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87 御驾亲征

作者:阿琐

  皇帝赐补药给平贵人,从旧年她复出起便有的事,那时候孝懿皇后沉疴不起,皇帝随口说她们要从年轻时就打好底子,于是让太医院根据平贵人的身子开方进补,一切花费都从乾清宫走。(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看着的确是莫大恩宠,平贵人的身体也有一阵特别好,可十一月索额图从边疆归来,却着急地派人入宫告诉侄女,要小心皇帝赐的补药。几日后再等他派人查清,果然发现每天从太医院送来的补药,实则是阴寒的避孕之药,因平贵人一向心浮气躁虚火旺盛,这些药初期服下对内火调理很有助益,但长此以往,她这辈子的生育,算是废了。

  可是太医院每天送药来的人,必然要亲眼看着平贵人把药吃下去才好,索额图几周转在太医院下手,终于把那些药给换了,平贵人自己吃着也知道药的味道不同,但每日板着脸来看她吃药的太监,却未必知道。

  而且太医院再如何准备,到底送入口中的是补药还是避孕药,平贵人根本不可能弄清楚,索额图也带话给她,告诉她千万不要走上小钮祜禄氏的老路,想要长长久久留在皇帝身边,对于几番起落的她而言,眼下顺从听话是最好的办法,只要吃下去的不是毒药就是了。

  此刻,送药的太监进门,照旧每天那几句刻板的话,平贵人心里打着鼓,当面将药喝下,可是今天她很不舒服,平日里皱着眉头能一口气闷下去的药,今天硬灌了两口就恶心了,一下子喷出来连手里的碗都丢在了地上,她的宫女都吓坏了,可送药的太监面无表情地说:“平贵人稍等,奴才再去太医处找人为您熬药。”

  平贵人伏在榻上一句话也不说,等那太医走了,等闲杂宫女也走了,才摸着肚子含泪说:“我是不是真的有了?”

  而那太监看着死板无情,每天像个木头人似的往来,却是有心计有城府的人,转身就把平贵人今天的不寻常告诉了梁公公,梁公公听得满头是汗,皇帝可是对他千叮万嘱,不能让小赫舍里氏有身孕的,这下平贵人若闹出身孕来,就是他的过失,这口饭他还要不要吃了?

  那送药的太监冷静地劝说:“奴才觉得,梁公公您向万岁爷坦白才是最好的出路,不然您在平贵人处再动手脚,万一让索大人小题大做闹出什么文章,您就是罪上加罪了。”

  梁公公愁得捶胸叹气:“眼下可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啊。”

  现在的确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就在纯禧公主婚礼前一日,漠北传来消息,噶尔丹在沙俄的怂恿下,以追寻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为名集兵三万大军,渡乌札河,扬言欲纠结沙俄军力,合攻喀尔喀。消息传来,朝野震怒,玄烨一面警告沙俄不要干涉清廷内政,一面令理藩院尚书阿喇尼征调科尔沁、喀喇沁等部兵力,随时听候调遣。

  五月十五,纯禧公主的婚礼在即将爆发战争的动荡下顺利举行,但天家气魄没有因此受到一点影响,大公主风风光光嫁入科尔沁,举国同庆。

  可是公主的婚礼,终究无法掩盖战争的恐惧,喜宴一散,宫内张灯结彩的布置撤下后,六宫氛围迅速坠入不安,漠北不比当年三藩远离帝都,连不谙朝政的女人们,都知道其中的厉害,朝廷多年来一直防着这头野狼,如今狼子野心终于不可遏制。

  纯禧公主婚礼后,果然如岚琪所料,归来的宫嫔们再没有随驾返回畅春园,五月之后的日子里,皇帝一天也没有入后宫,也没有妃嫔被宣召至乾清宫侍寝,就连德妃也没见过皇帝一面,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次事态的严重,偷偷打听着乾清宫的光景,小心谨慎地过日子,不敢在皇帝每天紧蹙的眉头上再添一道怒意。

  后宫中,只有这种时候会有难得的安逸甚至团结,女人们不会再争风吃醋,因为她们知道,朝廷一旦出了事,皇帝一旦出了事,就没她们什么事了,而也只有这样的日子里,荣妃和岚琪才会闲下来,闲得荣妃都自嘲说:“不如咱们换了骑马装,替皇上打仗去?”

