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95 我回来了

作者:阿琐

  岚琪从哭泣不止的佟嫔口中得知,玄烨的舅父、她的伯父佟国纲已阵亡,大抵是怕动摇军心没有宣扬出来,岚琪每日获悉前线消息的途径上,并不曾提及此事,此刻听闻心内震惊,一时没有缓过神。【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佟国纲是清军悍将,一生戎马战功无数,创下皇帝外祖一家足以傲视其他贵戚家族的辉煌战绩,不啻是佟佳氏一族的顶梁支柱,如今大厦缺一栋梁,前途未卜令人堪忧。

  但是佟嫔告诉岚琪,她父亲佟国维要她着手对付平贵人,并非近日才有的事,早在平贵人复出,孝懿皇后薨逝后,父亲就再三进言,要她对付平贵人,贵人与嫔位仅一步之遥,她不能让平贵人后来居上越过自己,彼此都是差不多的出身,而皇帝对佟嫔的恩宠一向尔尔,佟嫔本身也无心博宠拉拢圣心,既然她不能在皇帝身上动心思,就只能遏制小赫舍里氏了。

  “那为什么,这几天你才开始对付她?”岚琪不解。

  “她有身孕了,阿玛说过**私通是最容易做到也极具打击伤害的事,他有了身孕,有些事更加说不清了,我想先弄得她屋子里不干不净的,等阿玛回来再做后续的打算。”佟嫔垂首,抽抽搭搭地说,“而且她果然还是来欺负我了,我再软弱下去,她一定会变本加厉的。”

  岚琪轻声道:“照你这样说,平贵人肚子里的孩子,你是一并要处理掉吗?”

  佟嫔泪眼朦胧地抬起头,贝齿咬着红唇微微颤动,松开牙齿哭着道:“娘娘,阿玛传回来的话说,我大伯父是被索额图害死的,他们家害死了我大伯父啊。”

  岚琪心头一颤,佟嫔眼底的恨意让她心惊胆战,伸手将佟嫔搂在怀里,等她安静下来,才劝道:“好妹妹,你若把我当姐姐看待,能不能听我说几句?”

  佟嫔无声地点了点头,岚琪舒口气,缓缓道:“你不是能做这些事的人,这条路不适合你来走,也许你能走下去,可这条路注定万劫不复,注定不会有好结果。以恶制恶不是长久之道,更何况你强撑出来的恶,到最后只会反噬你自己的心,终有一天平贵人她们还没怎么样,你自己先奔溃了。好妹妹,你罢手吧,不要被家族摆布,那是你做不到,也是皇上不愿看到的事。”

  岚琪轻轻推开佟嫔,擦掉她脸上的泪水,神情凝肃地说:“除非是皇上让你做的事,若不然不要轻易让自己走上这样扭曲的道路,后宫的日子注定不能平静,可是想要为自己寻一片清净天地,也不难。妹妹,皇后娘娘虽不曾嘱托我,可我待你的感情与旁人不同,我会好好照顾你,咱们不要走歪路,咱们在正道上长长久久地走下去,好不好?”

  佟嫔哭得浑身抽搐,失去姐姐的痛苦一直没从她身体里散去,皇帝对她的感情也不足以弥补伤痛,姐姐虽然一向对她严厉苛刻甚至不亲近,可她知道,那是姐姐对她另一种爱护,只有亲姐妹彼此间才能体会,不论如何,姐姐都是她在宫里最大的依靠,这一刻她崩溃了,大哭着说:“娘娘,我不想做这些事,我真的不想的……”

  怀里的人哭泣了好一阵才平静,岚琪宣召太医来开了安神的药给她服下,照顾她睡着后,已是深夜,传来太监宫女一路亮堂堂地将自己护送回到永和宫,一进家门就累得动也不想动,软软地靠在炕上,环春端来热水给她洗漱,她也摆手道:“不想动,让我静一静。”

  岚琪所思所虑,并非女人之间的纠葛,而是在想,佟家如今还支持着四阿哥,胤禛偶尔就会来告诉他姥爷们说了什么话,而不论他们会不会永远支持四阿哥,佟家终归是皇帝的外祖家,是朝廷眼下最大的外戚,但若有一日太子即位,赫舍里一族便成了新的最强大外戚,这其中更替所带来的利益,不是岚琪能想象的。

  而到那时候,新帝在外戚怂恿下,一定容不下昔日辉煌的佟佳氏一族,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大厦将倾,而今佟国纲阵亡,顶梁柱之一轰然倒塌。

  岚琪眉头不受控制地挑动,让她很不舒服,明明对佟嫔说出那些正道的话,可她心里却浮起许许多多看不清理不清的杂念,整整这样静静地待了两个时辰,子夜也过了,屋子里的蜡烛一支接着一支熄灭,外头的人似乎也不敢来打扰再点蜡烛,屋子里越来越昏暗,岚琪的心却透亮了。

  她知道,她在为四阿哥的前程担忧,而此番最搅乱她心弦的,就是太后暗示的那些话,就是惠妃在荣妃佛堂里明说的那些话。太皇太后昔日反反复复说的话,她都记在心里,即便此番玄烨凯旋归来,太子与诸阿哥皆安然无事,可十几二十年后,兄弟阋墙在所难免,终有一天,她会面对皇室最悲哀的事,而她的儿子,也一定会被卷入风波。

