睡的人擦洗身子,又嫌弃方才穿了外头的衣裳就躺下,索性里里外外都换干净。

  再吩咐永和宫里一切器皿往后每日要用滚水煮两遍,十三十四阿哥和小公主的饮食饮水都要仔细,且呆在自己的屋子不许出门,自然永和宫对外,也闭门谢客不许任何人进入。

  等所有的事都妥当,宫内再次恢复井然有序的模样,已是大晌午。岚琪昨晚一夜未眠,又忙活这一阵,自己也觉得有些吃不消,连用午膳的胃口也没有,知道孩子们安好后,便坐在榻边陪着玄烨。伸手轻轻摸着他瘦了好些的脸颊,自言自语又似与玄烨说话,不知不觉就伏在他身上睡过去。

  再醒来时,是感觉到有冰凉的手在抚摸面颊,岚琪从梦中一惊,清醒时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记不得发生了什么,待看到玄烨苍白皴裂的嘴唇弯起亲昵熟悉的笑容,她的眼泪瞬间涌出,清晨一切记忆都苏醒过来,梁公公说的话都记起来,心疼得都要碎了。

  却听得玄烨声音沙哑地说:“傻子,哭什么?朕不是回来了。”

  “弄成这样子回来,吓死我了。”岚琪哽咽,抓着玄烨冰凉的手,他的手何时这样冰冷过,强壮的男人身上热气,似乎还在惧寒发抖,她不由自主地想要用自己来温暖他,尽可能地拥抱他的身体,整整一个多月不论面对什么消息都没掉眼泪的人,一时止不住泪水,好半天才平静下来,才抽抽搭搭说,“还以为皇上会身披铠甲,坐高头大马,威武霸气荣光万丈地归来。”

  玄烨虚弱地笑出声,手中摸索着找到岚琪的脸颊,把她柔滑的肌肤握在掌心,这是可以让他安宁的触感,似乎又疲倦得想要睡过去,缓缓惬意地合上双眼,口中喃喃:“朕能回来,能走进你永和宫的门,你还不知足呐?你管朕是怎么回来的,要紧的是,让你等我回来的话,到底做到了是不是?”

  “是。”岚琪应了,抹掉自己的眼泪,抬眸见玄烨又要安睡,给他盖好了被子,轻轻揉捏胳膊让他放松,一改方才的哭泣,温柔地说着,“到家了,不怕,你安心歇着,过几天我就能再把你养得白白胖胖才好。”

  玄烨还未入眠,面上露出幸福地笑容,很轻很轻地说着:“你当是养儿子呢?”

  那之后,岚琪衣不解带地照顾在玄烨身边,几乎与他同起同卧,药一口一口喂,饭一口一口哄,永和宫大门紧闭不见外客,整整两日,皇帝的身体有了很大的起色,可外头的女人们,朝廷的大臣们,再也按捺不住。皇帝回銮两日却陷在永和宫不出,渐渐谣言四起,毕竟所有人都知道,皇帝罹患重病归来,且现下连太子都见不到皇帝,都说德妃霸占了皇帝另有所图。

  可是皇帝依旧逗留在永和宫内,直到五日后,才直接在永和宫召见了几个大臣说话,太子也在永和宫见了父亲,至于妃嫔们,除了荣妃、佟嫔之外,再无旁人见到圣驾。

  而皇帝召见大臣头一件事,就是要将舅父佟国纲归葬京城,更令诸皇子届时亲自去迎接,葬礼诸事的细节一一叮嘱。同样是一代悍将功臣,皇帝舅父身后的待遇,比起昔日安亲王这个宗室亲王,竟似云泥之别,悬殊太大,可这是皇帝的旨意,谁也不敢多是非。

  而眼下皇帝得胜归来,身体也逐渐康复,帝王之气只聚不散,比从前更具震慑山河之势。

  养在永和宫,事事安心,岚琪照顾人最体贴温柔,谁人不贪恋安逸舒心的日子,若非有江山子民扛在肩头,玄烨也不愿离开这里,更历一场生死,历一场酣战,他趁这功夫停下心思,沉静地思考了许多事。

  只是服侍病人最最辛苦,岚琪自己气色渐渐也不大好,玄烨都看在眼里,中秋前他已可以下地走动又恢复得生龙活虎,便心疼搂着憔悴的人儿说:“朕好了,你可别病了。”

  岚琪笑悠悠说:“皇上回乾清宫后,给臣妾几天清静日子,让臣妾没日没夜地睡几天就好了。”她抬起头看着玄烨,伸手在他红润精神的脸上揉搓了一把,“养儿子都没这么累,是这世上最难伺候的人。”

  玄烨笑:“是嫌弃了?”

