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94 战死沙场

作者:阿琐

  “秘密?”岚琪新奇地凑过来,一面笑着问,“嬷嬷还有什么秘密?”

  不想苏麻喇嬷嬷,确确实实告诉了她一个秘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原来玄烨离京前曾独自来探望过嬷嬷,忆起昔日恶战三藩,一度被吴三桂逼得束手无措的辛苦,皇帝骄傲地告诉嬷嬷,如今大清已拥有更强大的枪支火炮。

  这一次对阵噶尔丹,朝廷就会用上最新铸造的火炮,只是时间仓促不宜运输,并要对叛军隐藏实力,所以玄烨计划,会把噶尔丹引到近处,再一举歼灭,自然前头少不了要吃点败仗,差不多就是眼下的状况。因是军事机要,皇帝不能轻易对旁人说,是担心嬷嬷年迈届时受惊伤了身体,才稍稍透露些。

  嬷嬷笃然说:“骄兵必败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噶尔丹数年来一路扫荡所向披靡,若与清军交战当头一棒,这样的人遇强则强,反而会激发他更强大的斗志,不如满足他的野心把他引到近处。娘娘您想啊,噶尔丹是如今的草原枭雄,他熟悉那里的一切,可越往南他就越陌生,无论地势还是气候,都对他不利,皇上就等着他,给他迎头痛击。娘娘不要太担心,奴婢相信过几天,一定会有捷报传来。”

  岚琪听得发怔,玄烨出发前来告诉她,不论前方传来什么消息都不要惊慌失措,此刻听嬷嬷的话,她总算明白了。可是……

  “嬷嬷,那皇上的病呢?”岚琪依旧忧心忡忡,眉头有解不开的焦虑,“皇上生病未必是假,怎么连太子都叫去了?而且主帅病倒,是多动摇军心的事,哪怕为了迷惑噶尔丹,也不能轻易动摇军心啊。”

  嬷嬷颔首道:“娘娘的话奴婢明白,可眼下您只能往好的去想,千万千万不要露出一点点怯意,不论是面对惠妃荣妃她们,还是面对宗室贵戚,现在不止是朝廷上下看着后宫,只怕连皇上也看着。娘娘知道,宗室里有些不安分的人,一直还挑唆着裕亲王恭亲王和皇上的关系,这一次机会难得,皇上大概也要清理门户的。总之,既然娘娘本就什么都做不了,那就好好等着皇上回来,别让人趁机欺负了您,别等皇上好端端归来,您却受了伤害。”

  “有嬷嬷这番话,我就安心了。”岚琪就算心里依旧不安,也不愿嬷嬷为她担忧,笑着说,“可惜您总不让我来,如今难得才能见一回。”

  正事后,二人说些体己的话,因时辰晚了岚琪不便久留,再唤来十三十四阿哥与嬷嬷亲热了一会儿,便领他们回去。

  此刻天色全黑行走要打灯笼,但尚未至深夜,路上并不太冷清,又因增强了关防,唯恐侍卫冲撞了德妃娘娘,前头有太监快走几步探路,岚琪领着一双儿子坐在轿子里,俩小家伙已有些犯困了。

  路上悠悠走着,轿子忽然停了下来,外头有仓促的脚步声,岚琪心里一紧,不多时环春凑到窗边说:“探路的回来说,前头平贵人的院子好像出了什么事,佟嫔娘娘也在那儿呢,围了好些侍卫。”

  “这又闹什么?”岚琪心头恼火,满心以为平贵人又欺负佟嫔,可这次能闹到平贵人自己的院落去,佟嫔为什么要听她的话跑来?满腹疑惑,只有让环春和乳母先把孩子们送回去,自己带了绿珠玉葵和几个小太监往平贵人处来,才走近些就听见宫女尖锐的叫声,隐隐似喊着:“贵人救我,奴婢没有做苟且的事,奴婢是冤枉的……”后来没了声儿,像是叫人把嘴给堵了。

  “德妃娘娘来了。”有人瞧见这里一行人,看清了是谁忙叫嚷起来,门里门外瞬间安静,众人让开一条路给岚琪,她扶着绿珠的手跨过门槛,花盆底子稳稳站定在青砖地上。

  只见一个宫女被摁在地上,边上几个像是慎刑司来的大力太监,一个侍卫首领模样的人站在一旁满面紧张和怒意,平贵人依靠宫女在屋檐下站着,而佟嫔此刻正朝岚琪走来,在面前福一福身子道,“娘娘吉祥。”

  岚琪按捺住心火问:“怎么了?”

