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88 他要废了我

作者:阿琐

  太后的本意,并非指责大福晋不懂事,而是担心她年纪小,小夫妻俩感情好,怕她一时舍不得大阿哥出兵打仗,若是说出不妥当的话来,惹宗室贵戚嗤笑。【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此刻也不过是提醒惠妃一声,但惠妃自觉尴尬,毕竟所有人都晓得,她长春宫里的儿媳妇,不服婆婆管教。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这几个月可别惹是生非,平日里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们只当我慈悲,可宫里的规矩、祖宗的家法,从来都不慈悲。”太后威严十足地撂下这句话,就遣散了妃嫔,留下岚琪一人时,她方疲倦地笑,“从前跟着皇额娘做这些事,不上心也就不觉得累,现在才知道当家做主的不容易。说起来,我做皇后那些年也从未有过如今的感觉,那时候我只会谨小慎微躲在皇额娘羽翼下寻求庇护,先帝对我而言,他不讨厌我,我就知足了。”

  岚琪垂首不敢多嘴,好端端地不知太后怎么说到这上头的事了,大抵在她心里终究是怨恨的。

  太后却越说越起劲,扶了岚琪的手往内殿走,缓缓说:“我总是想,孝献若不死且四阿哥长大成人,那么一来,若是先帝照旧在那一年病重去世,他必然会立遗诏让四阿哥即位,那董鄂氏就是圣母皇太后,也会与我平起平坐,以她的能耐,这宫里就没我什么事,我可以一辈子享清福。”

  岚琪静静地听着,搀扶太后坐下,去拿了团扇来轻摇驱热,太后摆手说:“老了,身上没气血,一点也不怕热。”

  “您身子骨很好呢,是屋子里贮冰多了些。”岚琪便放下扇子,从门前宫女手里接过茶给她端来。

  太后没有接茶,而是眼神定定地看着一处,口中说:“但董鄂氏是个好人,先帝因为喜欢她而容不下其他人,甚至容不下我,那是先帝的错,不是她的错。顺治十五年那会儿,先帝曾要废我,那时候四阿哥刚没了,先帝痛苦万分,把一切的错都归结在我们的身上,认定我们在背后诅咒董鄂氏,他几乎闹得与太皇太后母子反目也要废掉我,好把他心爱的女人捧上后位。他毫无道理地冲来坤宁宫指责我羞辱我,我吓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最后是董鄂氏追到坤宁宫来跪求他不要这么做,他才勉强罢手。现在想来,先帝那恶毒的眼神话语,和他怜惜董鄂氏的温柔呵护,仍旧会让我心寒。”

  岚琪看到太后眼中沁出泪水,她这一生没有做错任何事,却成了别人眼里最大的错,而孝献皇后被先帝挚爱,也不是她的错,可世人都道她是红颜祸水,都指责她媚惑主上,甚至恶毒地认为她短命也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可嫁入皇室的女人,有哪一个不是身不由己,到底这一切,是谁的错?

  太后抬眸看向岚琪,笑悠悠说:“当年元宵后,皇上领着你来宁寿宫请安,我看着你恍惚像是看到董鄂氏似的,不是你们长得像,而是皇上看你的眼神,叫我似曾相识。我心里就想啊,他们到底是父子,连看喜欢的女人的眼神都一样。可是一年一年过来,我才知道你绝不是董鄂氏,她不像你,能遇到一个明白如何才能真正守护心爱女人的皇帝,这么多年,与其说太皇太后护着你,到底还是皇上护着你是不是?”

  岚琪颔首:“臣妾惜福。”

  太后接过她手里的茶,呵呵笑着:“那日荣妃说起朝鲜国新妃的事,咱们等着看看,这个靠玩弄权术上位的新妃,能不能有好结果。”想起什么,忽而抬头问岚琪,“你呢,想不想做皇后?”

  岚琪心头一惊,立时屈膝道:“太后娘娘说笑了,臣妾岂敢有非分之想,臣妾此生已然知足,但求无功无过,平平安安终老。”

  太后才知道自己吓着岚琪了,放下茶碗拉她起来说:“傻孩子,我只是随口一句话,吓着你了?不提了,我绝不再提。”

  岚琪舒口气,含笑说没事,可太后却道:“你的一生必然平平安安,你有最英明的皇帝护着你疼着你,所以你这一身,也注定不能平平淡淡呐。”

  直到离了宁寿宫,岚琪也不明白太后这番话的意图,或许太后本没有什么目的说的,只是因为和自己亲近,一时想起往事就倾诉起来,可这些话确确实实拨乱了岚琪的心弦,让她心里头冒出不自在的念头,心烦意乱,久久不能平静。

