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484 总是欺负你

作者:阿琐

  “朕现在不是陪着你?”玄烨道,一面胃口极好地往嘴里送菜,再抬眼看岚琪,见她紧绷着一张脸,才放下筷子咽下嘴里的食物问,“那你要朕怎么做?”

  岚琪心头一紧,抿着唇说不出话,抬手盛汤来掩饰尴尬,待端到玄烨面前,听他道:“你是不是觉得,因为她有了身孕,朕才特地来陪着你哄你高兴。【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别过脸不言语,玄烨继续说:“朕若是说,没有这回事朕也只想来你这里吃口饭,你信不信?”

  屋子里静静的,环春早已有眼色地领着宫女太监们下去,但天气热吃几口饭身上就汗涔涔,加之心里紧张,岚琪起身去一旁长案上,将插在八彩琉璃瓶里的团扇拿来,坐在玄烨身旁轻轻摇几下,嗫嚅着:“皇上别想这些,您用膳吧,臣妾过一会儿就好了。”

  玄烨道:“可朕现在要用膳,你板着脸,哪个吃得下?要么就现在好了,要么朕这就离了,园子里有的是吃饭的地方。”

  这话实在不起,岚琪心里突突直跳,眼圈也跟着红了,但硬生生忍耐下,抿着嘴一言不发,玄烨就那么看着她,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从大碗里分出的小碗汤都不冒热气了。

  终于听得皇帝长长一叹,伸手在岚琪脸颊上戳了戳:“吃醋就大大方方吃醋,吃一半藏一半,你叫朕怎么才好?”

  岚琪躲开他的手,玄烨却捏了她的下巴掰过来,轻轻一揉说:“朕一进园子,就有人来说章佳氏有喜了,朕还来不及高兴呢,就想一会儿到你这里来,该怎么看你吃醋。照你的脾气,一定不愿意朕为了哄你高兴而故意冷落别人,可是朕真的跑去看她,你一定也会吃醋难过,反正里外不是人,是不是?”

  岚琪挣扎开,离座站到了一旁,玄烨却笑:“身子灵活多了,看来伤养得不错。”

  “侍寝可还不能。”岚琪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玄烨呆了,旋即转过脸偷笑,人家又扑过来拉着胳膊说,“不许笑。”

  玄烨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说:“能不能要试试看才知道。”

  岚琪脑袋晃得拨浪鼓似的,轻声说:“太医叮嘱了,要悠着点。”话说出口,脸上绯红,其实她心里很明白,正月至今整整数月玄烨不能近她的身,年富力盛的男人,身边堂堂正正美人如云,章答应会有身孕一点也不奇怪,布姐姐戴贵人她们,都是一夜承恩产子,但又多年无宠,非要说皇帝对她们有没有情,很没意思。

  可是,章答应总有些不同,且是自己身边出去的人,换做王常在岚琪都未必这样难受,可杏儿就是不一样,她不想悖逆自己的心意表现得大度无所谓,可她也不能缠着玄烨一哭二闹,她有身为妃子的尊贵和本分,她本来就是他的妾,妻不容妾也罢了,自己算什么?

  “太皇太后说,臣妾心里若觉得苦,皇上心里一定更苦,臣妾若是受了伤,皇上的心早就碎了。”岚琪痴痴地望着玄烨,一阵阵酸劲从眼底溢出,眼角几点晶莹不成泪,但让双眼看起来楚楚动人,她委屈极了说,“可臣妾怎么觉得,我心里千般酸万般苦的时候,皇上可乐呵了?”

  玄烨微微笑着:“朕的确没什么不乐呵的。”

  岚琪不知是自己词不达意,还是玄烨故意呕她,一时急了,推开他的手说:“皇上离了吧,反正园子里有的是吃饭的地方。”

  玄烨凑过来说:“那朕就走了,你慢慢用。”

  岚琪吃惊抬起头,却见他不疾不徐地离了座,朝门前踱步而去,一面还唤梁公公到跟前,立定在门口说:“备辇。”

  门前竹帘被卷起,梁公公眼睛睁得大大的,含笑尴尬地说:“万岁爷这会儿功夫,是要去……”他一面说一面朝里头张望,见德妃娘娘坐在桌边动也不动,心里知道没戏了,也不等皇帝开口,便躬身应喳。

  玄烨跨门而出,竹帘哐当放了下来,岚琪心头一惊,抬眸见竹帘晃动,门前已不见人影,外头则有脚步声渐行渐远,心里头一寸寸冷下来。

  想想刚才说的那些话,想想之前他们说好的默契,今天的确是她有些无理取闹,人家来了也不好,不来也不好,到底要他怎么做?她舍不得玄烨离去,说得不过是想他哄一哄的气话,结果适得其反真的把他赶走了。