  “哪儿嫌弃,伺候您一辈子才好。”岚琪踮起脚尖,在玄烨面上啄了一口,柔柔地说,“臣妾没别的本事,就会照顾人,皇上几时累了倦了伤心了,永和宫里有臣妾在,有热热的汤饭和被窝,这里是您和臣妾的家。”

  玄烨把她搂紧道:“朕记得,在你身上倒下时,听见你喊朕的名字了,皇祖母离世后,再没什么人喊过朕玄烨,那一瞬才觉得,真是到家了。”

  想起那天的惊慌,再看到此刻神采熠熠的皇帝,岚琪感激上苍又一次赐福与她,没有让她失去生命里最重要的人,照顾虚弱贪睡的那几天,她真恨不得没有家国天下,她愿意抛弃一切荣华富贵,只要老天爷别夺走她命里最重要的人。

  此刻感慨万千,一时鼻尖发酸,但努力克制住了,微微笑着:“皇上回了乾清宫,诸事要悠着点,您可别不听话,不然臣妾求了太后,一天三四回地来问您好不好,叫您烦也不是敷衍也不是。”

  “如今连太后也被你哄得团团转,朕还怕你不成?”玄烨笑,但话未继续,门外有环春的声音响起,禀告帝妃二人,说太子前来请安。

  太子每日都来请安,包括前几日永和宫闭门谢客的几天,彼时是岚琪亲自打发太子,后来等皇帝见过一回了,隔三差五父子俩还会见一面,但并非日日都相见,此刻玄烨就说:“朕下午就回乾清宫了,让太子到乾清宫等着朕。”

  岚琪则问环春:“是不是到吃药的时辰了?”她跟到门前,却又轻声道,“好好和太子说,婉转些。”

  这话岚琪每次都叮嘱,她挪不出空儿去对太子解释时,每每派环春或绿珠她们,都会多这一句吩咐,玄烨偶尔会听得,此刻便蹙眉道:“你何必对他如此客气,你是朕的德妃,是如今大清数一数二尊贵的女人。”

  岚琪听得“尊贵”二字,笑道:“可关起门来,伺候自家男人端茶送水累得脚不沾地,这尊贵到底怎么个算法的?臣妾自小以为,所谓的尊贵,该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瞧瞧这几天的光景,可见咱们这儿只有一个人是真正尊贵的。”

  玄烨睨她一眼,笑意浓浓地嗔怪:“伶牙俐齿。”

  岚琪则坐到一旁,轻声说:“臣妾见过几回太子,觉得太子比从前更容易亲近了,但是太子提前回京,宫里宫外许多谣言,宫里谣言臣妾和荣姐姐能遏制,可朝廷上的闲言碎语,皇上可不能放纵,怎么能容得那些大臣对太子不敬?”

  玄烨静静地看着她说,岚琪说半天面上一唬,自责道:“臣妾失言。”她心里砰砰直跳,这几天忙得,把之前的事都忘了,那会儿紧要关头时,惠妃那些话和太后的暗示,眼下都想起来了,而她自觉之所以会没头没脑说出这些话,就是因为那隐藏的心虚在作祟。

  可皇帝好像并不知道,或是他不在乎,此刻反问岚琪:“你可知道,太子为何提前回京?”

  岚琪怯然看他,玄烨要她大胆地说不必避讳,她才道:“臣妾也是道听途说,听说您在大帐里责骂了太子。”

  “胤祉也这样说了吗?”玄烨问,“他该听见的。”

  岚琪见皇帝心里什么都明白,虽不愿牵扯三阿哥,可再撒谎也没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玄烨长长一叹:“朕是故意骂胤礽,朕要给他一个立刻回京的借口,只有把他骂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