  那一日后,六宫更加和谐安宁,妃嫔们都知道再闹也不能在眼下这时节,有年资的几位历过漫长的三藩之战,新人们只听说曾的辛苦,如今遭遇战事,才知道战争阴影下的日子多煎熬。所有人都不苟言笑,甚至怕说错什么不吉利的话,比起为太皇太后持服守丧的日子,更加拘束压抑。

  且说那日太后曾当众让惠妃召大福晋进宫教导规矩,可不出所料,大福晋依旧以病体推诿不肯入宫,惠妃不可能冲出去抓人,大阿哥又忙着朝廷大事两边都不见人影,只有落得惠妃这个婆婆叫人嗤笑。相形之下,太子侧福晋每日晨昏定省在宁寿宫伺候太后,哄得老人家十分喜欢,高下立现,谁都觉得惠妃当初,真是挑错了人。

  六月末,皇帝钦命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大阿哥允禔为副将随从,出古北口;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简亲王雅布、信郡王鄂札为副将随从,出喜峰口;内大臣佟国纲、佟国维、索额图、明珠、阿密达,都统苏努、喇克达、彭春、阿席坦、诺迈,护军统领苗齐纳、杨岱,前锋统领班达尔沙、迈图俱参赞军务,随圣驾于后线指挥作战。

  消息传入后宫,岚琪得知皇帝不会冲在前头,暗暗松了口气,她稍稍有些幼稚单纯地以为,御驾亲征的话,皇帝就会策马扬鞭身先士卒,她听说沙俄支援了噶尔丹鸟枪,那东西比箭矢厉害得多,她的心从玄烨亲自告诉她要出征起,就一直悬在嗓子眼。

  晚膳时,岚琪正哄着十三十四吃饭,四阿哥来请安,夏日昼长,这会儿太阳才刚刚落山依旧十分炎热,他跑了一身的汗,抓了凉茶就咕嘟咕嘟灌下去,岚琪说道:“青莲说你下了书房没回来,去哪儿了?”

  四阿哥兴奋地说:“我们去给大皇兄践行,三哥把皇阿玛赏给他的宝刀都送给了大皇兄,说那回大皇兄用他的刀杀了狼,这一次带着他的刀去,让大皇兄杀敌。”

  岚琪见他们兄弟几个还能有这样好的情意,到底是安慰的,不论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也许他们自己回想起来时,多少还能体会手足情深的纯粹。

  “额娘,我能长得像大皇兄一样高大吗?我怎么觉得这几年,我不长个儿了。”胤禛摸着自己的脑袋,拉了十三阿哥跟他比一比,小十三望着哥哥,崇拜地说,“四哥,你可高大了。”

  岚琪笑道:“额娘的个子比惠妃娘娘还高些,大概你能长得和大阿哥一样,大阿哥在你这会儿时,差不多也这么高吧,着急什么,你还小呢?”

  胤禛却坐下笑道:“明年额娘就要我成亲,怎么还小?”

  岚琪瞪他一眼:“你挂在嘴边说做什么?八字还没一撇,只是额娘的念想。”

  胤禛点头笑,眼中熠熠生辉,瞧着很兴奋。到底年纪尚小,自以为国运昌隆,根本不明白敌手有多强大难缠,看着兄长意气风发,就觉得羡慕向往,即便冷静下来能明白许多事,眼下这十几岁年少轻狂的冲动,终究怎么也掩盖不住。

  不过四阿哥的性格稍许沉稳些,坐着与母亲絮叨半天父皇和兄长出征的事后,不再像刚才进门时那么兴奋,平静下来突然想起一事,轻声道:“听说大皇兄去长春宫给惠妃娘娘请安辞行,我们兄弟几个下了书房就跑去长春宫等,可是进门就听见惠妃娘娘的怒斥声,把十弟都吓着了。”

  岚琪奇怪:“怎么了,怎么这时候冲大阿哥发脾气?”

  胤禛想了想说:“具体的话没听见,就听惠妃娘娘说‘你回去告诉她,有本事一辈子别进这个门’,额娘,惠妃娘娘是在说大皇嫂?”

  岚琪略觉尴尬,敷衍道:“不该你管的事儿,小孩子家家的。”

  胤禛却说:“额娘您放心,毓溪将来一定会很孝顺您,她是很有孝心的人。”

  岚琪一愣,就这么突然生出几分儿子被人抢走的醋意,孝懿皇后那是她自己把儿子送去的,谈不上抢,可现下毓溪还没进门,她儿子就满心都是未来的媳妇,难道不是毓溪抢走的?自然这是好事,岚琪是十足高兴的,可高兴里掺杂的几分无奈心酸,大概只有做娘的才能明白是什么滋味。

  “你啊,傻子。”岚琪拍拍儿子的脑袋,笑他还不懂,忽听外头有动静,四阿哥跑去门前张望一眼,回身来道,“额娘,是皇阿玛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