  门外头,玄烨跨出门槛后,朝边上稍稍一闪就不动了,却推了廊下几个小太监让他们慢慢往外走,众人都不知道皇帝要做什么,但皇帝虎着脸示意他们噤声,个个儿大气不敢出地候在一旁,除了小太监们走出门外的脚步声,屋子里静悄悄,外头也轻悄悄,好半天不见动静。

  梁公公正一头汗不知如何是好,只听得屋子里桌椅挪动的声响,旋即竹帘被猛地掀开,一道倩影从里头窜出来,但见一身水蓝色夏裳的德妃娘娘急急忙忙跑出去,看傻了一院子里的人。

  玄烨唇边泛出促狭的笑意,负手缓缓踱步到屋前,正对着岚琪远去的背影,梁公公环春几个立刻明白了皇帝在做什么,他们干嘛对人夫妻俩打情骂俏的事儿瞎操心,赶紧吆喝不相干的人退下,离不开的,则都背过身子去不许看。

  岚琪一口气跑到门外头,两边张望,连御辇的影子都看不着,失望至极地转过身,乍见玄烨负手立在屋前。天色暗了,离得又远,即便玄烨站在灯笼下,也看不清他的五官,可岚琪怎么觉得他就是笑若春风的模样,而“春风”一阵阵过来,都是他对自己又笨又傻的嘲笑。

  “娘、娘娘……”那几个被皇帝要求走出来等着的小太监尴尬地说,“娘娘,万岁爷没走,您、您要去哪儿,奴才给您掌灯笼。”

  岚琪脸上憋得通红,半句话也说不出,她可三十岁了,却做出十几岁小姑娘才会干得傻事,刚才院子里的人都看着她跑出来,她往后还怎么做他们的主子。

  似乎是见岚琪不动,玄烨朝她走来,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几个小太监见圣上要来,都纷纷背过身去,岚琪再想往后退,可看到玄烨越走越近,她怎么就定住了似的,动也不能动。

  玄烨走到跟前,将她上下打量一番,伸手牵住转身就往回带,一面说着:“天就要黑了,跑出去喂蚊子?”

  岚琪朝后扯了扯,玄烨回身瞪了她一眼,她心里一慌,老老实实就跟上来,一路回到屋子里,但明明环春她们都背过身,可岚琪还是觉得她们都在嘲笑自己。

  玄烨进了门才松开的手,他往里走,岚琪定在门口不动,玄烨不得已又回来带着她,啧啧道:“刚才看你跑出去的样子,心想你的腰伤真是好了,朕很安心。”

  岚琪跟在他伸手,玄烨突然停下来,她便撞上了他的身子,不等自己让开,就被玄烨转身搂入怀里,轻声道:“朕今晚来,本是有件事要与你讲,章佳氏有没有身孕,与朕今晚来没有关系,关起门从来只有朕和你,做什么去想别的人?你心里不痛快,就大大方方发脾气,朕几时与你计较过?朕有那么多妃嫔,可你只有朕一人,还不许你撒个娇吃醋吗?”

  岚琪嗫嚅:“皇上故意说这好听哄人的话,却让人家更难堪。”

  玄烨笑道:“人家是谁,和你什么相干?”见逗得岚琪发急了,才正些许道,“今晚是要与你讲,朕要御驾亲征了。”

  “御驾亲征”四个字钻入耳朵里,岚琪浑身都绷紧了,方才一切儿女情长的痴缠胡闹都消失殆尽,这四个字有多郑重,仿佛一瞬间什么都能无所谓。

  玄烨轻轻拍她脑袋,皱眉道:“朕才说一句,你就呆成这样,改日朕带兵离京,怎么放心你?”

  岚琪抿着嘴,不自觉地紧紧抓住了玄烨的手,玄烨笑着道:“朕从正月进园子起,就开始部署这件事,到如今万事俱备,就等发兵漠北痛击噶尔丹,朕胜券在握,而你呢,好好在家等着,朕把这个大家交给你了,等朕凯旋归来。”

  岚琪高高抬起头,郑重其事地说:“臣妾等皇上凯旋,宫里的事皇上不要担心,臣妾会侍奉太后,会和荣姐姐一道管理好六宫,不给您丢脸。”

  “朕信你。但这件事除了你,连太后都还没说,现在还不着急说,等朕把纯禧嫁出去了,六月里会昭告天下,到时候后宫里必然有些波澜,又要为难你。”玄烨微微笑着,低头与她几乎鼻尖相触说,“想想你是怪可怜的,朕逍遥快活,你一面要忍耐,一面还要受委屈跟着收拾,可朕总是欺负你。”

  本来满肚子委屈不甘心的人,为了“御驾亲征”四个字完全变了模样,满心就想照顾好让他高兴让他放心,盼着他早去早回,盼着他万丈荣光凯旋归来,一时间什么杏儿什么王常在都无所谓了,只要玄烨此番出征顺利归来,她什么都能不计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