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85 别是有狼吧

作者:阿琐

  “吓坏了?怎么不说话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玄烨揉了揉岚琪的脸颊,几乎是哄着她说,“朕就是怕到那天你被吓着了,才亲自提前来告诉你,这没什么可怕的,从朕第一天坐上龙椅,就想到会有这一天。朕幼年即位,靠的是皇祖母和宗亲大臣扶持,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能看得出什么?即便朕三十年来再如何努力,依旧少了一分能让天下人真正臣服的魄力,在他们看来,朕不过是蒙祖荫继承大统,不止是汉人们,连皇室之中也仍旧有人不服皇祖母三十年前的决定,至今还试图挑唆福全常宁和朕的关系,此次出征,朕要向他们证明很多事。”

  “臣妾不是害怕,是郑重。”岚琪认真极了,方才的一切都抛在了脑后,现在满心想着皇帝出征的雄姿和凯旋的荣光,露出自信而骄傲的笑容,“臣妾不能随您上战场,可咱们有儿子,将来胤禛长大了,就能随皇阿玛驰骋沙场。”

  玄烨笑道:“傻子,国泰民安方好,谁愿意连年征战?”但又说,“不过这一次,朕要带大阿哥上战场,要让他们看看,他们眼中七八岁的幼皇帝,连儿子都长大成人了。”

  “大阿哥孔武有力又有胆魄。”岚琪夸赞道,“一定不会给皇上丢脸。”

  玄烨笑道:“你这样夸奖他,因为他救了你?”

  岚琪没有否认:“臣妾也算看着大阿哥长大的,多少有些感情,何况他还救了臣妾一命,这份情臣妾会记在心里。”

  “哪怕他额娘,他舅父,对你做出过种种伤害?”玄烨道。

  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岚琪也不能否认,颔首淡淡一笑:“孩子是无辜的,臣妾看待大阿哥,不能带上对他们的芥蒂。”

  “朕知道,你心里什么都明白。”玄烨释然,欣慰地说,“你能公正地看待他们,朕就放心了。”

  这后两句话,岚琪有些听不懂,可见玄烨没有继续的意思,反而要自己让环春再准备些新鲜的膳食来,她就不好再转回那句话去问为什么,皇帝不愿讲的话,往往就是她不该听的话。

  之后再用膳时,同样吃罢了的十三十四又跑来纠缠,两个小家伙正是天真无知最最可爱的时候,不懂君臣父子的规矩,只知道缠着皇阿玛要这样那样,吃饱了还馋阿玛碗里的食物,玄烨不仅不恼,反而哄了他们好久,岚琪劝阻无果后便一直坐在边上看,不自觉地想到大阿哥太子他们,甚至是胤禛与玄烨的关系,感慨父子间如此美好的天伦之乐,竟只有在娃娃们不懂事的几年里才有。

  那晚皇帝在瑞景轩歇息,隔天天未亮就回清溪书屋召集大臣处理落下的几天朝务,瑞景轩里则也一早张罗起来,昨天他们家主子在凝春堂发了邀请,今天园子里的娘娘们都会来喝茶吃果子,环春做事向来熨帖利落,待得阳光绚烂时,桌椅茶果都准备好了。

  岚琪梳妆打扮,换下昨晚水蓝色的衣裳,选了更贵气雍容的宝蓝色,才梳好头站在窗前吹风喝补药,门前小太监就来通报说瞧着宜妃娘娘的轿子过来了。

  “她来得可早。”岚琪将药喝下,顺手把碗递给环春,漱口之后便吩咐她们准备迎客,环春则笑道,“章答应大概,会一道来。”

  瑞景轩门外头,宜妃的肩舆之后,果然另有一乘肩舆,章答应的位份本没有资格与娘娘们一道有肩舆代步,但她眼下有了身孕,宜妃自然让她在人前有脸面。

  肩舆落下,桃红上前来给主子整理衣衫,宜妃立定不耐烦地看着后头小雨搀扶章答应走上前,便撂下桃红过来,没好气地说:“你到底怎么了,从昨天起就板着脸,难不成皇上昨天来瑞景轩没去看你,你就不高兴了?我知道皇上喜欢你,可你也不能蹬鼻子上脸啊,她是谁你是谁,连我都不敢跟她比,你计较什么?”

  章答应心里不好受,只是垂首道:“臣妾是不大舒服。”

  这下宜妃倒有些紧张,啧啧道:“你真不舒服要说,别耽误了孩子。”又凑近她说,“我可好容易说得德妃动心的,你要把握住机会,你们能和好,最高兴的是皇上,在他面前,也是我的功劳一桩,你记着了没?”

  章答应连连点头,此时见环春从门里迎出来,周正地向宜妃娘娘行礼,宜妃笑着说:“我们来得是不是太早些,你家主子昨晚伺候皇上辛苦,这会子起来了没有?她的腰可还好?”