  不等佟嫔回答,平贵人立时叫嚣:“德妃娘娘来得正好,臣妾正要找人做主,几时宫里的事轮到佟嫔娘娘来管了?更何况臣妾的宫女臣妾都是严格管束的,怎么会闹出和侍卫私通的丑事?这件事,佟嫔娘娘既然闹到臣妾眼门前来,臣妾一定要弄清楚。”

  看着平贵人张牙舞爪,岚琪莫名觉得这样才对,这样才是小赫舍里该有的架势,她之前忍气吞声地藏着怀孕的事,实在太奇怪,这会儿倒是这么一逼,把她的本性又逼出来了。

  佟嫔立定在一旁,脸上不见往日的娇弱胆怯,神情定定地说:“臣妾没有冤枉平贵人的宫女,她的宫女在无人居住的殿里被发现与侍卫苟且,抓起来时身上衣裳都脱了一半,现在还是臣妾让她穿好了才把她送来这里,本想问一问平贵人怎么回事,可她们大呼小叫地惊扰了娘娘,一会儿让慎刑司的人把宫女带走就好。”

  先前是平贵人古怪,这会儿是佟嫔变了个模样,昔日温贵妃的变化无常让岚琪费了多少心神,到头来温贵妃变成现在的模样,而这两个人,也偏偏一样都是皇后的亲妹妹,她们到底要闹什么,难道非要走上一样的路才好?

  “德妃娘娘,您可不能偏……”

  “行了。”岚琪喝止平贵人,无论如何她也是要帮佟嫔的,冷然道,“连衣裳都脱了,还有什么可狡辩的,眼下朝廷什么状况你们都不知道吗?还闹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平贵人,太后若问责你治下不严,你也会受到惩罚,这件事我会替你在太后面前周全,现下好好安你的胎,管好你的人,别再惹是生非。”

  平贵人气得脸色铁青,再想要跟德妃顶嘴,被身旁宫女拉住了,毕竟地位悬殊,德妃真要把她怎么样,眼下宫里都没人能帮她说句话。

  “散了吧,把这个宫女送去慎刑司。”岚琪喝令众人,更警告说,“今晚都是哪些人在跟前,我会让人一一记着,明天若有风言风语在宫里传说,慎刑司里有的是地方招呼你们。”

  众人都为德妃娘娘所震慑,一片寂静,岚琪喊上佟嫔与她一道离开,佟嫔紧赶慢赶地跟上,不想一路却往西六宫来,可过了储秀宫的门却不停下,她被径直带到了边上的咸福宫。

  冬云见德妃娘娘半夜来咸福宫,以为有什么要紧事,听娘娘问贵妃娘娘睡了没有,冬云无奈地说:“这几天脾气又不大好,晚膳没好好吃都摔了,这会儿正哄着娘娘吃点东西。”

  岚琪回眸看了眼佟嫔,正色道:“我们去看看贵妃娘娘。”

  佟嫔慌张地往后退了一步,连连摇头:“臣妾害怕,上、上回来瞧过了,娘娘她……”

  岚琪几步上前抓了佟嫔的手,拉着她要往里走,佟嫔挣扎着不肯,此刻却是贵妃自己跑出来,莫名地看着岚琪几人,呆了呆似乎不认得,立刻就有些害怕地跑来拉着冬云,躲在了她的身后。

  “德妃娘娘,我想回去。”佟嫔终于露出一贯的胆小怯弱,挣扎着要岚琪松手。

  “冬云你带娘娘回去吧,过几天我再来看望娘娘。”岚琪冷静下来,吩咐冬云回去,冬云不知她们到底怎么了,也不愿多事,便哄着贵妃回屋子里去。

  岚琪这才松开手,因温贵妃不在了,佟嫔也不跑了,站定着抽抽搭搭哭起来,“娘娘,到底要臣妾做什么?”

  “我想让你瞧瞧她现在的模样。”岚琪叹息,再次挽起佟嫔的手带她回储秀宫,等她洗漱干净擦去脸上的泪痕,才在灯火下坐了说,“昔日孝昭皇后去世前,叮嘱我为她照顾妹妹,可是十几年来温贵妃娘娘做出太多无法挽回的事,到头来变成这样,我心里觉得对不起孝昭皇后,但话说回来,这是我的错吗?那妹妹你呢?”

  佟嫔垂首不语,只是摇了摇头。

  岚琪道:“皇后娘娘去世前,没有交代要我保护你或照顾你,可我却不能真的不管你,但管又能管多久?你的出身注定将来会坐上高位凌驾于我们,到那时候,我如何再管你,可今晚你跑去找平贵人的麻烦,是也要开始变了,难道你也要变成第二个温贵妃?”

  佟嫔抽噎了一下,她不是蠢笨的人,听得懂岚琪话里的意思,轻声道:“娘娘觉得,是我故意陷害平贵人?”

  岚琪凝肃地问:“那宫女到底有没有和侍卫苟且,真的连衣裳也脱了?”

  佟嫔摇头:“都没有,是臣妾冤枉那个宫女的。”

  岚琪的心一沉,她就知道,平贵人那么厉害的主子,手底下的宫女怎么会有胆子做这种事,可她不明白佟嫔为什么要这样做,唯一能想到的是:“为了她讹上你的事吗,你想摆脱她是不是?”

  佟嫔摇头,才收起的眼泪大颗大颗滚下,哭道:“是阿玛让我做的,阿玛老早就让我做这件事了,可我一直都不敢,我做不到……”

  岚琪惊异:“佟大人?”

  佟嫔哭得伤心,竟是说:“可大伯父死了,娘娘……我大伯父战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