  可是这一切,不是她今日劝佟嫔罢手那样,可以被她所阻止,她可以引导儿子们不要误入歧途,但将来大势所趋,儿子们对于人生的憧憬,是她现在无法想象和揣测的,甚至于在她的内心深处,也有着不能对任何人说出口的念头。

  自然有一个人,早早把一切都挂在嘴边,孝懿皇后的眼里,她们的儿子,就是将来要做皇帝的。

  环春进来时,见主子紧紧捂着心门口,担心地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岚琪却舒口气,长长一叹后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环春听不明白,但那之后主子神情缓和过来,她总算放心些,一夜相安,翌日再与荣妃娘娘一道处理了平贵人院子里的事,之后因前方战事吃紧,每天有让人心惊胆战的消息传来,宫内总算继续平和安宁,没有人再敢造次。

  可是意外的,七月末时,太子和三阿哥突然回京了,他们全身而退自然是好事,可是随着太子归来,有些不好听的传闻也跟着一道散入宫中,宫里的人都在传言,说是皇帝不知为何震怒,怒斥太子之后,把他赶回了京城。

  这件事,连荣妃都对岚琪说:“胤祉告诉我了,皇上和太子的确发生了冲突,皇上隔天就派人把他们送回来了。”

  岚琪却不在乎这些事,她一直再问所有人:“皇上的病呢?好了吗?”

  可荣妃也与旁人一样,摇头说:“胤祉说他只见了皇上一次,脸色是很不好,到底是什么病没有个准确的说法儿。”

  而太子自回京后,一直在毓庆宫内闭门不出,连四阿哥也不被允许去伴读,他不得已回到书房继续与兄弟们在一起,时不时听三阿哥说些什么,偶尔会回来告诉岚琪。

  转眼已是八月,酷热早已消散,八月初一场阴瑟瑟的秋雨之后,雨过天晴时,随着金灿灿的阳光撒入禁城,一道令人振奋的好消息终于传入宫廷,裕亲王打了胜仗,噶尔丹败北溃逃了。

  这日四阿哥下了书房,兴冲冲跑回来,气势轩昂、满面激动地说:“额娘您知道吗?乌珠穆沁战败后,皇阿玛就急命常宁皇叔速与皇伯会师集中兵力,又命康亲王杰书率兵由苏尼特地方进驻归化城,断了噶尔丹的退路。噶尔丹深入乌兰布通后,才发现他在的地方地势没有掩护不适宜作战,只好在大红山下,把千百只骆驼缚住四脚躺在地上,驼背上加上箱子,用湿毡毯裹住,摆成长长的一个驼城。他们就在那箱垛中间射箭放枪,阻止我大军进攻。”

  四阿哥越说越起劲,抓了碗茶一饮而尽,继续道:“可是咱们有火炮呀,福全皇伯用火炮火枪对准驼城的一段集中轰击,炮声隆隆,响得震天动地,驼城很快就被打开了缺口。咱们的步兵骑兵一起冲杀过去,皇伯又派兵绕出山后与康亲王一同夹击,把叛军杀得七零八落,纷纷丢了营寨逃走。额娘,我光听三哥他们说,就浑身热血沸腾了。”

  岚琪早就得知大军得胜的消息,现下听胤禛说得绘声绘色,不免笑他:“什么炮声隆隆响得震天动地,你看见了,听见了呀?”

  胤禛脸上露出只有对着母亲才有的憨态,往她身旁亲昵地一坐,兴奋地说:“额娘,可惜噶尔丹这次没被剿灭,让他给跑了。额娘您等着,皇阿玛一定不会放过他,下一回我也要上战场杀敌,给皇阿玛带回那贼子的脑袋。”

  “不要喊打喊杀的,天下太平才好,额娘是不懂的,只盼着你阿玛和我的儿子们平平安安。”岚琪温柔地说着,心中喜悦难以言喻,听说圣驾已在回京途中,她满心期盼的,就是早一天见到皇帝。

  五日后,皇帝率先凯旋归来,裕亲王恭亲王仍留守在乌兰布通,圣驾在清晨时分进宫,因知道皇帝就到京城外了,岚琪等消息一夜未眠,果然玄烨连夜进城,一清早进了皇宫。

  此刻环春正说:“万岁爷一定先去给太后报捷请安,不如娘娘去宁寿宫等着,好早些看到皇上。”

  不想环春话音才落,门口小太监飞奔进来通报,说圣驾往永和宫来了,岚琪不顾一夜不眠的憔悴,立刻迎出门外,可乍一眼见到玄烨,丈夫消瘦的身形让她吃惊,等她走上前要行礼,玄烨突然走近,双手搭着她的肩膀说:“岚琪,我回来了。”

  “皇上……玄烨!”

  可岚琪只见玄烨朝自己扑来,却不是拥抱,而是玄烨整个人朝她倒下,虽然瘦了许多但依旧高大的身体不是她所能承受的重量,两个人一道跌了下去,她感觉到玄烨失去了意识,而周遭也陷入了慌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