  这话看着是亲昵的玩笑,却也十足叫人尴尬,宜妃故意这样说就是要让环春她们难堪,毕竟皇帝昨晚离了凝春堂就窝在瑞景轩里动也不动,她心里可记恨着呢。自然当着岚琪的面,她会有所收敛,进门后寒暄客气,在正厅里分坐了。

  小雨扶着自家主子给德妃娘娘行礼,不等她屈膝,环春就搀扶住往旁边引坐,客气地笑着:“章答应您坐吧,奴婢给您铺了花席垫子,这垫子还是年上朝鲜国进贡来的,他们扣扣巴巴小家子气,统共没给几张,太后随手赏给我家娘娘,可拿出来摆不了几张椅子不好看,就一直收着没用。这垫子又凉快又软和,娘娘才说一会儿您回去后,把几张垫子包一包,让小雨拿回去。”

  宜妃笑道:“我说呢,今年怎么没见这些东西,原来太后都给了姐姐?”

  岚琪笑而不语,她知道宜妃的意思,怎么会是太后的给的,必然是皇帝给的了,而宜妃转脸就说章答应:“你瞧,我说德妃娘娘疼你吧,你还非顾忌这个担心那个地不肯来,敢情德妃娘娘的脸面还请不动你,你倒是宫里最尊贵的人了。”

  章答应起身要解释,被环春按着说:“答应有了身孕,要稳着些。”她抬眸看着环春,环春心头一惊,不明白为何章答应的眼中尽是悲伤。

  岚琪说了些客气的体面话,还让乳母把十三哥抱来,虽不着急言明她生母的身份,但让十三阿哥好好记着这位章答应。不知是不是血肉相连,十三阿哥很喜欢章答应,不多久就要拉着她去外头玩耍,被乳母们阻拦了。

  再之后,各个院落的宫嫔陆续前来,环春准备了上等的茶点瓜果,因太过精致奢华,还被荣妃取笑,说回头岚琪要克扣环春的月银来填补缺失。女眷们热热闹闹地玩笑,大抵是知道就要离开园子,回宫规矩大了又有高墙相隔,今日都玩得十分尽兴,直到中午毒日头暴晒前,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而前头皇帝与大臣们散了,径直去了宜妃的院子,屋里宫女来通报时,宜妃二话不说,撂下一众姐妹就赶回去,自然背后落得不少嘲讽挖苦,岚琪也只当做没听见。等所有人都离开,她才松口气,站在门前让玉给她扇扇子,揉着额头说:“比温宪温宸还要吵,我太阳穴突突直跳。”

  玉笑道:“公主们才两张嘴,各位主子十几二十张嘴,奴婢脑壳儿都疼呢,平日里都那么端庄稳重,可关起门来说笑,大大咧咧说的那些子话,听得奴婢脸都红了。”

  岚琪笑叹:“是她们的乐子。”

  此时环春张罗了外头的事,来打发玉去看着,接过团扇给岚琪扇风,问要不要换一套衣裳,岚琪说一会儿要去凝春堂不乐意再换了,坐着歇会儿就好。

  环春扶她在美人榻上靠着,自己搬了张凳子坐在一旁,见主子面上气色渐渐平和,便不再摇扇子,端来一碗热茶给她,劝道:“才是初夏,您可不能贪凉。”

  岚琪笑道:“大概是半年来吃的药的缘故,今年特别怕热。”

  环春道:“孕妇也怕热,今天奴婢瞧见章答应额头上一直蒙着汗,很不自在似的。”岚琪看她一眼,环春知道自己有话要说的心思被看穿,缓缓道,“奴婢是想说,章答应看起来很不高兴,奴婢凑在她身边看,觉得她特别悲伤,反而在宫里和铃兰一起时好些。”

  “回宫她还是住那里,等月份再大些了,想法儿挪一挪,眼下皇上……”岚琪差点说出口玄烨要御驾亲征的事,定了定心道,“杏儿的事不着急,我知道她心里为什么难过。”

  这边厢,因宜妃火急火燎赶去侍奉皇帝,章答应便少了束缚和纠缠,推却了肩舆,扶着小雨满满往回走,宫嫔们各往各处渐渐散了,绿树成荫的路上静静的很惬意,突然身后有动静,小雨唬了一跳说:“别是有狼吧。”

  却听得一把女声温柔地说:“小雨你是属兔儿的,这么怕狼?”

  主仆俩回身,见觉禅贵人从后头娉娉袅袅跟上来,一袭杏红夏裳,胸前的盘花绣文又复杂又精致,发髻间的珠钗宫花也不知是不是时兴的式样,总是那么精巧别致与众不同,衣着打扮间,依着她贵人的品格将奢华美丽发挥到了极致,从绿意盎然的路中总来,直叫人眼前一亮。

  觉禅氏面上含着笑,温和地说:“瞧见妹妹身影闪过,我就想跟过来,你果然走得慢,叫我赶上了。”

  章答应福了福身道:“贵人找臣妾有事吗?”

  靓丽的觉禅贵人地走到身边,让原本也瞧着清丽漂亮的章答应一下黯然无光,但光鲜外表下的人却有一颗平静温和的心,笑着说:“今天一直瞧见你不高兴,就想来陪你说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