  玩笑自然是玩笑,谁也不盼着战争,且其他人只知道要打仗了,岚琪还知道,这一次出征,玄烨会亲自领兵。酷暑时节,她每一天都手脚冰冷地在惶惶不安中度过,恨不得睡一觉醒来就是隆冬腊月,好快些把这一段日子度过。

  转眼至六月,噶尔丹领兵进入乌尔会河以东,尚书阿喇尼奉命率军阻截,几乎全军覆没,清军大败,噶尔丹顺势挺入乌珠穆沁,势不可挡。

  因乌尔会河的战败,朝廷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文官武将们真正意识到噶尔丹有行兵布阵的智慧和胆略,有傲视群雄的霸气和果敢,如不彻底将其击败,后患无穷。

  这一日,岚琪领着温宪温宸和十三十四一道写字画画,温宪还能像模像样写出几个字来,三个弟弟妹妹都是乱涂乱画,姐姐摆出一副先生的架势,正训斥他们不听话,吓唬他们将来在书房这样胡闹会被皇阿玛揍屁股,岚琪在边上笑悠悠地看着,小十四不堪被姐姐训斥,撅着嘴扑过来跟额娘撒娇。

  温宪追来责备弟弟:“男孩子不能总撒娇,你快站好了,再黏着额娘,我就揍你了。”

  小十四泪眼汪汪地望着姐姐,可竟然听话地撒开了手,乖乖站在那里,岚琪乐不可支,搂了儿子对姐姐说:“十四还小呢,等他再大两岁了,额娘就让你管教他好不好,现在可别把他吓坏了。”

  正说话,外头火急火燎有人跑来,岚琪心里莫名发紧,须臾果然见竹帘掀起,环春紧绷着脸来说:“娘娘,乾清宫刚刚颁旨,万岁爷要御驾亲征了。”

  岚琪浑身一颤,咬了咬唇定下心说:“我知道了,你告诉宫里的人,别到处嚷嚷,镇定些。”

  小十四伏在她膝头问:“额娘,环春说什么?”

  温宪已懂,一本正说:“御驾亲征就是皇阿玛要带兵去打仗,戏文里就是这么唱的。”

  岚琪摸摸女儿的脑袋,夸赞她聪明,温和地说:“那皇阿玛不在家的日子,姐姐能不能保证不领着弟弟妹妹顽皮闯祸,乖乖等皇阿玛回来,不要让你们皇阿玛担心。”

  “额娘不怕,我会保护你的。”十三阿哥跑过来,依偎着母亲道,“额娘,我会和四哥一道保护你,还有保护姐姐和保护宸儿姐姐,还有十四。”

  十三阿哥憨实,说话啰啰嗦嗦,却又十分努力认真,拳头也握紧了,一副真要上战场的架势,紧跟着小宸儿也跑过来,学着弟弟的话说:“额娘,宸儿保护您。”

  温宪在旁不屑地说:“你们都说大话,连笔都拿不住呢。”

  孩子们不服气,很快和姐姐争论起来,战争和父皇的御驾亲征对他们而言,终究只是一个词眼而已,不多久就忘记了刚才的一切,兄弟姐们边上玩儿去了。

  环春这才有机会对主子说:“娘娘换衣裳去趟宁寿宫吧,太后娘娘那儿兴许会有吩咐。”

  如环春所料,岚琪才坐到妆台前戴上头面钿子,太后就传旨六宫宣召妃嫔前往宁寿宫听话,虽然只是形式上的事,后宫女人再怎么着都对朝廷无所助益,可她们不得不活在这形式之上,维护皇家的体面,不给皇帝丢脸。

  六月酷暑,太阳毒辣,岚琪坐着肩舆过来都烘烤出一身汗,下地后拿帕子拭汗不愿在太后面前失仪,便见后头几乘肩舆软轿过来,宫嫔们纷纷都跟上了。

  但见众人让开道路,惠妃从中走出,岚琪颔首示意,惠妃则道:“你也听说了吧?”

  且说五月众人随驾回宫后,岚琪只在宁寿宫见过一次惠妃,再有便是纯禧的婚礼上,因大阿哥救了自己,她在宁寿宫相见时,就主动向惠妃表示感谢,而惠妃人前一向稳重大方,岂会不接受岚琪的谢意,两人客客气气说过几句话,瞧着不像是有什么隔阂,但彼此心里都十分明白,而岚琪对惠妃和明珠的恨意,从未减少半分。

  岚琪应道:“听闻大阿哥也要随军出征,惠妃姐姐为皇上养了好儿子。”

  此时荣妃宜妃也到了,宜妃上前便大大咧咧地说:“真不知该不该恭喜惠妃姐姐,大阿哥是出息了,可没人盼着打仗呀,不过等大阿哥凯旋归来,皇上给姐姐的赏赐,你可要给姐妹们都开开眼。”

  惠妃稳重地笑:“借你吉言,咱们等皇上凯旋归来。”

  说话间宁寿宫的嬷嬷来请诸位娘娘入内,太后在正殿升座,待诸人行礼后,严肃庄重地说了好些话,但左不过是那些大道理,女人们洗耳恭听便是了。

  因大阿哥此番随军,惠妃自然又会被太后提起来,太后叮嘱她:“福晋年少不懂事,不知会不会说出不妥当的话或作出不妥当的事,身为皇家的儿媳妇,要谨言慎行,今日就把大福晋召进宫里来,好好教导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